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 乔微凉,你是不是有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摩托车早已消失无踪,这个时间路上人很少,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没有反应。
  乔微凉飞快的跑过去,感觉心脏好像要跳出喉咙来一样。
  “小笙,别害怕,乔姨在这里呢,哪里痛告诉乔姨。”
  乔微凉尽量镇定的说,跪在莫笙旁边,不敢轻易动他。
  鲜红的血液早已浸湿一大片,莫笙呆呆的,似乎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张了张嘴,莫笙懂事的安慰:“乔姨,我没事,你别哭。”
  “乔姨不哭,你别动,乔姨这就打电话叫医生。”
  乔微凉努力扯出一抹笑回答,拿出手机,手指不受控制的颤抖,死死地咬住下唇,刺痛传来才勉强冷静下来。
  “喂,你好,这里是西岩区银石广场,有个五岁左右的男孩刚刚被摩托车撞倒在地,麻烦你们尽快来救救他。”
  乔微凉说完挂断电话,莫笙突然咳嗽了一声,嘴角溢出血来。
  乔微凉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坠入冰窖,没有知觉,脑子也无法继续思考,只能拿出纸巾小心的擦拭,不停地说着话:“小笙,没事的,有乔姨在,不会有事的……”
  话没说完,突然被人推到一边,周涵一脸阴沉的瞪着乔微凉:“你对小笙做了什么!?”
  “妈……妈……”
  莫笙低唤,周涵看见莫笙身边的血迹,看见他苍白的脸,也跪在地上,动作飞快的拉开他的衣服拉链,趴在他胸口听他的心跳。
  “小笙别害怕,妈妈在这儿,妈妈是医生,小笙不会有事的。”
  周涵的声音打着颤,莫笙是她的一切,如果莫笙有什么事,她绝对会崩溃。
  乔微凉从地上爬起来,小声的说:“我不清楚小笙的伤势,没敢动他,刚刚已经打了120,他刚刚是被摩托车撞倒的,如果可以动的话,你抱着他,我们这就打车去医院。”
  乔微凉说完走近了一步,周涵情绪崩溃,仰头冲乔微凉怒吼:“不要过来!你不要靠近他!难道你还嫌害他不够惨?”
  她的眼神是极为仇恨的,好像乔微凉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乔微凉感觉自己的身体被这样的眼神死死地钉在原地,无法动弹。
  今晚的事,她的确难辞其咎。
  可周涵的恨,明显不止来源于此。
  乔微凉不知道,自己到底做过什么,会引来周涵这样刻骨的恨意。
  救护车很快来了,周涵快速的和他们说着什么,然后莫笙被小心的放上担架抬上车。
  周涵跟着起来,大约是跪得太久,她踉跄了一下。
  乔微凉下意识的想扶她,手被周涵拍开,低吼着说了声:“滚。”
  救护车离开,乔微凉还站在原地没动,身体冻得发僵,茫然得不知该何去何从。
  不知过了多久,银色晖豪在她面前停下,男人皱眉看着她,这样失魂落魄,真的很不像乔微凉。
  “你还打算在这里站多久?”
  男人淡漠的问,声音平缓,算不上多关切,却像一把钥匙,‘喀’的一声让乔微凉的意识运转起来。
  看了一会儿男人的脸,乔微凉冲到车边,笃定的问:“刚刚有人骑摩托车要撞我,你知道是什么人是不是?”
  因为受了惊吓,她的眼睛瞪得很大,气息并不平稳,语气肯定得好像已经知道他这几天做了什么。
  季臻下车,抓着她的胳膊问:“你受伤了?”
  “没有。”乔微凉挥开季臻的手,不容他转移话题:“回答我的问题!”
  她的表情太过执拗,季臻只能正面回答:“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但是,我可以帮你找到他。”
  真的不知道么?
  还是只是他的伪装?
  如果不是他招惹的麻烦,那还会是谁?
  关家的人?还是……顾纪生?
