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疑似父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先生,太太,到了。”
  牧钊下车,撑着伞站在外面说。
  豆大的雨滴砸在伞上,发出‘啪啪’的声响。
  今天下雨了,还下得很大,出门的时候季臻强行在乔微凉脖子上围了围巾,饶是如此,车门打开的时候,灌进来的冷风还是让乔微凉缩了缩脖子。
  正准备下车,肩膀被按住。
  “在车里等我。”
  季臻说完下车,然后是落锁的声音。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车门再次打开,莫笙被丢进来,先脆生生的喊了一声:“乔姨!”
  喊完想往乔微凉怀里爬,被季臻一指头勾住衣领拎回去。
  今天莫笙穿了一件大红色的羽绒服,车里暖气开得足,莫笙又很兴奋,感觉不冷了,就拉开羽绒服脱下来,里面是一件嫩黄色毛衣,搭着背带裤,看上去很可爱。
  “今天下雨,我还以为乔姨不会来了呢。”
  莫笙高兴的说,眼睛发亮,还是想到乔微凉身边,又害怕季臻生气,不敢说出来,只能拧着身子。
  季臻没放手,抓过莫笙的手放进自己掌心搓了搓。
  他倒不是担心莫笙冷或者生病啥的,只是怕莫笙的手太冷,会冰到乔微凉。
  “做人要言而有信,乔姨答应你的事,就应该做到,小笙对别人也应该这样对不对?”
  乔微凉偏过头柔声道,莫笙重重的点头:“妈妈说了,小笙是男子汉,要一言九鼎!”
  感觉到莫笙的手暖和了,季臻把他拎到乔微凉和自己中间,莫笙想往乔微凉怀里钻,被季臻按着肩膀坐下动弹不得。
  “乔姨……”
  莫笙刚想呼救,季臻一个眼刀子甩过去,满满的威胁。
  “怎么了?”
  乔微凉伸手来摸莫笙,莫笙连忙抓住她的手,改口回答:“没什么,叔叔帮我暖手呢。”
  季臻松开莫笙,暗自松了口气,算这小子会说话。
  乔微凉捏了捏莫笙肉呼呼的小手,的确是暖烘烘的。
  莫笙很开心的在乔微凉掌心挠了几下,这是他很喜欢和乔微凉一起玩的小游戏。
  正玩得起劲,车子忽然一个急转弯,乔微凉身上系着安全带还好,莫笙差点直接从车座上摔下去,幸好季臻手快,一把捞了回来。
  “小笙!”乔微凉惊呼一声,季臻沉沉的应了一句:“没事。”
  莫笙紧紧抓着季臻的衣服,眼睛瞪得大大的,有些害怕,也有些茫然。
  季臻冷厉的看向牧钊:“怎么回事?”
  “刚刚有人逆行,车速很快,避不开。”
  牧钊回答,心里有些惴惴,他不知道莫笙和季臻是什么关系,但能让自家老板亲自来接的,总不会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人。
  没摔着人还好,要是摔着了,恐怕连饭碗都保不住。
  季臻收回目光没再计较这件事,刚要把莫笙放回去,莫笙抱着他的胳膊不撒手:“电视上说了,有小孩子乘车,车里要有儿童座椅!”
  “你是在要求我专门给你安个儿童座椅?”
