第两百三十章 大结局之坠落悬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待叶黎昕和独眼猪,西门吹水赶过来之后,一行五个人身手敏捷地沿着崎岖的山路往前方奔去。越靠近目的地,静宜的心跳得越厉害......心脏扑通扑通的响着,似要冲破胸口,扑腾而出!有生以来,她从来没有试过这么紧张,这么害怕.......
  最后,一行人停在小木屋十米之外,分散开来躲在大树后面,静静地观察小木屋的情况。忽然,几个守卫大汉走进其中一间木屋,没有多久,架着被绑的几个人走了出来,静宜一眼就看到了谦谦和晨晨那小小的身子,心里蓦地一动,脚步几乎不受控制地要向前迈,叶黎昕眼疾手快地按住她的肩头,用眼神示意她不要冲动,静宜神色凝重地看了一眼叶黎昕,身体朝后退了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暗暗握紧拳头!清明的眼睛渐渐染上锋利。
  几个守卫架着人质往前走,静宜等一行人不动声色地跟在后面,最后,她眼睁睁地看着杜如风命令下属将人质安置在悬崖边上站立,心里又惊又急,怒火从眼底刷刷串起,眼眸霎时之间猩红一片。她迅速地将手伸至腰间,指尖抵上寸寸冰凉,叶黎昕摇摇头:“孩子们在他手上,别冒险......”她的秀眉倏然紧皱,眼里逼出寸寸锋利,冷冽的眸光恨不得将杜如风射穿血刃。
  杜如风安排妥当,忽然拍掌,神色冷然地道:“既然到了,出来吧。”
  静宜身形一闪,从树后现身,叶黎昕紧跟其后,却没想到,杜如风看到她时,眼里凝满诧异:“想不到Jane.Chen也来了,我还以为雷少单独赴约呢!这算有难同当吗?”
  静宜忽视杜如风眼里的讽刺,回头,这才发现雷少晨跟龙翼站在她身后不远,雷少晨的手上拿着一个文件袋,她不用想也知道,这是雷氏集团的股权书。
  雷少晨上前几步,将她护在身后,目光凌厉地说:“杜如风,废话少说,您要的东西在我手上,现在马上放人!”
  杜如风冷笑一声,挑高眉峰:“雷少,请你睁开眼看清楚点,这里是谁的地盘,这里轮不到你说话!足够聪明的话,就先把东西给我,待我验过真假,人,我自然会放!”
  “杜如风,你再不放人,休怪我不客气!”雷少晨咬牙切齿地怒吼,手一扬,一架直升机掠过头顶,他冰眸寒光涟涟:“看清楚了,你最爱的人,就在那直升机上,要是谦谦和晨晨少了根头发,我让她陪葬!”
  杜如风的眼底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但仅一瞬,马上恢复冷漠,嗤笑一声:“我最爱的人?我最爱的人此刻不正陪在我身边吗?”杜如风说话间,朝着右侧勾了勾手指,张瑞拉扭着性感的步子,手持手枪从旁边缓缓走来,神色严肃萧杀,眼底藏着丝丝狠涙。与此同时,三把手枪同时抵上他们的脊背,杜如风一个眼神暗示,张瑞拉迈开步子走到雷少晨的身边,一把夺过他手上的资料,直视着雷少晨倒退至杜如风的身边,杜如风点点头,张瑞拉翻动手指拿出文件夹的资料仔仔细细地查看,临末,朝着杜如风点点头。张瑞拉将文件收好,递给杜如风,杜如风打了个响指,站在他身后的守卫忽然一推,将人质推向悬崖,静宜急得大喊一声:“不要!”她身手灵活地一个跳跃,下腿朝着背后的人一勾,手一狠抓将对方的枪支击落于地。“砰砰”连续两声枪声响起,她心一惊,猛然看见杜如风手朝悬崖连开两枪。
  杜如风勾着眉,阴森地看着她:“不想他们坠崖而死,就乖乖配合!”
  雷少晨握着拳头,额头青筋暴露:“杜如风,你想怎么样?快点放了他们!”
  杜如风阴险地笑着:“放了他们?你说我会那么傻吗?先将直升机的人放下来,我可以答应你放一个人质,至于另外两个人质,得等到我们全身而退,我才会放。”
  静宜咬着牙,恨恨然地瞪着杜如风:“杜如风,你!”
