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第36枚婚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回到车上,牧钊胆战心惊的开着车,尽管车里的气氛看似很平常,季臻甚至还时不时和乔微凉说两句话,他还是觉得自家boss的状态很不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爆发。
  快到别墅的时候,乔微凉突然抓起季臻的手认真的看,季臻愣了一下,刚想反握住她的手,就听见乔微凉说:“这枚戒指,你能还给我么?”
  “……”
  季臻一下子把手抽回去,脸绷得很紧,好像别人欠了他几十个亿不还。
  一开始乔微凉要他戴戒指,他总是很反感,一般戴了几天就取下来随手扔了,可乔微凉发现以后,总是能找回来让他重新戴上。
  这一次,乔微凉要把戒指拿回去,季臻一点都不想还。
  拿离婚证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要他取下戒指,比断他一根手指还痛,没了戒指,还有什么能证明他和乔微凉曾经是夫妻关系?
  也只有到了这个时候,季臻才更加深刻的领悟到,他当初对这段婚姻的态度有多恶劣。
  乔微凉一看季臻的表情就知道他不乐意,也没强求。
  “你要戴着就戴着吧,反正也不贵。”
  乔微凉说完,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戒指的款式很简约,只在中间镶着一颗小钻,是她和温颜有一天心血来潮一起去挑的。
  这枚戒指乔微凉戴了三年,从来没取下来过,有一段时间她长胖了些,戒指还箍住手指,导致手指充血,她也没舍得去医院把戒指取下来。
  最近她又瘦了不少,要取下来倒是很容易了。
  乔微凉伸手摸到戒指,并不凉,有着和她一样的体温,好像已经和她融为一体。
  摘下戒指,如同摘掉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指腹摩挲了一会儿戒指,乔微凉终于动手往下摘,摘到一般,季臻忽的伸手扣住她的手腕:“微凉……”
  喊了一声‘微凉’,季臻再说不出其他,现在,他也没有资格说其他的什么。
  乔微凉也有些恍惚,却还是笑着回答:“应该这样才对,离了婚,就不能再戴着结婚戒指了。”
  乔微凉说完,一鼓作气把戒指摘下,无名指上留下一圈很明显的戒指印,微疼。
  戒指安静的躺在掌心,色泽依然亮丽如新,可这段婚姻已经走到尽头了。
  看了一会儿,乔微凉摇下窗,在季臻反应过来她要做什么的时候,把戒指扔了出去。
  季臻瞳孔一紧,喊了声‘停车’,没等车停稳就跑下车。
  车子停在林荫道上,两侧有很多树,天色又不早了,要找一枚戒指,无异于大海捞针。
  牧钊跟着下车:“先生,我让人来帮忙找,您和太太先回去吧。”
  “不用,你先送太太回去。”
  季臻拒绝,牧钊拧眉看了一会儿,才回到车上,开车回别墅。
  乔微凉下车的时候,牧钊犹犹豫豫的说了一句:“太太,先生其实很爱你,当初你被绑匪绑了,他差点气疯了,不管不顾的冲到那里去找你,还和那些特警一起扑山火,你何必……”
  “牧钊,我知道他很好,但我做事,总有我自己的理由。”
  当初她也很爱他,怎么没有人劝他一句何必呢?
  开门进去,乔微凉被别墅里的景象吓了一跳。
  门口放着一个半人高的浅蓝色狗窝,里面布置得很舒服,狗窝外面摆着一个食盘,食盘里面放着堆成小山的狗粮。
  乔微凉:“……”
  这是要撑死那条狗么?
  往里面走,客厅摆了一堆购物袋,打开看了看,都是狗粮、玩具、衣服还有饲养手册。
  有用的没用的都通通买了个够,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开个宠物店呢。
  乔微凉翻了两页书,然后就听见小灰可怜兮兮的哼唧,抬头,季善抱着小灰走出来。
  小灰早就没了早上的精气神,怏怏的缩在季善怀里,看见乔微凉也只是动了动脑袋。
  “微凉,你看它是不是病了?”
