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7 和已婚女性保持距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乔微凉和温颜坐在客厅沙发上,心里有很多问题想问,但两个人都很安静的坐着,谁也没有开口主动打破沉默。
  乔微凉观察着温颜,她脸色还勉强算得上红润,可乔微凉看得出,她化了淡妆,脸消瘦了许多,下巴尖尖的,可一双眼眸到底是清澈宁静的,不再像三年前那样空洞、恐惧。
  她脖子上的皮肤很白,白得几乎透明,能清晰的看见皮肤底下青色的筋络。
  她看上去似乎比之前过得好一些,又似乎没有好过到哪儿去。
  温颜离开时,乔微凉给她留了一笔足够的钱,后面打算每个月给她打一笔钱,结果才过了一周,就收到短信提示,温颜把那个账户注销了,打手机也无人接听。
  乔微凉知道她是想和过去完全断绝联系,但没想到她连自己都不联系。
  屋里温度很高,温颜进来就脱了外套,只穿着一件玫红色的长款高领毛衣坐在那里,可她手上一直戴着手套。
  纯黑色的天鹅绒手套,紧紧的包裹着纤细的手指,很漂亮。
  “不热么?”
  乔微凉盯着温颜的手问,温颜原本把手放在膝盖上的,闻声缩了缩,藏到背后:“还好,我有点畏寒。”
  “那我去帮你煮点姜茶喝。”
  乔微凉说着起身,手被温颜抓住,温颜眼神闪躲了下,有些无奈的笑笑:“我就知道瞒不过你,其实我是怕把手套摘下来吓到你。”
  乔微凉坐回去,双手环胸,等着温颜继续。
  温颜慢慢的摘下手套,尽管有了心理准备,乔微凉的瞳孔还是缩了缩。
  记忆中温颜的手很漂亮,十指纤纤,尤其是拿麦克风在舞台上歌唱的时候,那指尖似乎有魔力,可以吟唱出绝美的旋律。
  可是现在,乔微凉眼前的手,是一片青紫,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针眼,乔微凉甚至找不出一处好的地方。
  “怎么会变成这样?”
  乔微凉问,手伸到一半又停下,她不敢去抓温颜的手,怕再小心的动作,都会弄疼她。
  看出她的顾虑,温颜主动抓住乔微凉的手,笑得温和:“我一直在配合治疗,放心,没关系的,以后,我已经不需要这些了。”
  治疗起来会这么痛苦吗?她现在已经完全好了吗?
  乔微凉想问,可看见温颜弯成月牙的眼眸,终究没能问出声,只搂着她,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嗯,一切都过去了。”
  最终季臻做了三个人的面。
  乔微凉看得出,温颜的食量不大,只吃了一个煎蛋一口面,她就有些吃不下了,却还笑着努力的让自己吃得更多。
  “不想吃就别吃了。”
  乔微凉直接抢了她的筷子,连面碗也一起抢走。温颜怔了怔,终是没有拒绝。
  吃完面,乔微凉洗碗,温颜看向季臻:“听说你和微凉要离婚了。”
  “……”
  季臻横了她一眼没说话,这女人突然跑来是想做什么?
  没理会季臻的不爽,温颜勾勾耳发,笑得恬淡:“原本我还怕会打扰微凉的生活,现在看来,好像没什么问题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季臻有些不耐烦,要不是看在她是乔微凉朋友的份上,他才不会浪费时间在这里听她东扯西扯。
  “我想和微凉一起住一段时间。”
  “不行!”
  季臻想也没想直接拒绝,他和乔微凉还没离婚呢!
  温颜笑着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季臻,语气依然很柔:“季先生,你现在好像没有说‘不行’的资格。”
  “……”
  这该死的女人!
  “而且,我看你现在一定后悔死了吧?毕竟错过乔微凉,你大概再也遇不到一个像她这样的女人了。”
  “……”
  季臻从不知道,原来这种看上去温柔无害的女人,说起话来也能句句戳人心窝。
  特么的真的好想打人!
  温颜说完话,丝毫不理会季臻要吃人的目光,笑盈盈的看向乔微凉:“微凉,我今晚可以和你睡吗?能带我去一下浴室吗?”