  头痛起来,乔微凉索性也不去想了,绕过季臻上车:“去医院。”
  乔微凉和季臻赶到医院的时候,急救室的灯还亮着,周涵一个人坐在外面,脸埋在腿上,肩膀瑟瑟发抖着,孤独又无助。
  乔微凉放轻脚步走过去,在周涵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她的心里很乱,恍惚间又回到多年前那个兵荒马乱的夜晚。
  鲜血,消毒水,急救,以及从急救室出来医生疲惫而无情的宣告。
  乔小姐,我们已经尽力了。
  她想听的,并不是这个。为什么是尽力了,而不是成功了?
  心脏‘砰砰’跳着,慌乱到无处安放。
  季臻站在那里看了周涵半天才认出她是上次在医院碰到的那个女人,她似乎还有一个很可爱的孩子。
  所以,在急救室的是那个小孩子?
  脸沉了沉,季臻转身走到楼梯转角,拿出手机拨通牧钊的电话。
  “先生。”
  “查一下最近这几天太太的行程,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跟着她。”
  “是。”
  “多派两个人和牧原一起看着小姐。”
  “是。”
  吩咐完,季臻正准备挂电话,牧钊犹豫的声音传来:“对了,先生……”
  “还有什么事?”
  “一周前,小姐账户上转出了三十万,给那个叫肖默轩的男人。”
  肖默轩……
  再次听到这个名字,季臻眼眸危险的眯起,沉沉的怒气散漫开来:“找几个人告诉他,有些钱,不是他该花的,拍几张照片拿给季善,让她想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是,先生。”
  挂断电话,季臻眸底的戾气还未完全消散,安静的站了一会儿才转身回去,刚刚站定,急救灯灭了,医生走出来,拉下口罩,是许诺。
  “左腿腿骨骨折,身体多处擦伤,有轻微脑震荡,内脏受损不算严重,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孩子年纪比较小,很容易有术后感染导致并发症,还需要再留院观察一段时间。”
  幸好,孩子没事。
  乔微凉松了口气,身体瘫软下来,力气好像都被抽空,这才发现,后背早已紧张得被汗水濡湿。
  周涵听见也松了口气,莫笙被推出来,周涵立刻冲上去抓着莫笙的手贴在自己嘴边亲了亲,看见他发白的唇,眼眶一红,眼泪就砸下来。
  “小笙,是妈妈不好,没有好好照顾你,才害你受这样的哭。”
  周涵自责的说,声音沙哑得厉害,恨不得受伤的是自己。
  季臻的目光落在莫笙身上,上次病房里那个乖巧可爱的孩子,现在面无血色的躺在病床上,安静得像没有生气的娃娃。
  眉头微皱,季臻掀眸看向许诺:“给这孩子最好的治疗,所有费用,由我承担。”
  由他承担?
  周涵眼神复杂的看着季臻,刚要拒绝,莫笙小声的喊了一声:“妈妈。”
  “妈妈在呢,小笙别害怕,妈妈会一直陪着小笙的……”
  周涵赶紧低头和莫笙说话,很快进了病房。
  “你们没事就走吧,医院床位紧张,没有多余的地方腾给你们。”
  许诺揉着眉心赶人,连续做了两场手术,他已经累得不行,没有功夫再应对其他。
  乔微凉低头看了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这个时候,周涵是不会让她进去看莫笙的。
  她不是医生,干巴巴的杵在这里也没用。
  想到这里,乔微凉起身离开,季臻一言不发的跟在后面,一路回到别墅都没有说话。
  洗了澡出来,季臻还在打电话,表情不太好,乔微凉拿了个枕头抱在怀里,等季臻打完电话问:“我在这里会不会打扰你?”
  “不会,你先睡吧。”
  “哦。”
  乖顺的盖好被子躺在床上,听着浴室淅淅沥沥的水声,刚酝酿出一点睡意,身后就贴上男人滚烫的胸膛,带着同样的沐浴露味道。
  男人的手不客气的搭在她腰上,隔着睡裙捏了一下:“睡了?”
