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6 净身出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个问题一抛出来,其他人都激动了,话筒又挤得更近,生怕漏掉乔微凉的回答。
  是啊,她在圈里名声都已经这样了,哪里还有资格嫌弃别人?
  乔微凉勾唇笑了笑,正准备回答,肩膀被搂住,男人不容拒绝的将她护在怀中,掀眸冷冷的看向那个记者:“刚刚你的问题是什么?”
  “……”
  这个时候,谁还敢提刚刚的问题?
  被季臻的气势震慑住,众人不自觉往后退了两步,让出空间。
  不过,为了回去不被主编骂得狗血喷头,个个都拿出不怕牺牲的勇气继续问问题。
  “刚刚乔小姐说已经在和季少商量离婚的事,并宣称是她不想要季少了,关于这件事,季少怎么看?”
  “是啊是啊,传言当初是乔小姐趁人之危,潜规则季少,这件事确实属实吗?”
  “对于这段婚姻,季少怎么定义?仅仅是为了上位的交易吗?”
  ……
  问题一个接一个的抛出来,虽然方式不同,但想要挖掘的内幕本质上是一样的。
  等他们安静下来,季臻才平静的开口:“我认同季太太刚才说的话,不是我不要她,是她不要我了。”
  众记者:“……”
  这个要怎么写新闻标题?
  金牌经纪人过了感情保鲜期,脚踹当红男神!?
  还是写成‘云城一少夺回季氏,其经纪人怕地位不保提出离婚死撑面子’这种会比较好吧。
  “那么财产会怎样分割呢?”
  其中一个记者又问,季臻准备回答,被乔微凉伸手拦下。
  “这个问题自然有律师会处理,现在无可奉告。”
  乔微凉说完转身就走,季臻也没有再回答问题的意思,落后几步弯腰帮乔微凉提裙摆。
  众人:“……”
  是谁说季少不爱这女人的?特么的连裙摆都帮她提了,还能是不爱?
  直到乔微凉走上最后一步台阶,季臻才把裙摆理好放在地上,上前让乔微凉挽住他的胳膊。
  乔微凉犹豫了一下,终究没有拒绝。
  刚一走进去,一个女人就端着红酒走过来,刚开口喊了一声‘季少’,就听见季臻疏离淡漠的语气:“不好意思,我今天只是以季太太老公的身份出席,我太太不喜欢别的女人离我太近。”
  “……”
  女人脸色变了几变,刚想瞪乔微凉,被季臻的眼神一冻,才愤愤地转身离开。
  季臻今天穿了一件墨蓝色礼服西装,衣领是黑色绒边,一颗扣子,露出里面的同色马甲,不再是打的领带,而是戴着一个领结,看上去儒雅又有底蕴。
  从他和乔微凉一起出现在这里,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季臻火了以后,出席这样的场合机会不少,各大红毯也都走过,只是和他一起走的,多数是有合作的女星。
  和乔微凉一起这样隆重的出现在公众视野,还是头一次。
  众人也是到现在才发现,原来乔微凉的颜值上并不输任何人,在气场上,和其他女星相比,跟季臻更切合一点。
  众人甚至有种感觉,这个女人是足以和这个男人匹配的,也许,也只有她能够配得上。
  季臻拥着乔微凉一步步往前走着,众人在惊叹完乔微凉和季臻的完美搭配之后,又被她身上这条裙子惊住了。
  这……这上面的是真的花?
  这哪里是穿的晚礼服?这分明就是穿的钞票啊!