  “好,这就来。”
  乔微凉擦干手出来,看见季臻顿了顿:“如果你觉得不方便,我可以和她一起出去开房。”
  “……方便!”
  季臻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就起身出门,这女人这话,分明是说他在家里碍着她们叙旧不方便!
  季臻摔门而出,温颜忍不住笑了笑:“他如果真的生气了你不会有事吧?”
  “不会,堂堂云城一少,还不至于因为这样就家暴我。”
  乔微凉回答,带着温颜上楼,给她拿了干净浴巾和睡衣,等温颜洗澡的时候,又换了干净床单和被套。
  温颜出来的时候,乔微凉正抱着换下来的东西往外走。
  “毁灭罪证?”
  温颜靠在浴室门口,笑得意味深长,乔微凉面不改色,只是看了眼她突出的锁骨,当真是比之前又瘦了许多。
  把东西分类放进洗衣机,乔微凉回到卧室,看见温颜正在拿吹风,上前接了过来,开着中档温吞吞的帮她吹头发。
  “微凉,你好像越来越温柔了。”
  温颜笑着说,乔微凉看着镜子里面的她们,好像又回到最初的时候。
  温颜会和她说新的音乐想法,会和她讨论舞蹈设计和演唱会的特别安排。
  那个时候的温颜,也是这样笑着说:微凉,你比我想象中的要温柔好多。
  温柔么?
  其实乔微凉并不觉得自己适合这个词,只是太心疼眼前这个女孩儿了,总是能从她身上,看见自己的影子。
  花了半个小时时间帮温颜吹完头发,乔微凉去拉窗帘,却看见别墅外面停了一辆车,殷席手里夹着一根烟,靠在车上,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在那儿看了多久。
  乔微凉动作僵住,很奇怪,当这件事发生的时候,乔微凉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害怕,她甚至还冷静的思考了一下现在有多少种方法可以把温颜送走。
  “微凉,你在看什么?”
  看她一直不过去,温颜小声问。
  “殷席在楼下。”
  乔微凉回答,目光依然在殷席身上没有收回来。
  暗夜里,乔微凉看不清殷席的表情,只能借助路灯光看见他幽深如狼的眸光,但那眸光并不像三年前在机场那样嗜血冷酷,只是携卷着乔微凉看不明白的寂寥。
  那一刻,乔微凉突然想到一个词:孤狼。
  被驱逐出狼群,失去伴侣,孤单行走在黑夜中的狼。
  即便它曾经有过再强的本事与荣辱,它都无人可倾述,也无人分享。
  “是他送我过来的。”
  温颜回答,乔微凉猛地回头看向她:“他什么时候找到你的?”
  “今天下午我给你打完电话,在公交车站等车回去的时候。”
  温颜说得很平静,好像,殷席这个人对她并不是难以忘怀的恶梦,只是一个多年不见的朋友。
  “他现在好像蛮好说话的,我说我要来找你,他就带我去了晚会现场,然后又带我来了这里,微凉,你今天真漂亮。”
  温颜的语气有些意外,当然,乔微凉的意外不会比她更少。
  乔微凉以为,殷席如果再见到温颜,一定会像之前那样,把她像囚犯一样囚禁在屋子里,说不定还会当着温颜的面暴揍自己一顿,然后威胁温颜不准再逃跑,如果她逃跑了,就拿乔微凉开刀。
  至少在乔微凉心里,这才是殷席的作风。
  可是现在,他看见温颜了,不仅没发火,还亲自把温颜送到别墅,自己则闷不做声的守在别墅外面。
  乔微凉看不懂殷席现在的意图,当然,她也从来没有看透过。
  那男人要守就守着吧。
  乔微凉拉了窗帘然后关灯上床,只剩下墙壁上的壁灯发出微弱的光亮。
  “真漂亮。”
  温颜盯着墙上的灯感叹,乔微凉‘嗯’了一声没再说其他的。
  “微凉,你为什么要离婚?”
