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 乔微凉,你好样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乍听见乔微凉这样说,安若柏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愣了一会儿,讷讷的问:“怎么还回去?”
  “……”
  这人到底是太单纯还是太善良?面试时的那点邪气上哪儿去了?
  直接无视这人,乔微凉拿出手机给何帆打电话:“上次翼铎的广告视频资料发我邮箱,包括片花,全部都要。”
  乔微凉说完挂断电话,转身准备下去,安若柏还有些呆,乔微凉直接伸手把人拎下来。
  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何帆果然已经把资料发到邮箱。
  点开压缩包,里面有十多个视频,一一点开,除了七八条没有用的,其他的基本都是现在那条广告的半成品,直到点开最后一个,才是安若柏拍得最好的那条,画面最终截止在安若柏和肖默轩一起摔倒的画面。
  幸好,这条没被删掉。
  乔微凉抬头,目光落在安若柏伸手,勾勾手指,示意安若柏过来。
  重新点开视频,看见自己拍的广告,安若柏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手紧握成拳,青筋暴起。
  关掉视频,乔微凉问:“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什么?”
  “……”
  二十五的男人,不要以为顶着一双无辜的眼睛就可以左右逢源好吗!脑子呢!?
  压下心底的焦躁,乔微凉按下内线:“何帆,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何帆很快过来,看见安若柏有些诧异:“你怎么出院了?”
  提到这个,安若柏心里的怒火更盛,他就是个傻子,自己弄了个伤筋动骨,又给人当了一回人肉背景!
  “他自己想死,别拦着他。”
  乔微凉幽幽的说,动手把其他没用的视频都删掉,留下安若柏那条和现在网上发布出来的那条广告。
  “这里有两个视频,你找人重新剪辑一下,然后发布到网上,最好是发布在动漫贴吧或者一些专门看动漫的网站,标题你自己定,你来看一下这里。”
  何帆闻言走过去,乔微凉把视频停在安若柏和肖默轩一起滚在地上的画面:“这后面的做成截图,等视频反应大一些的时候再配合专门的文章发出去,文章用词注意隐晦一些,但意思要传达到位。”
  “好。”何帆点头答应,随即又有些顾虑:“可是这样做赵总会不会不高兴?”
  乔微凉关掉视频,把两个重新压缩打包发到何帆邮箱,满不在乎的笑笑:“能带动广告热度和销量,他有什么好不高兴的?”
  赵云嵩会帮肖默轩,只能说明有点交情,可真要有多深厚的交情,乔微凉是不信的。
  在利益面前,乔微凉相信他会做出最有利的选择。
  安若柏安静的看着乔微凉和何帆讨论,心底很震惊,上下两辈子,几十年加起来,都没有人像乔微凉这样护着他。
  “为了我这样的人,得罪赵总,值得吗?”
  不自觉的,就问出这样的话。
  话音刚落,安若柏就后悔了。
  他知道自己最近的表现有些差强人意,她刚刚才说过最讨厌软弱的艺人,他却问出这样不自信的话。
  乔微凉的目光定在他身上,胜过任何言语,让他有种无地自容的窘迫。
  心里一急,忍不住抬头承诺:“微凉,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
  乔微凉揉揉眉心,朝何帆摆摆手:“把他给我拖出去。”
  安若柏刚被拖出去,乔微凉的手机又响了,还是艾斯城,这次没有任何犹豫,乔微凉接通电话。
  “微凉。”
  照例是温润如玉的声音,带着几分着急的关切,乔微凉闭上眼睛,直到心底一片平静才开口:“艾先生,有事么?”