  季臻眯着眼睛问,语气透着那么几分危险。
  专心开车的牧钊默默抹了把汗,这小不点胆子也太大了。
  “不是,我是觉得叔叔抱着我的话会更安全。”
  莫笙眨巴着眼睛说,和季臻接触了几次,他觉得这个叔叔虽然看上去冷冰冰的,但其实也不是什么坏人,又帮他暖手,危险的时候还护着他。
  原本的害怕开始演变成敬畏,一个缺少父爱的孩子很容易对一个成年男人生出一种叫做崇拜的情绪。
  眉头狠狠地抽了几下,季臻终究没把莫笙再丢开,只是让他坐在自己腿上不许乱动。
  今天出门算早的,因为下雨,乔微凉打消了去游乐园的念头,两周前周涵也带着莫笙去过海洋馆了,最终选来选去,先去了电玩城。
  电玩城对季臻来说,不陌生。
  这种不陌生在于他听过很多次,但从来没去过。
  下车之后,莫笙就牵着乔微凉的右手,季臻则抓着她左手手腕。
  看见上面的手链,季臻的心情跟着愉悦起来。
  幸好这女人没有再偷偷摘下来。
  周涵平时对莫笙的管教很严,他也没机会来这种地方。
  一进电玩城,他就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好奇地东瞅瞅西看看,嘴上不停地问乔微凉问题。
  乔微凉耐心的解答,然后问他要不要玩,莫笙虽然很心动,却都摇了头。
  妈妈说过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乔姨能带他出来玩已经很好了,他不能再乱花乔姨的钱。
  在电玩城逛了大半圈,莫笙都没有想玩的,乔微凉还以为他不喜欢,莫笙突然激动的摇摇乔微凉的手:“乔姨,那是什么游戏?是真的枪么?”
  “是假的,不过游戏很好玩,想玩么?”乔微凉问,这次不等莫笙回答又道:“乔姨以前最喜欢玩这个了。”颇有几分诱哄的味道。
  莫笙早熟,自律性强,又很敏感。
  乔微凉多少能察觉到他为什么明明对这些游戏很感兴趣,又拼命克制着不让自己去玩。
  小孩子的自尊心很强,她不想点破,用这样的方式最好。
  果然,莫笙心动了,仰头看着乔微凉问:“真的吗?乔姨也玩这个?可是妈妈说小孩子玩游戏不好。”
  “偶尔玩一次没关系的,乔姨今天专门陪小笙过生日,小笙是不是该陪乔姨玩会儿游戏?”
  “乔姨也想玩么?”
  莫笙眼睛亮了起来,他很喜欢那些枪,他身边的小伙伴过年都有自己的玩具枪,他也想要,可是他不敢问妈妈要。
  妈妈每天上班已经很辛苦了,他不能再给妈妈增加负担。
  “嗯。”
  乔微凉回答,莫笙立刻响亮的回答了一句:“那我陪乔姨玩半个小时,只玩半个小时就够了。”
  “好。”
  乔微凉从衣服兜里摸出一百块钱给莫笙:“小笙自己去柜台买游戏币好不好?”
  “好”莫笙拿着钱点点头,然后又有些犹豫:“这些游戏币这么贵么?”
  他一年能拿到的压岁钱才一百块,要掰开了揉碎了花一年,所以莫笙又有些犹豫了。
  一百块对他来说已经算是巨款,他不想花乔姨这么多钱。
  “乔姨,要不然我们还是不玩了吧。”
  季臻一路都一言不发,从莫笙第一次拒绝玩游戏的时候,季臻就一直盯着他看。
  这个小孩子也就三四岁的样子,他对周围的一切都很好奇,眼睛里全是渴望,在他说不玩的时候,眼睛还黏在那游戏机上,分明就是口不对心。
  对于出生以来,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的人来说,季臻不太明白,一个这么小的小孩子,为什么要这样克制自己,难道不应该是天真无邪,不知生活生活艰辛的么?
  “真的不想玩?”
  乔微凉又问了一遍,莫笙眼眶里已经隐隐有了泪水,咬着唇,缓慢又艰难的摇了摇头。
  他现在不玩,等以后他自己能赚钱了再玩,今天能和乔姨一起出来已经很开心了。
  乔微凉自然看不见莫笙摇头,刚想再问,季臻凑到她耳边说了一句:“在这里不要动,等我一下。”
  乔微凉下意识的伸手抓了一下,只来得及触碰到一点衣角。
  他上哪儿去?
  心底闪过一丝恐慌,不过乔微凉没有表现出来,低唤了一声:“小笙,牵着乔姨的手。”
  乔微凉抓着莫笙等了大概四五分钟,季臻回来了,不过似乎不止他一个人。
  “小朋友,你们想玩游戏么?我们电玩城最近推出年终活动,凡是第一次来这里的顾客都有免费试玩半小时的机会哦。”
  “是不用花钱的意思吗?”
