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 乔微凉,你没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什么女人?
  乔微凉疑惑的看向季臻,季臻分明看懂了她的眼神,却没有回答乔微凉。
  动手帮她把床摇高,又在她背后垫了两个枕头:“这个高度合不合适?”
  乔微凉现在不关心高度合不合适这样的问题,只固执的看着季臻,直觉告诉她,林淮刚刚说的事,和她有关。
  林淮的目光在乔微凉和季臻之间来回梭巡,终于察觉到气氛不对,清清嗓子开始胡说八道:“你丫都不知道现在的人有多不要脸,那个病人刚送到急诊室门口就已经没有心跳了,他老婆现在到处去告黑状说要还她老公一个公道,你说这关医院什么事?”
  林淮说完不得不在心里为自己点个赞,他简直是太机智了,竟然能在关键时刻想到这么合乎情理的瞎话。
  “要不要听音乐?”
  季臻问着拿出一个头戴式耳机扣在乔微凉头上,又把音乐播放器放进乔微凉手里让她自己切歌。
  许诺建议多让乔微凉听些治愈系的音乐,季臻没特意去挑选那些舒缓的轻音乐,就按照排行榜下了一百来首歌。
  在他心里,并不觉得乔微凉病了,她只是太累了,需要休息一下而已。
  “你刚刚说的是周涵?”
  季臻问,显然对林淮说的这件事并不意外。
  林淮看他反应平静,也冷静下来,边盯着乔微凉边凑到季臻面前,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刚刚在网上看的视频。
  视频是周涵召开的记者发布会,她穿着一身黑衣黑裤,手臂上缠着一块白布,只差在脸上写两个大大的‘冤’字。
  “我叫周涵,我丈夫叫莫建洲,五年前,我丈夫被一个女人开车撞死,但法庭判了这个女人无罪释放,然而我却连这个女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作为妻子,你为什么会连撞死你丈夫的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呢?”有记者提问,周涵深吸一口气,从容不迫的看向镜头。
  “发生这件事时,我已经有了六个月的身孕,因为动了胎气,不得不在医院养胎,我婆婆找了律师打官司,然而法院最终却判了她无罪释放,开庭那天我在医院生下儿子,回家之后却发现我婆婆在家气得心脏病发作,抢救无效死亡,”
  “你婆婆就没向你透露过肇事者姓名?”
  “事实上,从车祸发生,案子的负责人就一直含糊其辞,不肯说明肇事者的身份,似乎是因为她有很强大的背景。”
  这句话勾起了现场记者的兴趣,每天有那么多的人出车祸死于非命,他们的头版头条可不是用来刊登这个的,要是加上点豪门恩怨啥的就不一样了。
  尤其是这种用钱压人的事,只要稍加修饰,就能激发民众的同情心和正义感。
  “那周小姐今天开发布会的意思是已经找到那个背景强大的肇事者了?”
  这个问题算是问到重点,现场的记者纷纷拿起相机和录音笔,等着周涵爆料。
  “是的,这五年来我从来都没有放弃过寻找那个肇事者,前不久我终于找到了她,她就是赫赫有名的季太太。”
  “季太太?云城姓季的很多,不知道周小姐具体说的是哪一位?”
  这个记者是故意的,在场的一听‘季太太’三个字就知道周涵说的是乔微凉,他却偏偏要引导周涵说出乔微凉的名字。
  当然周涵也没有让他失望,她拿着话筒,笃定的开口:“我说的是国民男神季臻的太太,乔-微-凉-!”
  此话一出,在场一片哗然唏嘘,更多的则是幸灾乐祸。
  光是这一个新闻,就足够跟踪报道好久,暂时不用担心没有新闻素材了。
  “那周小姐现在打算怎么办?”
  “我已经聘请了律师,并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重新审理此案,相信法律会还我一个公道。”
  看到这里,林淮暂停视频:“这事你怎么看?”
  “她要公道就给她公道。”
  季臻说得很平静,林淮有些急了:“你这话什么意思?就算离了婚,你也不能不管……”
  季臻一个眼刀子甩过去,林淮讷讷的噤了声,也是,以这男人目前的表现,他不可能不管乔微凉的。
  只是就让那个叫周涵的女人这么闹真的好吗?
  下午,许诺来帮乔微凉做心理测试,趁这个时间,季臻打电话让金默成到医院来。
  林淮顶着季臻的眼刀子蹭到屋里‘共商大业’,毕竟,这是他的休息室,他也算是病患的主治医生,完全有旁听权!
  “这场官司,你有几成把握?”
  “十成!”
