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 乔微凉,不可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子弹是擦着乔微凉的脸颊飞过去的,乔微凉笔直的站着,所有的感官都消失,只有眼睛看见,那个朝她开枪的男人,眉心多了一个洞,然后直挺挺的倒在地上。
  他死了,被人一枪爆了头。
  这是乔微凉第一次如此直接的面对死亡。
  生命,原来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娃娃脸从她背后走过来,眼神有些诧异,用枪戳了戳乔微凉受伤的手。
  “伤成这样还能解开绳子,有点意思。”
  他的表情很轻松,并不觉得自己刚刚做了一件多了不得的事。
  乔微凉也清楚,如果刚刚不是他开那一枪,死的也许就是自己。
  可清楚是一回事,害怕是另一回事。
  她甚至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就是这样一双眼睛,刚刚通过手枪瞄准,杀死了一个人。
  男人没理会她的异样,上前搂住她的腰,轻轻一提,把乔微凉捞起来,乔微凉下意识的抱住他的腰,外面传来嘈杂的声音,男人一脚踢上门,转身走到窗户边,没有任何犹豫,纵身一跳。
  失重感来袭,乔微凉只看见瞬间到眼前的地面。
  在落地的前一秒,乔微凉闭上眼睛,没有想象中脸着地那么血腥,男人抱着她在地上滚了几圈,卸掉大部分冲击。
  出来之后,乔微凉才看见,周围都是茂密的树林。
  男人没多说话,捞起她就钻进树林,速度太快,横出来的枝桠根本就是抽在脸上的。
  跑了大概十来分钟,男人把她丢在地上,指了指远处的灯塔:“顺着那边走,如果能活着见到你男人,记得转告他,这次的事,老子不欠他什么。”
  看见那个灯塔,乔微凉已经能确定自己在哪儿了,就在山治很喜欢来的那个温泉山庄的后山。
  后山还在开发中,现在还没有多少人出入,难怪那些人要蒙住她们的眼睛。
  男人走了两步又回头看着乔微凉,似笑非笑的提醒:“再过几分钟,那些人就要回来了。”
  山庄和后山看上去相隔不远,但从这里到温泉山庄至少走五个小时,乔微凉并不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可以支撑自己走到那里去。
  从男人的语气不难判断,他嘴里的‘那些人’就是绑架乔微凉和季善的人。
  他和季臻有交情,暂时也没有表现出要伤害自己的意图,乔微凉打算冒一回险。
  她上前两步来到男人面前,无声的说了一句:带我走,季臻会欠你一次情。
  “老子不需要他欠我的情。”
  男人说完要走,乔微凉亦步亦趋的跟着,手还抓着他的衣摆不放。
  反正是死,能拖着谁就是谁了。
  那些人马上要回来,有乔微凉拖着,这男人也走不掉。
  “撒手,老子可不是什么脾气好的人。”
  男人低吼,乔微凉还是不放,她已经听到那些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了,这个时候,她一个人走只有死路一条。
  见她不放,男人抬手就用枪柄砸在乔微凉头上。
  乔微凉不知道他用没用全力,只知道自己的脑袋快要裂开了,有温热的血顺着脸庞滑下。
  大概,这就是死亡吧。
  她已经撑不住了。
  失去意识之前,耳边是男人气急败坏的声音:“你丫有本事,死都不松手是吧……”
  乔微凉很想回答一句,她不是死都不松手,是因为太紧张,手指已经僵住无法动弹了。
  这男人应该会削掉她的手指泄愤吧?
  那又怎么样呢?反正她什么都不会知道了。
  与此同时,一辆摩托赛车正疾驰在颠簸的路上,所经之处,扬起一米高的沙尘。
  跟在那车后面的是七八辆警车,再后面则是军用卡车,里面的人,个个神情严肃,脸上用军用迷彩画着条纹,和影视作品中的特种兵差不多。
  最前面一辆警车里,司机吃了一嘴的土,扭头冲副驾驶的人吼:“季少不是开公司的吗?什么时候改缉毒了?”
  “谁知道呢,这次端了这个制毒据点,咱俩至少连升两级,油门给我轰大一点!”
  “也是,这帮祸害,待会儿要是敢反抗,老子上去就是一枪。”
  等烟尘消散,远远地只看见一辆摩托车被丢在山脚,那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早就爬到山上去了,哪里还有踪影?