  莫笙攥着那一百块钱,紧张地问,眼底满满的希冀,真好啊,竟然可以免费试玩。
  “当然。”
  得到肯定回答,莫笙乐开了花,把钱还给乔微凉,惊喜的说:“乔姨,这个穿着黑熊衣服的哥哥说我们可以免费玩半小时!好棒!”
  莫笙说完欢呼着爬上游戏机前面的座椅,这种一般是双机游戏,莫笙拿着游戏枪兴奋的鼓捣了半天然后看向乔微凉:“乔姨,我不会玩。”
  “……”
  她会,但她现在没办法玩。
  刚刚她为什么没有找个好一点的理由?
  季臻拉着乔微凉走过去,拉了椅子让她坐下,然后拿起游戏枪说了句:“我也不会。”
  “……”
  距离乔微凉玩这款游戏已经过去十多年了,游戏经过升级改良,连背景音乐都换了,枪声模拟得更为真实,关卡难度也有所提升。
  一开始季臻和莫笙没几分钟就挂了,OVER几次之后,季臻渐渐找出了规律,竟也能带着莫笙闯关。
  莫笙玩得很投入,时不时紧张的喊一声‘小心’,后面玩了两局,时间就到了。
  莫笙没有恋恋不舍,很爽快的放了玩具枪从凳子上滑下来去拉乔微凉的手:“乔姨,叔叔好厉害!”
  乔微凉几乎能想象到他激动得小脸红扑扑的模样,回握住他的手:“嗯,他是大人,小笙长大以后会更厉害的。”
  “真的吗?”
  莫笙忍不住咧开嘴傻乐,自从妈妈和乔姨闹矛盾以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乔微凉还想和莫笙说话,脸突然被亲了一下。
  男人不容拒绝的揽着她的腰,贴着她的耳朵低语:“微凉,厉害就是厉害,和大人小孩没关系。”
  “……”
  所以呢?
  这男人是想听她夸一句他很厉害?
  从电玩城出来,乔微凉又帮莫笙买了一套新衣服。
  在自己的穿着上,莫笙向来有自己的主见,眼光也不赖,所以乔微凉只需要等莫笙选好了之后付钱就行。
  买完衣服出来,差不多也到中午了,他们直接在商场里面的店里吃的烤肉。
  因为是过生日,他破例允许自己喝一杯可乐。
  这小大人的模样,把点单的店员都逗乐了。
  “先生、太太,你们的孩子真可爱。”
  季臻很自然的接了一句:“是吗,谢谢。”
  乔微凉:“……”
  等店员拿了菜单离开,莫笙立刻板着小脸纠正:“你不是我爸爸,乔姨也不是我妈妈。”
  季臻拿了碗帮乔微凉加调料,又往烤盘上刷了一层油,理直气壮的回打:“我说你是了吗?”
  莫笙气得小脸鼓鼓的,眉头皱起:“可是刚刚那个姐姐误会了!”
  “我只承认她前面半句说得很对,后面半句,可以忽略不计。”
  莫笙苦着脸喝了口可乐,以他现在的理解能力,还不太能理解季臻刚刚这句话的含义,不过他知道自己说不过季臻就对了。
  乔微凉:“……”
  火开得很大,肉放上去很快就熟了。
  季臻吃过几次,虽然没有一次是自己动手烤的,也还是能找到生熟。
  这一次,他基本负责烤了。
  肉一烤好了,就直接夹到莫笙和乔微凉面前的盘子里。
  两个人的盘子里很快堆成小山,估摸着差不多够吃了,季臻关了火,然后把烤好的肉放在生菜上,再沾上调料,裹好递给乔微凉。
  莫笙对这样的吃法很新奇,巴巴的看着季臻,可惜季臻根本不理会他。
  不过被看得久了,还是把调料和生菜往他面前推了推。
  意思很明确,想吃就自己动手。
  莫笙有样学样的包了五花肉吃,味道很不错,他眼睛亮了两个度,冲季臻说出两个字:“好吃!”