  语气疏离冷漠,好像是全然不认识的陌生人。
  艾斯城哽住,没想到有一天乔微凉会像这样称呼他,压下心底翻涌的苦涩,低声问:“你还好么,我看见今天的新闻……”
  “圈里的新闻天天都在变,不过是炒作的噱头罢了。”
  刚说完,电话那头传来‘啪’的一声脆响,应该是杯子掉在地上,隐约可以听见那边的手忙脚乱,还有男人紊乱的呼吸。
  那件事,是他不堪回首的噩梦,如今却被她这样云淡风轻的说被用来炒作,应该……会很难过吧。
  艰难的勾唇,乔微凉想,这次,是真的将最后的情谊都挥霍一空了吧。
  这样也好。
  真的很好。
  “只是炒作啊,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男人不停地重复着这四个字,乔微凉微微失神,抓着手机的手不断收紧,直到手被硌得发疼才平静的开口:“我马上要开会,如果没什么事的话……”
  话没说完,电话被挂断,耳边传来‘嘟嘟’的忙音。
  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先挂她的电话吧。
  也是,她这样无情无义的人,本就承受不起那样的牵挂和担心。
  把手机放到一边,开始浏览网页新闻。
  她还有很多事需要处理,没有时间伤心和难过,也没有资格。
  事情发酵得很快,原本之前已经平复下去的下跪门事件,因为这件事又再次膨胀,比之前更多的谴责冒出来。
  随便点开一个新闻,下面都是满满的恶俗的评论。
  我日:姓乔的就是个婊子!千人骑万人上!
  我是乔微凉求上:我是乔微凉,你们骂的对,我就是贱人,有本事来上我呀!
  伦家明明是朵纯洁的白莲花:你们骂我做什么,我不过就是打了个人,让人下跪了一下,有什么大不了的?信不信我告诉我干爹,让你们这些鱼唇的人类给我舔鞋!!
  ……
  叉掉网页,乔微凉揉揉眼睛,那些污秽的字眼还在脑子里打转。
  有人敲门,抬头,阮清走进来:“微凉姐,要一起去吃午饭么?”
  他的目光很担心,不过却什么都没问。
  乔微凉点头,拿起外套和他一起出去。
  正是午餐时间,大家都在等电梯,乔微凉和阮清站在后面,突然听见前面有细小的交谈声。
  “你们看新闻了吗?那个叫乔微凉的是我们公司的经纪人吧?最近她上头条的次数都比好多当红艺人多了。”
  “可不,估计明年都可以捧她做一姐了。”
  “真的?她不是已经二十六了?”
  “二十六怎么了?只要活好,能讨男人欢心,不是一样能红?”
  “……”
  眼看这些人说话越来越难听,阮清刚想说话,电梯到了,这些人涌进电梯,乔微凉和阮清跟着走进去。
  这些人原本是背对着乔微凉站的,这会儿进了电梯,自然看见了乔微凉,电梯里的气氛一下子凝滞。
  有人想出去,可乔微凉和阮清堵在最前面,出去未免显得太刻意了些。
  电梯门关上,里面死一般的沉寂,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乔微凉站在最前面,可以从电梯门上清楚的看见后面每一个人的表情。
  虽然没有人说话,可那些鄙夷、不屑还是清清楚楚的存在。
  微微勾唇,浅淡的开口:“我这个人很小气,如果没本事当着我的面说,就不要在背后嚼舌根,不然……后果自负。”
  最后一个字吐出来,电梯门打开,乔微凉率先走出去,阮清紧随其后,任由身后那些人呆愣在原地。
  “微凉姐,那些人就爱乱说话,你别放心里去。”
  阮清小声安慰,虽然乔微凉这一路走来,这样污蔑的声音就没少过,可也没像最近这么集中,接二连三的发生这些糟心事。
  乔微凉刷了员工饭卡,专心的挑自己喜欢的菜,漫不经心的回答:“的确没有放心里的必要,只是听见了,就不能装聋作哑。”
  打好饭菜找了位置坐下,刚吃了一口,门口就是一阵骚动,抬头望去,一群人围在那里,看不出发生了什么。
  只看了一眼,乔微凉就收回目光自顾自的吃东西。阮清却是坐不住,放下碗筷就去凑热闹,好一会儿,拎着两个人过来,嘴里颇为老成的训斥:“你们俩脾气见长啊,竟然还敢在公司打架斗殴!”
