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 今晚会在这里歇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爱蓝的广告不出意外的谈下来了,等下周《无险不欢》第二期录制完成,就开始拍摄这个广告。
  乔微凉看过广告剧本初稿,提了几个修改意见给广告商。
  期间萧红打电话说她已经去医院了,乔微凉也就放心了些。
  想了想,还是打算去看看那个受伤的摄影师,到医院楼下的时候,意外的看见一辆白色悦润。
  车子明显刚经过大修,乔微凉特别留意了一下车牌,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辆车应该是关喆的。
  这个时候,关喆怎么会在这里?
  带着某种不好的预感到咨询台问了那个人的病房号上楼,刚从电梯里出来,就听见一声凄厉的惨叫,直听得人毛骨悚然。
  “呜呜呜……”
  走廊上的小孩子被吓得哇哇大哭起来,孩子母亲边温声软语的诱哄着边带着孩子匆匆离开。
  乔微凉拧眉,提步走出来,远远地就看见一个病房外面站了七八个黑衣壮汉,脸上还统一戴着黑色墨镜。
  “……”
  这是黑社会寻仇么?
  还未上前,其中一个壮汉走过来,乔微凉戒备的后退一步,却见壮汉从兜里拿出几张红钞票出来:“我们先生在里面办事,去医院外面转一圈再过来。”
  “……”
  这满满的暴发户气息是想闹哪样?
  乔微凉很是无语,没接钱:“你们先生是不是关喆?我是乔微凉,我要进去看看。”
  “我们先生说了,就是天王老子来了都不能进去。”
  壮汉话音刚落,里面又是一阵惨叫,嗓子都喊哑了。
  “……”
  这男人不会是在里面杀人放火吧。
  正想着,病房门打开了,关喆面色平静的走出来,一群医护人员冲进病房帮忙急救。
  “病人受到过度惊吓,心律不齐,镇定剂!”
  “病人伤口撕裂,大量出血,止血钳!”
  “病人神志不清,不配合治疗,通知家属赶紧去精神科挂个号……”
  “……”
  病房里一阵兵荒马乱,关喆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看见乔微凉,挑了挑眉,缓步走近:“来探病?”
  “殷席给你看过那段视频?”
  乔微凉用的是肯定语气,关喆能这么快找到这个人,只能有这一个解释。
  原本乔微凉还想着不要让关喆知道这件事,不然以他这么狂掉拽的性子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来,现在看来这个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殷席都不担心,她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我在盛伦约了人,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关喆说完朝两边的人递了个眼色,黑衣壮汉立刻上前把乔微凉架起来。
  “……”
  明明用的是商量语气,做事敢不敢再霸道一点?
  被架上悦润,乔微凉刚系好安全带,关喆就轰着油门把车开出去。
  乔微凉曾经看过一次何帆参加赛车比赛,绝对的惊险刺激,可第一次有人载着她在市区主干路上赛车一样的飙车。
  这一路岂止是刺激,简直是要命。
  下车的时候,乔微凉的腿都打着颤,关喆也没着急,双手环胸靠在车门上:“怕了?”
  废话!谁平时开车会开得像大逃亡一样?
  乔微凉给了他一记白眼,蹲在地上歇了一会儿勉强缓过神来,起身进了电梯。
  关喆跟着进来,按了五楼。
  光洁的电梯壁照出他波澜不惊的脸,好像不管发生什么事,这张脸上都不会出现慌张的情绪。
  “你真的喜欢萧红?”
  “怎么算真的?”
  关喆问,语气里带着一丝探究,应该是对这个话题挺感兴趣的。
  被这么反问,乔微凉有些语塞,其实她也说不清,自己现在还是一团糟呢。
  乔微凉沉默着没有回答,隔了一会儿,关喆低缓的开口:“知道她被欺负会生气,会想帮她,有什么好的东西都想和她分享,想看见她笑,想陪着她闹,想给她冠上关太太的称号。”
  想把她压在身下,看她被自己狠狠欺负到哭的模样。
  最后一句话关喆没说,只是眼底泛出幽绿的暗芒。
  听见这些话,乔微凉有些失神,没注意到关喆的表情变化。
  她想,这大概是她听到过最好的告白,即使被告白的对象不是她,心里也会觉得很感动。
  “叮!”
  电梯门打开,乔微凉走出去,回头看着关喆:“身为经纪人,我有责任关注艺人的所有动态,包括感情生活,我不反对艺人有自己的交往对象,无论是公开还是隐藏,我只希望我的艺人能过得很好,关少应该懂我的意思吧?”
  乔微凉说得很认真,尽管她明白自己在关喆面前说这番话看上去有些不自量力,但没办法,她很护短。
  关喆拧了拧眉,关注点明显走偏:“你打算让她隐藏我们之间的关系?”