  在场不少是公司内部人员,多少知道乔微凉的收入,虽然不低,但要穿出今晚这一身,也不是多轻松的事。
  于是众人的目光都落在季臻身上。
  季臻入圈时已经二十四岁,年纪比不得小鲜肉,又刚被赶出季氏,尽管颜值在那里摆着,也没有几个人相信他能在圈子里混出什么名堂。
  当然,拍第一步电影的时候,也传出他摔剧本罢拍的情况。
  其他人听见了,大多怀着看热闹的心情,有人甚至故意用这件事去酸乔微凉,想看她出丑。
  只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季臻运气会这么好,刚拍第一部电影,就拿了几个电影节的最佳男配角,演技迅速得到观众的认可。
  众人也是在这之后见识到乔微凉的炒作手段的,连季臻曾经是云城一少的事,她都先于媒体爆料炒出来,将季臻定位为家道中落却不屈不挠的落魄贵公子。
  这样的定位很成功,至少很对观众的胃口,甚至国外有一个青少年教育类节目还把季臻作为青年楷模请去做过演讲嘉宾。
  那一场演讲,季臻用的是全英文,发音纯正,且富有幽默感,轻描淡写的说了他被赶出季氏的事,更多的则是传播正能量。
  演讲的视频从国外网站一直火到国内,粉丝数量飙升的同时,季臻的发展渠道又拓宽了许多。
  然后是接戏,拿视帝。
  在别人看来,季臻的演艺之路就像是开了外挂,一路畅通无阻,且呈节节攀升的状态。
  在季臻红了之后,众人开始觉得乔微凉配不上她,这样一个臭名昭著的女人,怎么配得到这样一个优秀出色的男人的喜欢呢?
  所以,所有人都打心眼里期盼着,季臻在夺回季氏以后,能一脚踹开乔微凉。
  明明不关他们什么事,但还是有人觉得这样才会顺心一点。
  现在,这个男人二十七,马上步入而立之年,在他身上,是时间和阅历积淀之后的沉稳、内敛,有着一个男人最让人着迷的魅力。
  乔微凉的确是漂亮的,站在季臻身边也的确没有任何不妥,可看在别人眼里还是觉得碍眼。
  是的,她站在这个男人身边,就会让人觉得不舒服,不会有人去探究,在这个男人没有被万众瞩目之前,她为这个男人付出了多少。
  没理会周围那些揣测探究的目光,乔微凉从服务生的托盘里拿了一杯果酒,这种酒浓度低,喝起来有些甜,比较温和,一般乔微凉比较喜欢喝这种。
  仰头喝了一口,听见一声口哨声,回头,萧红穿着一件亮蓝色抹胸晚礼服过来,晚礼服是紧身的,裙摆恰到好处的包裹住臀部。
  没有别的装饰,两条嫩白匀称的大长腿就已经惹火得让人移不开眼。
  “很漂亮。”
  乔微凉摇了摇杯子对萧红说,萧红但笑不语,目光将乔微凉上上下下扫视了个遍,然后伸手从乔微凉裙摆后面扯下一片玫瑰花瓣,丢进自己的酒杯里,喝了一口散漫的问:“当初怎么没想着做演员?以你的本事,应该早就红透半边天了吧。”
  “嫌我脾气太大,没公司签我。”
  乔微凉笑着回答,萧红看了她一眼,眼底笑意更深:“那我是不是也该转行做经纪人了?”
  乔微凉和萧红碰碰杯回答:“我不同意。”
  正说着,林御城带着一个女人走进来。
  虽然是第一次看见,乔微凉还是一眼就肯定那是高岚。
  今天高岚穿得很休闲,一件毛茸茸的宽松卫衣,下面是休闲裤,隔着老远都能看出她浑身的孕妇气质,林御城的手一直揽着她的腰,看得出很小心她。
  平心而论,高岚长得挺好看的,五官算不上精致,却有种大家闺秀的大气,因为怀孕,又因为母亲的天性而温和下来,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她没有化妆,脸色却很红润,整体看上去气色还是很好的。
  一路上都有人和林御城说话,林御城基本都是护着高岚,然后微微侧身和那些人说话,不会停留很久,说几句就完。
  高岚一般都会安静的站在林御城旁边,脸上带着恬淡的笑,看上去温和无害。
  当然,也只是看上去罢了。
  在她抬眼朝萧红看来的时候,乔微凉分明看见她眼底的挑衅和敌意。
  “你和她,有仇?”