  呵……
  还真是个孩子。
  季臻想着,看向乔微凉的目光柔和下来。
  如果他和乔微凉有个孩子,一定会很可爱吧。
  乔微凉也会像今天这样,言传身教的告诉宝宝,要诚实守信。
  也会牵着孩子的手,细数那些属于她的飞扬青春。
  如果他和乔微凉有个孩子……
  季臻的思绪停顿,卡在那里,脑海里不断地重复闪现这句话。
  如果他和乔微凉有个孩子,他们之间的关系会不会就这样缓和下来?乔微凉会不会选择留在他身边?
  不用爱他,只要待在他身边,被他爱就好。
  因为这个念头,季臻感觉自己的喉咙有些发干。
  尽管知道这样的手段很卑劣,季臻不得不承认,他在很认真的考虑这样做的可行性。
  正想得出神,莫笙从座椅上下来,走过来扯扯季臻的袖子:“叔叔,我想上厕所。”
  季臻扫了他一眼,冷冷的回答:“自己去。”
  “……”
  乔微凉已经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看待这个男人了。
  “乔……唔!”
  向季臻求助无果,莫笙只能求助乔微凉,只是刚喊了一个字,就被季臻捂住嘴巴。
  “在这里坐着,我很快回来。”
  “好。”
  乔微凉乖顺的答应,她现在看不见,又不是在家里,怎么会自己一个人到处乱跑?
  手里还有生菜包肉没吃完,乔微凉咬了两口,小心的端起鲜橙汁喝。
  “咔嚓!”
  快门声隐匿在喧闹的交谈声中,并不明显,乔微凉却敏锐的察觉到了。
  大约是做经纪人太久,养成了对快门声很敏感的职业习惯,乔微凉有些不安。
  因为她看不见,所以今天大多数时候,莫笙都是季臻在照看,如果有狗仔跟着,肯定会拍到很多让人浮想联翩的照片。
  季臻还没有正式息影,这样的照片如果流传出来,对他的名声肯定会有影响。
  更重要的,是莫笙。
  他只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子,他缺乏父爱,如果外界揣测他和季臻有什么关系,莫笙的生活会受到影响,走到哪里,他都会被人非议。
  除此之外,他也会期待,期待自己是不是有个高大可靠的父亲。
  从听见快门声,到季臻带着莫笙回来,乔微凉脑海里已经闪过很多个念头,每一个都足以让她手脚发凉。
  大人之间的利益纠葛,不该把孩子牵连进来。
  季臻回来的时候就察觉到乔微凉的情绪有些不对,脸色也有些差,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
  明明是坐在暖气十足的烤肉店里,面前还摆着热气腾腾的烤肉,她的额头却一片冰凉。
  “发生什么事了?”
  季臻问着,捧着乔微凉的脸,企图用自己的手给她带来一点温暖。
  乔微凉回过神,没有隐瞒:“我刚刚听见快门声了,是不是有狗仔?”
  “没有,牧钊开车送我们来的,如果有人跟着我们他会处理。”
  “嗯。”
  乔微凉点点头,不安压下去不少,可心里还是有些慌。
  看出乔微凉心里的担忧,季臻冷了眸:“如果真的有人拍到,也不敢刊登出来。”
  这话果然让乔微凉放松下来,是啊,这男人现在手握着季氏,还有隐藏的实力没有展现出来。
  虽然不至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但封锁点八卦消息还是绰绰有余的。
  心里松了口气,乔微凉才发现自己手心都出了冷汗,一时又觉得有些可笑。
  她果然是变得越来越胆小了么?遇到这样的小事竟然就这样惊慌失措。
  “乔姨,你身体不舒服吗?小笙已经吃饱了,要不然我们回去吧。”
  “乔姨没事,还有好多肉没吃完,小笙快和乔姨一起吃。”
  得到乔微凉的安慰,莫笙并没有完全相信,反而小大人一般看着季臻:“叔叔,乔姨真的没事么?”