  季善紧张兮兮的问,现在小灰身上穿了一件大红色的小袄,袄子边上都镶着白色的绒毛,让它看上去更可爱。
  乔微凉放下包,接过小灰,先把它带到厨房,让它喝了点水,然后把它放在地上让它自己活动。
  “它大概是有些累了,你是不是帮它试了很多衣服?”
  “……”
  好吧,她只是把春夏秋冬的衣服都给它试了一遍而已。
  小灰在客厅转了一圈,就晃悠悠的回到自己的狗窝趴着睡觉。
  季善还有些不尽兴,眼神一直往狗窝那边看,像刚得了新玩具的孩子。
  “狗是很聪明的,你要养它,就把它当成朋友来对待,不要把它当成玩具,它也有自己的情绪,如果老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对它,它也会不开心,人要是长期不开心,就会抑郁。”
  季善好奇宝宝一样的听着,抢在乔微凉之前问:“狗也会么?”
  “会,它会无精打采,然后会生病,尤其是这种小奶狗。”
  听乔微凉这么说,季善的眼神收敛了些,却又开始担心:“那它会生病么?我以为它会喜欢的,那些衣服太漂亮了。”
  “不会,你以后注意不要把它当毛绒玩具玩就行,会玩坏的。”
  乔微凉说完起身准备上楼洗澡,季善突然开口:“微凉,你手上的戒指呢?”
  “扔了,对了,我今天和你哥协议离婚了。”
  “……”
  意外来得太快,季善整个人都愣在那里,直到乔微凉洗完澡换了睡衣下楼,她的表情还是恍惚的。
  真的就这样离婚了?
  季善还没消化完自家哥哥已经离婚的消息,又看见乔微凉拿起了围裙,再次囧在原地,微凉不是说她不会做饭么?
  在季善诧异的目光注视下,乔微凉打开冰箱,看了看里面的食材,没剩多少,大多是素菜,剩了一团瘦肉,半条鱼,还有一袋酸豇豆,平时用来下饭用的。
  乔微凉想了想,便有了主意。
  瘦肉和豇豆组合做肉末豇豆,鱼做糖醋的,还可以做个红烧茄子,再炒个家常土豆,最后烧个蛋花汤,三个人吃基本够了。
  电饭煲做上饭,乔微凉开始剁肉,肉不多,她只用了一把刀,动作很熟练,刀和菜板发出‘笃笃笃’的声音,看上去很帅气。
  “微凉,今晚你做饭?”
  季善走到厨房,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嗯,离婚也不是什么小事,还是应该庆祝一下。”
  “……”
  庆祝?她哥会不会被气死?
  乔微凉动作很快,在季善看来简直是神速,她做个菜要花一两个小时的时间,乔微凉最多二十分钟就搞定了。
  菜香很快传出,并没有放很多调料,基本保留了食物原始的味道,勾得人嘴馋。
  乔微凉洗了锅准备烧蛋花汤的时候,季臻回来了,衣服有些凌乱,脸上和手上都有几道浅色的刮伤,虽然不严重,但看上去很狼狈。
  “哥,你被人打劫了?”
  季善惊讶的问,声音都变了个调,季臻没回答她,手紧握成拳。
  乔微凉从厨房探出头来,笑得温和:“季先生,你回来了,刚好还有最后一个汤,洗个澡,差不多就可以吃饭了。”
  季臻什么也没说,转身上楼,衣服也没脱,直接进了浴室。
  热水从喷头倾洒而下,衣服很快被打湿,重重的黏在身上。
  季臻看着手里那枚女戒,在戒指内环,有一个小小的字母J,代表的应该是他。
  然而,取下他自己手上的那枚男士戒指再看,上面并没有字母Q,而是两个数字36。
  季臻不懂为什么他的戒指上面没有字母,而是数字,36又代表着什么。
  蒸腾的雾气迷了眼,季臻把戒指戴回自己手上,把乔微凉那枚小心的放到一边,然后迅速洗了澡出来,换上睡衣,找了个盒子把戒指装起来。
  下楼的时候,乔微凉和季善已经开始吃了,季善嘴里一直哇哇叫着,说乔微凉的厨艺很好。
  季臻坐下,乔微凉立刻盛了碗饭给他,接过,尝了口菜,的确很好吃。
  乔微凉又拿了杯子和红酒出来,一人倒了一杯。
  “希望离婚以后,我们能彼此安好,互不干扰!干杯!”