  乔微凉问,萧红喝完整杯酒,那片玫瑰花瓣被她含在嘴里,红唇却比花瓣更娇艳动人。
  萧红把玫瑰吃进去,挑眉:“大约是吧。”
  说完,林御城已经带着高岚走过来,和季臻交换了个眼神算是打招呼。
  “季少。”
  高岚温笑着和季臻打了个招呼,然后眼神诧异的看着乔微凉的裙子,飞快的闪过一丝艳羡,然后挽着林御城的胳膊,放软声音,带着点撒娇的语气:“御城,这条裙子真漂亮。”
  “这是我为我太太设计的裙子,只有这一条。”季臻直接回答,还嫌不够又加了一句:“不外借。”
  “……”
  高岚的表情有些发僵,她只是想让林御城也帮她定制一条一样的,季臻这话说出来,明摆着是在强调这条裙子是独一无二的。
  以林御城和季臻的交情,他当然不会再定一条一样的了,就算定回来,高岚也得避开乔微凉和季臻穿。
  这样想想,高岚就觉得心里很不舒坦。
  不过她脸上还是没有表现出来,反而笑得越发欢畅:“御城,我刚刚只是说着玩的,你不用放在心上,孩子大了显怀以后,好多衣服我都穿不了了。”
  高岚‘大度’的解了围,伸手摸摸自己的肚子,笑得一脸慈爱。
  “林太太既然这么宝贝孩子,何必亲自跟来这种场合?难道是不放心林少,怕他沾花惹草?”
  乔微凉淡淡的开口问,高岚抬眼看了她一眼,然后迅速的扫过萧红,眼底闪过怨毒,明显是在怪她。
  乔微凉觉得这人真好笑,说话的自己,她瞪萧红做什么?难道以为萧红说了她什么坏话?
  萧红不以为然,没有理会高岚的目光。
  高岚吸了两口气才保持住脸上的笑容:“怎么会,御城只是怕我一个人在家里太闷了,所以带我出来透透气。”
  “林少真是体贴。”
  乔微凉感叹,高岚脸上的笑真实了些,甚至带着几分骄傲,却听见乔微凉话锋一转:“不过,这样看来林少也不是多在乎这个孩子嘛。”
  “乔微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高岚撑不下去了,拧着眉问。
  乔微凉耸耸肩,一脸无辜:“林太太别生气,我只是关心你罢了,比较透气的地方有很多,何必专门来这种人来人往的场所,万一发生什么意外磕着碰着就不太好了。”
  这是乔微凉第二次提醒高岚。
  据乔微凉所知,林御城已婚已经不是一年两年的事了,这些年,乔微凉也遇见过林御城几次,但高岚都不曾出现在林御城身边。
  外界还一直笑称林少太爱老婆,不肯让她出来抛头露面。
  最近乔微凉遇见高岚两次,一次是季氏年会,一次就是今天,两次她的目的都很明显,秀恩爱和秀孩子。
  乔微凉相信她是爱肚子里的这条生命的,但同时也把它当做炫耀的资本。
  她的炫耀对象也许是萧红,也许还有其他什么人,但不管怎样,在乔微凉看来,作为孕妇,就应该避免出现在这样的场合。
  万一真有什么意外,谁又说得清是怎么回事呢?
  乔微凉以为这下高岚会生气,可是她没有,她只是盯着乔微凉半天,问了一句:“乔微凉,我是不是得罪过你?”
  “是,第一,我现在还是季太太,你好像从来没有这样称呼过我,我很介意,第二,你刚刚说这裙子漂亮的时候,没有夸我。”
  这两个理由,有些牵强,却偏偏让乔微凉说得理直气壮。
  而且有季臻在一边护着,也没人敢拿乔微凉怎么样。
  高岚胸口剧烈起伏了一阵,几乎是咬着牙开口称赞:“季太太,你今晚很漂亮。”
  “谢谢。”
  乔微凉举杯,喝了小口果酒。
  “御城,我想到旁边坐会儿。”
  高岚脸色不太好的说着,身子就倒进林御城怀里。
  林御城扶着她的腰要往旁边走,乔微凉突然开口说了一句:“林太太,你今晚这件浅蓝色衣服也很漂亮。”
  高岚的步子顿住,难以置信的回头看着乔微凉,乔微凉俏皮的朝她眨了眨眼睛。
  果然,这女人刚刚以为自己还看不见,所以才会在看向萧红的时候,毫不掩饰眼底的恶意,还真是有心机啊,差点就被骗过去了。
  高岚脸色变了变,身体又晃了一下,这才被林御城扶走。
  “她是孕妇,你怼她做什么?”