  “没事。”季臻回答,又包了一块肉递给乔微凉,然后问莫笙:“你下午想玩什么?”
  莫笙绷着小脸没回答,虽然叔叔也说没事,可乔姨看上去明明就很不太舒服,这个时候他不应该只顾着自己一个人开心的。
  莫笙夹了个鸡翅啃着,故作惊讶道:“我突然想起鹏鹏下午要来找我玩,吃了饭我想回家了。”
  鹏鹏是邻居家的小孩子,乔微凉见过两次。
  莫笙这理由编得挺像模像样的,就是可信度不太高。
  他这么期待今天能和乔微凉一起出来玩,怎么会还和别的小朋友约好?
  这样早熟的心思,让乔微凉很心疼,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这么懂事呢?
  “今天好像有部很好看的动画电影上映,小笙要不要陪乔姨去看看?”
  “是《风雪精灵历险记》么?”莫笙晃着脑袋问,他不知道这部电影演的是什么,但是鹏鹏在他耳朵边炫耀过很多次了,这周他爸爸妈妈会带他去看。
  莫笙其实也想去看,可是话一出口,又觉得有些不好,连忙低下头去。
  “乔姨,我的确想看这部电影,可是已经和鹏鹏约好了……”
  “你先和乔姨约好的,电影一点开场,看完回家还早,你可以先给鹏鹏打个电话说你晚点回去。”
  乔微凉把莫笙的退路都堵死了,莫笙抿着唇想了一会儿,终是点点头,然后扬起笑脸。
  那看完电影就回家!
  打定主意,莫笙又吃得欢快,一只大手拿着黑色手机放到他面前。
  “?”
  莫笙一脸茫然的看着季臻,叔叔给他手机做什么?
  季臻曲起食指,敲了敲手机屏幕,命令:“给鹏鹏打电话。”
  “……”
  叔叔,你这样较真太不可爱了……
  莫笙最终在季臻的‘监督’之下,给鹏鹏小朋友打了个电话,含含糊糊的说了自己下午要去看电影的事。
  然后鹏鹏小朋友以极其不开心的语气说了一句:“你是专程来跟我炫耀的,友尽!”
  “……”
  于是莫笙小朋友的小伙伴鹏鹏愤怒的下线,并扔给他一记白眼。
  莫笙幽怨的把手机还给季臻,一直到进影院的时候都还有些闷闷不乐,他不是故意炫耀的,也不想失去鹏鹏这个好朋友。
  本来季臻的意思是要包场,但由于是临时的,最近的也只能包晚上的那场。
  所以最后,季先生不得不屈尊降贵的体验一把和其他人一起观赏电影。不过因为是上班时间,所以影院的人并不多,稀稀疏疏的几个人,和包场的效果相差不大。
  他们买的三张连票,莫笙想挨着乔微凉坐,硬生生的被季臻拎到一边,变成季臻坐在莫笙和乔微凉中间的格局。
  电影是3D的,大家都戴着眼镜,电影一开始,莫笙就被吸引了全部注意力,专心致志的看着大屏幕。
  季臻没有戴眼镜,他偏着头,很认真地看着乔微凉。
  乔微凉也戴着眼镜,头靠在椅背上,和其他观影的人没有差别,只有季臻知道她什么都看不见。
  动画做得很漂亮,屏幕上的光投射到乔微凉脸上的时候,更漂亮。
  他像是上瘾一样,想这样一直看着她,即便什么都不做,也觉得很美好。
  电影一共两个小时,影院的灯亮起,散场的时候,莫笙意犹未尽的摘下眼镜,然后愣了一下:“叔叔,乔姨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难道这么久叔叔一直没有看电影而是在看乔姨?虽然乔姨很好看,但看这么久,不会觉得很奇怪么?
  “……”
  季臻一手牵着乔微凉,一手拎着莫笙出来,莫笙抱着自己的新衣服,一直不乐意的嘟囔:“我自己会走,叔叔你放我下来!”