  “没有。”
  乔微凉老实回答,按住那只作乱的手。
  男人湿热的气息扑在耳廓,他们的身体完美的贴合着,彼此的温度相融,心跳相叩,明明亲密无间,却生不出一丝暧昧。
  “在愧疚自责?”
  季臻翻转掌心与乔微凉十指相扣,温声问,声音平和,抚平乔微凉心底最后一丝动荡不安。
  “是,如果今天我不让开,小笙不会出事。”
  小笙?
  季臻反应了一下,才把这个称呼和医院里那个小孩子联系起来。
  “避开危险,是人的本能。”
  男人把放在她腰上的手收回,然后拍了拍她的脑袋,动作有些笨拙,像不熟练地安慰。
  动了动脑袋,避开这偶然的温柔,乔微凉低低的开口:“季臻,我的本能,让我想躲得离你远远的。”
  今晚的事,乔微凉不相信和这个男人半点关系都没有。
  从那次跳车回来之后,莫名其妙的跟踪,到这男人突然当众承认她季太太的身份,再到今晚的惊险刺激。
  一切,都像是一个连环的迷局,她看不透这后面隐藏着什么。
  季臻的手又回到她腰上,紧紧握着她的腰,半晌才开口:“今晚只是个意外。”
  意外?
  这样的意外为什么没有发生在季善身上?
  为什么回来之后,就把她推出来,顶着季太太的名号站在风口浪尖?
  乔微凉不傻,她能看出这男人在拿她做幌子。
  可是,却还是想要抓着这一丝半点虚假的温柔不放。
  只是,这温柔如刀,一不留神就会致命。
  “那天你到底拿了什么?”
  乔微凉嘴里的‘那天’,是他们跳车那天,在景区遇到季臻那天。
  季臻受了伤,还能把那东西随身携带,东西必定不大。后来他们跳车落入景区水库,然后被送进了医院。
  乔微凉不知道那东西防不防水,不过从季臻的反应来看,那东西很重要,并且被他保存下来了。
  “是一个芯片,里面有季如海的一些犯罪证据。”
  季臻轻描淡写的回答,乔微凉盯着黑暗,心底一沉。
  如果那里面仅仅只是季如海的罪证,季臻应该早就把它公诸于众,扳倒季如海,而不是这么久都没有行动。
  而且,季如海虽然掌握着季氏,现在的实力不一定比季臻强到哪儿去,他怎么会和季臻硬碰硬?
  除非,那芯片里还有别的东西。
  “芯片现在不在你手上?”
  乔微凉问,刚问完,腰被季臻狠狠掐了一下,然后是男人阴冷的警告:“刚刚的话,你最好咽进肚子里。”
  竟然……真的不在。
  “季臻,我们离婚吧,说真的,和安然活着比起来,爱你实在微不足道。”乔微凉认真地说。
  之前她就说过,她怕死,她承认季臻是这么多年唯一让她动心的男人,可这还不足以成为她为他上刀山下火海的理由。
  她自私,爱自己胜过爱他千百倍,所以‘离婚’二字,说起来一点也不困难。
  腰上那只手揽得更紧,然后肩上一疼,是季臻咬了她一口,力气不算小,有刺痛感,不过没有破皮。
  然后乔微凉听见男人带着火气的保证:“放心,我不会让你出事。”
  只是保证她不会出事,却并没有保证像今晚的事不会再次发生。
  还真是会钻字眼呢。
  凉凉的一笑,乔微凉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难怪之前的合同续约没有期限,看来这男人是打定主意要把她捆在身边共患难了。
  只是危急关头,靠不靠得住,又得另说。
  她已经不是五年前那个出点事就手足无措的女孩儿,既然躲不掉,就该想办法自保。
  一夜无梦,第二天乔微凉醒得很早,刚动了一下,季臻就醒了,下意识的收紧手臂。
  感觉到背后还有一个人,乔微凉转过身来,搂着季臻的脖子吻上去,直到这男人气喘吁吁的翻身把她压在身下,乔微凉又笑容灿烂的抵住他的胸膛:“老公,早。”
  “乔微凉,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早上的时候不要惹火?”