  说完,把安若柏和何帆一左一右按在座位上。
  乔微凉喝了口汤,抬头,何帆眼角有一团乌青,安若柏脸上有几条抓痕,两个人都垂头坐着,丝毫不为自己辩解。
  “为什么打架?”
  乔微凉问,何帆极快的看了乔微凉一眼,抿着唇不说话,安若柏抓抓头,闷闷的回答:“就是看不惯而已。”
  看他们这狼狈样,乔微凉大概也能猜出原因,却又看着何帆问:“你也动手了?”
  在乔微凉眼里,何帆虽然年轻,可性格内敛沉稳,做什么事都是可靠的,打架这种事,确实不像是他能做出来的。
  被乔微凉这么一问,何帆涨红了脸,站起身认错:“微凉姐,我错了,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错什么错,分明是那些人说话太难听,丫以后别让我看见,否则我见一次打一次!”
  安若柏拍着桌子叫嚣,然后被乔微凉一指头戳到肋骨,嗷嗷叫着坐下去。
  吃完最后一口饭,乔微凉抽出几张纸巾擦嘴,漠然出声警告:“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该管的闲事,不要乱管,我不需要。”
  “什么叫闲事,你的事……”
  安若柏不满的辩驳,衣领被乔微凉一把揪住。
  “我的事与你无关,真喜欢管闲事,大可换个经纪人。”
  乔微凉说完离开,安若柏摸摸鼻子,有些茫然,不关他的事就不关他的事,这么激动做什么?
  一路走出公司,乔微凉的情绪还有些平复不下来,抓抓头发,那股无法言喻的烦躁又涌上心头。
  漫无目的的在外面转了一圈,看见一家便利店,提步进去,径直选了一包烟,付账。
  烟是软壳包装,老牌子,不算贵,十块钱,乔微凉拆开,闻了闻味道,还是熟悉的烟草味,只是没有早些年那样纯正了。
  这是那个被她叫做‘爸爸’的人最喜欢抽的牌子,所以他身上总是有这样的味道。
  不过他抽得不多,隔三差五抽一支,所以味道很淡,并不让人讨厌。
  这些年,乔微凉总喜欢买上这样一包烟揣在兜里,心烦意乱的时候,闻一闻味道,就好像他还在身边,可以给她最好的保护。
  闻到这样的味道,乔微凉心底的烦躁少了些,可还是做不到心平气和。
  走到附近的公园坐下,乔微凉抽出一支烟细细的闻上面的味道。
  原本对面坐了一对情侣,看见她的举动,投来诧异的目光,然后表情怪异的离开。
  乔微凉愣了一下,随即自嘲的笑笑,她刚刚的样子,一定很像瘾君子吧。
  笑过之后,乔微凉低头看着手里的烟,突然很想尝尝它的味道,当初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抽烟的呢?抽过之后,真的就不会那么难过了么?
  把烟叼进嘴里,摸摸兜,这才发现忘了买打火机,把烟放回盒子里,折返回去打算买打火机,刚走到刚刚那家便利店门口,一个人突然冲过来。
  乔微凉没防备,被撞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站稳身体一看,是那天晚上聚餐时向她敬酒的女孩儿,唐凌。
  女孩儿穿着一身极为熨帖的小西装,外面套着一件灰色呢子大衣,大衣及膝,露出匀称纤细的小腿,有些瘦弱。
  看她这样子,应该是趁着午休从上班的地方直接过来的。
  “你……”
  乔微凉刚说了一句话,女孩儿就怒不可遏的大骂:“乔微凉,你混蛋!”骂完眼眶通红,好像她才是那个被骂的人。
  “我好像并没有做什么事,唐小姐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
  乔微凉镇定的问,她看得出唐凌喜欢艾斯城,但是她和艾斯城之间的事,还轮不到别人来说。
  被乔微凉的语气刺激,唐凌越发激动,指着乔微凉控诉:“艾设计师对你这么好,你凭什么这样对他?”