  季臻没理,我行我素的拎着莫笙走进电梯。
  电梯到一楼出来,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喂,我是在给你介绍正经的工作,有那么可怕吗?我看起来像坏人吗?”
  虽然这声音好像被什么挡着不太清晰,乔微凉还是一下子就辨别出这是安若柏的声音。
  他在这里做什么?帮圣庭招工?
  没等乔微凉想明白,又听见一个警惕的声音:“好人会像你这样戴墨镜、带口罩,蒙面侠一样出门?”
  “我是怕我太帅,引起骚动你懂不懂?”
  “……”
  光是听着这对话,乔微凉就不太想管这件事,可到底是她手下的艺人,只要她一天没离职,就要对他们负一天的责。
  “小白。”
  乔微凉喊了一声,安若柏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乔微凉,连忙拉着人走过来,看见被季臻拎在手上的莫笙,吓了一跳。
  “才几天没见,你们孩子都这么大了?”
  这次没等季臻说话,莫笙就认真地纠正:“叔叔,乔姨是我妈妈的朋友。”
  叔叔!他看起来已经这么老了吗?
  安若柏小小的郁闷了一下,不过随即又松了口气,他就说上辈子没听说乔微凉和季臻有过孩子。
  “你在这里做什么?”
  乔微凉问,安若柏这才想起自己的正事,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阮哥说他想找个助理,最近忙不过来,我帮他找人来着。”
  被他拉着的,是一个穿着巨大熊玩偶的女孩子,女孩儿取下头套抱在怀里,因为衣服太过笨重,所以一直挣脱不开。
  看见乔微凉,女孩儿连忙开口求救:“我不认识他,也不想找什么高薪赠房的工作,如果他是这位小姐的朋友,请你让他放开我。”
  乔微凉看不见女孩儿脸上的表情,但从语气也能听出女孩儿很生气。
  怕乔微凉以为自己是在做什么坏事,安若柏不得不解释:“她很适合这个岗位的,她现在是A大编导系的在读研究生,《帝煞》这部剧的剧本她也有参与。”
  “你调查我?”女孩儿难以置信的问,声音都变了个调。
  “这事还用调查?”
  我早就知道了好吗!
  安若柏不想在这个事情上一直纠结,指着季臻的脸说:“你看,他像不像国民男神季臻?”
  “……”
  “他身边的是圣庭的王牌经纪人乔微凉,我现在也是圣庭的艺人,我叫安若柏,你现在可以相信我不是骗子了吧?”
  “……”
  就算是亲眼所见,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可信度。
  谁会相信出门帮室友做个兼职,会碰上当红男神和王牌经纪人,还对自己发出工作邀请这种事?
  这天上掉馅饼,还掉的牛肉馅的,绝对有问题!
  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脸,女孩儿吃痛的闷哼一声,然后拼命的想甩开安若柏的手。
  甩不开,急得大喊:“救命啊!绑架啊!……呜呜!”
  安若柏捂住女孩儿的嘴想把她带到人少一点的地方说话。
  莫笙目瞪口呆的扯扯乔微凉的衣服:“乔姨,那个叔叔好像坏人啊,我们要不要报警?”
  “……”
  乔微凉眉头抽了抽,有些庆幸自己现在看不见,不然她可能会控制不住把这男人揍成瘫痪。
  “给你十秒钟,放开这个女孩儿。”
  乔微凉冷声开口,这次,视线很准确的捕捉到安若柏。
  安若柏僵了僵,手被咬了一口,松开了。
  女孩儿一被松开拔腿就跑,结果因为衣服太厚重,一下子滑到在地。
  因为衣服厚,摔倒是没有摔疼,就是爬起来有些费劲。
  “我可以保证这个看起来不太靠谱的男人刚刚说的话都是真的,如果你有意愿,可以在网上搜索圣庭,投简历到招聘邮箱,我们会择优录取。”
  安若柏动手把她扶起来,摸摸鼻子讪讪的问:“琅月,你没事吧?”
  琅月:“……”
  这人到底是怎么知道她名字的?