  哪里需要惹,光是抱着她一个晚上,就足以让他上火的了,更何况这女人还妖精一样的撩?
  感受到男人某个部位的蓬勃生机,乔微凉笑得不怀好意,理所当然的回答:“老公,在危机没有解除之前,我拒绝履行夫妻义务。”
  季臻压着乔微凉,眼睛狭长的眯成一条缝,紧绷绷的审视着她。
  只是睡了一觉,这女人就恢复如常,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被看得久了,乔微凉伸手挡住季臻的眼睛:“老公,意淫的时候不用看着我。”
  “……”
  翻身下床,季臻直接去了浴室,出来的时候,乔微凉已经换好衣服。
  今天她穿着一条深蓝色中裙,裙子是棉绒的,下面是肉色加绒丝袜,外面则搭着一件长款米色风衣。
  头发随意披散在肩侧,显得休闲随意,又不失时尚。
  见他出来,乔微凉扬扬手里的两套衣服问:“今天想穿哪套?我觉得这套马甲不错,搭上黑色风衣,不管什么场合都可以穿……”
  这是他们结婚以来最多的对话,她帮他打造形象,打理一切,他只需要负责帅就好了。
  时光好像又回到最初的时候,她谋划着想要走进他心里,坐稳季太太的位置。
  可某些让人不喜欢的疏离,已经在他们中间滋生,尽管她竭尽可能的表现出一切照旧。
  季臻知道昨晚的对话意味着什么,他宁愿这个女人对他冷眼相待,跟他耍小性子,也不愿意看见她这个样子。
  好像他所有的利用,她都心甘情愿。
  “乔微凉。”
  季臻走近,拿过她推荐的那套衣服,然后扣住她的下巴,冷冷的说了句:“不许笑。”
  “……”
  这男人有毛病吧?她笑碍着他事了?
  拍开季臻的手,乔微凉拿了包包准备出门,走到门口又停下来:“对了,老公,如果你今天有时间的话,去医院看看小笙吧,毕竟他也算是被我们无辜连累的。”
  她用了‘我们’两个字,已经很明白的表明她的立场,她和他在同一条阵线上。
  “为什么不自己去看?”
  季臻直接脱了睡袍换衣服,强健有力的身体展露无遗。
  乔微凉痞痞的吹了声口哨离开。
  她很清楚周涵并不想看见自己,所以也没打算凑过去找气受。
  既然这男人是麻烦制造者,去探望一下也无可厚非。
  打车到公司的时候还早,照例先浏览一下最新新闻。
  热搜第一个竟然是肖默轩,搜出来满满一页,标题都差不多。
  A大才子崭露头角,将接演著名导演新戏首挑大梁!
  点进去看了眼,竟然是赵元导演的新戏《乱世英豪》,这部电影取材于经典的武侠,从一个反派角色入手,似乎要通过深入的情感剖析和悲惨的假设背景将这个人物洗白。
  在这部武侠的书迷中,期待值还是颇高的。
  肖默轩居然能拿到这部戏的男一号,乔微凉都不得不承认自己小看了他。
  她原本只是想推他一把,让他尝尝甜头,然后再教教他做人不要太过分,没想到这人顺势往上爬的能力竟然这么强。
  关掉网页,乔微凉拨通何帆的电话。
  “酒醒了吗?”