  金默成毫不犹豫的回答,语气里有多年胜诉的自信,也有对这个案件的自信。
  “喂,你真能打赢?证据充分吗?要不要伪造……”
  林淮出着馊主意,被金默成一巴掌呼在脑门上:“伪造证据是要坐牢的!”
  “那顶罪还是犯法的呢。”
  林淮小声嘀咕,他不是想着特殊情况特殊处理嘛。
  金默成甩了林淮一记白眼,当初要不是看在季臻的份上,他绝对不会接这个案子。
  “法院不是我开的,目前的法律体系虽然有疏漏,但我以我的职业素养做担保,这件案子,当初证据确凿,判得公平公正!”
  金默成的话砸地有声,连林淮都不得不承认,这个时候,金默成身上环绕着一股浩然正气。
  靠!为毛突然觉得这丫打起官司来还挺帅的?
  他们几个的关系很铁,金默成的话都说到这个地步,季臻和林淮心里自然也有了底气。
  “那当年的车祸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事是机密,没有当事人的许可,我无可奉告。”金默成推推眼镜,摆出行业行规条条款款,最终败在季臻威慑力十足的注视之下。
  “很简单,当时季善是正常行驶,死者自己突然冲出马路,季善踩了刹车,但是距离太近,没刹住。”
  “没了?就这么简单?”
  林淮追问,觉得这事儿也太特么扯了,同时用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看着季臻:就这么点事你至于找个人顶罪?
  “现场有轮胎刹车痕迹,路面也有监控,还要怎样复杂?”
  金默成反问,有些无语,为什么总有人喜欢把简单问题复杂化?
  这世上哪里有那么多的阴谋诡计?
  季善是正常人又不是傻子,无冤无仇的她为什么要去撞一个陌生人?
  退一万步讲,就算当初她受到惊吓把油门当成刹车踩了,那也是过失杀人。
  “当初你看见乔微凉,她的精神状况怎么样?”
  “挺好的,就是……”金默成一个转折,两道明晃晃的眼光立刻扎到他身上:“又不是我干的,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快往下说,信不信我用手术刀剥了你!”
  “……”
  金默成无语的翻了个白眼,继续道:“就是身上老是挂彩,应该是里面有不好惹的人,其实这也正常,会进去的人都不算良善。”
  “无罪释放以后她的状态怎么样?”
  金默成仔细回想了一下:“当时法庭宣判以后,她表情呆呆的,也没有很开心。”
  “后来呢?”
  “我怎么知道?”金默成瞪着季臻:“你只让我帮忙打官司,又没让我帮忙善后。”
  “……”
  是!他说得很对。
  季臻咬紧牙关,脸部表情冷硬得好像刚从速冻柜里拿出来,还往外滋着冷气。
  他当初根本没有想过那个帮季善顶罪的人会遭遇什么。
  在他看来,那些事与他无关,只要季善没事就好。
  现在回头去看,季臻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他怎么会对乔微凉做出这种事!?
  “你也别太自责,当初我看见她那样,帮她办了保外就医。”
  季臻握拳,咬着牙问了一句:“她伤到什么程度?”
  “这个真的无可奉告。”
  金默成说着后退两步,警惕的看着季臻,就算是哥们儿,他也不能随便泄露。
  况且以这男人现在的状态来看,以后乔微凉要是想起来要秋后算账,这男人绝对能立马倒戈相向。
  看金默成这样,季臻没打算继续逼他,转而开口要求:“想办法找个她不能出庭的合理理由,打赢这场官司。”
  “……”
  这男人当他是万能的么?
  最终没有反对权的金默成被林淮强行送走。
  季臻回病房去看乔微凉,许诺的测试还没结束,季臻站在病房外面没有进去。
  病房里放着舒缓的音乐,乔微凉躺在床上,面前是一个小桌,上面放着纸和笔。
  许诺没有穿白大褂,而是平时生活穿的休闲服,脸上带着随和的笑,给人很阳光很温暖的感觉。
  “温颜说,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乔微凉想了想,抓着笔在纸上写了四个字:“一言难尽。”
  真要写出来,估计得好几页纸,乔微凉觉得很麻烦。
  “温颜当初吃的药有很多种,那天我也买了好几种药,为什么你对‘安莫林斯’记忆这么深刻?”
  为什么?
  因为当初她也吃过这个药很长一段时间。
  乔微凉转了一圈笔,写道:因为药名很好记。
  这个理由,并不能让人信服。
  不过许诺没有点破,换了个话题问:“晚上睡觉会做噩梦吗?”
  偶尔。
  “都会梦见些什么?”