  “……”
  “很少有男人愿意下厨做饭的,我看他对你好像还可以。”
  ‘他’自然指的是季臻。
  平心而论,乔微凉觉得季臻并没有对她特别不好,尤其是最近这段时间,他甚至可以说得上是对她很好了。
  可乔微凉已经分不清这好里面,有多少是出于真心,又有多少是因为愧疚。
  这种不肯定让乔微凉觉得很无力,她不想让自己每天像神经病一样疑神疑鬼的。
  “并不是有个男人,对我不错,我就要和他过一辈子的,现在有很多小鲜肉的,我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乔微凉满不在乎的说,神情自然让人看不出任何受了委屈的痕迹,温颜了然于心,拍拍她的头:“知道了,希望你赶快离婚,然后找一堆可口的小鲜肉。”
  说完这个话题,乔微凉和温颜都很默契的没有再让谈话内容涉及彼此的感情领域,基本都是挑一些过去的开心事聊。
  聊着聊着,温颜睡着了,乔微凉又等了半个小时左右才小心的起身下床,披了件大衣出门。
  已经是后半夜,温度低得吓人,乔微凉走出去,果然看见殷席的车还停在那里,那人甚至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仰头看着楼上窗户。
  这温度估计都下霜了,这男人打算就在这里站一夜!?疯了?
  乔微凉紧紧身上的衣服,又往前走了几步,殷席偏过头来问了一句:“她睡了?”
  “嗯,聊了大半夜,刚刚才睡下。”
  乔微凉说完,拧了拧车门。
  车门冻得跟冰棍似的,乔微凉没好气的瞪了殷席一眼:“冷死了,开门让我上车说话。”
  殷席深深地看了乔微凉一眼,解了锁,乔微凉连忙钻进车里,车里没开暖气,比外面好不了多少。
  “你特么是不是脑子有病!?”
  乔微凉骂了一句,从车后座爬过来开了暖气,殷席站了一会儿才坐进来,过了好一会儿,乔微凉才感觉到一点温度。
  “你打算怎么做?”
  乔微凉问,她现在没那么多精力去防备这个男人,这样开门见山的谈,是最好不过。
  “她回来了,我不会放她走。”
  “所以呢?你留住她的方式,还是像三年前那样再把她关起来一次!?”乔微凉冷嘲一声,如果是那样,她绝对不会同意的。
  “她想见你,我不阻拦,但如果你再把她弄丢一次,你应该知道,我所有的耐心都在这三年耗光了。”
  这个答案,比乔微凉今晚知道殷席送温颜过来还要让她震惊。
  殷席这话的意思是,让温颜在他视线能及的范围内自由活动么?
  这样的处理方式,让乔微凉对殷席之前的印象土崩瓦解,最终只剩下两个字:仁慈!
  她竟然会觉得这个男人仁慈?
  她的脑袋是被冻得供血不足了吗?
  “你不干扰她的生活?”
  乔微凉依然有些不确定的问,如果三年前殷席能这样做,温颜最后,也许不会走到那样极端的地步。
  听出乔微凉的不信任,殷席反问:“你难道希望我把她关起来,然后把你抓到她面前暴打一顿以示威胁?”
  “……”
  当她什么都没想过!
  沉默了一会儿,乔微凉再次开口:“如果她对医院不那么抗拒,我想带她去医院复查一下,确定她的身体状况没有问题。”
  乔微凉有些不安,对于温颜突然回来的事,出于直觉的不安。
  殷席的眼神灼热得恨不得在乔微凉脸上烧出个洞来,良久才应了一声:“好。”
  下车的时候,乔微凉又被冻得一个激灵,却不得不承认温颜说的话,殷席好像真的好说话了许多。
  天太冷了,乔微凉想不了那么多,只想裹紧大衣跑回去,然而刚从大门跑进来就被一只大手抓住胳膊,随即腰也被扣住,身体被卷入一件温暖的大衣里,男人熟悉的气息扑鼻。
  “你没走?”
  乔微凉有些惊讶的问,季臻抱着她回了别墅,开了一盏小灯,乔微凉这才看见他黑沉的脸色。
  “大晚上你不睡觉跑出来做什么?太激动要吹吹冷风冷静一下?”
  “……”
  她还没问这男人大晚上躲外面干嘛呢,吓人么?
  季臻用热水壶烧了热水,然后给乔微凉冲了杯热可可。
  喝了半杯,乔微凉暖和起来,抬眼一看客厅的挂钟,已经快凌晨四点了,睡意汹涌而来,乔微凉打了个哈欠。
  “明天不用去上班。”
  季臻命令的说,乔微凉本来就打算的过完年再正式回去上班,加上温颜又回来了,明天自然不会去公司。
  点点头,乔微凉起身把大衣还给季臻:“这么晚了,你还要去酒店?”