  “醒了,昨晚不好意思,微凉姐。”何帆闷闷的回答,他其实很少出去应酬,就算要喝酒也只喝一点,昨晚没吃饭又喝得太猛,所以才会一杯倒。
  “把小白那个视频发出去,两个小时后发出通稿,明天早上把小白受伤的照片发出去,赵董如果打电话过来,直接转接给我。”
  “好。”
  挂断电话,乔微凉又起身去公司员工宿舍,直接问宿管要了钥匙开门,里面的人果然很没有睡相的抱团睡在一起。
  乔微凉到洗衣台拿了盆敲了两下,两个人跟诈尸一样跳起来。
  阮清虽然迷糊,不过动作很快,一把撸下自己的T恤把安若柏兜头罩住,然后挡在安若柏面前,打量周围的情况,看清是乔微凉,阮清松了口气,不过下一秒又烧着脸去拿裤子。
  他和安若柏现在就只穿着一条内裤,形象实在不怎么雅观。
  安若柏差点没被阮清那件酒气十足的T恤熏晕过去,扒拉下来,看见乔微凉,嗷的一嗓子跳到床上:“你怎么进来的?”
  声音是宿醉后惯有的沙哑,倒是多了几分男人味。
  乔微凉把盆扔到一边,轻飘飘的扔下一句:“十分钟,我在外面等你们。”顺手拉上门,里面一阵兵荒马乱,很快,阮清和安若柏就收拾好出来。
  因为时间很紧,安若柏身上只穿着一件皱巴巴的灰色衬衣,下面则是一条宽松的运动裤,脚上瞪着黑色凉拖。
  “你穿成这样是要去天桥要饭么?”
  乔微凉幽幽的问,表情严肃得如同教导主任。
  安若柏被她看得头皮发麻,阮清站在一边都觉得亚历山大,赶紧又把安若柏推回屋里。
  乔微凉站在门外不疾不徐的开口:“一个艺人,最重要的就是他的个人形象,无论你是在睡觉还是偷情,只要踏出房间,最基本的,就是保证你的着装能见人!衣品如人品,不求奢华,但一定要得体!”
  一段话说完,安若柏和阮清再次出来。
  这一次,他在衬衣外面加了一件圆领修身打底衫,只露出衬衣领子,下面则是一条黑色韩版修身长裤,脚下蹬着一双黑色英伦休闲鞋。
  乱糟糟的头发随意扒拉了两下,加上宿醉后的些许疲倦,给人一丝沧桑感,却更加容易吸引人。
  “先就这样吧,去公司前台拍张照。”
  “啊?为什么?是入职仪式么?”安若柏下意识的问,阮清敲了一下他的脑袋,直接拉走。
  到了前台,安若柏负责凹造型,阮清负责拍照,乔微凉对照片只有一个要求:懵。
  听到这个要求的时候,安若柏的确是懵的,可惜阮清没有抓拍到这个瞬间,后来两人就在傻逼的路上越走越远。
  折腾了将近一个小时都没拍好,乔微凉皱眉走过去走到阮清旁边,安若柏绷直身体,以为乔微凉要骂人。
  “安若柏。”
  安若柏屏住呼吸,等着被训。
  “肖默轩昨晚找我说愿意被我潜规则。”
  “……”
  乔微凉的话像一道雷,准确无误的劈在安若柏头上,他呆呆的站在那里,表情怔愣,眼底满是震惊,还带着一丝受伤,像突然被主人抛弃的宠物狗。
  乔微凉迅速抬手抓拍到这一瞬间,阮清也跟着一顿拍,可拍完之后,安若柏还愣在那里没有反应。
  乔微凉低头翻着照片,最终选择了其中一张,把其余的都删掉。
  做完这些,安若柏才低声开口,声音苦涩:“那……你答应了吗?”
  “答应什么?你难道不知道我已婚?”乔微凉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转身上楼。
  阮清被安若柏那失魂落魄的模样逗得一乐,一巴掌呼在他胳膊上:“懵了吧,这是为了让你早点拍完故意说的你也信啊,你以为什么狗尾巴草都能进我们微凉的眼?”
