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 孩子只能叫他爸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句不知道就想把她打发了?当她傻还是没脑子?
  “莫不是当初听说你要娶我,她赌气走了?”乔微凉似笑非笑的问,不等季臻回答又道:“若是按照里的狗血桥段,过段时间是不是还要再带个孩子回来?”
  “……”
  说到孩子的时候,季臻的眉明显皱了一下,乔微凉的心沉下去,还真的有个孩子?
  还要再问,季臻平静的开口:“只是一夜贪欢罢了。”
  一夜贪欢?只是露水情缘这么简单?
  乔微凉心里的火气少了一些,可胸口还是堵得厉害:“没想到季少原来是这么长情的人,睡过一次就忘不掉了?”
  季臻冷着脸自己把另一半盔甲带上。
  其实并没有忘不掉,只是不期然就记住了。
  那滋味蚀骨销魂,说食髓知味也不过分。
  见他不说话了,乔微凉也不再追问,她已经输得够彻底,总不能让自己看起来太被动狼狈。
  气氛有些沉闷,乔微凉打开门出去透气,走出没两步,主办方负责人匆匆而来,看见乔微凉眼睛亮了亮。
  “微凉,你在真是太好了。”
  手被紧紧抓住,乔微凉有些不习惯,可是没有挣开。
  这人叫江月,和乔微凉有点渊源,曾经是高中同学,不过,也就只有这点关系。
  高中三年,她们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
  前些日子在云城遇到,她倒是极为热忱,好像,她们曾经有多要好一般。
  “发生什么事了?”
  乔微凉平静的问,情绪平复不少,可终究还是介意。
  “不就是那个小温颜么,腰伤了,吊不得威压,可现在我上哪儿去帮她找群众演员?”
  江月气愤的说,语气里有一分不屑。
  她在A大毕业,在圈里混了两年没混出什么名堂,就申请留校做了辅导员,见过圈里不少起起落落,也早已学会两面三刀。
  乔微凉对这些不置可否,只是抽回了自己的手,淡笑着开口:“A大美女云集,真要找个群演,应该也不是那么难吧?”
  这话说得切中要害,江月的表情僵了僵。
  A大的确美女云集,光她现在带的那个班的学生,个顶个颜值都是极好的,可如今能来A大念书的哪个家里没点背景?
  今天说是群演,可谁不知道这是个顶好的机会?她把这个机会给出去,不会有人记得她的好,却会把班上其他学生全得罪了。
  江月没有背景,能留校已经付出了不少代价,再得罪这么多人,她以后还怎么混?
  想来想去,江月还是腆着脸看着乔微凉:“出场设计了一些动作,有难度,现在找人恐怕不妥当。”
  的确是不妥当,要是出了什么演出意外,少不得要追责赔偿,对《帝煞》的宣传也有负面影响。
  可是……
  这和乔微凉有什么关系?
  她只是季臻的经纪人,什么时候附带成了组织人员了?
  “既然温小姐自己不能坚持,那就取消出场方式好了,何必强求?”
  乔微凉说得事不关己,江月急得眉毛都要着火了,苦着脸说:“可是领导下了死命令,必须按照原计划进行。”
  “所以呢?”
  乔微凉挑眉问,耐性已经快被消磨光了。
  “微凉,我记得你高中的时候拿过市里攀岩比赛一等奖,你能不能……”江月的声音越说越弱,乔微凉绷着脸,眼神锐利得好像要把面前的剖开。
  江月当然能感觉到乔微凉的不悦,可事关前途,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道:“微凉,你和她身高差不多,又会攀岩,吊威亚一定没问题。这次要是搞砸了,我很可能就会失去这份工作,微凉,看在我们的同学情分上,你能不能做一次替身?”
  江月尽量放低姿态,毕竟现在,是她求人。
  “你之前不是想做演员么?这是个好机会,怎么不自己上?”