  山路并不好走,现在天色阴沉沉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下雨。
  季臻脚上还穿着皮鞋,爬山更是不行,没爬多远,脚上就磨起了水泡,可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只想快一点,再快一点。
  乔微凉在这里,他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她现在在想些什么,只知道他答应了她,今天要带她回家。
  他也曾答应过,如果有一天她因为自己陷入危险的处境,会救她。
  他答应她的,不能食言。
  只是……
  昨晚的抉择,让她绝望了吧。
  在最危急的关头,他最终还是选择把更大的逃生机会留给季善。
  因为季善会比乔微凉更害怕更不知所措,在面对毒枭的时候,她不知道该如何保护自己。
  可是乔微凉就会这些吗?
  那些没有人性没有良知的人,会怎样残暴的对她?
  乔微凉没有三头六臂,也没有铜皮铁骨,她也会受伤。
  她……怕疼!
  心脏被这样的质问戳得鲜血淋漓,季臻知道,也许他做了一个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
  可无论时光再倒退多少次,他都无法做出第二个抉择。
  如果是他和季善之中只能活一个,季臻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让季善活下去。
  然而这个决定,是在乔微凉和季善之间做的。
  他已经没有对不起她的权利,却一再的对不起她。
  他说会接她回家,聪明如她,竟也配合的回答:好,我等你。
  她说她会等他,于是,他便不顾一切的来了。
  季臻想,哪怕这次要剜心剥骨才能求得原谅,只要乔微凉还活着,他就可以把刀递到她的手上。
  “轰!”
  刚爬到半山腰,山上突然发出一声巨响,同时还有冲天的火光。
  季臻整个人僵住,低头一看手机,屏幕上那个小红点一下子消失不见。
  乔微凉,不可以!
  季臻不管不顾的往爆炸发生的地方跑去,心脏好像要被什么撕裂开来。
  乔微凉,不可以就这样轻易地死掉。
  恨也好,爱也好,有什么不甘都冲我来。
  我还没有认真对你说一次我爱你,还有那么多那么多的对不起,你怎么可以就这样放过我?
  还没跑到山上,已经有山火蔓延开来,季臻还要往前面冲,被一个人扑倒,下意识的一拳打过去,那人闷哼一声,倒在一边地上。
  季臻翻身还要再打,看清那人的脸,是林跃。
  拳头没有落下,季臻揪着他的衣领问:“乔微凉呢,乔微凉在哪儿?”
  问这话时,火已经往这边蔓延过来了,林跃抬手想推开季臻,季臻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因为林跃的那只手,手指齐根被人切断,没有包扎,依然是血糊糊的一片。
  季臻不是被吓的,而是想到乔微凉那双纤细的手。
  “都炸光了,死绝了,哪里还有什么人。”
  林跃轻笑一声回答,他脸上血色全无,看上去和鬼差不多。
  季臻还要揍他,后面冲上来两个武警一左一右的架住他的胳膊把他抬起来,然后来了四个人,他们拿出随身携带的军刀砍了两截树枝,脱下自己的外套绑在树枝上做成简易担架把林跃抬走。
  “放开我!”
  季臻沉着脸命令,两个武警没松手,架着季臻往山下走,其他人已经开始灭火。
  “我再说一遍,放开我!”
  季臻暴怒,抬腿要踢人,腿被扣住,来人穿着黑色警服,已经将近五十,可精气神比好多年轻人还要强。
  架着季臻的两个人腾出一只手朝他敬了个礼:“谢局长。”
  谢坤点头,宽厚的手不轻不重的按在季臻肩膀上,说出来的话,不容拒绝。
  “小季,你遇事素来冷静,怎么这会儿犯了混?这么大的火你闯得过去?要么你自己下山等着,要么我让人把你打晕了扛下去!”
  这个时候,要他怎么冷静?
  季臻沉默,手紧握成拳,半晌,他抬头,眼睛红得要滴出血来。
  “我留在这里扑火。”
  “胡闹!你以为这是闹着玩的?山风一变,火势反扑,你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
  谢坤气得恨不得给季臻一巴掌。
  季臻算是他看着长大的,虽然平时没有多少来往,可看在和他父亲的交情份上,这个时候也不能看着他乱来。
  季臻看着谢坤,只有一句话:“让我留下,不然,毁了芯片。”
  “你敢!”