  “我怎样对他了?不是我求着他对我好的,他做的一切,我并不需要,难道还要我三跪九叩表示感谢?”乔微凉犀利的反驳,表情冷漠。
  不打算再纠缠,转身要走,手被唐凌抓住,挣了挣,竟然没挣脱开。
  女孩儿固执的看着她:“我知道你曾经为他打架进过警局,乔微凉,你以为自己很伟大是吧?你以为自己那么做是救了他对吗?所以你才有底气对他的好视而不见!”
  “难道不是吗?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对他才是最好的?”
  乔微凉反问,那件事,无论时光倒流多少次,乔微凉都不觉得自己有做错过。
  被她理所当然的语气一噎,唐凌气得扬手就想给乔微凉一巴掌,被乔微凉扣住手腕。
  “唐小姐,喜欢一个男人就去霸占他的视线和身体,老是纠缠他的过去,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乔微凉说完松开唐凌的手,转身大步离开,背后传来唐凌的嘶吼:“你以为他为什么会退出圈子,都是你害的!”
  都是……她害的?
  步子顿住,脚重得好像被灌了铅,再也无法向前迈动一步。
  见乔微凉停下,唐凌跑到她面前,一字一句的说:“你不知道吧,在你打人进警局之后,他遭到了关家的报复,左手部分神经坏死,终身二级伤残,是你亲手打碎了他的梦想!”
  明明眼前的女孩儿说话声音并不大,乔微凉却觉得自己的耳膜被震得‘嗡嗡’作响。
  是她,亲手打碎了他的梦想么?
  是她……错了么?
  “你知道他有多努力才复健到现在这个样子么?你知道他有多辛苦才走到今天么?你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这样对他!?凭什么把他的过去当做八卦新闻爆出来,还要强迫他说出当初的事!”
  揣在兜里的手紧握成拳,指尖轻轻颤抖着,那包烟,已经被她捏得完全变形。
  是啊,她什么都不知道呢。
  心底有道伤疤被这样无情的揭开,血淋淋的疼着,嘴上说出来的话却更加冷酷无情。
  “那你呢,你又知道什么?”
  乔微凉质问,唐凌微愣,张了张嘴,没能发出一个音来。
  “人活在世上,时光不会厚待任何一个人,你只看见他一个人有多不容易罢了。”
  说完这句话,乔微凉离开,这一次,唐凌没有再追上来。
  一路走回公司,上楼,乔微凉在办公室枯坐了很久,电话响个不停,可她一个都没接,好像一个没有生气的陶瓷娃娃。
  直到快下班,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艾斯城气喘吁吁的出现在门口,他的表情很慌张,身后追上来两个保安。
  “乔小姐……”
  “他是我朋友,没事。”保安闻言犹豫了一下:“乔小姐,如果有什么事可以直接给保卫部打电话。”
  “好。”
  乔微凉点头应下,保安这才离开。
  艾斯城身上散发着酒气,衣服和头发都有些乱,不停的喘着气,应该是一路跑过来的。
  “微凉你……没事吧?”
  艾斯城问,眼神闪躲着,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乔微凉的目光落在他的左手手背上,那里有一条狰狞的伤疤,几乎横亘整个手背,伤疤突起,颜色比周围的皮肤要白。
  明明很显眼,之前她却一直没有注意到。
  喉咙哽得难受,乔微凉艰难的开口问:“那条伤疤,怎么来的?”
  艾斯城下意识的挡住那条伤疤,笑得无所谓:“别听唐凌胡说,这就是点小伤,我没事……”
  没事?怎么可能没事!?
  如果真的没事,他怎么会这样轻易放弃梦想?不是连潜规则都可以接受也想要达成的吗?