  乔微凉说完,季臻和季善都没有动作,乔微凉也不觉得尴尬,自己仰头就喝完了整杯酒。
  闻到香味的小灰从狗窝里跑出来,一直围着乔微凉的脚打转,时不时哼哼两声,分明很想吃东西,可乔微凉完全没有要理它的意思。
  小家伙委屈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哼哼似乎带了哭腔,还用前爪去刨自己的耳朵。
  看见它做这个动作的似乎,乔微凉愣了一下,她之前养的那只萨摩耶也喜欢做这个动作卖萌要吃的。
  动作先于意识,乔微凉夹了块茄子放进自己碗里,然后把自己的碗放到地上,小家伙立刻欢快的扑过来,边吃边一个劲的摇尾巴。
  “……”
  为什么她觉得连吃饭的动作都很像?
  强迫自己回过头,季臻刚好拿了个干净碗给她,乔微凉接过说了声谢谢,其实她已经吃到六七分饱了。
  除了小灰的插曲,这顿饭基本是在沉默中度过的。
  一吃完,季善就飞快的逃回自己的房间,她有预感,哥哥有话要谈,她还是趁早回避的好。
  因为季臻主动包揽了收拾桌子和洗碗的活,所以乔微凉吃完直接上楼。
  季臻洗完碗推开卧室的门,就看见乔微凉在收拾东西,地上的行李箱里已经堆满了衣服。
  “目前还没有合适的房源。”
  “没事,我东西多,先收拾着,等找到房子就搬,不然睡公司宿舍也可以。”
  “……”
  知道乔微凉是下定了决心,季臻没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的纠缠,靠在门框上看着乔微凉一点点把属于自己的痕迹都收进小小的行李箱。
  当梳妆台的化妆品都消失不见的时候,他终于意识到,乔微凉已经干净漂亮的把自己从他的生命中整理出去了。
  “为什么我的戒指上,会刻着36,这个数字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第三十六枚。”
  乔微凉随意的回答,大概有些累了,声音听上去有些喘。
  “什么?”
  季臻不懂,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乔微凉刚把一双鞋子塞进箱子里,擦擦头上的汗,站起来:“这是我送你的第三十六枚婚戒,我不是神,无法预知你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丢掉戒指,所以,每次你丢掉一枚,我就重新定制一枚,然后在里面刻上一个数字。”
  季臻被乔微凉的话定在那里,他从没想过,36会是这样的含义。
  这是乔微凉给他的第36枚戒指,是不是也意味着,她在这三年里,曾向他求过36次婚?
  他手上戴过36枚戒指,但她手上,由始至终只有一枚。
  他的戒指丢了,没关系,她会补回来。
  但她的戒指丢了,就算找回来,也没有用了。
  因为她把心,也一起丢出去了。
  “乔微凉。”
  “嗯?”乔微凉疑惑的抬头,眼底波澜不惊,季臻感觉自己的胸腔被剧烈撞击了两下,然后才哑着声音开口:“离婚快乐!”