  谢坤瞪大眼睛吼人,季臻毫无畏惧的瞪回去。
  他敢。
  如果找不到乔微凉,他什么都敢做。
  僵持半晌,谢坤冲旁边的人吼了一句:“来个人教他扑火!”
  幸好这里是山阴的一面,空气湿度比山阳的一面要大,雨水也比较多,地面多为潮湿的枯叶,山火很快被扑灭。
  路已经看不清了,跌跌撞撞的跑过去,只能看见一幢摇摇欲坠的二层楼房,还有烧得焦黑的尸体。
  每一个尸体都翻开来看,每一间屋子都踹开来找。
  理智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找到她!
  上下两层所有的房间找完,都没发现乔微凉的踪影,季臻从楼上冲下来,还要去房子周围继续找,被谢坤拉住。
  季臻眼神狠厉的扫过去,饶是谢坤也被他这样的眼神看得心头一跳,不过很快压下,没有显露出来,伸手招来个人。
  那人敬了个礼,大声汇报现场情况:“在我们来之前,这里发生过枪战,在房子左后方有一个仓库,发现制毒工具和半成品,房子后方有打斗痕迹,还有血迹,但未发现犯罪嫌疑人,另外,我们在现场发现一串手链!”
  那人说着拿出一个透明塑料袋,里面装着的,正是季臻当初送给乔微凉那条手链。
  季臻一把抢过来,紧紧攥在手里问:“人呢?”
  “已经派人去找,但更多线索,还要更细致的现场勘察之后才知道。”
  “我知道了。”
  季臻沉声道,稍微冷静了些。
  乔微凉是被抓来当人质的,那些人不可能让她在这里自由出入,在房子外面发现这条手链只有一个可能,她被人带走了。
  不管是谁把她带走的,只要她还活着,他就一定会找到她。
  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却已经变成空号。
  季臻也不急,挂断,打给牧钊:“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两天之内让叶枫来见我。”
  打电话的时候季臻没走多远,谢坤很是敏锐的听见‘叶枫’这两个字,一脸严肃的走过来:“你刚刚说的叶枫,是那个国际刑警组织联合通缉的要犯?”
  季臻把手机揣进兜里,没有要回答的意思,抬脚要走,谢坤抓住他的胳膊:“小季,你有这个人的行踪……”
  “我不是警察,对抓他没兴趣。”季臻说完挥开谢坤的手离开。
  下山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脚下的路看不太清,一脚踩在一块石头上,失了重心,一下子栽倒,顺着斜坡滚下去。
  “先生?”
  牧钊紧张地声音伴着急切的脚步声传来,季臻从地上坐起来,远远地看见牧钊用手机手电照路,就这么短短的一截路,他有好几次都差点摔倒在地。
  季臻看得有些想笑,却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更狼狈。
  衣服不知道被刮破了多少口子,手也一片漆黑,有些地方有轻微的烧伤,之前没觉得,这会儿倒是开始发疼了。
  最严重的是腿,他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走过这么多路,更何况是这样的山路。
  两条腿跟灌了铅一样沉重,脚底的泡起了又被磨破,然后再磨出新的,砂石钻进鞋里,和破了的水泡粘在一起,说不痛,那是假的。
  可这痛能让他心里好受那么一点,至少,他没有比乔微凉好过很多。
  “先生,我先送你到附近的医院。”
  牧钊说着,把手机放进上衣口袋,只露出手电筒,然后去扶季臻。
  他知道季臻是来找乔微凉的,可看这情形,他不敢去问结果。
  累到极致的人一旦坐下来,再想站起来,是很不容易的。
  这会儿季臻只能把身体的力量都靠在牧钊身上,身体累得连手指都无法动弹,可思维却很活跃,心脏也‘砰砰’的跳着。
  乔微凉还活着,在某个未知的地方,等着他去接她回家。
  “牧钊,你爱过人么?”
  季臻突然问,牧钊一个趔趄差点把季臻甩出去。
  咳嗽一声,牧钊板着脸回答:“没有。”
  跟在这么个老板手下干活,半夜三更都能被一个电话掀起来去找资料,他哪里有时间去谈恋爱?
  而且,要不是亲耳听见,牧钊绝对不相信这话是从季臻嘴里说出来的。
  “我也没有。”
  季臻笑着回答,眼底闪过一抹痛色。
  他没有爱过人,所以不知道什么是爱,也不知道该怎么去爱。
  所以等到自己发觉的时候,就已经爱入骨髓,无法自拔了。
  “如果惹你喜欢的人生气了,你该怎么办?”