  “你希望我去?”
  “……”
  这男人语气里满满的不满和委屈是想闹甚?
  “你明天应该还要上班,在客房将就一会儿吧,明天我带温颜去看住的地方。”
  季臻不说话了,‘蹭’的一下站起来,直接上楼,不过这次没有摔门,动作还算轻柔。
  乔微凉看了一会儿紧闭着的门才慢吞吞的上楼,温颜睡得很熟,乔微凉悄悄地钻进被窝,她也没有醒过来。
  乔微凉想,她应该是有好转的,至少不会像之前那样,即便吃了安眠药都彻夜难眠。
  乔微凉没睡多久,大概八点多的样子就醒了,看见温颜还在睡,安下心来。
  起床从衣柜里拿了干净衣服放到床边等温颜起来后穿,然后拿了干净的洗漱用具出来。
  怕在浴室洗漱会吵醒温颜,乔微凉拿着自己的洗漱用具敲开季臻的门。
  门打开,男人正在打领带,看见乔微凉,眸色加深,伸手扣住乔微凉的腰把她拉进来,然后抵在门上。。
  “乔微凉,只要我们一天没有签离婚协议,你都是季太太。”
  “我知道。”
  “那你也知道季太太该履行什么义务吧?”
  “……”
  乔微凉没说话,两人僵持着,呼吸交缠,温度渐渐升高。
  不知过了多久,季臻一脸烦躁的扯下自己的领带塞进乔微凉手里,然后抢走她的洗漱用具。
  “……”
  季先生缺少睡眠所以被影响到IQ了么?为什么感觉有些幼稚?
  乔微凉拿着领带没有犹豫多久,就踮起脚帮季臻系。
  “季臻,你应该知道,这段婚姻已经走不下去了,就算你用净身出户的条件,也拴不住我,你不要逼我,逼急了,我会做傻事的,我傻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乔微凉笑了,笑得很明媚,却让季臻有种抓不住的心慌。
  他不知道乔微凉嘴里的‘傻事’能傻到什么程度。
  可他还是不想就这样放手,一旦放手,他和她之间,就真的没有什么联系了。
  她要和他断得干干净净,怎么可能?
  他已经为她动了心,将她规划进自己的未来,怎么都断不干净的。
  “乔微凉,我不许。”
  他抓着她的胳膊,有些恼怒的说。
  不许什么?
  不许她斩断和他之间的关系还是不许她做傻事?
  乔微凉动手紧了紧领带,顺手帮季臻理理衣领,笑得温和无害:“季先生,你应该知道,我不是那种言听计从的女人。”
  说完,乔微凉拿着自己的洗漱用具进浴室洗漱。
  季臻烦躁得想扯领带,可一想到这是乔微凉刚刚才系好的,又停下来。
  乔微凉洗漱完出来,屋里没人,本以为这男人已经走了,出门却听见厨房有声音,下了两步楼梯倾身看过去,男人穿着西装,套着围裙,满脸的不爽,可手上的动作却半点没含糊。
  乔微凉只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走回卧室。
  她怕多看一眼,会忍不住一再的对这个男人动心。
  回到卧室,温颜已经醒了,换了乔微凉给她准备的衣服,正叼着牙刷打量屋里的摆设。
  看见乔微凉回来,温颜顶着满嘴泡沫含糊不清的问:“这婚纱照怎么回事?”