  乔微凉笑着开口,可说出来的话冰冷如刀。
  江月的脸有些发烫,她不是没有想过自己上,可温思思是慕天在力捧的人啊,她就算拿到这次机会,也不可能有出头之日,说不定还会因为擅离职守被开除。
  江月不说话,乔微凉抬脚就走,江月一急,下意识的去抓乔微凉的手,身体没站稳,直直的朝乔微凉扑过去。
  大腿被撞了一下,疼得乔微凉拧眉,刚刚没注意,应该是季臻抱着她撞在化妆台上那一下,腿可能青了。
  乔微凉没拉住江月,江月跪到地上,有些尴尬,转念一想,索性不起来了,抓着乔微凉的手恳求:“微凉,都是女人,你也知道在这个圈子摸爬滚打有多不容易,昨天我男朋友跟我求婚了,他说不介意我的过去,我想和他好好过一辈子,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说到这里,江月眼眶红了起来,乔微凉的表情依旧没什么变化,可心里某根弦还是被触动了一下。
  不被介意的过去,确实难得呢。
  “你先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要对你做什么呢。”
  乔微凉说着去扶她,江月以为这是乔微凉的再次拒绝,脸白了白,却已经拉不下脸来再做什么了。
  转身要走,乔微凉看了看表道:“还有四十分钟发布会就开始,服装道具都准备好了?化妆师呢?”
  “你……你答应了?”
  江月难以置信的问,乔微凉抿着唇没有回答,算是默认。
  “化妆师和衣服都准备好了,你的动作很简单,拿着道具剑,从观众席最后面保持平衡飞到舞台中央,然后在空中挽个剑花,最好能在背着观众下降,上去之后,舞台上会立刻放干冰,然后郭雨和关磊会唱着主题曲出场,你从幕布后面退下,剩下的就不用管了……”
  江月边拉着乔微凉往另一边的化妆间走,边迅速和她讲解待会儿要做的动作。
  坐在化妆镜前,化妆师往她脸上扑着粉,乔微凉心里还有些恍惚。
  竟然就这样轻易地答应了呢。
  江月把待会儿要穿的戏服拿过来,又把道具剑拿在手上给乔微凉做了两次示范。
  戏服有三层,斜襟式,藏青色,只有衣襟处绣着几片翠绿色的竹叶。
  乔微凉只脱了风衣,就着那件T恤把衣服穿上。
  宽大的袖子几乎拖地,裙子下摆有些长,乔微凉直接用剪刀剪了一节,然后换上白色平底布靴。
  头发被拉直,松松的束在脑后,用同色绸带绑住,打了个蝴蝶结。
  两鬓特意留了两缕散发,颇有几分侠女风范。
  江月看得有些呆,刚把道具剑递给乔微凉,耳麦里就传来声音:各部门就位!
  没多余的时间考虑,江月拉着乔微凉来到二楼控制区,旁边一群人正忙着控制灯光音效,下面已经坐满了人。
  乔微凉一进去,立刻有人上前来帮她穿戴威压,然后就让她站在面向舞台的窗子上。
  “待会儿我说跳,你就跳下去,身体尽量保持平衡,腰腹用力,腿绷直……”
  技术人员在旁边跟她说着要领,舞台的LED屏突然亮起,激越的音乐声响起,是《帝煞》时间最长的一版宣传片。
  与此同时,一个银色的身影笔直的朝舞台飞去,乔微凉这才发现,另外一边也有一个窗户。
  季臻手里执着长矛,如天神降临,观众席发出惊叫,刚一落地,伴舞演员冲上台来,个个都穿着普通士兵的盔甲,其中两个帮季臻解了威亚。
  季臻走到舞台中间,宣传片正好放到他征战沙场的画面。
  “杀!”
  一声视死如归、惊天动地的嘶吼,现实与虚幻结合,厮杀扑面而来。
  士兵一个个倒下,只有那个银色的身影一直站着,顶天立地!