  牧钊:“……”
  刚刚不是已经回答过你没有谈过恋爱了吗?为什么还要问单身狗这么刁钻的问题?单身狗表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先生应该可以在网上搜一搜。”
  “嗯。”季臻点头应下。
  这次,想让乔微凉消气,大概很难,那女人,生起气来,像只小老虎,爪子利得吓人,一不小心就能被她狠狠抓伤。
  在医院简单包扎了下伤口,季臻连夜赶回云城,虽然每隔两个小时牧原都要跟他汇报一下事情的最新动态,可他等不了,哪怕一分钟,都是煎熬。
  他也不回家,索性守在谢坤的办公室。
  谈正事的时候,他就躺在折叠床上闭目养神,有人来汇报案情的时候,他就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精神得想要去冲锋陷阵的士兵。
  就这么干耗着,两天后的傍晚,有陌生电话打进来,刚一接通,那头就传来男人的谩骂:“姓季的你丫有病,那地方分明是你透露给我的,你丫还到处散播谣言说是我端了那个老东西的窝,特么到底想干什么!?”
  “我女人在哪儿?”
  季臻不想跟他废话,开门见山的问。
  叶枫却是装傻充愣:“什么女人?在那种地方还有女人?”
  “我现在在局长办公室。”
  一听这话,叶枫乐了,满不在乎的开口:“哟,你还真瞧得上那群人,行,我今儿这手机也不挂断,有本事定位跟踪来抓我呀。”
  这口气多狂妄?要是让其他人听见,丫被逮住了绝对被乱刀砍死。
  季臻也不恼,勾唇一笑:“我没打算抓到你,就觉得,看你被追着玩,挺有趣的。”
  “……”
  卧槽!这男人的智商呢?下线呢?
  “咳咳。”叶枫清清嗓子:“城东高速下第一个路口,一直开到县城,人被丢到医院门口了。”
  人被丢到医院门口了。
  这话说得多轻松。
  季臻眼睛危险的眯起,不动声色的说了一句:“好,我知道了。”
  “我跟你说,当时要不是我好心,你女人……嘟嘟嘟。”
  叶枫话没说完,季臻就挂断电话,也不在谢坤办公室赖着了,起身就要走,被谢坤喊住:“等等,刚刚是谁的电话?”
  季臻步子没停,毫不犹豫的出卖某人:“如果你们现在追踪过去,说不定还能看见他。”
  话落,提步走出去,先给牧原打电话,让他根据叶枫的提示查当地医院这两天的住院名单,自己则直接开车过去。
  乔微凉,等我……
  炼狱一样的梦境终于消失,乔微凉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心脏还因为刚刚的噩梦而狂乱的跳着。
  浑身上下都是疼的,分不清哪里痛得更厉害,呼吸都是火辣辣的。
  唯一让乔微凉可以松口气的是,她似乎还活着。
  费力的睁开眼睛,却什么都没有看见,因为映入眼帘的只有一片漆黑。
  天黑了?
  这是钻入乔微凉脑海里的第一个想法,可下一秒就被她否定。
  她可以清楚地听见旁边的人在低声交谈,能听到有人在不停的走来走去,甚至能听到小孩子跑动的声音。
  想伸手摸自己的眼睛,可手好像没了知觉。
  不敢置信的眨眨眼睛,乔微凉可以肯定,她的眼睛没被蒙住,可是为什么……看不见了?
  “你醒了?”
  女人柔和的声音响起,大约是看见她眨眼睛的动作和脸上的惊愕,女人温润的指腹撑开乔微凉的眼皮,乔微凉听见‘咔’的一声响,应该是她打开了手电察看乔微凉的眼睛。
  手电的强光照在眼睛上,应该会刺得人睁不开眼睛才对,可乔微凉完全感受不到光感,只有一片漆黑。
  “能感受到光吗?”
  女人柔声问,语气很冷静,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
  张了张嘴,嗓子疼得厉害,说不出话,乔微凉立刻摇了摇头。
  她感受不到光,什么都看不到。
  “你脑袋受了伤,可能是里面有血块压迫视觉神经导致的,也有可能是因为受到太强烈的视觉冲击,导致你心理上不想再看见,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不用太担心。”
  乔微凉愣愣的没有做出反应,她还没有消化掉自己可能看不见的这件事。
  大抵是见过太多这样的病人,女人的语气越发柔软,拍了拍乔微凉的肩膀安慰:“很快会有人来接你,以他的能力,可以请到国际医学权威为你会诊。”
  乔微凉没有在意什么医学权威,她只是在想,谁会来接她?