  笔尖在白色的A4纸上划出一道痕迹,乔微凉的指节泛白,呼吸也有了明显的波动。
  许诺关掉音乐,温和的开口:“不要紧张,我们换个问题。”
  乔微凉飞快的动笔在纸上写下一句话:我需要一个陌生的环境和一个陌生的心理医生医生。
  陌生有时候是件很可怕的事,但有时候又会让人觉得很安全。
  一个人很喜欢在朋友和家人面前展现自己美好的一面,却更容易在陌生人面前暴露更隐秘的一面。
  因为陌生赋予了一种安全感,似乎不管怎样做,都不会影响到自己的正常生活。
  许诺愣了一下,眼神复杂的看了乔微凉一会儿,起身离开。
  打开门,季臻就站在外面,不过没有出声,和许诺眼神交流了一下,带上病房门跟着许诺走到林淮的休息室。
  “她的情况有些特殊。”
  这是许诺说的第一句话,直觉告诉季臻这不是什么好事。
  抿了抿唇,季臻拿了一根烟点上,猛吸了两口:“继续说。”
  “她的意识很清醒也很顽强。”
  “什么意思?”
  “她知道自己的精神状态,也知道症结所在,甚至很配合治疗。”
  许诺说的这些,季臻刚刚在病房门口看得很明白,乔微凉看上去并不抗拒心理测试。
  “所以呢?”
  “从她清醒的状态来看,她不可能会想要自杀,在她心里,很可能认为发病时的自己是个神经病。”
  一截烟灰掉落在手背,季臻被烫得手抖了一下,没了动作,浑身僵直的看着许诺,等着他做出最终的结论。
  “她可能有精神分裂的趋势,一个极端的理智,一个极端的消沉,唯一的共同点是,她在潜意识里觉得自己有病。”
  一个人意识到自己有病,其实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而且,对发病的恐惧和自我的厌弃,会增加治疗的难度。
  烟燃到尽头,指尖传来灼痛,季臻把烟头按进桌上的烟灰缸,沉声说了一句:“她没病。”
  带着不容反驳的执拗。
  许诺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他争辩,也就由着他去:“她没办法对熟悉的人敞开心怀,我给我的导师发封邮件,过几天你带她去看看。”
  季臻就那么站着不说话,如果许诺没有研究心理学的话,根本无法从他冰冷的外表下感受到那一丝无力。
  伸手拍拍季臻的肩膀,许诺熟练地安慰:“她比一般人要理智坚强,不会有事的。”
  “你是不是对每一个病患家属都这么说?”
  季臻苦笑着推开许诺的手。
  他知道乔微凉很坚强,他只是很心疼。
  心疼她过去所承受的一切,心疼她现在经历的病痛。
  他就在她身边,却无法为她做些什么。
  这种无力感,让季臻觉得很挫败。
  屋里陷入短暂的沉默,外面突然传来林淮的怒吼:“人呢!都死哪儿去了?还不快来帮忙……”
  季臻拉开门跑出去,乔微凉的病房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围了一大堆记者。
  闪光灯不停的闪着,快门声此起彼伏,林淮和许清幽拦在门口,远远地季臻都能听到那些尖锐又荒唐的问题。
  “乔微凉,请问你是用找金主的方法来逃脱法律的制裁的?”
  “乔微凉,请问你这些年会感到良心不安吗?”
  “乔微凉,你现在是不是想装病来逃避责任?
  ……
  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汹涌而来,季臻只觉得眼前的场景像一把锋利的尖刀,刺进他的心脏,还转了两下。
  大步上前,季臻直接抢了一个记者的相机摔在地上,相机立刻变得粉碎。
  那些记者看见煞气十足的季臻也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涌上前来质问。
  “季少,请问你对乔微凉开车撞人这件事知情吗?”
  “季少,有传闻说当初是你施压改变了这件事的审判,请问传言属实吗?”
  “季少,现在这个案子被重新审理,你还会像之前那样偏袒乔微凉吗?”
  ……
  季臻没回答这些问题,只盯着一个记者问:“谁让你们进来的!?”