  “斯城。”乔微凉低唤,声音带着疲惫,艾斯城没了声音,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从你选择去见关阳那一刻,我们就回不去了。我不知道你被关阳报复,你也不知道我当时遭遇了什么,我并不对你感到抱歉,就算有重来的机会,我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我知道。”
  艾斯城苦笑着回答,乔微凉就是乔微凉,她只活在当下,所以她不会给自己留遗憾,不会想要回到过去。
  艾斯城想,如果能够回到过去,他一定会选择一直陪在医院照顾她,而不是擅作主张抛下她。
  “这次的新闻,对你很不利,你真的还好吗?”
  艾斯城不放心的问,这样的新闻,怎么看都不像是出于乔微凉本意的炒作,至少这样的炒作对她来说,是没有好处的。
  “我们已经不是艺人和经纪人之间的关系,这是我的工作,我不能向你透露。”乔微凉强硬的把艾斯城后面的话堵回去,见他眼角有乌青,想到唐凌的举动又道:“今天的事,我向你保证不会再发生第二次。”
  艾斯城的表情僵滞,他没想到乔微凉会这样果断的拒绝,连发生了什么都不愿意让他知道。
  她拒绝他的好意,拒绝他的帮助,甚至拒绝和他有过多的接触。
  和他记忆中的乔微凉没有两样,果断决绝,毫不拖泥带水。
  “好,我知道了。”
  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说出这句话的,艾斯城拧开门出去,正准备把门带上,乔微凉轻柔的低唤传来。
  “斯城。”
  抬头,女人逆光站着,脸上露出公式化的笑,看上去有些不真实。
  “我们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希望以后能互不打扰。”
  也希望,你的世界,岁月静好!
  门终究‘咔哒’一声关上,如同一把剪刀,悄无声息的将两人之间的羁绊剪断,再无牵连。
  乔微凉站了一会儿,从办公桌下面拿出一支录音笔放进包里。
  下楼打车,找了一家很有格调的咖啡厅,要了个包间。
  拿出手机,尝试着拨了个号码出去,有些意外,竟然通了。
  “喂,你好。”
  女人惬意的声音传来,隐约可以听见是在做SPA。
  真会享受生活呢。
  乔微凉勾唇,拨弄着桌上摆放的紫罗兰,红唇微启:“我在市检察院对面的咖啡馆等你。”
  “微凉,你……”
  那边刚诧异出声,乔微凉就挂断电话,然后问侍应生要了杯磨铁咖啡。
  雪白的陶瓷杯,搭配着精致的小勺子,乔微凉很有耐性的搅拌着,偶尔发出‘叮’的轻微脆响。
  刚喝了两口咖啡,包间的门就被推开,赵兰走进来。
  她穿着一件藏青色长袖,领口和袖口都用亮蓝色丝线绣着精致的花纹,很有古典气息,下面是一条同色包裙,裙边有手工编织的流苏,和她手上精致的小包很搭。
  见乔微凉的目光落在她的包上,赵兰坐下立刻笑着道:“这是我前两天出去旅游刚买的,是纯手工制作的,微凉你要是想要,我过两天可以帮你选一个。”
  乔微凉收回目光,依旧把玩那个小勺子,过了好一会儿才低低的回答:“好啊。”
  听见乔微凉答应,赵兰怔住,一直盯着乔微凉,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见的。
  “微凉,你刚刚说什么?”
  放下勺子,乔微凉仰头把剩下的半杯咖啡一口喝完。
  她不喜欢加糖在里面,此刻整个口腔浸满苦涩,面不改色的咽下:“我不喜欢蓝色,如果有红色的,可以帮我选一个。”
  “好。”赵兰连忙答应,眉眼间多了些许笑意。
  近距离观察,乔微凉才发现,纵然保养再好,她的眼角已经开始有了鱼尾纹。
  再美的人,也会老呢。
  “微凉,你终于想通了么?”