  “……”
  安若柏呆呆的跟着阮清一起去吃早饭,快走到食堂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要我照片做什么?当屏保么?”
  阮清:“……”
  这孩砸的脑子里到底是个什么构造?
  回到办公室,乔微凉先点开一个专门的动漫网站,在网站首页的横幅,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那个醒目的推送:拓村穿越现实了!谁来告诉我,不是我眼瞎!
  鼠标点击这个标题,视频弹出来。
  熟悉的原动漫主题曲响起,弹幕立刻疯了。
  嗷嗷嗷,还是熟悉的音乐,还是熟悉的画面,老郭酸菜牛肉面!
  拓村拓村拓村!!!重要的人名喊三遍!
  我大井田的后援队呢?燥起来!!
  木一也很帅啊!有本事,就放马过来!
  前面那个说酸菜牛肉面的给我站住,看我不打死你!
  ……
  音乐结束,高杰饰演的井田一马当先,带球过人,肖默轩想挡,没拦住,安若柏从后面冲上来,一把夺过高杰手里的篮球。
  消失了三秒的弹幕再次沸腾起来。
  卧槽!什么呀,这不是那啥运动鞋的广告吗?
  拓村,这是我家拓村!
  天啦噜!是真的人啊!!!
  卧槽!拓村附体么?
  接下来的时间,镜头一直在安若柏和高杰两个人之间来回切换,无论是运球的动作,还是奔跑的动作,两个人都做得很好,镜头捕捉到的画面也很有紧张感,加上剪辑十分适宜的背景音乐,这个广告几乎可以当成一个微篮球电影来看。
  “翼铎出世,谁与争锋!”
  直到广告词响起,大家才回过神来,原来这特么是个广告!
  看完视频,下拉,下面已经有上千条评论:
  此生只爱拓村:啊啊啊!男神,我男神真的活着啊!
  不服来战:牛逼!这人是拓村转世吧!
  来就来:楼上你说错了,二十年前出的漫画,十年前出的动漫,拓村顶多四十,没死呢。
  木一党在此:二楼说的是真的吗?已经二十年了?我怎么觉得好像是昨天。
  拓村最帅:明显这个广告要拍得有逼格一点,翼铎高层是眼瞎么?怎么用了之前那条?
  一言不合就耍帅:楼上太天真了,你以为有才华就可以在圈里发光发热么?还得像我这样帅,并且有背景才行!
  每天被自己帅醒:呵呵……
  ……
  简单看了几条评论,刷新,评论数已经翻了几倍,乔微凉又打开几个动漫交流吧看了看,漫迷的反应都很不错,一致认为安若柏更像拓村。
  关掉网页,搜索肖默轩,基本搜索结果没变,只是在底端有一篇不起眼的文章,标题为:真假拓村来袭,其中有何猫腻?
  有时候,有的东西看起来不起眼,但如果放任不管,后果可能是不可想象的。
  就像一颗小石子,投进平静的湖里,也可以激起千层浪。
  乔微凉点开文章,文章字数不多,大多是安若柏和肖默轩两个的对比照。
  都是他们拍广告时的照片,没有刻意美化,也没有刻意丑化,但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孰高孰低。
  文章字里行间没有恶意,似乎完全只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评价两个异曲同工的广告,可处处都在引导读者联想这背后的关系。
  看完整篇文章,乔微凉顺手点了个赞才关掉网页,何帆的文字功底似乎又提升不少。
  刚关掉网页,手机响了,扫了眼来电显示,是赵董。
  等手机响了三下,乔微凉才接电话,客套的打招呼:“喂,赵董,好久不见。”
  赵云嵩的心情显然不那么美妙,怒气冲冲的质问:“乔微凉,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这么生气?之前可是一口一个‘小乔’叫得好好的呢。
  “赵董这是什么话?我们与贵公司不是一直合作愉快么?”