  “直到最后一个人,流尽最后一滴血,我大齐……誓死不降!”
  随着这一声誓言落下,最后一个人也倒在季臻脚下,乔微凉甚至觉得自己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
  “跳!”
  耳边传来一声命令,乔微凉没动,腰被推了一下,身体悬空,本能的绷直身体,衣裙翻飞,那人似有感应一般抬起头来。
  温柔缠绵的眸,瞬间将她的灵魂吸附。
  来到舞台上空,乔微凉把剑挽着剑花,腰腹用力身体打转,层层叠叠的裙摆似乎也开出花来。
  安全落地,恰好背对观众,伴舞演员上前来帮她取下威亚,干冰腾起冰凉的雾气,乔微凉要跟着伴舞演员下去,手腕突然被人抓住,下一刻,身体撞上冷硬的盔甲,耳边传来男人深情的低语:“既然来了,走不走,便由不得你。”
  台下的粉丝早就尖叫一片,伴舞演员也愣了,刚刚上台的时候不是这么说的。
  “我该下去了。”
  乔微凉推了推季臻说,这人没放,反而更加用力。
  背景音乐一转,郭雨柔美的歌声已经传了出来,伴舞演员不得不退场,季臻身形一转,带着乔微凉到幕布边,却没退场下去。
  “你到底想做什么?”
  乔微凉冷着脸问,她并不觉得拿工作开玩笑是什么好事。
  季臻抬手按了按她的眉,忽的勾唇:“季太太,我似乎欠你一个名分。”
  “……”
  什么叫欠她一个名分?这男人疯了?
  乔微凉想着抬脚要踩季臻,腿反而被季臻扣住,姿势暧昧起来。
  他们站在幕布后面,观众是看不到,可是郭雨和关磊还有后台的工作人员都能看得一清二楚好吗!
  乔微凉甚至听见关磊第一句就跑调了,不过他很快就调整回来,和郭雨一起倾情演唱,一曲作罢,台下掌声不断,季臻搂着乔微凉上去,其他主创也跟着上台。
  聚光灯射来,乔微凉下意识的抬手挡脸。
  主持人上台,先让大家坐下,然后一一介绍。
  介绍到季臻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不可避免的落在乔微凉身上。
  刚刚的出场,只看得出她身姿窈窕,但看不清面容,现在她又被迫坐在季臻身边,低着头,即便有摄影机拍着,观众也看不清。
  “呃……这位小姐是……”
  “临时演员。”乔微凉没好气的说,暗中和扣在自己腰上的手较劲。
  主持人看向季臻,似乎在询问这个回答的可信度。
  季臻面上带了一分笑,赞同的说:“嗯,她的确是临时演员。”
  “……”
  临时演员你能把人带在身边?还搂着人的腰不放?当群众的眼睛是瞎的吗?
  主持人还要再问,郭雨笑着把话接过去:“原本要到场的演员因为拍戏受了点伤,所以就临时找了个美女救场,她不是圈里人,大家就不要揪着不放了。”
  郭雨一句话,就把在后台进退不得的温思思给堵了回去。
  这下,她是可以回去养伤,不用参加这次发布会了。
  一说受伤,大家立刻联想到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国民恋情,主持人应景的问:“受伤的演员是小温颜么?最近一直有关于季少和她的传闻,是真的么?”
  这样的问题,这些天的发布会几乎都会被问及,大家都统一口径笑而不语。
  主持人问这句话也是因为台本上这么写着,没想着会得到回答,季臻却一反常态举起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一枚低调的铂金戒指安静的出现在镜头前。
  “我已经结婚了,希望以后不要再听见类似的传言,我妻子会不喜欢。”
  “……”
  现场的气氛有数秒的沉寂。
  卧槽,男神这婚讯公布得太突然了,思维根本反应不过来。
  没有人说话,季臻抓起乔微凉的手十指相扣,两枚戒指也紧贴在一起。
  季臻抬起乔微凉的下巴吻了上去,浅浅的一吻,已经足以引爆现场的气氛。
  到场的媒体按捺不住了,粉丝躁动了,可乔微凉的心安安静静的,只看得见眼前这个男人。
  当众承认她季太太的身份,这就是他给她的名分?