  赵兰随意点了杯热饮,然后欣慰的看着乔微凉问。
  乔微凉没有续杯,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眼神迷离的看着赵兰,忽的轻笑出声:“顾总亲自出手,把我逼到这个份上,还由得了我想不通吗?”
  大概是那声‘顾总’太过刺耳,赵兰拿出母亲的威严纠正:“微凉,他是和你有血缘关系的亲生父亲!”
  “可是我不姓顾,说破天,也就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罢了。”
  说这话的时候,乔微凉特别加重了‘私生女’三个字,赵兰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差,咬着牙提醒:“微凉,你比飞扬大三岁。”
  “所以呢?我比他大就能说明你不是破坏人家家庭的第三者了?”
  乔微凉冷冷的问,赵兰突然伸手把她面前的杯子扫落在地。
  “微凉,我和你爸是先认识的,我不是……”
  “哦?”乔微凉挑眉,故意拔高声音:“云城还有人不知道顾总是人到中年,抛弃糟糠再婚的吗?”
  “乔微凉!”
  赵兰失声怒吼,乔微凉很不雅的掏掏耳朵:“我听力还没退化到这种地步,顾太太,你这样可能会很费嗓子。”
  赵兰气得胸口剧烈起伏,良久才平复了些,勾了勾耳畔的碎发:“你今天叫我来究竟为了什么?”
  终于可以进入正题,乔微凉也不绕弯子,开门见山的说:“顾总这把栽赃陷害做得很好,我走投无路,来求你帮我吹吹枕边风,说说好话。”
  “他栽赃你什么?”
  赵兰问,这几天她都去外面玩了,对这些都没怎么关注。
  乔微凉耸耸肩,一脸无辜:“当初不是他先让关旭故意为难我,然后又让关阳挖走我的人么?那一出好戏,可真是让我败得一塌糊涂呢,时至今日,他还要把这事翻出来毁了我,顾总真是好计谋。”
  说到这里,乔微凉冷嘲的笑起,表情有些恼怒。
  赵兰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弯弯绕绕,听见乔微凉这么说,赵兰当即抓着她的手趁热打铁的劝告:“你爸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如果不把你逼到绝境,你怎么会愿意回来?听妈一句劝,别再和你爸作对了,姜还是老的辣。”
  强忍住心里的恶心,乔微凉才没有把自己的手抽出来,继续凉凉的讽刺:“是啊,顾总这样的人物,黑的都能说成白的,我这样的小人物,怎么斗得过他呢,还请顾太太念在我不懂事的份上,让顾总高抬贵手,放我一条生路。”
  听见这话,赵兰觉得乔微凉已经被顾纪生逼到绝境了,不然以她这样倔强的性子,怎么会低头服软?
  得到这个认知,赵兰脸上露出慈爱的笑:“傻姑娘,你身上流着顾家的血,只要你肯回来,就是顾家的大小姐,过的一定是锦衣玉食的生活。”
  锦衣玉食的生活?
  说得真好啊,恐怕一转身就算计着要把她往哪个纨绔子弟床上送吧。
  “是啊,是挺傻的。”
  乔微凉顺着赵兰的话说,然后借着上洗手间的时间,出去付了钱直接离开。
  走出咖啡厅,乔微凉觉得有些冷,搓了搓手臂,摸到兜里的录音笔,眸底闪过一丝冷芒。
  正准备打车,熟悉的黑色卡宴停在她面前,车窗摇下,男人硬朗的脸在霓虹灯下明明灭灭。
  打开车门上车,乔微凉已经习惯这男人能随时掌握她的动态了。
  季臻坐得笔直,手里拿着平板正专注的看着什么,乔微凉也没打扰,单手撑着下巴,欣赏着他。
  都说专注的男人最有味道,乔微凉此刻对这句话深以为然。
  正看着,鼻尖突然闻到馥郁的玫瑰花香,巡视一圈,乔微凉最终在副驾驶看到一大捧娇艳的玫瑰。
  自发的把花束抱进怀里,细细地数,有五十三朵。
  五十三朵,好像这个数字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
  应该只是让人随手包的吧。
  还真是随意啊。
  心底轻叹了一声,面上却是露出灿烂的笑:“季先生,你是专门买的五十三朵吧,因为我们的年龄相加,正好五十三。”
  看得专注的男人闻声抬头看过来,眸色晦暗,良久,他低低的应了一声:“嗯,你觉得开心就好。”
  她觉得开心就好。
  如果,这些开心都是强迫自己假装出来的呢?