  萧红喝着酒问,这么一会儿,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杯了。
  乔微凉拿走她手里的酒杯:“也不是因为你,只是她刚刚把我当瞎子,有点不爽罢了。”
  听见这话,萧红‘咯咯’的笑出了声,越发觉得乔微凉很对她的胃口。
  “我看见王导了,过去跟他打声招呼。”
  萧红说完端着红酒摇曳着身姿走过去,单单只是从背面看,就很有韵味。
  乔微凉突然想,为什么当初林御城没有和她一直走下去呢?
  “在想什么?”
  男人低沉的声音拉回乔微凉的目光,回头,不期然看见一碗皮蛋瘦肉粥。
  “……”
  这种场合怎么会有皮蛋瘦肉粥的?而且这男人端在手里好像还一点都不觉得尴尬。
  “我刚让牧钊去买来的,吃点,不然待会儿会胃疼。”
  “……”
  “要我喂你?”
  “……”
  最终乔微凉还是自己接过了那碗粥,找了个人少的角落迅速喝光,幸好,在她喝粥的时候,没有人过来看见。
  当然,如果乔微凉喝粥的时候能抽出一秒钟时间回头看看身后那个浑身戾气的男人的话,大概就会明白为什么没有人敢靠近她了吧。
  一碗粥喝完,乔微凉肚子里暖暖的,整个人比刚刚精神了很多。
  她本来就没吃午饭,做完造型也来不及吃晚饭了,这碗粥虽然不顶饱,但好歹能垫垫胃,晚上回去再吃点夜宵,第二天就不会难受。
  唇角上扬起细小的弧度,季臻的眉眼舒展开来。
  今晚他的话很少,目光一直都停驻在乔微凉身上,像个安静的守护者。
  不可否认,乔微凉很喜欢这种被守护的感觉,但并不仅限于此。
  时间差不多了,晚会开始,照旧是工作总结,只是圣庭的工作总结,每年弄得跟颁奖典礼差不多。
  先是优秀艺人今年一年的优秀作品展播,再根据艺人评出优秀经纪人,季臻自然是毫无疑问要拿奖的,乔微凉算是和他绑定,基本没悬念。
  圣庭的经纪人林林总总有几十个,优秀经纪人的名单每年有五个,阮清倒是一直惦记着这个奖,虽然奖金不算很多,但好歹是对一年工作的肯定。
  今年因为关喆的唱片销量不错,阮清应该能拿到这个奖。
  乔微凉想着,拿手机给阮清发了条短信:待会儿拿奖记得别哭得太惨。
  阮清很快回复了短信:什么奖?我现在和小白在戈壁数星星玩儿。
  “……”
  后悔了两秒让阮清帮小白接了戈壁的广告代言,乔微凉回复信息:没事,你们注意安全。
  发完短信,乔微凉四处搜索了一下,没看见萧红在哪儿,只能看向季臻:“待会儿我可能会上去帮阮清领奖,帮我录一下视频。”
  “好。”
  季臻接过手机,屏幕上已经显示出获奖经纪人的名单,乔微凉和阮清的名字并列。
  聚光灯打在台上,乔微凉一步一步登上上去,周围发出不小的惊呼,也许是因为她的颜值,也许是因为她今晚高调的装扮。
  每个人领了奖,都要拿话筒说几句话,无论是总结还是感谢,都要走一下过场。
  等前面三个说完,乔微凉把自己的和阮清的奖一起拿在手里,工作人员把话筒递给她。
  乔微凉转身面对大家,打在她身上的灯光太强,她根本看不清下面的人,当然,就算看得清,她也不会紧张。
  “我叫乔微凉,这是我到圣庭的第五年,也是第五次拿优秀经纪人奖,我没什么好说的,因为我所得到的,一直是我应得的。”
  乔微凉说完,底下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不知是谁第一个带头鼓掌,才响起一阵稀稀拉拉的掌声。
  乔微凉并不介意,蹲下把自己的奖放到脚边,然后摊开阮清的奖高高举起。
  “这是我帮我的同事阮清领的奖,他现在还在戈壁陪艺人拍广告,没办法到场。他大概是圣庭资历最老的一个员工,他在圣庭待了将近十年,这是他第一次拿到这个奖,并不是他不够优秀,而是他很有原则,尽管那些原则,在我和在场的许多人看来,是有些可笑的。”