  “P的。”
  乔微凉随口回答,坐在梳妆镜前开始化妆,今天主要目的是和温颜一起逛街,顺便可以看看房,妆容可以稍微淡一点。
  如果要看房的话,嗯,还可以看看车。
  季臻的车不少,乔微凉有时也开开,反正他们是合法夫妻,乔微凉没打算和他客气,但现在既然要划清关系,还是自己买辆车比较好。
  温颜眼神古怪的看了乔微凉一会儿,钻进浴室好好洗漱,洗漱完出来,也化了个淡妆。
  她今天心情应该不错,化了妆之后看上去更是神采奕奕。
  乔微凉把自己新买的砖红色口红给温颜用,然后又给她拿了个精致的白色细链小包放手机。
  因为要出去玩,乔微凉穿了一件低领白色毛衣,毛衣下摆有流苏设计,外面则套着一件深色羊绒牛仔衣,下面穿着一条灰白色的牛仔裤,脚上蹬着一双白色雪地靴。
  乔微凉给温颜搭的是一件红色高领毛衣,毛衣是长款,包臀,外面套着一件米色呢子大衣,下面是一条黑色加绒长裤,搭着黑色长靴。
  虽然是长靴,但鞋跟并不算高,即便是逛街脚也不会很累。
  换好衣服,乔微凉和温颜下楼,季臻已经离开了,冰箱上贴着一张便利贴:菜在微波炉里。
  “啧啧,字写得挺漂亮的。”
  温颜笑着拿走那张便利贴,用手肘撞撞乔微凉的胳膊:“真的还要离婚?离了你可就二婚喽。”
  “二婚犯法了?”
  乔微凉反问,打开微波炉,里面是四个色泽漂亮的煎蛋。
  再打开旁边的电饭锅,里面是熬得浓稠软糯的玉米粥。
  温颜深吸了一口气,连声催促:“没想到堂堂季少厨艺还真不错,快让我尝尝。”
  乔微凉盛了一碗给温颜递给她,温颜小心的吹了两下就吃进嘴里,眼珠滴溜溜的转了一圈,伸出大拇指由衷夸赞:“好吃!”
  “夸我做什么,又不是我做的。”
  乔微凉又给自己盛了一碗,把煎蛋端出去。
  早餐吃得很开心,但尽管如此,温颜也只吃下了半个煎蛋和半碗粥。
  看见乔微凉担忧的眼神,温颜满不在乎的安慰:“之前吃了太多药,伤胃,所以吃不了多少,不用担心的。”
  “小颜,我想带你去医院再做个身体检查。”
  “不用这么紧张吧,我好不容易才不用打针吃药,我可不想再回去。”
  温颜摇着头拒绝,脸上的表情很认真,眼底也是实打实的厌恶。
  “我……”
  “放心,我要是不舒服,肯定会告诉你的,我们不要浪费时间去那种地方好不好?今天去哪儿玩儿?我好久都没逛过街了。”
  温颜转移话题,乔微凉也没再坚持,她现在很抗拒进医院,乔微凉总不能把她绑到医院去,这事急不得。
  “我想买套二居室,要不要跟我一起住?”
  “正合我意!不过我没钱给房租,乔大美人,肉偿可不可以?”
  温颜故意拉开大衣,朝乔微凉眨着眼睛问。
  这个时候,乔微凉本该配合的伸手挑起温颜的下巴的,可乔微凉愣在了那里,什么也没做。
  能看到这样鲜活的温颜真好啊。
  这些年,每隔一段时间,她总会梦见一次温颜,梦见她突然病发,不停的自残,乔微凉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法阻止。
  每次做到这样的梦,乔微凉总会惊醒过来,心脏会害怕的跳个不停。
  她最害怕的就是,她的好心最终变成间接害死温颜的凶器。
  现在能看见这样神采奕奕的温颜,乔微凉想,那大概是她此生做过最正确的一个决定了。
  “微凉,你怎么了?”
  温颜问,脸上的笑意敛去,伸手在乔微凉的眼角摸了摸,那里并没有泪。
  “没事。”
  乔微凉起身收了碗筷,三两下洗完,就和温颜一起出门,照例是牧钊开车送她们。
  乔微凉没有直接去看房,而是先和温颜去了国际购物中心,扫了一圈的货,然后找了部最新电影看。
  这部电影的男女主演都是圣庭的演员,乔微凉早就看过样片,却还是陪着温颜到电影院来看了。
  这是部贺岁喜剧片,有很多无厘头的情节设置。
  乔微凉已经习惯从一个经纪人的角度去看电影,无法专注于电影故事情节,总是分心去分析演员的神态动作是否有哪里不对,所以很难get到笑点,不过看现场观众的反应,电影拍得还是挺成功的。
  然而,电影看到一半的时候,乔微凉看见温颜在哭。
  这是一部3D电影,观影的时候都戴着墨镜,光线又暗,其实很难注意到旁边的人在干什么。
  可乔微凉偏头去看温颜的时候,屏幕上恰巧在放烟花,光线很凉,乔微凉很容易就看见温颜下巴处的泪水折射的光。
  心头忽的一滞。
  为什么呢?