  “指着我干嘛?还不快点放人?你当真以为你那两个儿子很有能耐?”
  迫不得已,雷少晨朝着空中打了个手势,直升机缓缓降落,郝逸东与张以墨押着赵若桐从直升机上走了下来。赵若桐一看到杜如风,急急地喊着:“风,救我!”
  “啊,我肚子痛......”赵若桐看见杜如风不理她,猛然捂着肚子。
  “快放了她!”杜如风沉着脸怒吼。
  静宜怔怔地看着赵若桐,脑海里闪过杜俊涛的身影,忽然,她的脑海灵光一闪,尖叫道:“杜如风!她......”赵若桐怯怯地看向她,眼里闪过一丝厌恶。
  静宜心里一阵冷笑,她想说的并不是她赵若桐的事情......
  很快,赵若桐与晨晨交换过来了。
  晨晨扑进静宜的怀里,小小的身体有些抽蓄,静宜紧紧地抱着他,深怕他随时会消失一样。良久,才松开他,将他抱到雷少晨的身边。自己却朝着杜如风的方向走过去,神色平静地在他五米之处停住,说:“杜如风,我来跟你作一个交换,有没有兴趣?”
  “说来听听。”
  “用我来交换谦谦,怎么样?”
  “不要!静宜!”雷少晨和叶黎昕双双蹙眉,朝着静宜喊道!
  杜如风将两个男人的神色尽收眼底,勾了勾唇角问:“你凭什么认为自己的价值高于悬崖下的孩子?”
  “雷少晨,龙翼,叶黎昕,这三个男人都喜欢我,他们不会让我死,这是其一,其二,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个秘密,你一定感兴趣!”
  赵若桐在听了静宜的话,急切地嚷道:“风,别听她的!”
  静宜冷冷地看着赵若桐,忽然大笑,几近癫狂:“赵若桐,你闭嘴!怎么样?要不要交换?”最后,她的眸光却是看向杜如风,带着几分挑衅。
  杜如风仅仅犹豫了两秒,就答应了静宜的要求,雷少晨在一旁冷冷地看着她,心里不明白她到底要作什么?却隐隐觉得不安!他垂下头看了看一左一右两个孩子,眸底闪过慌乱。
  守卫将她绑好之后,杜如风将她推至悬崖边上,冷冷地说:“现在,你可以将秘密讲出来了吗?”
  “将下面的女人放了吧,她是你的亲姐姐。”
  杜如风不相信地看着静宜,眼里闪过狠涙,倏然掐住她的颈脖:“你在玩什么把戏?”
  “我没有玩把戏,难道你不觉得她很面善吗?还是说,你早就不记得她的存在?”
  杜如风目光灼灼地看着静宜,企图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端倪,可她的眼眸除了冰冷和决然,并无其它,最后,他放弃与她对峙,命人将被绑的女人提了上来。
  女人一上来却朝着雷少晨的方向喊道:“哥......”
  杜如风脸色一变,将手枪抵上静宜的太阳穴,怒气腾腾地说:“你骗我?”
  “我没骗你,她确实是你的亲姐姐!”
  “那你怎么解释刚才的行为?”
  静宜眯着眼,深深地看了雷少晨一眼,却是朝着树林深处使了个眼色,躲在暗处的白花儿和独眼猪心领神会,两个人同时跃上树梢,利索地甩出绳子瞄准目标,绳子稳稳地勾住两个小孩的衣领,一眨眼的工夫,谦谦和晨晨的身体凌空腾起,静宜趁机击落杜如风的手枪,几方人马同时群起抗战,场面一时之间混乱之极,张瑞拉跟杜如风一左一右将静宜困住,静宜不由地往后退,可是,她的脚已抵上悬崖边缘,正在打斗的雷少晨和叶黎昕一看这情形,想要过去解围,雷少晨急于救人,反而频频失手,最后还是叶黎昕突破重围赶到她的身边,本来他是想要从身后偷袭杜如风,不料,杜如风背后像是长了一对眼睛一样,身形锋利一闪,叶黎昕的拳风直直扫向静宜,静宜的瞳孔倏然增大,身子微微一颤,脚步一挪,身体轰然向后倒去,叶黎昕朝前一步,抓住她的手,却没有办法止住向前倾去的身体,两个人双双朝着悬崖坠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