  “合作愉快?哼!”赵云嵩冷哼一声,重重的拍桌:“圈里乱七八糟的事我不爱管,但不代表我没有能力管,把那个艺人给我封杀掉。”
  他嘴里的‘那个艺人’自然是安若柏,不可能是肖默轩。
  听他这自信的语气,乔微凉差点笑出声来,他以为这事他不爱管就不管,爱管的时候就一定管得动?
  圣庭和翼铎的确是合作关系,可合作伙伴并不止翼铎一个,甚至可以说不差这一个。
  赵云嵩说话是有点分量,但还不至于到可以说封杀谁就封杀谁的地步。
  当然,这话乔微凉是不会说出来的。
  “赵董何必动怒,我们是合作互惠的关系,我怎么会做有损翼铎的事?”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和我叫板,不该换掉你手下的艺人?”
  赵云嵩气咻咻的问,声音大得恨不得把天花板震下来。
  听到这里,乔微凉明白,他无非是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挑衅,觉得没脸罢了。
  “赵董,圈里是铁打的上司流水的艺人,我就是病糊涂了也犯不着为了一个没什么名气的艺人得罪你对吧?”
  乔微凉笑着问,语气柔柔,有理有据,赵云嵩也平静下来,不过语气还是很强硬:“你最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
  “赵董,好的艺人需要炒作,好的产品同样需要营销。拿到这个广告的授权你花了很大的代价吧?”
  这句话戳到赵云嵩的痛点,广告取材于经典动漫,当初谈授权都谈了快一年,为了买断,出的价更是高得他差点怄出一口老血来。
  “赵董,这个广告是翼铎最大的优势,但如果仅凭广告本身,是绝对无法让你回本的,只有把这个广告当成事件,做成话题,吸引关注度,才会有更多的人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赵董再让人做几套活动策划配合新闻动态的话,应该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吧?”
  利弊乔微凉分析了,路也明确指出来了,赵云嵩是个在商场打滚数十年的商人,他比谁都更清楚乔微凉刚刚说的是对是错,也更明白该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小乔啊,默轩什么时候得罪你了么?”
  称呼的变换让乔微凉明了,赵云嵩已经被她说服了。
  只是乔微凉没想到,明白利弊之后,赵云嵩竟然还想着拉肖默轩一把。
  能让一只老狐狸在利益面前还想着的人,不会太简单。
  保险起见,乔微凉谨慎的开口:“赵董,冒昧问一句,肖默轩和你是亲戚关系吗?”
  “不是亲戚关系,不过也快成一家人了,这么跟你说吧,他是我准女婿。”赵云嵩乐呵呵的说,语气里竟然还带着一丝骄傲。
  “……”
  这个时候,她应该恭喜赵董找了个‘好女婿’么?
  “赵董……”
  “小乔啊,默轩是年轻人,刚入行,不太懂规矩,你看在赵叔的面子上不要和他一般计较,这个月25号也就是你们年轻人爱过的圣诞节,他们就举行婚礼,正好还差个伴娘,如果小乔你有时间的话来一趟,赵叔给你包大红包,欣儿大着肚子,有你在旁边照看着,也妥当些。”
  “……”
  呵呵……
  乔微凉心里只剩下这两个字,她之前主观判断肖默轩不像个好人,还觉得自己可能有些武断,可这会儿,只觉得这人连做人的资格都没有。
  “赵董的好意我知道了,可是我已经结过婚了,伴娘还是另请别人吧。”
  “那有时间我叫上默轩我们一起吃个饭,时间地点你来定?”
  “赵董,你也知道,年底是我们最忙的时候,上次我还欠赵董一顿饭,等过完年,有时间了,我再做东给赵董赔罪吧。”
  乔微凉拒绝得干脆,却又让人找不到错处,赵云嵩只能叹着气道:“你这丫头,脾气还是这样倔。”
  “晚辈自知还有很多不足之处,还请赵董多多包涵。”
  似笑非笑的说完,乔微凉挂断电话,心底有股火气在窜。
  这老狐狸精明一辈子还能被这么个人渣蒙了眼?如果乔微凉没记错的话,那赵雨欣是这老狐狸的掌上明珠吧?