  对不起,这段婚姻曾带给你那样沉痛的伤害。
  对不起,这么迟才发现我爱你。
  如果没有这段婚姻的约束,会让你不那么难过,我希望,离开我,你能快乐。
  乔微凉完全没想到季臻会对她说这句话,其实从他同意离婚开始,乔微凉就觉得他有哪里不一样了,现在听到这句话,乔微凉终于想明白了。
  这个男人,现在开始在意她的情绪,甚至以她的情绪为重。
  她想要的,他都想给她。
  如他所说,他在宠她。
  “谢谢。”
  乔微凉回答,继续弯腰收拾东西,再抬头,季臻已经没在门口了。
  乔微凉上前把门关上,然后背靠在门上,表情有些迷茫。
  还是感觉像一场梦,离谱的协议结婚,然后爽快的离婚,好像过去的三年只不过是眨眼的事。
  她始终都只是,孑然一身。
  脱了鞋上传,把结婚照取下来,上面已经落了一层灰,墙壁上也多了一个相框印,乔微凉摸了摸照片,然后笑着放到一边。
  终于,都结束了呢。
  第二天一大早,乔微凉就起来了,年后要恢复正常上班,她必须把作息调整回来。
  拉开窗帘,意外的看见季臻已经在楼下跑步了。
  他们都在慢慢回归到自己原来的生活,没有彼此的生活。
  下楼,乔微凉热了自己的牛奶和面包,开吃的时候,小灰跑过来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终归没忍住,还是分了半杯牛奶给它。
  吃完,乔微凉准备出门,牧钊开着一辆白色小车过来,车型看上去小巧精致,很符合乔微凉的审美。
  “太太,这是先生帮你买的车,已经办了牌照,维修和保险手续也都办理好了。”
  “谢谢,我刚好准备出门。”
  乔微凉说着接过钥匙,坐上车,试了试手感,感觉很舒服,座椅的高度刚刚好,有部分凸起正好可以枕着她的脖子,很舒服,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制的。
  如果牧钊知道乔微凉的想法,一定会做出肯定回答:太太,这就是根据您的身高和驾驶习惯特别定制的。
  乔微凉刚把车倒过来,季臻就慢悠悠的跑回来,乔微凉摇下车窗冲他挥挥手:“季先生,离婚礼物我很喜欢。”
  季臻走过来围着车看了一圈,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只是勾了勾唇:“你喜欢就好。”
  “我已经吃过早饭了,现在准备去公司,车我就开走了。”
  乔微凉说完发动车子,季臻抬手按住车窗,在乔微凉抬头看过来的时候,又没了声,半晌才叮嘱了一句:“路上小心。”
  “我会的。”
  车子开出去,牧钊内心一片惊悚,boss真的还好么?他竟然这么平静的接受了离婚的事实?
  进入别墅,牧钊还没来得及汇报工作,一阵响亮的狗叫声,惊得他差点跳起来。
  低头一看,一个灰色的毛团正兴高采烈的在沙发上蹦跶着,嘴上还有一圈奶渍。
  季臻走过去托着小家伙的肚子把它抱起来,伸手擦了擦它唇上的奶渍问:“你喝她的牛奶了?”
  大概是这样的抱法让小家伙觉得不舒服,它不停地蹬着腿想要下去,嘴里时不时发出一声叫唤。
  “汪汪!”
  “以后不许和她抢吃的。”
  季臻抓了抓小灰的头把它放下,小灰立刻撒欢的跑到别的地方玩去。
  季臻抬头,就见牧钊一脸麻木的盯着自己。
  “有事?”
  “没有。”
  他只是以为boss要让那小家伙把自己喝下去的牛奶吐出来而已。
  跟着季臻来到书房,牧钊把最近查到的东西开始一一做汇报。
  “上次剿毒,没有一个人逃脱,但目前还没找到制毒的人,叶枫也在找他们,另外,昨晚发现季如海的踪迹,他的卡在境外黑市刷过一次,二十万的交易额,还没找到人,消息已经透露给警方了。”
  “他是一个人出现在境外?”