  那眼神凶恶如狼,好像要把在场的人撕碎,这些人被吓得后退两步。
  周涵突然失踪,肯定是有人把她藏起来了,这件事被爆得很突然,明显是收留周涵的人在背后操纵的。
  从新闻出来季臻就找人封锁消息,但消息一直在传,说明背后操纵的人,实力并不低。
  这个新闻,明着只是针对乔微凉,可从刚刚记者的提问来看,季臻也在记者的追问范围内,不用想,在这些报道中,圣庭也逃不了干系。
  一石三鸟,顾纪生这个老狐狸的计谋用得还真是不赖。
  “我给你们一分钟的时间自行离开,不然……”
  季臻停了一下,抬脚踩在地上那部相机上。
  ‘咔擦’,相机发出脆响,碎得彻底。
  这直白有力的威胁,在场的人都看明白了。
  有眼力见一点的,又退开了几步,却还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壮着胆子问:“季少,我们做媒体人的就是要把真相传达给公众,你刚刚是在威胁我们吗?”
  呵!真相?
  他们是去警察局查过验尸报告还是去案发现场做了取证?
  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却还口口声声叫嚷着要‘真相’!
  季臻一把揪住那个人的衣领,单手把他提起来:“的确,我刚刚只是在威胁。”
  话音刚落,季臻把那人扔到地上,然后在他没爬起来的时候,一脚把他踹飞好几米远,撞到走廊的凳子。
  那人痛苦的哀嚎出声,抱着肚子蜷缩成一团。
  季臻动动手指,发出清脆的声响。
  “还有谁想知道真相?或者还有谁想要头条?”
  冷若冰霜的眼眸扫过在场的其他人,被看到的人都是背后一凉,浑身的汗毛都被冻得竖起来。
  没有得到回答,季臻一步步走到那个人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如同看着一只可笑的蝼蚁:“这个人是我打的,给他最好的病房和最好的治疗,医药费算我的。”
  季臻声音很大,足以让所有人都听清楚。
  “你丫有病啊!”
  林淮忍不住骂了一句,这种人打了就打了,治他做什么?
  季臻唇角勾起冷笑,目光一寸一寸的扫过那个人,说出来的话嘲讽至极:“伤好以后,记得如实告知公众,你是因为什么被打的。”
  话音落下,已经有沉不住气的记者拿着相机走了,在他们看来,现在的季臻和疯子没有两样。
  有人起了头,后面的记者自然也就不再纠缠。
  只是做新闻报道而已,没必要把自己的命搭上。
  林淮喊了人来把那个记者拖走,又把医院保全集合起来狠狠地训了一遍。
  这些记者当他这里是什么什么地方?外景新闻拍摄地?
  耳边终于安静下来,季臻平复了下情绪才推门进去,乔微凉躺在病床上,睡得很安详,只是脸色有些发白。
  季臻走过去想看看她,却看见床单上浸出了血,脸色一变掀开被子,乔微凉有手捏着营养针的针头,左手手腕上满是划痕,正血肉模糊的流着血。
  季臻感觉浑身的血都在倒流,许清幽跟在他后面进来,看见这样的场景也吓了一跳,抓了东西帮乔微凉止血,然后按了床头的呼叫铃。
  好在针头造成的伤口并不是很大,血很快止住,手腕上缠了厚厚的纱布,许诺又和林淮一起强硬的掰开乔微凉的嘴给她喂了控制情绪的药。
  直到病房又恢复安静,季臻还保持着刚刚的动作没动。
  他的手脚冰凉,心悬得高高的无处安放。
  经过刚刚的折腾,乔微凉没有睁开过眼睛,她的脸色很苍白,白得几乎能看到皮肤下面的血管。
  刚刚他就站在病房外面,却对病房里发生的事毫无所知。
  是不是他在踹那个记者的时候,乔微凉就在里面企图用针结束自己的生命?
  他和她只有一扇门的距离,却差点变成生死殊途。
  那种会永远失去的恐惧感紧紧缠绕着他,心脏甚至传来窒息感。
  她怎么能这样对自己又怎么能这样对他?
  不知道站了多久,季臻才终于挪动了一下步子朝乔微凉靠近。
  手摸到她温软的脸颊,心脏的窒息感终于少了一些。
  季臻弯腰抱住乔微凉,手不自觉的收紧再收紧。
  乔微凉醒了,表情有些迷茫,不舒服的动了动脑袋。
  季臻放开乔微凉,坐在床边。
  身体的感官似乎变得迟缓,过了好一会儿乔微凉才抬起自己的左手看了看,上面裹着厚厚的纱布,最外面的一层已经隐隐浸出血来。
  她……又发病了?
  乔微凉盯着纱布,眼神有些空洞,脑子里完全没有发病时的记忆。
  手腕很疼,她无法想象自己到底是怎么能狠下心对自己下手的。
  “痛不痛?”
  季臻问,拉回乔微凉的思绪。
  乔微凉点着头放下手,又看着天花板发呆。
  季臻霸道的压上她的唇,一字一句的宣告:“乔微凉,你没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