  为什么要哭?
  明明是看的喜剧电影,为什么反而哭得泪流满面?
  乔微凉伸手拿走温颜抱着的爆米花,掰着她的肩膀让她靠着自己。
  温颜的肩膀抖了抖,由无声的哭泣变成嚎啕大哭。
  周围的人开始不满的谩骂:“神经病啊!看喜剧电影你哭毛线!要哭出去哭去!”
  乔微凉坐在那里没动,在一片骂声中,她听见温颜无助的声音:“微凉,为什么是我……”
  温颜哭了大约十分钟,渐渐冷静下来,乔微凉才带着她出了影院,去卫生间洗脸补了个妆。
  出来的时候,她的眼睛依然是红彤彤的,像一只被欺负了的小兔子。
  “刚刚哭什么?”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以前的事了。”
  温颜说得云淡风轻,乔微凉看着她的眼睛,笑了笑没继续追问,直接和她一起去吃了烤鱼。
  这家店,她们以前也来过,温颜很喜欢吃外面那层烤得脆脆的鱼皮,乔微凉就主要负责吃鱼肉。
  吃完烤鱼,找了家茶餐厅喝下午茶,一直磨蹭到三点多,她们才决定去看车。
  听出乔微凉有要买车的意思,牧钊提议让她们去看看今天在市中心广场的大型车展。
  乔微凉和温颜自然是没意见,等牧钊开车带她们过去,已经差不多四点了,车展还在继续,人却没难么多,正好可以慢慢看。
  乔微凉和温颜都不怎么懂车,一旁的销售人员介绍得天花乱坠,乔微凉和温颜都没什么兴趣,倒是温颜一直对车里的车模身材讨论个不停。
  众人:“……”
  这种事,难道不是男人喜欢干的么?
  正看得出神,一声清晰的快门声响起,乔微凉下意识的抬头看过去。
  一个穿着休闲夹克的男人还保持着按快门的姿势站在她们面前。
  乔微凉把温颜往自己身后拉了拉,严肃的开口:“这位先生,请你删掉相机里的照片,不然我有权告你侵犯我的肖像权!”
  男人放下相机,一张俊美的脸显露出来。
  五官立体精致,一双浅蓝色的眼瞳,锋眉挺鼻,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有些不羁,更多的却是魅惑。
  这个男人,很有吸引女人的资本。
  “是不是每次遇见我你都要对我说这句话?”
  男人戏谑的开口,动手在相机上按了几个键,然后递给乔微凉看,屏幕上面是‘已删除‘三个字。
  停顿两秒,男人正准备收回手,乔微凉突然伸手拿过相机,点开,她和温颜的那张照片果然还在里面,乔微凉掀眸看向男人,男人丝毫没有被抓包的窘迫,耸耸肩道:“我只是想保留美好的事物而已。”
  乔微凉没理他,动手删了照片然后把相机还给他。
  乔微凉其实不懂专业摄影,但因为何帆喜欢摄影,所以她玩过这种专业摄影设备。
  拉着温颜的手准备离开,男人开口:“美女,有没有这个荣幸请二位吃个饭?”
  乔微凉依然没理,温颜笑得意味深长的凑到乔微凉耳边:“美女,桃花不少啊。”
  一直走出车展棚,乔微凉才伸手勾了勾温颜的下巴,带着点痞气的开口:“可不,姐可是很有魅力的。”
  “嗯,的确很有魅力。”
  男人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嗓音很漂亮,具有金属质感。
  但,乔微凉有些反感。
  “这位先生,你已经越过了陌生人之间的安全距离,请你离我远点,不然我要告你骚扰!”
  男人举起双手呈投降姿势后退两步。
  “我叫夏以轩,今年二十七,爱好摄影和运动,无不良嗜好,目前正在追求乔小姐,之前有过数次谋面,我以为和乔小姐已经算有些交情了。”
  “不管是什么样的交情,夏先生都应该和一个已婚女性保持应有的距离!”
  “抱歉,实在是因为这位已婚女性的魅力太大了。”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