  “谢谢,我很开心。”
  乔微凉笑着说,然后抱着花束发呆,季臻当然注意到她的心不在焉,收了平板放松身体坐着,伸手一捞把乔微凉捞进怀里。
  “季太太,你今天好像不太开心?”
  “不是不太开心。”乔微凉动动脑袋,软软的发顶在男人冷硬的下巴处摩挲,微痒。
  季臻伸手固定住她不安分的脑袋,然后便听见乔微凉闷闷的声音:“季先生,今天我很不开心。”
  “谁惹你不开心了?”
  男人拥着她,靠在她颈窝悠然的问,语气很闲适。
  乔微凉刚想回答,就被眼前的景象惊住。
  别墅大门处用玫瑰花做了一个拱门,簇拥在一起的玫瑰,朵朵怒放着,像熊熊燃烧的火焰,要将一切都点燃。
  从拱门进去,两边小路上都放着一米高的灯柱,灯柱是白色,柱身上缠绕着玫瑰枝蔓,一路延伸到门口。
  乔微凉抱着花束大步走过去,打开门,屋子里的摆设没变,可所有地方都放着一朵含苞欲放的玫瑰,连冰箱门上都贴着一支。
  餐桌上,摆放着蜡烛和丰盛的食物。
  “季先生,你要约我吃烛光晚餐?”
  乔微凉转过身问,季臻站在门口看着屋里的一切,目光流转,半晌沉着声问:“乔微凉,喜欢吗?”
  喜欢吗?
  大概没有一个女人是不喜欢的。
  如果她回头的时候没有看见男人眼底的一丝惊诧的话,应该会更喜欢吧。
  她要的惊喜,他如数照办,却并未用心。
  这样的布置,是找了专门的婚庆公司布置的么?
  乔微凉想,她也许是该知足的,这男人能分出一点心思来给她惊喜,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了吧。
  何必……要他亲力亲为呢。
  “季先生,我很喜欢,谢谢,不过,在吃烛光晚餐之前,我可以先洗个澡么?”
  季臻沉默,算是默许。
  乔微凉把花束往椅子上一放,飞快的上楼。
  季臻弯腰换鞋,手机响了,接通,那头传来林淮得意洋洋的声音:“怎么样,这惊喜够大吧?你带的哪个妞回家?是不是已经扑进你怀里了……”
  “她不开心。”
  季臻冷淡的打断林淮的话,沉默数秒,林淮怒:“卧槽,这样她都不开心,难道要摘星星给她?……”
  不想再听,季臻直接挂断电话,手机扔到茶几上,扯开领带,看着屋里红艳艳的一片,有些后悔找林淮来帮忙了。
  那样不靠谱的人,果然只能帮倒忙。
  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乔微凉洗了澡下来。半干的头发披散在肩侧,很是随意慵懒。
  她穿了一件宽松的睡裙,睡裙是纯棉的,白色,看上去毛茸茸的,很暖和。
  睡裙及膝,纤细白嫩的小腿俏生生的露在外面,让他一时有些移不开眼。
  乔微凉走到餐桌前看了看,主食是牛排,旁边放着一瓶红酒,粗略看了眼,一瓶酒差不多价值六位数。
  拿了开瓶器打开,乔微凉倒了两杯,自己先喝了一口,然后端过来递给季臻一杯,她则盘腿坐在沙发上,一口一口的喝着酒,很快手里那一杯就见了底。
  扭头看见季臻一口都没喝,只安静的看着她,乔微凉索性放了杯子坐到季臻身上。
  “良辰美景,美酒佳人,季先生,你怎么还是这副冷冰冰的模样?”