  动了动唇,刚想问,一个焦急的声音传来:“许医生,急诊室来了个病人,内脏出血……”
  “我马上来!”
  女人应着跑出去,周围的议论声一下子大了起来,掩盖了那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乔微凉努力的睁大眼睛,尽管什么都看不见。
  这里的病床似乎很紧张,病房里挤满了人,外面也一直吵着闹着,那个女人一直没有再来看过乔微凉,只是大约每隔两个小时就会有人来帮乔微凉换一次点滴。
  换到第三瓶的时候,病房的门突然被人一脚踹开,病房里陡然安静下来,好像所有的声音都在一瞬间消失。
  眼睛看不见,大多数的时候只能依靠耳朵,这种声音消失的感觉,让乔微凉感到不安、恐慌。
  她张了张嘴,想问发生了什么,可没能发出声音,只感觉一道热切的目光,一寸寸扫过她的脸。
  似乎是要确认,她是不是真的存在。
  乔微凉偏了偏头,迎上那道目光,可惜她现在什么都看不见。
  几分钟后,女人有些严厉的声音响起:“都堵在这里做什么?病人换药时间不能耽误!”声音落下,是一阵忙碌的脚步声。
  肩膀被拍了拍,然后是女人柔和的声音:“接你的人来了。”
  下意识的,乔微凉动了动手,却没能抓住什么。
  “怎么了?不舒服?”
  女人问,乔微凉张嘴,费力的说话:许医生,我现在能随便移动吗?我怕疼。
  嗓子疼得厉害,照旧是没有声音的。
  “你说什么?”
  女人疑惑的问,乔微凉还想再说,有人冲过来,带起一阵风。
  风里有她熟悉的味道,一如既往的强势霸道。
  他的气息很不稳,心跳声很大,乔微凉能感觉到他离自己很近。
  他没有触碰到她,过了很久,乔微凉听见他说:“微凉,别怕。”
  声音里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轻颤。
  是季先生呢,这么快就找到她了?
  乔微凉不想去分辨季臻现在的情绪以及导致这些情绪产生的原因,懒懒的闭上嘴没再说话。
  有人把她抬着放上担架,但凡她皱一下眉头,都能听见身边男人吃人一样的怒吼:“动作轻点!”
  被抬出病房的时候,乔微凉听见女人寡淡的声音:“305空出一张病床,让118号病人搬进来。”
  这女人的脾气,倒是和许诺有些像呢。
  担架被抬上车,车子发动,却并没有救护车的声音,安安静静的,除了车子的发动机声。
  乔微凉不知道车里现在有多少人,只知道那道目光,一直追随着她,片刻都不曾移开。
  她现在这副样子躺在这里,还能跑了不成?
  扯扯唇,感觉唇瓣似乎有些干裂,伸出舌头舔了舔唇,没一会儿,唇上多了湿湿的触感,应该是有人在用棉签帮她润唇,动作很轻,轻到连乔微凉都觉得自己是个极珍贵的易碎品。
  只是润唇而已,这男人生生做了将近半个小时。
  最终乔微凉忍不住开口:够了!
  没能发出声音,却成功的制止了男人的动作。
  于是又恢复了安静。
  没有对话,没有动作。
  就这样过了四个多小时,车子终于停下,车门拉开,乔微凉听见林淮的声音:“动作麻利点,先把人带到急诊室做一个全身检查。”
  滑轮在地面摩擦,发出呼啦的声音,还夹杂着杂乱的脚步声。
  声音很多很杂,却让乔微凉安心,她不是一个人。
  “你丫跟着进来做什么?”
  林淮火大的瞪着季臻,季臻没看她,只盯着乔微凉:“我想看着她。”
  “……”
  知道现在这男人什么都听不进去,林淮最终只得妥协,揪着季臻去做了消毒措施,然后换上无菌服才进去。
  乔微凉身上多为擦伤,比较严重的是脚上的擦伤和头上的伤,最严重的就是她左手掌心的伤口。
  “……脑袋上有两寸长的伤口,左手掌心有贯穿伤,神经部分受损,伤口缝合得很好……”林淮边看边说,旁边的助理飞快的在本子上做着记录。
  没办法,季臻只把人接回来了,没把病历拿回来。
  不过,即便是拿回来了,估计这男人也会不放心让他再检查一遍。
  林淮正交代着伤口愈合的注意情况,季臻突然开口问了一句:“什么是贯穿伤?”
