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劲敌出没!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最终乔微凉还是被那个说不介意婚礼变成闹剧的男人带到了君纱。
  君纱是国内最好的婚纱摄影公司,他们有顶级的摄影团队,能拍摄出独具匠心的婚纱照,那些婚纱照一经面世,总会美得让人恨不得尖叫。
  不过,最让人心动的是,这些婚纱照都是附赠品,他们主营的是高级婚纱定制,只要在这里定制婚纱的情侣,都可以选择一位顶级摄影师为自己拍婚纱照,甚至可以全程参与婚礼的录制。
  当然,能来这里消费的人,都不是在乎钱的主。
  这里聚集了很多鬼马设计师,当然,也有人觉得他们是天才。
  他们设计出来的婚纱,打破常规,除了因人制宜的剪裁,更多的是创新,绝无仅有的美,才配得上一生一世的爱情。
  可惜,很多在这里定制过婚纱的人,并没有一直走到最后。
  关于婚礼,乔微凉和很多女孩儿一样,有过无数的设想。
  十七岁以前,乔微凉希望自己的婚礼是盛大的,让所有人都艳羡的,娶她的那个男人,一定要宠她入天。
  后来,乔微凉希望自己的婚礼能够简单一点,没有那么多世俗的眼光,不会有人评判她的婚姻好与不好,也不会有人对她指手画脚,说着配与不配。
  她只想简简单单的爱一个人,如果那个人恰好也爱她就好。
  不用爱她如命,至少和她爱的一样多。
  她不是吃得亏的人,也不喜欢在感情的世界一味的付出。
  她爱一个人,就想霸占他的视线,占据他的思想,给他制造一些惊喜和感动,也期待着他能给出同等的回应。
  而现在,乔微凉从心里抗拒着这段婚姻,季臻带她到君纱来,也只是再次提醒她这段婚姻已经不可挽回的事实。
  毕竟,一直想维持这段婚姻的,只有她一个人,当她准备放弃的时候,自然就是这段婚姻结束的时候。
  下车后,季臻照例揽着她的腰往前面走,时不时在她耳边低声提醒一句避开行人。
  今天虽然有太阳,但从车里走出来还是有些冷,乔微凉刚缩了缩脖子,耳朵就被男人温暖的大手捂住。
  “还冷么?”
  “……”
  这男人是打算以这样怪异的姿势走进去么?
  就算他比她高很多,捂住她的耳朵也完全看得到路,但这么走在路上是会被人当作神经病的吧?
  “我……觉得好像不冷了。”
  乔微凉不冷不热的说,因为看不见,诡异感更甚。
  听见她的回答,季臻没收回手,反而捏了捏乔微凉的耳朵:“耳朵都冻僵了,快走吧,再走二三十步就到了。”
  “……”
  乔微凉表情微妙的不说话了,要她这样走路,她真的做不到,如果她真这么做,可能不是瞎了,是疯了。
  “不想走?”季臻问,手松开乔微凉的耳朵,乔微凉刚松了口气,整个人就是一轻,连忙伸手去抓,抓住季臻的衣领。
  男人低头笑起:“既然季太太不想走,那我们就换个方式。”
  “……”
  抓着男人衣领的手紧了紧,乔微凉在心里安慰自己,以季臻的速度应该很快就会走到君纱,被抱过去总比那样走过去要正常那么一点。
  然而,五分钟后,乔微凉依然悬空着,并且能切切实实的感受到这个男人在健步如飞。
  是她刚刚听错了么?这个男人其实说的不是二三十步,而是二三公里?
  途经此地的路人甲乙丙丁:“……”
  这个男人到底要抱着那个女人在这里转多少圈?
  坐在驾驶座的牧钊:“……”
  先生,即便是我,看见这个样子的你,都很难不误以为你是个神经病。
  君纱店员:“……”
  特么的这两个人到底要不要进来!?
  眼看快过去十分钟,这男人还是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乔微凉不得不开口问:“季臻,你是不是迷路了?”
  “……”
  男人步子一顿,然后镇定自若的说了两个字:“到了。”
  乔微凉眉头狠狠跳动了两下,她虽然看不到,但也能感受到这个男人抱着她转了很多个弯。
  君纱坐落在云城最繁华的商业中心,这里的人行道宽阔得能三车并行,乔微凉想不到在这里有哪个地方是需要转这么多个弯的。
  只是,她不想点破。
  这男人有自己的固执,她也有。
  终于走进店里,店员眼神复杂的看着他们,然后季臻一个冷厉的眼神杀过去,店员惊了一下,然后迅速换上笑脸:“先生,太太,二位是要定制婚纱吗?”