  “不,据说他还带着一个女人。”
  呵……
  季臻忍不住冷笑,果然是这样。
  看见自家boss的表情,牧钊打了个寒颤,然后才继续道:“周涵和夏以轩两个人我都查过了。”
  “查到了什么?”
  “周涵曾经和一个叫莫建洲的男人结过婚,他们是大学校友,模范情侣,但是结婚刚一年,莫建洲就出车祸死了,莫建洲的母亲也在他车祸后不久离世,周涵得到一笔不错的补偿金,但她没用,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还继续攻读了医科大学的研究生。”
  “至于夏以轩,他的家庭背景应该在国外,他们全家在十五年前就移民走了,好像是国外的知名企业家,他兴趣在摄影方面,目前是名气不错的摄影师,不过这两年似乎家里在施压让他回去继承家族产业。”
  继承家族产业?
  看来这人经济实力不错,也是,那样不羁的性子,也不是一般的人能有的。
  “他不用查了,继续查一下周涵,看一下她老公当初是怎么死的。”
  听见季臻的吩咐,牧钊面露难色,却还是坦白的回答:“他老公的案子被人封锁了消息,查不出来。”
  季臻动作一顿,竟然查不出来?
  “她老公是什么时候出的车祸?”
  “具体日期查不出来,大约是在五年前的七八月。”
  五年前的七八月!
  季臻心里隐隐有了个不太好的猜测。
  “想办法找一张她老公生前的照片。”
  季臻刚说完,楼下便传来季善的尖叫:“啊!!哥,小灰在沙发上拉屎了!”
  从屋里出来,季臻只来得及看见季善跑回自己的房间,小灰则灰溜溜的躲回自己的狗窝。
  季臻抬手拍拍牧钊的肩膀:“其他事可以延后,你尽快找到那个男人的照片给我。”
  “好。”
  等牧钊走了,季臻把躲在狗窝里的小灰揪出来,然后找了昨天买的养狗的书,找到让狗自己上厕所的那一章。
  大致浏览了一遍,季臻把书丢回去,拎着小灰走到沙发边,把它的脑袋按在沙发上:“这是你拉的?”
  “呜呜……”
  小灰蹬着腿想逃跑,季臻捏着它的后颈把它提起来,和自己平视,然后冷冷的开口:“这样的事,我不希望再发生第二次。”
  脸被捏得变形,小灰四肢不动了,眼巴巴的看着季臻。
  季臻又把昨天专门给它买的便盆找出来放进它的狗窝,指着便盆道:“以后在这里解决。”
  说完放手,小灰不敢乱动,围着便盆转了一圈,缩到狗窝另一边的角落团成一团不动。
  做完这些,季善跑出来,捏着鼻子躲瘟疫一样躲着客厅里的沙发,冲季臻喊着:“哥,快把沙发换掉!我以后绝对不要坐这上面!”
  她眉头紧皱着,虽然最近听话懂事了不少,但身上还残留着被娇惯的痕迹。
  季臻又记起她刚撞了人时的惊慌和恐惧,还有她出来之后,噩梦连连的憔悴模样。
  记起这些的同时,季臻突然很想知道,乔微凉在那里面待的三个月是怎样的状态。
  “哥,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季善伸手在季臻眼前挥了挥,表情很疑惑。
  季臻拍开她的手:“没事,只是觉得,你好像真的长大了。”
  “当然啊,我马上都二十四了好吗!早就不是不懂事的孩子了。”季善很自然的接了一句,这就是她身上的孩子气,并不知道长大后要面对多少问题要承担多少责任,只是一味的想要长大,似乎只要长大了,就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不再受到任何管束。
  “嗯。”季臻赞同的开口:“长大之后,有些事,就该自己承担了。”
  季臻的表情很严肃,季善被吓了一跳,干笑两声:“哥,你今天说话怎么有些怪怪的?”