  划开手机,登录季臻官V,乔微凉把之前给安若柏拍的那张照片上传,又上传了一张季臻的照片。
  季臻这张照片是乔微凉之前偷怕的,男人站在别墅的花园里,身上只穿着浴袍,晨曦洒在他身上,如同镀了一层金光。
  当时乔微凉是蹲着的,照片只有季臻肩膀以上的部分,晨曦将他的轮廓描摹,美好得有些不真实,他微微仰头看天,唇角罕见的勾起极浅淡的笑意。
  这样的季臻,收敛了一切冷硬,柔和得不像话。
  而安若柏在照片里,看上去则有些呆,表情愣愣的,眼底是震惊和一丝受伤,让人忍不住对这个大男孩产生心疼。
  确定这两张照片没什么问题,乔微凉又编辑了一句话:刚刚在公司遇见一个很不着调的……新人?
  点击发布,几乎是立刻的,一大波评论涌现出来。
  非季不嫁:卧槽!今天是什么日子,老公竟然发了私照!
  季臻是我老公:你们这些小婊砸都离我老公的照片远点!信不信老娘分分钟砍人!
  吻我:啊,我想成为一道光好亲吻男神的脸庞,我想成为呼吸侵入男神的肺腑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
  明天我要嫁给季臻:@吻我我只想成为男神的平角裤。
  看完热门评论,乔微凉刷新,评论已经刷到好几千,在大家跪舔完男神之后,终于……炸了!
  对于一个出道以后几乎零绯闻,官V从来只发布行程和宣布新作,除了剧照从来不发生活照的艺人,突然有一天发了自己的私照和一个男人的照片,这-意-味-着-什-么!?
  一个老司机:男神旁边蠢萌蠢萌的汉纸是肿么回事?
  麻雀要上天:卧槽!男神身边不是应该出现一个身娇体软易推倒的妹纸么?不过这个汉纸颜值也好高肿么破?
  一遇季臻误终生:这个汉纸的眼神好曲折,我要用我的波涛去抚慰他受伤的心灵!
  黑粉飘过:作为一个忠实的黑粉,我必须认真严肃的提醒你们,这是男神出柜的征兆。
  ……
  简单看了一眼众粉丝天马行空的评论,乔微凉果断退出微博,然后手机就响了,接通,殷席阴森森的声音传来:“乔微凉,你帮你男人出柜了?”
  “最迟明年年初,季臻就会息影,如果不趁现在把安若柏推上去,以后可能就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乔微凉冷静的分析,电话那头,殷席唇角勾起薄凉的笑。
  连自己老公都能利用,这女人,果然能不断刷新他对她的认知。
  没头没尾,殷席又挂断电话。
  到下午的时候,安若柏三个字已经一跃上了热搜,霸占前三。
  热搜第一:安若柏是季臻的人?
  热搜第二:安若柏有季臻做靠山,竟然还被抢了广告?
  热搜第三:安若柏是谁?
  下班的时候,乔微凉被安若柏堵在办公室门口:“我怎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喜欢男人了?”
  “你都不知道的事,我怎么知道?”
  乔微凉反问,安若柏噎了一下,他知道乔微凉这是在帮他炒作,可是就不能换个话题么?
  一开始的底气早就消失无踪,安若柏软了声问:“什么时候能澄清?”
  “根本没有的事,如果你想澄清,我可以帮你召开记者发布会。”
  乔微凉说着,绕过安若柏走进电梯。
  “……”
  为什么感觉这女人在生什么人的气?
  一路回到别墅,乔微凉先洗了澡换了睡衣才下楼叫外卖,电视开着,放着娱乐新闻,刚给自己倒了杯温水,别墅的门就被踹开,季善怒不可遏的冲进来:“乔微凉,你是不是有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