  “不是。”乔微凉抢先回答,还觉得不够,又添了一句:“只是觉得漂亮进来逛逛。”
  店员:“……”
  第一次碰见这样理直气壮地说来君纱逛逛的客人,她该如何应对?
  季臻扣住乔微凉的肩膀把她往自己怀里拉了拉,才开口问:“你们的设计师呢?”
  “额……先生,是这样的,我们的设计师只接订单,如果你们有什么要求和意见,我们会准确无误的传达给设计师,原则上设计师是不会与顾客见面。”
  店员尴尬的说,表情有些挂不住了,尤其是季臻问出那句话的时候,一股‘老子用钱砸死你’的即视感扑面而来,不得不说,将暴发户三个字演绎的淋漓尽致。
  店员早就认出季臻是谁了。
  《帝煞》一播出,收视率和口碑都是很好的,这位店员恰好即使追剧大军中的一员,而且很迷季臻在剧里的这个角色。
  但是从看见季臻诡异的举动开始,她就不断地催眠自己,她家男神在现实生活中怎么会是这样的男神经呢?而且还是个暴发户气质浓郁的男神经,简直太幻灭了有没有?
  “是吗?”
  季臻冷着脸问,身周开始往外冒冷气。
  这一瞬间,店员想了很多,也许这家店的幕后老板其实就是这个神经病一样的男神,又或者这个男人是他们老板的私生子,再或者这个男人背景已经强大到无人可及的地步,只有他想不到,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
  自行脑补数秒钟之后,店员果断选择了给老板打电话汇报这件事。
  并不知道自己在粉丝心目中形象已经崩塌的季先生,满意的收回了目光,其实他刚刚问那句话并没有威胁的意思,只是习惯性的确认事实罢了。
  不过,不管过程如何,结果还是挺让人满意的。
  就在店员打电话的时候,乔微凉听见极清晰的一声快门声,本能的回头,尽管什么都看不见,乔微凉还是拧了眉,表情严肃起来:“删掉,不然我会控告你侵犯我的肖像权。”
  季臻站起来,转身,在他面前站着的,是一个极好看的男人。
  男人穿着一件深灰色V领毛衣,外面套着复古的浅其色夹克,下面则是一条黑色紧身休闲裤。
  男人五官立体,黑色的头发有些天然卷,五官立体,眼睛是浅蓝色,明显是混血。
  男人皮肤很白,但这并不会让他看起来很弱。他的眼尾微微有些上挑,略有些桃花眼的味道,可看上去并不会让人觉得他很多情。
  他很英俊,是的,是英俊,并不像季臻第一次在KTV的包间看见安若柏时,脑海里浮现出的是漂亮、妖娆这样的词,也不像殷席那样,总是会给人文质彬彬的错觉。
  这个男人第一眼给人的感觉是很好相处,但仔细再看,就会发现,他骨子里,有着桀骜的野性和偏执。
  男人手里拿着一台相机,修长如玉的手指还搭在快门键上。
  他弓着身,眼睛专注的瞄着镜头,姿势很专业,手法熟练的调整着拍摄角度,丝毫没有理会乔微凉的话,再次按下快门键,发出‘咔嚓’一声脆响。
  他是故意的!
  这是季臻心底最直白的感受,也是乔微凉的。
  乔微凉一下子站起来,她无法忍受在自己看不见的时候,被镜头捕捉到的感觉。
  因为乔微凉这个举动,季臻原本要出手的拳头,改为搂住乔微凉的肩膀,只沉着脸看向那个男人:“我太太不喜欢有人用相机对着她,你最好停止你现在的举动,并把照片删除,不然我不保证会发生什么。”
  这话里面是十足的威胁,一旁的店员心里‘咯噔’一下,连忙上前打圆场。
  “不好意思,这是我们的特约摄影师夏以轩,这只是他的职业病,请先生和太太不要介意。”
  店员边说边一个劲的和夏以轩递眼色,夏以轩慢吞吞的在相机上按了几个键,然后递给季臻看,上面显示着‘已删除’的字样,季臻的脸色这才好了点。
  刚要再说点什么,夏以轩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乔微凉,问了一句:“你是瞎的吧?”