  “……”
  她没有这样的打算,而且,他和萧红现在除了是同一家公司的艺人还有什么更进一步的关系吗?
  乔微凉在心里反驳,关喆又扔下一道雷:“我正在准备公开向她求婚。”
  “……!!”
  这男人知道正确的恋爱步骤吗?八字还没一撇,他就打算求婚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觉得我会失败?”
  额……不是觉得,是肯定。
  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越走越远,乔微凉开口:“我觉得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比较好。”
  林御城和高岚的事不解决,萧红的艺人生涯和感情生活都没办法开启新篇章。
  一句话说到关键,关喆的表情冷下来,步子也迈得大了些,转了个弯,打开一个包间门。
  看见里面坐着的人时,乔微凉有些意外,高岚和关喆竟然还有私交?
  “关少。”高岚起身打招呼,看见乔微凉同样也很意外:“季太太,你怎么和关少一起来了?”
  说完掩唇轻笑了两声:“不好意思我忘记了,你已经和季少离婚了。”
  呵呵,这话说得夹枪带棒,敌我很分明。
  “林少不是素来宠妻如命,今天怎么没送林太太来?还是……”乔微凉刻意停顿了一下才笑盈盈道:“还是林太太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敢让林少知道?”
  “你什么意思!?”
  高岚一拍桌子站起来,表情很激动。
  乔微凉耸耸肩,满脸无辜:“我刚刚哪句话说错了吗?”
  “你……”
  高岚想反驳,关喆拿了茶杯,不轻不重的放在桌上,却威慑力十足的把她后面的话堵了回去。
  高岚愤恨的瞪了乔微凉几眼,才不甘心的坐下。
  关喆慢悠悠的给自己倒了杯茶,也不喝,就端在手里把玩着:“我老婆受伤的事,你听说没?”
  “关少什么时候结婚了?”
  高岚脸色不好的问,之前她还想不明白关喆怎么会突然约自己,看见乔微凉的时候,她猜到七八分,可她没想到,关喆一开口却是为自己老婆说话。
  他这话什么意思?要把关太太的位置给萧红那个贱女人?
  一想到这个可能,高岚就觉得自己胸口被气得发疼。
  凭什么?那个贱女人凭什么能攀上关家这个高枝!?
  没理会高岚难看的脸色,关喆勾唇笑得温柔:“还没,不过快了。”
  乔微凉:“……”
  为什么有种强买强卖的既视感?
  一听这话高岚忍不住了,狠狠地剜了乔微凉一眼道:“关少可别被某些人漂亮的脸蛋给骗了,其实就是个残花败柳,别人玩剩了不要的破鞋!”
  这话说得粗鄙难听,乔微凉的眉头皱起,高岚却还不肯罢休,继续道:“关家可是咱们云城的书香世家,门槛高着呢,一般的妖艳贱货怎么能入得了关家人的眼?我看某些人还是不要不自量力的好。”
  高岚说话的时候,眼睛是看着乔微凉的,可这话却不止是说给乔微凉听的。
  乔微凉没有动怒,云淡风轻的回了一句:“是啊,看来林太太就很有自知之明,”
  别人在你眼里都是妖艳贱货,你那么能,咋不嫁进关家去呢?
  “乔微凉,你非要和我作对!?”
  高岚问,刚想拍桌子,脸狠狠地皱起,单手扶住肚子。
  “林太太,孩子可是无辜的,要不要帮你打电话请林少过来?不然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你做了点什么呢。”
  乔微凉说着拿出手机,还没拨电话,包间门被推开,林御城急匆匆的赶来。
  扫了一圈包间里的人,径直走到高岚身边,俯身把她揽进怀里:“怎么了?肚子疼?”
  “御城,我没事,你不必担心。”
  高岚抓着林御城的胳膊回答,眼睛弯了弯,显然对林御城呵护她的这一举动很得意。
  “来了。”
  关喆懒洋洋的招呼一声,打了个响指,服务生立刻上菜。
  满满一桌的菜,菜品丰盛,色香味俱全,但坐在这里的人都没有心思吃东西。
  上完菜,服务生又抱了十几瓶白酒进来,挨个开了盖子。
  “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御城问,关喆没回答,站起来脱了外套,又把衬衣扣子解开两颗,露出小片白皙的胸膛,很有诱惑力。
  “她不喜欢喝酒的男人,今天算我最后一次破例。”
  关喆说着,拿了一瓶酒塞进林御城手里:“我要那个女人,无论她之前和你们有什么恩怨纠葛,今天之后,一笔勾销,如果再有人对她动什么不该有的心思,我绝对会让动她的人,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什么女人?”