  不管这男人有何目的,乔微凉不得不承认,她心动了。
  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难耐。
  明知道季臻这一举动会掀起怎样的轩然大波,明知道不该跟他一起胡闹,乔微凉却忍不住勾住他的脖子,反客为主在季臻唇上咬了一口。
  尝到血腥味,乔微凉退开,起身抢了主持人的话筒,对着镜头妖娆又霸气的说了一句:“这是我乔微凉的男人,谁要是敢觊觎,我让谁在云城待不下去!”
  此话一出,满座哗然,这女人好大的口气!
  然而不等众人惊讶完,季臻又补了一句:“我认同季太太说的话。”
  “……”
  现场的气氛被推到顶点,可都是对季臻和乔微凉这段婚姻的狂轰滥炸,没有问这部剧的。
  乔微凉在说完那句话之后就回到后台换回自己的衣服,手机一直响个不停,乔微凉索性先关机,从包里拿出平板刷新闻,网上果然骂声一片。
  当然,骂的都是她一个人。
  估计过不了多久,她的生平就会被人肉出来。
  揉揉眉心,关掉网页,乔微凉开机先给助理何帆打了个电话:“网上的新闻都看到了吧。”
  “嗯,别慌,只要不是对艺人的负面报道,可以暂时不管。”
  “我没事,等过几天,热度没那么高了,就会沉淀下去,毕竟大众也会视觉疲劳。”
  刚挂断,殷席的电话打了过来,乔微凉想了想,划开,接通,电话那头死一样的沉默。
  乔微凉深吸一口气,低声开口:“我会处理好这件事。”
  “你觉得你有这个能耐?”
  殷席低笑着问,轻蔑又嘲讽,乔微凉刚要说话,手机被抢了过去。
  季臻还穿着盔甲没换,拿着手机,违和感十足。
  “是我。”
  简单的两个字,表明自己的身份。
  “这件事我会处理。”
  说完挂了电话,乔微凉几乎能想象到电话那头的殷席是怎样一副要吃人的表情。
  手机还没还给乔微凉,电话又接连不断的涌进来,季臻看了一眼,直接取了电池才丢回给乔微凉。
  “明天再开机。”
  明天再开机?意思是最迟明天这男人就能处理好这件事?
  乔微凉挑眉,接过季臻的头盔抱在怀里,懒懒的问了一句:“明明你早就不需要我,为什么一直没有提出解除合约?”
  季臻动作一顿,靠过来,示意乔微凉帮他把盔甲解下来。
  乔微凉把头盔放到一边,耐心的解开,季臻突然回答了一句:“大概是因为我还没有发现比你更适合做季太太的人。”
  更适合?就只是适合么?
  换了衣服,季臻去卸妆,乔微凉坐在休息室等,门突然被推开,安若柏穿着一身球衣冲了进来,脸色不怎么好看。
  进来一看见乔微凉,安若柏立刻像看见救星一样,两眼放光的抓住乔微凉的手:“有人要追杀我。”
  “……”
  尽管习惯了这人的疯言疯语,乔微凉的眉头还是抽了抽,脑海里浮现出电影里黑帮拿着刀枪剑戟喊打喊杀的场景。
  下一刻,一个红色的身影出现在休息室门口,抹胸紧身晚礼服,美胸纤腰,翘臀长腿展露无遗,虽然杀气腾腾,可眉目俏丽,竟也算得上赏心悦目。
  四目相对,门口的人怔了怔,秀眉微蹙,却还是压着怒气问:“乔小姐,这个变态是你手下的艺人?”
  变态?