  听见这话,乔微凉冷笑了一声:“担心别人之前,我劝你先担心一下自己有没有事。”
  “微凉,那个,这件事我可以解释!”
  安若柏后背有些发寒,乔微凉笑得温柔:“是吗?要我帮你打电话给阮清还是你自己动手?”
  “……”
  为毛有种让他自我了结的既视感?
  安若柏最终还是选择自我了结,电话一接通就乖乖递给乔微凉。
  “喂,是我,微凉,小白最近有什么工作安排?”
  “最近有两个广告邀约,一个是汽水饮料,要在泳池拍摄,还有一个是锦辉最新款轿车发布广告,不过拍摄地点要在戈壁,拍摄时间也有点长,可能要半个月。”
  乔微凉勾了勾唇回答:“去戈壁。”
  “……”
  安若柏心肝颤了颤,这是要把他发配流放的节奏么?不至于吧?
  “那个微凉,我……”
  刚想为自己说两句好话,又听乔微凉加了一句:“帮他买部老年机,除了必要的通话联系,不用给他准备任何娱乐工具。”
  “……”!!!
  这不是要流放他,这是要憋疯他!
  “殷总如果问起来,就说为了明年的节目拍摄,先让他去野外适应一段时间,嗯,就这样。”
  乔微凉说完挂断电话。
  “微凉姐,我……”
  “有意见?”乔微凉似笑非笑的问,不等安若柏回答又加了一句:“还是你更希望被当做绑匪进警局蹲两天?”
  “……”
  QAQ他错了……
  监督安若柏打车回了公司,季臻才打电话让牧钊开车过来接他们。
  先把莫笙送回家,正好碰见周涵下班。
  “妈妈!你回来得好早!”
  车子还没停下,莫笙就趴在车窗上喊,等车一停,就迫不及待的下车扑进周涵怀里,牧钊下车把他的新衣服给他。
  “妈妈,今天乔姨带我去吃了烤肉,还看了电影,电影特别好看!……”
  莫笙抓着周涵的手不停的说,从他响亮的声音不难听出,他今天很开心。
  “季先生,今天麻烦你了。”
  周涵揉揉莫笙的脑袋,示意他安静。
  季臻虽然是靠这边窗子坐的,可只要周涵没瞎,就不会看不见坐在里面的乔微凉,可是她却完全没有要跟乔微凉说话的意思。
  季臻看了眼乔微凉,她靠着车窗,安静的坐着,也好像没有听见周涵开口说话。
  明眼人都能看出她们之间的关系并不融洽,可从乔微凉和莫笙的相处,又找不到任何矛盾的地方。
  季臻没回答周涵的话,只说了一句:“牧钊,开车。”车子飞快的开出去,莫笙那句‘乔姨拜拜’一下子被甩出很远。
  回到别墅的时候,季善正准备泡泡面吃,听见开门的声音,立刻惊喜的抬头看过来:“哥,微凉,你们终于回来了,太好了!我宁愿吃哥做的西红柿鸡蛋面也不要吃泡面。”
  “你不知道叫外卖?”
  季臻脱了外套问,季善瘪瘪嘴,她现在一个人在家,哪里敢随便给人开门?
  “今天你们玩得怎么样?开心么?”
  季善剥着橘子问,季臻拿手机搜菜谱,随口回了一句:“你觉得呢?”