  这一次,季臻没有任何犹豫,一拳狠狠地挥了出去。
  夏以轩原本想抬手去挡,但顾忌着手上的相机,最终只是后退两步,肩上挨了季臻一拳。
  季臻那一拳用了十足的力道,拳头与身体相触的时候,甚至听到了骨头的脆响。
  “啊!夏先生!”
  店员惊叫一声扑过去,夏以轩唇色白了两分,明显是痛的,脸上的表情却依然平静,只收了刚刚的玩笑,带着几分严肃认真的对季臻道:“你不配她。”
  说这四个字的时候,季臻很明显的感受到,眼前这个男人对乔微凉很感兴趣,那种兴趣里,夹着猎人看见有趣的猎物的感觉。
  势在必得的想要占有,掠夺。
  这样的讯息一发出来,气氛立刻变得剑拔弩张。
  两个底细未知的男人悄然无声的对峙着,眼神在空气中厮杀,似乎想把对方撕成碎片,却又因为势均力敌,无法得逞。
  店员被这气氛吓得有些头皮发麻,店里空间不大,橱窗里摆了两件婚纱样品,价值不菲,要是这两个男人再打起来,婚纱坏了,那可是卖了她都赔不起!
  就在这个时候,乔微凉淡淡的开口:“这位先生,每个人都有爱人的权利,不管她处于怎样的社会地位,爱着怎样的一个人,都是她的自由,你没有资格说她配还是不配。”
  因为看不见,乔微凉不知道夏以轩那句话是对季臻说的,自然的以为他是在说自己配不上季臻。
  这样的言论乔微凉听得多了,却还是忍不住想要辩驳。
  在她看来,每一份投入了真心的感情,都是值得被尊重的,旁人永远不会了解当事人是怎样的心情,自然也没有说三道四的话语权。
  这话是乔微凉为自己说的,可听在季臻耳朵里,却是无比的顺耳。
  浑身的戾气瞬间散去,高冷如季先生,伸手抱住自家老婆,咧嘴笑得欢畅:“老婆,我们去别的地方定制婚纱吧。”
  “……”
  如果不是眼睛看不见,乔微凉真的很想请道士画个符贴在这男人身上,以免他不定时的不正常。
  尤其是现在这种,出门真的很容易被揍的。
  季臻拥着乔微凉往外面走,走到店门口的时候,男人再次开口说话,目光精锐的看着季臻:“要不要打个赌,三个月之内,你们会变成前夫和前妻的关系。”
  呵呵!
  这男人的确不是在找死,他只是不想活了而已。
  在季臻要松开乔微凉回去找那个男人干一架的时候,乔微凉抓住了他的手。
  然后乔微凉说:“季臻,我现在看不见。”
  因为看不见,所以会害怕,不要在这种时候丢下她一个人。
  这句话成功制止了季臻所有的动作,他伸手把乔微凉揽得更紧,好像用这种方式就能证明,她会一直留在他身边。
  乔微凉皱眉,季臻的力气很大,箍得她有些疼,不过她没有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
  “这位先生,如果你真的很关心我和我老公之间的关系,建议你直接进入一个‘国民男神隐婚吧’,里面每天有成百上千的交流贴,相信你很快会在那里遇到同样八卦无聊的知己。”
  乔微凉这一番话,态度很明确。
  第一,不管这段婚姻最终会变成什么样,都只是她和季臻两个人的事,不需要别人多说什么。
  第二,你丫特么的就是八卦无聊,闲扯个蛋!
  这话彻底的把季先生的毛给顺得服服帖帖,那句久违的‘老公’更是让他开心得有些飘飘然,要知道,乔微凉已经很久没用过这个称呼了。
  季臻甚至突然觉得,偶尔冒出那么一两个不怎么识相的人,却能体会到被自家老婆护着,感觉也不是太糟糕。
  被乔微凉这么说,夏以轩没有生气,只是单手举起自己手里的相机,透过镜头看着乔微凉,另一只手疼着,他没办法举起来按快门,他却并不遗憾,毕竟,以后机会多的是。
  季臻再次拥着乔微凉往前走,夏以轩认真的开口:“乔微凉,我想追求你。”
  乔微凉举起左手,上面除了还没拆的纱布,无名指上还有一枚晶亮的钻戒。
  “如果你不是和我一样眼瞎,那么请你看清楚,我是有夫之妇。”
  “你可以选择休夫、丧偶,或者……”夏以轩停顿了一下,然后云淡风轻的说了一句:“婚-内-出-轨!”
  “……”
  乔微凉感觉自己身边这个男人快要原地爆炸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