  乔微凉拧眉看向安若柏,几乎没有任何迟疑的断定是他又闯了什么祸。
  安若柏缩了缩脖子,却还是小声的为自己辩驳:“那是男更衣室,我怎么知道你会在里面,我又不是故意偷看。”
  “……”
  乔微凉扶额,偷看?这人是猪脑子么?
  想是这么想,乔微凉面上却是半点未露,上前提醒:“萧小姐,你应该不是一个人在这里,发生这样的乌龙,你身边的人恐怕逃不了干系。”
  乔微凉语气诚恳,声线虽柔却并不弱,让人觉得亲切并不反感。
  听见乔微凉这么说,萧红的脸沉了下去,抿着唇思索了好半天才松口:“我相信乔小姐的话,刚刚是我冲动了,过两日我做东请乔小姐吃顿饭赔罪。”
  “赔罪倒是谈不上,反正过不了多久,我和萧小姐也会在同一个阵营,萧小姐若是有什么困难,我也不会坐视不管。”
  乔微凉说得自信,尽管萧红还没有和慕天解约,但这话,她现在说也不算早。
  萧红一愣,没想到乔微凉现在就已经把她当成‘自己人’。
  “多谢乔小姐好意,不过这件事,我还有能力处理。”
  萧红说完离开,安若柏拍着胸口长舒了一口气。
  上一世他和萧红没有太大的交集,唯一一次,是他最没落的时候,不得不去求人要角色,那天萧红也在,那个导演开玩笑的说要他和萧红现场表演,结果被萧红打断了三根肋骨。
  在安若柏眼里,萧红的战斗力,丝毫不亚于乔微凉。
  一口气还没喘完,乔微凉冷飕飕的目光就钉在他身上,安若柏一僵,弱弱的交待事实经过:“我今天是跟着何帆来学校练习镜头感的,不信你看我身上的球衣。”
  安若柏说着扯了扯身上的衣服。
  何帆是乔微凉的助理,乔微凉相信安若柏没有撒谎,只是会是谁在背后设计萧红呢?
  顾纪生虽然把《夙谋》给了温思思,但萧红还没和慕天解约,他不至于会蠢到这种地步,扼杀自己旗下的艺人。
  “你在更衣室看到其他人了吗?”
  “没有,我还什么都没看到呢,她就差点一板砖砸死我。”安若柏委屈的申诉,乔微凉一个眼神杀过去:“你还想看到些什么?”
  “……”
  安若柏鼓着腮帮子坐到乔微凉对面,一脸‘爷委屈’的表情瞪着她。
  乔微凉懒得理他,拿了一次性纸杯接水喝,刚喝了一口,便听见安若柏高深莫测的说:“你最近会有血光之灾,出门小心点。”
  “……”
  这算是诅咒么?
  乔微凉喝完杯子里的水,轻轻一捏,把纸杯扔进垃圾桶,走到安若柏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信不信我让你现在就有血光之灾?”
  语气轻柔,可浑身的痞气释放开来,安若柏有些底气不足,却还是梗着脖子争辩:“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不信我一定会吃亏!”
  乔微凉勾唇,伸手扣住安若柏的下巴,狂狷邪魅的御姐风范袭来。
  “你以为我在跟你开玩笑?”
  “……”
  为毛感觉气氛有些怪怪的?小爷我在跟你说很严肃的事好不好!能不能引起重视?
  安若柏刚要冒火,一道冷得掉冰渣的声音插进来,直接冻得他一个激灵。
  “你们在做什么?”
  同时回头,季臻单手插兜站在门口,高大的身影几乎把光都挡完了,是个人都能感受到他身上不悦的气息。
  乔微凉和安若柏现在的姿势的确有些容易让人误会,加上安若柏一脸委屈加无辜,更像是乔微凉要强迫他做什么。
  季臻的目光落在乔微凉扣住安若柏下巴的手上,目光如炬,灼得乔微凉的手有些发烫。
  “没什么,我在教新人规矩。”
  被意外撞见,乔微凉也不觉得尴尬,自然的收回手回答。
  她嘴里的‘规矩’就是规矩,没有别的意思,可听在季臻耳朵里就别有深意了。
  眸色深了一些,季臻甩了安若柏一记眼刀子,转身离开。
  乔微凉提步跟上,走到门口又回头警告了安若柏一句:“好好练习,再惹事信不信我让你三天下不来床!”