  “……”
  林淮横了季臻一眼,刚准备说不要中途打断医生诊断,见他脸色不好,只得他拉到一边,摊开自己的左手,右手食指在手背上戳了一下:“这就是贯穿伤,懂?”
  季臻的脸猛地沉下去,眼底是黑沉沉的怒气,黑压压的一片,要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林淮被这眼神看得有些害怕,缩了缩脖子,生怕眼前这人把他当成凶手一刀捅死。
  季臻没有发怒,那怒气翻涌着咆哮着,最终恢复平静,变成了深不见底的浓墨。
  然后林淮听见他问:“用什么捅的?”
  “……”
  这男人竟然还能这么平静的问出这样的话,这是要往变态的方向发展么?
  “伤口还算齐整,应该是刀,也没伤到主要的神经,恢复起来还是很容易的。”林淮特意挑了好的情况说,季臻没什么反应,把他拎回去继续给乔微凉检查。
  再次确定乔微凉身上除了目前肉眼可见的伤外,没有其他的什么内伤外伤,林淮抬手准备让人把她送到病房,不经意看见她的眼睛,心里‘咯噔’一下。
  “等一下。”
  林淮喊停,拿出随身的小手电,扒拉开乔微凉的眼睛一通猛照,然后咽了咽口水,心肝儿直跳的在乔微凉面前挥了挥手问:“能看见这是几吗?”
  ……
  时间好像静止了几秒,直到乔微凉缓慢的摇头。
  她看不见,什么……都看不见。
  林淮僵着脖子回头去看季臻,他依旧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可一直挺拔的腰板弯了一点,眼窝也陷下去,眼底的诧异掩都掩不住。
  这还是那个压不垮打不倒的云城一少么?
  顾不得其他,林淮丢下一句‘先把病人送进病房’就把季臻拖进自己的休息室。
  季臻被他按在办公椅上,林淮在屋里转了两圈,小心的组织语言。
  “你也看见了,她头部有受到外力撞击导致的伤,这样的伤有可能会导致脑子里产生淤血,从而阻塞视网膜神经,导致暂时性的失明,等淤血消失,视力就会恢复的。”
  “什么时候会恢复?”
  “……”
  他只是说有这个可能,现在还不确定病因,这个时候这么较真真的好么?
  林淮挠挠脑袋,尝试着解释:“那个,不能着急,这只是一个可能,具体的原因还要在更细致的检查之后才知道。”
  “如果,她以后都看不见了呢?”
  “……”
  不要随便做这么可怕的假设啊!林淮仿佛已经看见季臻掐着自己的脖子要挖出他的眼睛安在乔微凉眼眶里的画面。
  “那个……现在医学技术还是很发达的,我们可以多想想办法……”
  话没说完,季臻冲出房间,林淮坐在房间里抓耳挠腮,不如趁早劝这男人转个好点的眼科医院吧,这事儿他一点都不擅长啊。
  季臻直接来到乔微凉的病房,护士正在帮她挂点滴,看见季臻,刚要说话,季臻摆了个噤声的手势,护士就沉默着离开了。
  季臻靠在病房门口看着乔微凉。
  她安静的躺在床上,浑身上下都是伤,轻重不一,没有输液的那只手被重新包扎,看不到伤口,但一想到刚刚林淮的动作,季臻胸口就是一滞。
  她是怎么受伤的?什么时候?刀扎进去的时候,她哭了吗?
  现在一定还很疼吧?可是,他什么都做不了,没办法减轻她的伤痛。
  她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很漂亮的眼睛,眼神却是涣散的。
  她什么都看不见。
  可她不哭不闹,就这样安安静静的躺着,好像这一切对她来说,都没有什么。
  “季臻?”
  她无声的唤他,刚刚才润湿过的唇,又干裂开来,渗出点点血丝。
  连忙走过去,拿起旁边的棉签继续帮她润唇,手却不受控制的有些发抖。
  他想,他大概再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心疼一个女人,心疼到恨不得在自己身上捅一刀来代替她疼。
  “今天天气好么?”