  林御城皱眉问,看着手里的酒瓶,完全没有要喝的意思。
  “萧红。”
  “这是她的事,和我没关系。”
  林御城说着想把酒瓶放在桌上,关喆按住他的手:“这酒你喝不喝无所谓,人,我要定了!”
  “……”
  林御城浑身的气势变得凌厉了些,连高岚从他怀里挣脱都没发觉。
  对峙数十秒,林御城忽然仰头灌了一大瓶酒。
  停下来的时候,一瓶酒几乎见底,关喆也不含糊,一瓶酒全干了。
  关喆抬手和林御城碰了碰酒瓶:“过去再美好,从今天起,和她没关系了,因为我,会给她更多美好的未来。”
  一句话说完,关喆手一松,酒瓶滚落在地,咕噜噜滚了几圈,来到乔微凉脚边。
  林御城一直盯着那个酒瓶,眼眶有些发红。
  关喆看也没看他,又拿了两瓶酒,这次不用林御城动手,自个儿仰头喝光。
  乔微凉没见过关喆喝酒,一是他很少出席这样的酒席场合,而是为了保护嗓子,他不能喝酒。
  关喆喝酒的动作很好看,没有一点溢出流下。
  喝完,关喆挑挑眉,林御城这才抬手喝酒,一瓶酒喝完,关喆又碰了碰瓶,发出‘嘭’的一声脆响。
  “过去她受的委屈,在她那里过去了,不好意思,在我这里,过不去。”关喆说完眼神冷厉的看向高岚,一字一句的宣告:“看好你的女人,你应该知道,我……从来都不是怜香惜玉的人。”
  话音刚落,松手,酒瓶落在地上,再次滚到乔微凉脚边。
  两瓶高浓度白酒就这么空着肚子喝,谁都扛不住。
  在关喆想要去拿第三瓶的时候,乔微凉和林御城同时伸手,乔微凉按住酒瓶,林御城抓住了关喆的手。
  林御城眼眶红得厉害,乔微凉不知道这是不是他喝醉酒的表现。
  “你爱她?”
  林御城哑着声音问,抓着关喆的手很用力,血管暴起。
  “大约,比你更有资格爱她。”
  关喆笑着回答,他皮肤白,这会儿脸上已经红得不行,眼神虽然迷离,可语气还是之前那样欠扁。
  他没有说比林御城更爱,只说比林御城更有资格,高明却又明智。
  “只要我说一句放手,你就不喝了?”
  “那你放手么?”关喆问,带着穷追不舍的执着。
  高岚站在一边,同样神情紧张地看着林御城。
  林御城没有偏头看她,半晌松开关喆的手,笑着低语:“我不是早就放手了吗?”
  他这样说,也不知道是在问谁,又好像谁也没有问,只是在逼自己做一个了断。
  听到这样的回答,高岚松了口气,脸上也多了一分笑意,只是笑意还未来得及散开,就被关喆的拳头吓得变成了惊呼。
  乔微凉也完全没有想到在林御城说完那句话后,关喆能动手打他。
  “过去的账算完了,这一次的新账先讨点利息。”
  关喆说着揪住林御城的衣领把他提起来,又是一拳打在他脸上。
  “你宠女人我不管,但不能以伤害我老婆为代价,你女人在你眼里是宝贝,在我眼里,就是根草,要是还有下次,我保证斩草除根!”
  大约是酒劲上来,关喆说话有些大舌头,可说出来的话,在场的人都听得很清楚。
  他要斩草除根,那就是除了要动高岚,还要动她身后的高家。
  刚刚高岚只说关家是云城的书香世家,具体是什么背景乔微凉还不知道,可即便关喆是喝醉了的,说出这样的话也极有震慑力。
  高岚的脸色一边,想要上前,乔微凉抢先一步拦住她:“林太太,男人喝点酒,喜欢用拳头说话,你怀着身孕,就不要往前凑了,要是被不小心误伤恐怕不好。”
  “让开,你算什么东西敢拦我?”
  高岚趾高气昂的说,想拉开乔微凉,包间门再次被推开,季臻黑着脸走进来,径直走到乔微凉身边揽住她的腰:“我让你下班等我,你都当成耳边风了?”
  乔微凉:“……”
  如果没有意外撞见关大爷,她应该也不会忘记这回事。
  说话的空档,林淮领着一个高大的男人穿迷彩服的从门外走进来,一看见关喆和林御城的姿势,林淮哇哇的叫出声:“姓关的,你弟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暴力了!劳资要弄死他!”