  安若柏:“……”
  三天下不来床是什么鬼?这难道不应该是霸道总裁的台词?
  威胁完,乔微凉直接从大礼堂后门出去,其他人的车都陆续开走,只剩下他们的。
  大步走进,刚想上驾驶座,车后门突然打开,肩上一紧,人就被拉了进去。
  ‘嘭!’,车门关上。
  突然遇袭,乔微凉下意识的抬腿攻击,腿被抓住,身体反而被男人死死压制在座椅上。
  虽然鼻尖萦绕的熟悉味道告诉她这个男人是季臻,可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紧绷,嘴里溢出一声恳求:“别。”
  男人的动作顿住,伸手抚上她的脸庞,顺着她的脸部轮廓游走。
  “怎么,怕了?”
  季臻问,声音醇厚,尾音上扬,带着刻意的蛊惑。
  车窗都是关着的,车里光线有些暗,乔微凉无端想起这男人为艾瞰杂志拍摄的封面。
  阴鹜、冷冽、黑暗,都是这个男人的代名词,他远比她想象的要危险得多。
  “你在生什么气?”
  乔微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问。
  季臻没有回答,挑起她的下巴,粗粝的指腹轻轻摩挲,好像在把玩什么好玩的东西。
  这男人的脾气什么时候也这么阴晴不定了?
  乔微凉拧眉,刚要拍开季臻的手,就听见这男人意味深长的质问:“乔微凉,你好像越来越没有季太太的自觉,我是不是也该教教你规矩?”
  “……”
  这男人是在介意刚刚的事?
  “三天下不来床,惩罚好像太轻了,你觉得呢?”
  “……”
  她可以不对此发表任何意见吗?
  季臻的唇落下来的那一刻,手已经探了下去,。
  恐惧甚于理智,乔微凉抬手用力推开季臻,季臻本就没打算做到最后,加上没有设防,被乔微凉这么一推,撞到车门,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等季臻稳住身体,乔微凉已经从另一边车门下去。
  她站在那里喘着气,脸色有些发白,季臻可以看出她脸上的惊魂未定,皱眉:“你怎么回事?”
  “没事。”
  乔微凉回答,打开驾驶座的门上去,刚点了火发动车子,季臻越过驾驶座的座椅拔了车钥匙,眸色深沉,一错不错的盯着她:“你在怕什么?”
  乔微凉没说话,用力地抓着方向盘,指节泛白。
  她不算胆小的人,可上次关阳的事,的确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至少到现在,她还没办法跨过去。
  见她不说话,季臻脸色也难看起来,直接从车后座来到副驾驶。
  大手覆上乔微凉的,只觉得透着寒气。
  “冷你不知道说话吗?”
  季臻吼了一句,脱下衣服不由分说的盖在乔微凉身上,又抓过她的手去一顿揉搓。
  力气不算小,乔微凉的手很快被他搓得发红,却也暖和起来。
  好半天,乔微凉才平静的开口:“我没事。”
  没事?
  这特么叫没事?
  季臻松开她的手,冷着脸命令:“下车!”
  知道他心情不好,乔微凉什么也没说,推门下车,走到路边站好。
  幸好这里是A大,交通便利,待会儿出了学校很容易打车。
  季臻坐到驾驶座,看见乔微凉站在路边一副等他先走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按了两下喇叭。
  “要我请你上车?”
  “……”
  上车坐到副驾驶,季臻直接踩了油门,车子冲出去,乔微凉抓紧安全带:“你疯了!这里是学校!”