  “……”
  呃……听自家老哥这种语气,季善觉得,他们玩得大概不是那么愉悦吧,毕竟他对小孩子好像并不是那么有耐性。
  这让季善想起了曾经季臻带她去游乐园玩,然后把她一个人扔在那里的经历。
  默默地把橘子塞进嘴里吃掉,然后对乔微凉说:“微凉,玩了一天很累吧,我帮你洗澡。”只要不和冷冰冰的哥哥待在一起,做什么都是OK的。
  季臻没有出声反驳,算是同意了季善的做法。
  老实说,让一个憋了几年重新开荤的男人,天天看着自己老婆却不能吃进嘴里,真的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
  未免把自己憋出火来,季臻已经在考虑要不要帮乔微凉请个靠谱点的特护了。
  季善之前有帮乔微凉洗过澡,现在又十分认可她做自己的嫂子,所以季善的动作熟练了些,很快帮乔微凉洗了澡,换上干净的睡裙。
  下楼,季臻刚把食材准备好,看样子好像是要煲汤。
  季善好奇了看了两眼,就出来和乔微凉一起坐在沙发上。
  电视开着,乔微凉拿着遥控器,很快摸到换台的加减键,然后按到经常关注的那几个电视台。
  她已经好久没看娱乐新闻了,总觉得自己错过了很多。
  “《夙谋》拍摄渐入佳境,女主角的扮演者绮萱似与该剧男主角范俊豪擦出火花,两人在片场互动亲密,十分有爱,记者多次拍到两人出入剧场周围的饭店,到底两人有没有因戏生爱呢?……”
  如果乔微凉没有记错的话,这个角色应该是温思思从萧红手里抢走的,这么快又被换掉了?顾纪生准备换人捧了?
  “《夙谋》一开拍,就得到多方关注,本台记者有幸联系到女主演绮萱,并对她进行了专访,下面就和小编一起来了解一下她吧。”
  “各位观众大家好,我是外访主持小鱼,站在我身边的呢就是《夙谋》的女主角绮萱,她身上还穿着戏服,小鱼代表关注这部剧的粉丝感谢绮萱能在拍戏之余抽出时间来接受我们的采访。”
  “谢谢大家,虽然拍戏很辛苦,但让各位随时了解拍摄进度也是很有必要的。”
  “因为访谈时间有限,我们从网友的留言中抽取了几个比较有意思的问题,希望绮萱能为我们解答一下。”
  “好,我很乐意。”
  “网友556677问:温思思是你的本名,为什么在出道不久就换了自己的名字呢?”
  “是这样的,网上有很多人都叫我‘小温颜’,也经常会有粉丝误以为我就是温颜,其实我和她是不像的,为了不被这个标签束缚,我和经纪公司认真商讨过后才做出的这个决定,希望大家能认识我这个人,而不是在我身上去寻找别人的影子,毕竟,我就是我。”
  呵!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句话还真是没有说错。
  温思思这番话说得好啊,不是我想改名的,是你们根本不想记住我的名字,我不改不行。
  热度蹭上去了就开始强调自己就是自己,算盘打得真好。
  “网友一生一世单身狗问:范俊豪是我男神,你真的和他在交往吗?”
  “剧组里的人都很好,因为我是新人,所以对我要多照顾些,至于恋情,如果确定下来,公司会在官方平台发布的。”
  “网友水蜜桃问:关于之前污蔑圣庭经纪人的案子,现在进展如何?开庭的时候会对公众开放吗?”
  “这些都有一定的司法程序,孰是孰非,到时自有公断。”
  ……
  访谈还在继续,乔微凉不知道这是不是事先排练过的,反正从电视上播出这一点看,温思思,不,温绮萱的情商和说话技巧,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至少,没有之前那样明显的招黑体质了。
  访谈结束,节目放了关喆的新歌,据说这首歌的发行量是近两年来乐坛出现的新高。
  按照这个趋势,就算关喆固执的只做音乐,以后的发展前景也不会太差。
  音乐结束,主持人评价说,关喆真是乐坛里难得一见的清流。
  的确是清流,除了到录音棚录歌,连拍摄专辑封面也要三顾茅庐才能堵到人。
  乔微凉一直觉得,除了阮清,圈里不会有人还愿意带这样的艺人。
  不,在乔微凉看来,他甚至不算个艺人,只是个喜欢创作音乐的人,和圣庭签约,只是他迫不得已的谋生手段。
  当然,乔微凉也觉得很神奇,他这样的人,竟然没有被殷席一脚踹出圣庭。
  正想着,电视里传出主持人字正腔圆的发音:“本台报道,今天下午国民男神季臻与神秘女子带着孩子出入餐厅、电影院,举止亲昵,孩子十分可爱,两人疑似父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