  不想吓到她,季臻勾唇笑了笑,抬手揉揉她的发:“没事,就是突然有些感慨而已,出国留学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没什么需要特别准备的,除了有点舍不得哥。”季善半撒娇的说,说完又有些抱怨:“还有,妈出去旅游这么久,一个电话都没有,给她打电话也总是不接。”
  季臻的眸光沉了沉,意味深长的安慰:“可能她玩得太开心了吧。”
  “是吗?但哥你重新接手季氏这么大的事,她难道也不关心吗?……”
  季善小声嘀咕着,没有对季臻的话有任何怀疑。
  与此同时的高架桥上,乔微凉正用力踩着油门,从车后镜可以看见,那辆黑色金丰还紧咬着她不放。
  这个时间虽然不是早高峰,但路上车也不少,乔微凉好几次都擦着别人的车子过去,手心早就冒出冷汗,可整个人却还出奇的镇定。
  这是季臻刚送给她的新车,跟着她的人应该是一直守在别墅外面,专程堵她的。
  因为之前的绑架事件,乔微凉不敢确定这辆车里的人,对她有什么意图。
  伸手拿出手机,乔微凉拨通季臻的电话:“我现在在高架上,有一辆黑色金丰在跟踪我,你知不知道是什么人?”
  “有人跟踪你?”
  季臻拔高声音问,语气惊讶又愤怒。
  乔微凉想,应该不是和季臻有过节的人,那多半就是找她的了。
  正想着,车子下了高架,乔微凉靠边找了地方踩了急刹,同时挂断电话。
  下车,那辆金丰紧贴着她的车停下,车上下来两个男人:“乔小姐,顾先生想见你。”
  顾纪生?
  这老狐狸请人见面的方式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乔微凉脸色冷淡,冷笑着问:“我如果不想去呢?”
  “顾先生说,如果乔小姐不想去,他允许我们可以采取强制手段。”
  呵!
  他允许?法律允许吗?口气敢不敢再狂妄一点?
  乔微凉直接拿出电话报警,号码还没拨出去,其中一个人就伸手想来抢乔微凉的手机,乔微凉侧身避开,从裤兜里拿出一把折叠水果刀。
  “你们知不知道法律有规定,公民在人身和财产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做出的一切反抗都属于自保?”
  两个男人大概没想到乔微凉一个女人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当即有点犹豫,不过一想到老板的命令,还是硬着头皮继续道:“乔小姐,请必要逼我们动手,顾先生只是想和你坐下来好好谈谈。”
  呵!
  让人开车追着她一路,害她好几次差点出车祸,这是要坐下来好好谈谈的态度?
  那老狐狸不觉得这样说太牵强了?
  “我和他没什么好谈的,要么,你们把这句话原封不动的带给他,要么在这里闹一起抢劫的刑事案件!这里有路面监控,但没人知道你们对我说了什么,警方调查的结果只有你们开车尾随了我一路,犯罪动机和证据都很充分。”
  乔微凉这话绝对不是说出来恐吓这两个人的,只要她一口咬定这两个人是要受雇佣来抢劫自己的,这个案件就是成立的。
  “乔小姐,你……”
  “她不想跟你们走,你们听不懂国语?”
  夏以轩叼着包子从旁边走过来,站到乔微凉身边,看着那两个男人的眼神很不善,故意泄出几分痞气,好像一个不满意就能冲上去揍这两人一顿。
  有了乔微凉刚刚的话,现在又多了个夏以轩,这两个人互相看了看,都知道今天是没办法带乔微凉去见顾纪生了。
  “乔小姐,如果你不想跟我们走,明晚八点,顾先生在香宁二楼214雅间等你,请你务必到场。”
  “如果我不到呢?他是不是说要让我在云城过不下去?”
  乔微凉问,这话,不是顾纪生第一次对她说,可是这么多年过去,她不是还好好的待在云城么?
  两个人看了乔微凉一眼,没再说话,上了车转身离开。
  夏以轩吃完包子,又开始喝豆浆,扭头看着乔微凉:“听起来那个顾先生好像来头很大的样子,你和他有仇?”