  虽然现在是上课期间,路上没多少人,但在学校里飙车也是绝对不允许的。
  闻声,季臻的车速慢下来,可脸绷得紧紧地,好像别人欠了他几个亿。
  车子一路疾行,不是回公司也不是回别墅,乔微凉也没问这人要去哪儿,只安静的扭头看窗外的风景。
  已是初冬,原本就可怜兮兮的绿化带,掉了枯叶,显得越发萧索起来。
  乔微凉突然想起她和季臻领证那天,正好是平安夜,街上到处可见都是情侣,个个脸上洋溢着甜蜜的笑容,他们俩坐在民政局里,却像是有着什么深仇大神的宿敌。
  出了民政局,兜里揣着戳了钢印的结婚证,他们连手都没牵一下。
  后来她说:“季先生,帮我买朵玫瑰,我送你一份结婚礼物。”
  季臻当然不会真的帮乔微凉买玫瑰,结婚礼物什么的,他根本不稀罕,这段婚姻他更不稀罕。
  最后还是乔微凉自己买的玫瑰。
  玫瑰折下来放在他的胸口的口袋里,红艳艳的花骨朵,将他浑身的清冷驱散不少,然后乔微凉拿出戒指戴在了他的无名指上。
  乔微凉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季臻露出的表情,厌恶、鄙夷甚至是唾弃。
  他们的婚姻,一直都是她在强求罢了。
  可是现在,她想结束,却又已经由不得她。
  想想还是觉得有些可笑,强求的东西,终归是不那么美好。
  正想着,车子停下,乔微凉看了眼,微怔,竟然是神经医院,他以为她有神经病么?
  季臻下车,绕过来打开车门,原本想直接把她抱下来,欺近之后又想到什么,停下动作:“你自己下来还是要我动手?”
  乔微凉自觉地下车,没有劳驾他动手,见她这么听话,季臻的脸色好了些。
  边往里面走边打电话,应该是给医院的管理层打的,直接上去会诊。
  坐电梯上了三楼,有三十出头的中年医生迎上来,带着眼镜,文质彬彬,没有殷席那股子阴戾,只叫人觉得温和有礼。
  第一印象,他和季臻不是一类人。
  他没和季臻打招呼,径直朝乔微凉伸出手:“你好,我叫许诺,是精神科医生,我的办公室还有三个病人等着,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可以先单独谈一下吗?”
  他是个很有原则的人,虽然开了后门,可并没有打算丢下自己的病人不管。
  乔微凉刚要说话,季臻直接开口:“跟我谈就行了。”
  许诺掀眸瞪了他一眼:“我是医生,我有权利了解病患最真实的情况。”
  “我是病患家属,你想知道什么我都能告诉你!”
  “……”
  两个男人对峙,最终还是季臻大获全胜,许诺最终让乔微凉在休息室等着,然后和季臻找了间空病房进去交流有关她的病情。
  休息室里满是消毒水的味道,乔微凉并不喜欢,想拿出手机,看到被抠出来的电池,犹豫了一下又放弃,索性躺在里面的单人床上闭目养神。
  刚躺了没一会儿,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一条缝,乔微凉掀眸看过去,一颗小小的西瓜头探进来,又大又圆的眼睛眨巴着,带着几分胆怯。
  哦,她差点忘了,周涵就在这个医院。
  莫笙在门口磨蹭半天,终于慢吞吞的走到床边,怯生生的问:“乔姨,你……你生病了吗?”
  那天晚上周涵说的话还句句在耳,乔微凉介意得很,可孩子毕竟是无辜的。
  费力的扯出一抹淡笑,乔微凉回答:“没事,乔姨就是有点累而已。”
  “乔姨,你是不是生妈妈的气了?”