  林淮说着嗷一声扑上去压在关喆身上,拉不开关喆,亮出洁白的两排牙齿就想咬关喆,被穿迷彩服的男人拎起来,男人没拉关喆,只沉着脸把林淮拎着往外走。
  “嗷嗷嗷,关黎,你丫有病啊,没看见那俩要上房揭瓦了,你拉我做什么!”
  林淮悲愤的大喊大叫,对着关黎拳打脚踢,关黎不为所动,手一提一抛,林淮就从被拎换成被扛了。
  “卧槽你大爷的,劳资肠子都要被你肩膀撞碎了!你特么给劳资放手!……”
  林淮一路骂个不停,隐隐约约中乔微凉听见关黎粗犷的声音:“三年没见,你敢随便往别的男人身上爬了?”
  乔微凉:“……”
  呃……
  她是不是听到什么不得了的事了?
  耳朵被一只大掌捂住,然后是男人低缓的声音:“别乱听。”
  “……”
  关喆又打了几拳才松开林御城的衣领站起来,把身上的衣服理顺,扣上扣子,穿上外套,如果没有目睹全过程,乔微凉都看不出他是刚给自己灌了两大瓶白酒的人。
  步履稳健的走到门口,关喆语气平稳的开口:“她是我认定了的关太太,谁要是对她不利,就是和整个关家过不去。”
  早在他们喝酒的时候乔微凉就给阮清发了短信,手机震动两下,阮清信息发来,已经到酒店楼下,乔微凉放下心来,抬头看着季臻问:“关家势力很大?”
  “三代从军,两代从政,根正苗红。”
  短短三句,十二个字,就足以说明关家的势力。
  从关黎刚刚走路的姿势和浑身的气势也可以看出他不是一般人。
  “关喆进圈里,他家里人同意吗?”
  “嗯。”
  关家到了这一代,已经不想再参与政界上的事了,只是他们之前的势力太大,一时半会儿想要收回来也不是那么容易。
  乔微凉还想问问题,季臻直接揽着她往外面走,不容拒绝的开口:“坐我的车回别墅,你的车让酒店的人送回去。”
  “我……”
  “我在你公司楼下等了你两个小时。”
  “……”
  所以怪她喽?
  想是这么想,拒绝的话却没能再说出口。
  上车,季臻直接开车回别墅。
  推开门,小灰兴奋地冲过来,几天不见,似乎又长大了不少。
  乔微凉弯腰摸摸它的脑袋,小灰立刻兴高采烈的舔她的手。
  “微凉,你来啦,快坐,菜马上就好。”
  季善从厨房探出脑袋招呼,和上次相比,她的精神状态要好得多。
  季臻停了车进来,打开电视,换到娱乐频道,过了几分钟,乔微凉常看的一个娱乐节目开始播放。
  “前几日的车祸案因为替罪传言再掀波澜,我们有幸采访到当事人之一的季氏千金季善小姐,下面是相关的采访报道。”
  主持人的声音落下,然后是一段VCR,看样子,季善应该是出门的时候‘不小心’被记者堵在门口的。
  “季小姐,据说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车祸案和你有关,对此你怎么看?”
  “请问这个消息你是据谁说的?如果那个人能站出来和我当面对质,我不介意回答你这个问题。”
  “听说《乱世英豪》的男主角肖默轩曾经是你的男朋友,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曾说听你提过五年前撞过一个人,请问真的有这回事吗?”
  “肖先生现在是翼铎总裁的乘龙快婿,还在新婚期,你们怎么能乱传绯闻呢。”季善笑着回答,脸上一派云淡风轻,很镇定也很成熟稳重。
  “季小姐是在否认那件车祸案与你有关的事实了?”
  “不好意思,请你注意措辞,只有被警方证实过的事才叫事实,而传言只能是传言。”
  采访到此结束,主持人继续播报其他娱乐节目,季善不知什么时候走出来,站在乔微凉身后,等这段新闻播完立刻紧张地开口:“怎么样微凉,我有没有说错话?”
  “……”
  季善紧张也就算了,为什么这么男人也要用这种眼神看着她?
  “没有,你做得很好。”
  “我原本想提起诉讼告肖默轩诽谤的,可是哥不让。”
  季善说着语气还有些遗憾,乔微凉却是能理解的,这件事本来就禁不起长久的折腾,还是越快结束越好。
  “你不念旧情了?”
  “那是我之前不懂事,看错了人,你别打趣我了!”
  季善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跑回厨房端菜。
  四菜一汤,三个人吃很丰盛。
  吃了饭,季臻负责收桌子洗碗,季善拿出果盘和乔微凉一起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正吃着菠萝,季善突然问了一句:“微凉,你原谅我了么?”
  “嗯。”
  其实一直也没有记恨过。
  “那你今晚会在这里睡吗?我看我哥都帮你买了新睡衣挂在卧室了。”
  “……”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