  “谢谢。”
  乔微凉没回答他的问题,上车准备离开,夏以轩跟着上了副驾驶,还很自觉的系上安全带。
  “既然要谢我,那就送我一程。”
  乔微凉系上安全带,也没扭捏,直接发动车子,问了一句:“想去哪儿?”
  “你去哪儿我就想去哪儿。”
  “……”
  如果不是这男人刚刚帮自己解了围,乔微凉真的很想一脚把他踹下去。
  开车往公司去,半道季臻的电话打来,声音很急切:“乔微凉,你在哪儿?”
  “已经没事了,只是个误会,不好意思。”
  乔微凉回答,电话那头没了声音,只剩下男人沉稳的呼吸。
  “我还在开车,待会儿回电话给你。”
  “好。”
  季臻说完先挂断电话,乔微凉开车到了公司,这次夏以轩没再跟着上楼,只是靠在车门上朝乔微凉挥挥手说拜拜。
  乔微凉没理他,直接上楼。
  两个小时后,慕天集团董事长办公室的门被人一脚踹开,来人穿着蓝白相间的条纹休闲服,踹门的长腿又长又直,没有收回,就那么明目张胆的抬着。
  秘书脸色难堪的探出脑袋看向屋里的人:“顾董,不好意思,我拦不住他。”
  “没事,你先干你自己的事去吧。”
  顾纪生面不改色的说,秘书退开,夏以轩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坐到沙发上,看见季臻,还特别挑了下眉:“季少怎么也在这里?”
  季臻没理会他,只是看着顾纪生,冷冷的开口:“不管我和她之间发生什么,她都是我的人,我不允许任何人动她,这一点,顾董最好早点认清楚。”
  不等顾纪生回答,夏以轩就在一边笑出声:“和这老东西说话这么客气做什么?他对微凉可没这么客气。”
  夏以轩说完,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跳起来,一脚踢翻面前的茶几,然后又是一个旋踢,把一个古董花瓶踢得稀碎。
  哗啦的瓷片碎裂声后,夏以轩抬脚踩在那些碎片上,笑得灿烂:“乔微凉是我正在追求的女人,谁跟她过不去,就是跟我过不去,我这个人脾气比较暴躁,再有第二次,我保证下场会是这样。”
  “夏先生好像忘了,乔微凉是季太太。”
  季臻起身走到夏以轩面前,双手插兜,皮鞋同意踩在那堆碎片上,原本碎成渣的碎片,几乎被碾压成粉末。
  季臻的眼神很有威慑性,不过夏以轩并不害怕,迎上他的目光,势在必得的开口:“季少好像也忘了,我说过,三个月内,你们会变成前夫和前妻的关系,我只是在提前做热身准备。”
  “……”
  季臻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冲动的想揍一个人,最好揍得他满地找牙,再也不敢胡说八道的好。
  “呵呵,我想二位应该搞错了吧,微凉是我的女儿,我和她之间只是有些误会,我对她没有任何恶意,只是想弥补这么多年亏欠她的父爱罢了。”
  顾纪生笑着开口,脸上的笑容很慈善,好像真的只是个疼爱女儿的好父亲,当然,也只是好像罢了。
  “是不是误会,顾董自己心知肚明,你也应该清楚,季太太如果想对慕天做点什么,作为她丈夫,我自然会全力支持。”
  季臻这话,是摆明了自己的态度。
  如果乔微凉想对付慕天,他季臻会帮着出谋划策,出钱出力。
  顾纪生脸上的肉褶子抖了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面部情绪想要发火。
  旁边的夏以轩听季臻都这么说了,哪里肯示弱,当即拍着胸膛表示:“我女人就是想要看流星雨,我也让人用洲际导弹给她人工制造出来!”
  “……”
  季臻忍无可忍,转身抓着夏以轩的衣领把他拽出来:“乔微凉什么时候变成你女人了?”