  说到这里,乔微凉顿了一下,然后才继续道。
  “他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也许他没有特别擅长的技能,也没有独到的商业头脑,可他永远都会尊重手下艺人的梦想,艺人要做保证自己梦想的纯粹性,他就拒绝那些商演和广告代言,只专注创作。”
  “我曾经也有过和他一样的想法,后来,我放弃了,走了另外一条路,可他还走在这条艰难又坎坷的路上。这个奖只是对他工作的肯定,他的生活不会发生任何变化,他还是会坚持自己的原则,还是会尊重艺人的想法放弃那些唾手可得的赚钱机会。”
  “今天能站在这里替他领这个奖,我很荣幸,也很惭愧。他叫阮清,是我入行以来,见过最优秀的经纪人。”
  乔微凉说完,弯腰深深地鞠了一躬。
  这一躬,并不是给在场的人鞠的,而是给那个叫阮清的男人。
  在场的人都能感受到她的诚恳,也能从她那番话里,得到感悟。
  这一次,会场静悄悄的,许久都没有声音,直到乔微凉拿着奖走下台,直到主持人开始说下一个节目的串词,众人才回过神来。
  乔微凉下来,季臻接过她手里的东西,又把手机递给乔微凉,乔微凉点开视频看了看,季臻录得不错,画面很清晰,也没有抖。
  确定没什么问题,乔微凉直接发到了阮清的邮箱。
  不管他什么时候能看见,总归会是开心的。
  发完邮件,再抬头,殷席已经上台讲话,不像其他公司领导致辞那么冗长,殷席的致辞依然沿袭了前几年的风格,简洁明了,只有短短一句话:希望大家明年能够创造更好的成绩。
  一句话说完,运营总监说了下明年年初的大致工作计划。
  有新人选拔计划,潜力艺人力捧计划,还有当红艺人保持计划,对艺人福利和保障也有了一定的调整,从现场的反应来看,这些福利待遇还是挺合大家的心意的。
  乔微凉看了看,安若柏比较适合新人和潜力艺人两个计划,萧红则更符合潜力艺人计划,两项计划申报下来,能申请到的推广资金还是很可观的。
  钱有了保障,剩下的事,自然不成问题。
  总结工作做完,就剩下晚会演出了,基本都是自家的艺人和作品,只是和平时的演出不太一样,好多艺人都颠覆了形象。
  有反串的,有故意扮丑的,演戏的唱歌,唱歌的演戏。
  让乔微凉有些意外的是,今年关喆竟然有出演节目,而且是和萧红搭档演双簧,萧红和关喆都换了传统的长衫。
  当萧红扎起朝天辫,在鼻梁处扑上一层面粉后,乔微凉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
  萧红的面部表情很夸张,活灵活现,又是瞪眼又是摇头,偏偏关喆的声音很冷静,沙哑中带着性感。
  明明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通过这样的形式,却碰撞出让人意外的幽默感。
  在场好多人原本已经有些兴致缺缺,看见这个节目都忍不住笑出了声。
  乔微凉笑着笑着,偏头不经意看见坐在不远处的林御城。
  他的目光落在舞台上,悠远又深邃,好像被勾起了什么久远的回忆。
  这个双簧一开始是搞笑的,可是后来,关喆的声音越来越低,甚至带了一丝颤抖,乔微凉才发现,这个双簧讲了一个小丑的故事。
  故事的结局有些悲伤,小丑逗乐了所有人,但他自己却从来都不知道该怎么笑。
  一行泪从萧红的眼角滑落,紧接着又是一滴,白色的面粉,被冲刷出一道痕迹,有些滑稽,却没有人再笑出声。
  这个时候,关喆从后面走出来,开始翻唱一首国外的情歌,萧红起身,工作人员上前扯掉她的长衫,露出里面的小丑装,随着音乐,她开始舞蹈。
  稍微有点眼力见的人都能看出来,她的舞蹈功底很深厚,每一个动作都被她发挥到极致。
  跳跃、旋转以及从她眼神中传达出来的情感,无一不让人觉得震撼。
  乔微凉仔细听着关喆的唱的歌词,歌词里说:
  我信过你说的永远,也寻过你画的天堂,最终却被你遗失在路上。
  我看过你看的天空,也闻过你给的芬芳,后来却忘了你在的方向。
  多年以后,亲爱的,我终于学会,没有你也要远航……
  最后一句歌词唱完,萧红一下子跌坐在地上,她的脸上早已泪流满面,妆不成妆。
  众人只觉得她是不遗余力的在演绎这首歌曲,乔微凉却觉得,这是她的涅槃重生。
  她受过的伤,终将成为过往,而她,也将开始新的远航。
  一曲完毕,聚光灯照在她和关喆身上,关喆上前把萧红扶起来,萧红很爽快的用手擦了擦自己的脸,眉眼弯弯已然带上笑意,在一瞬间收敛了情绪。
  晚会节目也会有评选,最终是萧红和关喆摘得一等奖,有三万块的奖金,萧红他们用奖金请乔微凉和阮清他们一起吃了个饭,当然,这都是后话。
  节目结束,晚会也进行的差不多了。
  照旧是林御城先带着高岚离开,期间高岚一直欲言又止的看着乔微凉,不过最后终究什么都没说。
  萧红是开车来的,正好和关喆一起回公司。
  乔微凉自然是和季臻一起坐车回别墅,上了车,乔微凉脱下高跟鞋,大概是最近这几个月受伤住院的时间比较多,所以脚变得娇气了些。
  季臻看见了,不由分说的抓着乔微凉的脚踝把脚放在自己腿上,轻轻揉捏着,乔微凉缩了好几次脚都没能挣开。
  乔微凉气得没办法,吼了一句:“季臻,我有脚气!”
  季臻抬头看着乔微凉,幽黑的瞳孔时不时折射出车窗外的路灯光,灿若星辰。
  然后乔微凉听见他说:“没关系,我不介意。”
  “……”
  可是她很介意!
  “今天你做的一切,我很感谢,但是,这并不会改变我们……”
  “乔微凉。”
  季臻打断乔微凉的话,揉完一只脚又抓过另一只轻轻揉着,不急不慢的开口:“离婚可以,我要净身出户。”
  “我不需要,我可以养活自己,而且,这样的话,我会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季臻,如果你真的为我好,就爽快的让我把婚离了,你不欠我什么,我也不想要你什么。”
  季臻没有回答,揉完这只脚才放开乔微凉。
  直到车子开到别墅,乔微凉下车,季臻帮她提着裙摆,进屋的时候他才说:“这是我同意离婚的唯一条件,乔微凉,我不是在和你商量。”
  呵!
  的确不是在和她商量的态度,这男人摆明的是威胁她是吧?
  要么离婚,要么把他所有的财产都分走!
  那她这三年算什么?费尽心思图谋他的钱?
  乔微凉差点笑出声来,这男人还真是会抓她的软肋。
  进了屋,乔微凉直接上楼,脱了裙子进浴室洗澡,胸口被堵得有点发疼。
  怒气冲冲的洗完澡,坐在梳妆镜前面吹头发,乔微凉慢慢的平静下来。
  季臻的财产,乔微凉是不会要的,但这婚,她也是要离的。
  至于怎么个离法,还可以想想办法。
  他不给她商量的余地,她也有!
  吹完头,看见那条裙子,乔微凉有些无奈,这裙摆上的花,最迟到明天就会谢,难道以后穿一次就要让人往上弄一次花?那也太麻烦了吧?
  乔微凉找了个衣架把裙子挂起来,正准备把花拆下来,门铃响了。
  乔微凉出门,就见季臻洗了澡,换了家居服,围着围裙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个女人,乔微凉认识,不仅认识,而且熟悉。
  “微凉。”她喊。
  乔微凉张了张嘴,喉咙哽着没能发出声音,飞快的跑下楼,温颜走进来,又笑着喊了一声:“微凉,好久不见。”
  的确,好久不见。
  喉咙里堵了很多疑问,想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想问她这三年到底过得好不好,想问的太多太多,最终只化成一个用力地拥抱。
  微凉,能再见到你,真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