  莫笙小声的问,那天晚上周涵说的话,他虽然并不是完全能理解,但也知道说得有些过分。
  小孩子的眼睛澄澈纯真,乔微凉并不打算骗他,坦诚的回答:“是,小笙,乔姨在生你妈妈的气,很生气的那种。”
  “那天晚上回来,妈妈喝了很多酒,她一直哭,有好几次我都看见她躲在一边偷偷哭,乔姨,你是不是和妈妈吵架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底充满了希冀,他没办法完全去了解大人之间的事,只能希望能促成两个人和解,然后像以前一样。
  吵架?
  并没有吵过,准确的说应该是突然被单方面决裂了。
  “乔姨,你能不能……”
  “小笙,乔姨不知道和你妈妈之间发生了什么,如果你妈妈还当乔姨是朋友,她会自己来找乔姨说明一切的,你知道吗?”
  乔微凉知道自己现在说的话对一个四岁半的小孩子来说有些冷酷,可她从来都不是什么心软的人,这个时候,要她主动去找周涵是不可能的。
  不管背后有怎样的内情,在周涵说出她乔微凉不配有真心的时候,她们的关系就注定回不去了。
  莫笙听出乔微凉的抵触,眼眶红了起来,含着泪珠,还想再说些什么,休息室的门被推开,季臻大步走进来,看见莫笙,下意识的皱眉。
  他那张脸看起来本就严肃,这一皱眉威压更甚,莫笙绷直身子站好,离床更近一些,结结巴巴的喊了一声:“叔……叔叔好,我叫莫笙。”
  季臻大概还没有和这么小的孩子相处过,表情很不自然,似乎想要放松让自己看起来温和一点却又不得其法,反而吓得莫笙的肩膀瑟缩了一下。
  索性,也就不刻意勉强,季臻走近,目光越过莫笙看向乔微凉。
  早在他进门的时候,乔微凉就坐起来,一大一小这么盯着他,季臻心里不自觉被触动了一下。
  不过,也只是一下而已。
  “只是一会儿不见,乔微凉你还真有能耐,竟然给我变出这么大个孩子来。”
  “……”
  她是变戏法的么?还能大变活人?
  乔微凉能听出季臻话里的揶揄,莫笙却是听不出,因为是跟着妈妈长大,他比一般孩子要敏感,心智也更成熟一些,连忙开口:“叔叔,您不要生气,我只是来看看乔姨是不是生病了,不会吵她的。”
  季臻低头,才到他膝盖高的小孩子,用软软糯糯的声音跟他说话,乖巧得让人心疼。
  忽然觉得,有个孩子好像也很不错的样子。
  “你叫莫笙?你爸爸呢?”
  季臻坐到床边,把莫笙抱到自己腿上问。
  莫笙的眼眸暗下去,咬着自己的唇不说话,像个被抛弃的孩子。
  季臻摸摸他的头,扭头看向乔微凉:“藏了三年,乔微凉,你比我想象的有本事。”
  什么叫藏了三年?这又不是她的孩子她有什么好藏的?
  等等,她的孩子!
  “季臻,你不会以为这是我的孩子吧?”乔微凉指着自己的鼻尖问,季臻挑眉:“难道不是么?”
  “你看清楚,莫笙有四岁多,如果是我的,那也不是你的种,你……”
  话没说完,下巴被死死地扣住,男人浑身的怒气携着狂风暴雨席卷而来:“乔微凉,不管孩子是谁的,只要你的名字一天写在我的配偶栏,孩子就只能叫我爸爸。”
  这话说得霸道又专治,乔微凉的心却是颤了颤。
  这男人的意思是,如果莫笙是她的孩子,他也会认下来?
  气氛凝滞,背后传来一声惊呼:“莫笙!”
  “妈妈。”
  莫笙扒着季臻的肩膀回应,小腿不停地蹬着,早在听见他喊那一声‘妈妈’的时候,季臻就松了手,莫笙顺利的从他身上滑下去,跑到周涵身边,周涵立刻把他抱进怀里,表情有些紧张,更有着乔微凉看不懂的复杂。
  “你是孩子的母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