  夏以轩不甘示弱的揪住季臻的衣领:“我比你帅比你幽默风趣比你懂照顾女人,她有什么理由不选我?”
  找死!
  季臻抬手一拳打过去,这次没了相机需要顾忌,夏以轩挣脱季臻的手,退开几步避开,然后回敬给季臻一记扫堂腿。
  两人一来二去,打得难分难解,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有人认出他们来。
  “那个是不是国民男神季臻?他不是圣庭的艺人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有那个,不是君纱的首席摄影师吗?听说他是国外某跨国集团的少爷,背景可强大了。”
  “那他们两个为什么会在这里大打出手?”
  “……”
  周围的讨论声越来越大,甚至有人拿出手机拍照,季臻和夏以轩在对方肩上打了一拳后,默契的退开,对视一眼,火气噼里啪啦的碰撞着,然后面色平静的进了电梯。
  有他们两个在电梯里,其他人就是再八卦,也不敢进去。
  电梯下了负一楼,季臻和夏以轩同时走出去,下面是停车场。
  季臻开的还是那辆银色晖豪,夏以轩则是开的一辆明黄色敞篷跑车,是捷铃今年出的最新款,车型很酷炫,很受年轻人追捧和喜欢。
  夏以轩上了车,戴上墨镜,冲季臻吹了声口哨:“大叔,你认输吧!你已经没机会了。”
  “……”
  季臻没说话,沉默着上了车,等夏以轩发动车子开出去一段距离,踩足油门,直接撞过去。
  “嘭!”
  车前盖和跑车屁股亲密接触在一起,巨大的声响很快惊动了这里的保安。
  气囊及时的弹出来,夏以轩没有受伤,却还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推开车门下车,一脚踹在季臻的车门上:“你丫疯了!不要命了!?”
  季臻任由他踢着车门,甚至还从衣兜里拿出烟来点上,慢吞吞的吸了一口。
  “年轻不在于开什么车,爱也不在于嘴上说得有多好听。”季臻说着,吐出一圈烟,眉眼带了笑,指了指夏以轩的车道:“关键看行动。”
  “靠!”
  夏以轩骂了一句,没想到这男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疯狂。
  两个人的车子最终都是被拖车拖走的,季臻承认是他撞的夏以轩的车,也愿意承担一切赔偿。
  对季臻来说,就是赔夏以轩一辆新车,也没什么关系,他要的,就是灭灭这个男人的脾气。
  夏以轩也不在乎季臻这点赔偿,他有些懊恼,之前似乎有些低估了这个男人。
  车子被拖走后,季臻本来是要打电话让牧钊来接自己的,夏以轩先他一步打了电话,不是打给别人,而是打给乔微凉。
  “喂,微凉,我被人撞了,你能不能来这边接我一下?”
  “……”
  “我刚回国,哪里认识什么朋友?”
  “……”
  “何帆啊,他手机不通,再说你今天早上不是说要谢我吗?难道搭我一程就谢完了?老师不是说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吗?”
  虽然不知道乔微凉在那边说了什么,季臻可以肯定,夏以轩是被拒绝了。
  得出这个结论,季臻心情愉悦了许多,好像刚刚那一下,撞的不是车,而是夏以轩这个人。
  夏以轩磨蹭了一会儿挂断电话,发现季臻看着她,脸上没表现出来,强撑着说:“微凉她说一会儿来接我。”
  呵……
  季臻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拿出手机给乔微凉打电话的,反正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听见乔微凉压着怒气的声音:“我现在在公司,有什么想问的,晚上等我回来再跟你解释。”
  “微凉,我出车祸了。”
  乔微凉:“……”
  今天是什么日子?大家是在组团出车祸么?
  “我现在在……嘟嘟!”
  “……”
  季臻没想到乔微凉会不等他把话说完,就直接把电话挂了。
  若无其事的收回手机,季臻看向夏以轩:“季太太说她一会儿就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