  乔微凉说着,就着季臻的酒杯喝了一口酒,然后堵上季臻的唇。
  冰凉的酒和女人温软的唇形成鲜明的对比,季臻伸手扣住乔微凉的腰,力气有些大,乔微凉不满的一巴掌呼在他脸上,眼神有些迷离:“季先生,要怜香惜玉懂吗?”
  “……”
  这女人到底是真醉还是装醉?
  没等季臻辨别清楚,乔微凉又是一口咬住他的下巴,坏孩子一样低低的笑起。
  那颤动从下巴一直传到心底去了,季臻眸中墨色愈甚。
  “季臻,你给的惊喜我很喜欢,我们……做吧。”
  女人温软的身体紧贴着他,用惑人至极的呢喃邀请他,直白又旖旎,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忍不住的。
  感受到他的蠢蠢欲动,乔微凉笑得更欢,主动的与他呼吸交织,发出暧昧模糊的低语:“季先生,牛排冷了,我还是热的。”
  这该死的妖精!
  季臻一个翻身把乔微凉压在沙发上,浑身都叫嚣着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理智却让他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
  今晚的乔微凉,很不对劲。
  “乔微凉,你还没有回答在车上的问题,谁惹你不开心了?”
  “你。”乔微凉戳着他的胸口嘟囔,季臻一滞,然后便看见她不安分的去扯自己的睡裙:“你让我不快活,我就去找绿帽子给你戴,还是顶亮顶亮的那种。”
  “……”
  控制住乔微凉作乱的手,季臻直接黑着脸把人扛上楼扔到床上。
  睡裙因为刚刚的动作掀起来一些,风光秀丽,季臻抓起被角把乔微凉裹成一只蚕蛹。
  乔微凉动弹不得,只探出一只脑袋看着季臻,眼巴巴的,夹着几分茫然,很是孩子气。
  喉咙上下滚动,季臻没理她,径直进了浴室。
  听着浴室里的水声,乔微凉眼底闪过黯然,原来即便她做到这种地步,他也还是不会要她。
  乔微凉,你真是失败呢。
  季臻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乔微凉已经就着刚刚的姿势睡着了,可眉头依然紧皱着,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
  走到床边坐下,季臻下意识的抬手想抚平她的眉头。
  指尖触及温软嫩滑的肌肤,意外的让人着迷,等乔微凉的眉头舒展开来,季臻的手顺着下滑,游过她挺翘的鼻梁,最终落在她下垂的嘴角。
  突然想起昨晚她带笑的睡颜,果然还会觉得那样的乔微凉更好看一点。
  不自觉的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并不算很多肉的脸,捏起来也格外顺手。
  还要再捏,乔微凉不满的哼哼两声,季臻这才收回手,指尖似乎还眷恋着那温软。
  微微失神,手机‘嗡嗡’的震动起来,起身去拿手机,突然看见旁边放着一支钢笔。
  拿起来打开,果然是录音笔。
  看了乔微凉一眼,季臻很自然的拿着笔去了书房,点开手机,是牧原刚刚发给他的邮件。
  打开电脑,先点开邮件,鼠标下滑,季臻浑身的气息陡然一变。
  五年前的事竟然还有人翻出来了?
  看完邮件,季臻打开录音笔,乔微凉和另外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传出来。
  “是啊,顾总这样的人物,黑的都能说成白的,我这样的小人物,怎么斗得过他呢,还请顾太太念在我不懂事的份上,让顾总高抬贵手,放我一条生路。”
  耐心的听了一会儿,乔微凉嘲讽的说出这样一句话。
  手紧握成拳,季臻浑身刮起风暴,这女人宁愿用这样的手段也不肯让他帮忙!?
  乔微凉,你好样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