  乔微凉问,季臻手一抖,棉签掉在地上。
  他抬头看向窗外,外面阴沉沉的,云层很厚,拿出手机,天气预报说最近几天都会是阴雨天气。
  “今天是阴天,待会儿可能还要下雨。”
  “哦。”
  乔微凉点头,不再说话,仍是睁着眼睛。
  季臻忍不住伸手盖在她眼睛上:“睡一会儿吧。”
  “睡不着。”
  乔微凉说,季臻的手没拉开,她以为季臻没有看清她的唇型,又摇了摇头。
  季臻还是没放,乔微凉刚想抬手推开他的手,有温热的气息扑来,然后唇上一暖。
  男人的动作很温柔,只含着她的唇轻舔,不像是吻,更像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帮她润唇。
  唇齿相扣间,乔微凉听见他心疼的说:“乔微凉,对不起。”
  乔微凉,对不起。
  季臻一直重复着这句话,乔微凉不知道他说了多少遍,只知道她一句都没听进去。
  对不起这三个字,只对活着的人有用,如果这次她死了呢?
  到死,她也不会知道他的愧疚与不安。
  感觉到乔微凉的无动于衷,季臻也没有放开她,他快要被内心的心疼折磨疯掉了,必须做点什么才能缓解。
  “靠!你丫疯了!”
  林淮骂了一声掀开季臻,他是来查房的,没想到看到这么一幕。
  当然也不怪他,这姿势从门口看,的确是很容易让人多想。
  掀开之后,看见乔微凉只是嘴唇红润了些,衣服好好地,面色很平静,林淮就知道是自己刚刚误会了什么。
  “咳咳,病人需要静养,最好不要有什么过激的行为。”
  说这话的时候,林淮的眼睛一直在季臻和门之间来回徘徊,只要一发现季臻脸色不对,他就撒丫子跑人。
  不过等了半天,季臻都没有反应,只是平静的坐在病床旁边。
  呃……好吧,这男人看上去貌似还挺平静的。
  稍微放了点心,林淮拿出笔和本子问乔微凉:“除了眼睛看不见,还有其他不适感么?”
  “比如眩晕、恶心之类的?”
  我听见你的声音就挺不适的。
  乔微凉动唇说了一句,林淮没懂,看向季臻:“她说什么你看懂了吗?”
  “她说听见你的声音就不舒服。”
  季臻翻译,林淮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都这个时候了,这女人能不说这样的话噎他么?
  “不舒服你也忍一下,身体是自个儿的,有哪里难受,别憋着,不然可能会出大问题的。”
  林淮难得用这么正经的语气跟乔微凉说话。
  这次的事他知道一点,虽然知道的不多,好歹知道乔微凉这次受伤是因为季臻,也知道在她和季善之间,季臻最终选择了季善。
  这事在林淮看来,季臻一点没做错,不管什么女人,能和亲妹妹比么?
  可是经过这件事,现在看见乔微凉,林淮没之前那么反感了,甚至多了那么一丝同情。
  至于同情什么,林淮也说不明白。
  乔微凉并不打算领他的情,抿着唇,脑袋偏到一边,不合作的态度很明显。
  “嘿!你女人抵触治疗,你丫就不管管?”
  林淮指着乔微凉,瞪着季臻问。
  季臻的眼刀子甩到他指着乔微凉的那根手指上,林淮立刻收回手指,然后就听见季臻说:“换个人来。”
  “……”
  林二少高学历高颜值高技术,行医这么多年,头一回碰见要换掉他的!
  “凭什么!”
  林二少愤怒到极点的质问,季臻平静的回了一句:“她不喜欢。”
  “……”
  林二少受到不公平对待正满腔怒火,竟然还被喂了一口狗粮!
  向季臻甩了不计其数的眼刀子,林二少气鼓鼓的甩门走了。
  你的好友林二少已下线,并怒气满满的接收了你的狗粮。
  病房里恢复平静,季臻低声问:“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都可以换掉。”
  “我对你最不满意,能换吗?”
  乔微凉无声的问,不出所料,季臻直接把这句话忽略不计,又问了句:“想吃什么?”
  乔微凉不回答了,睁着眼睛出神。
  季臻也不生气,拿出手机打电话,不过不是给牧钊打,而是打给阮清。
  电话接通,第一句话就是:“微凉喜欢吃什么?”
  阮清大概正在吃东西,听见这句话直接呛得剧烈咳嗽起来。
  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季哥,你……你刚刚问我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