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 骗她来这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季善满脸期待的看着乔微凉,坐在她鞋上的小灰也是同样的期待脸,舌头吐得很欢快。
  “季善,我和你哥才刚离婚一个多月。”
  “所以呢?”
  “汪汪!”
  “……”
  深吸一口气,乔微凉试图和这一人以狗和谐沟通。
  “我跟你哥之间发生过很多事,不是可以这么轻易扭转的。”
  “那需要我哥做什么你才肯答应复婚呢?”
  季善追问,话音刚落,乔微凉明显感觉到一束存在感极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扭头,季臻懒懒的靠在厨房门口,没有任何被抓包的尴尬,单手握拳放在唇边轻咳了一声:“你要不要上楼看看?”
  “时间很晚了,我应该回去了。”
  乔微凉说着站起来,季臻靠在门边没动,幽幽的开口:“车库的钥匙被我弄丢了,现在打不开。”
  “……”
  这巧合敢不敢再巧一点?
  季善默默地在心里给自家老哥竖了个大拇指,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还是她哥更胜一筹啊。
  知道这男人要留下自己的方法有很多,乔微凉也没太过坚持,微微一笑:“那就麻烦前夫让我在这里借宿一晚了。”
  “没关系。”
  季臻毫不客气的收下感谢,领着乔微凉上楼。
  楼上的格局有了些变化,原来他们的卧室被改成了两个单间,季臻打开左手边那一间的门,看见里面的摆设,乔微凉愣了一下,有些恍惚。
  房间的摆设和她还没有嫁给季臻时租的房子一样,单人床上面是黑白格子的床单被套,一个木质衣柜,在里面是卫生间和洗衣台。
  好像是很久远的回忆,又好像是昨天才刚发生过的事。
  “乔微凉,时光不可以倒退,但我想和你重来一次。”
  季臻说着进屋,拉开床头的抽屉,里面放着一个小巧的戒指盒。
  季臻把盒子拿在手上,然后单膝跪地:“我叫季臻,今年二十九,和一个叫乔微凉的女人有过一次婚姻经历,我说过,只要我没死,季氏没破产,季太太都只会是她一个人。”
  “我错过了她的三十六次求婚,错过了她所有的爱与美好,现在,我不想再错过她的后半生,所以这一次,换我来追她。”
  季臻掰开乔微凉的手把戒指盒塞进她手里,起身紧紧抱住她:“微凉,这里面没有戒指,我只是在向你要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喉咙有些发堵,鼻子也很酸,乔微凉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一直没有得到回应,季臻的手紧了紧,直到感觉呼吸有些不畅乔微凉才低低的开口:“季先生,也许我永远都不会再像之前那样义无反顾的爱你了。”
  “没关系。”
  “我可能会变得很敏感,只要察觉到会受伤就会立刻抽身逃离。”
  “没关系,不管你逃多少次,逃多远,我都一定会找到你。”
  “季先生,你好像……硬了。”
  “……”
  他是一个正常男人,而且是一个长时间不开荤,一开荤就会被饿很久的男人,温香软玉在怀,有这样的反应难道不应该吗?
  “乔微凉,大多数男人的性和爱是分开的,我不是。”
  “嗯,我认同你的观点。”
  乔微凉一脸冷淡的回答,只差在脸上写几个大字:我还没有爱你爱到想睡你的地步。
  “……”
  季臻最终欲求不满的被乔微凉赶了出来,季善和小灰趴在门口听墙角,被逮了个正着。
  “哥,你又失败了?”
  季善摇摇头,她对这种结果表示毫不意外,从她哥喜欢半夜抱着小灰出去散步,再半夜抱着小灰回来,就已经可以预见这样的后果。
  “……”
  季臻极有威慑力的甩了季善一记眼刀子,然后回了自己的房间。
  洗漱完出来看见这样的房间,乔微凉还有些感慨,时间过得真快呀,她和季臻结了婚又离了婚,生活的酸甜苦辣几乎都尝了个遍。
  还有什么好放不下的?
  不管是愧疚还是爱,只要他对自己好不就行了吗?何必分那么清楚?可心里终究还是有那么一丝不甘。
  不甘就此作罢,再次踏入一段无爱的婚姻。
  她不怕一个人过太寂寞,她怕两个人在一起比一个人过还要寂寞。
  躺在床上想了些有的没的,乔微凉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好像刚睡着,闹钟就响了。
  强撑着起床,打起精神洗漱,打开窗帘,阳光从外面洒进来,天气很好,乔微凉的心情也跟着明媚起来,做了几个深呼吸,又伸了下懒腰,最后一点睡意也已经不见踪影。
  刚想关窗户,目光顿住,窗户下面是大片刚刚翻新的土地,边上还有漂亮的篱笆。
  突然想起那个时候在医院,这男人似乎承诺过要送她一个花园。
  花园里,想种什么?
  伴着湿热的呼吸,男人低哑磁性的声音在耳边炸开,猛地回头,唇瓣擦过男人冒着胡茬的下巴,带起让人战栗的微痒和酥麻。
  乔微凉下意识的后退两步,季臻抬手摸摸自己的下巴,笑得意味深长:“乔小姐,早,我很喜欢你的早安吻。”
  “……”
  面无表情的下楼,吃了早饭,季臻开车送乔微凉去公司。
  季臻原本是要约乔微凉去吃午饭的,可乔微凉一再表示,工作时间,她不希望带入自己的私人感情,所以吃公司的员工餐就好,所以最后的结果变成,季臻中午来陪乔微凉吃员工餐。
  对此,乔微凉不发表任何意见。
  等电梯的时候,阮清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过来,萎靡的气场隔着几十米远乔微凉都能感应到。
  “昨晚关喆耍酒疯了?”
  “他没疯,我疯了。”
  阮清哑着嗓子说,满脸的生无可恋。
  其实关喆喝了酒很听话,他不哭也不闹,也不会上房揭瓦,一开始他只是坐在沙发上做个安静的美男子,阮清给他煮了醒酒茶让他喝他也乖乖的喝下。
  只是把他扶到床上没两分钟,关喆就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火烧眉毛似的找手机,等阮清手忙脚乱把手机找给他,关喆就开始挨个挨个打电话。
  阮清一开始以为他是打电话给萧红告白的,没想到关喆开口第一句话是:“奶奶,我要结婚了!”
  !!
  关喆要结婚了!
  结婚!这么大的事他这个做经纪人的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关喆的电话就这么简洁明了,给家里七大姑八大姨都打完了,阮清以为这就算是完了,没想到他丫喝了一杯水后,又开始给各大媒体打电话。
  照例只有一句话:喂,你好,我是歌手关喆,我要结婚了。
  到那个时候,阮清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完蛋了!
  “他怎么了?”
  乔微凉问,阮清刚想回答,余光就看见关喆穿着一套很正式的西装走过来。
  进了电梯,按了楼层,关喆侧头勾起一个很好看的笑:“我要结婚了。”
  乔微凉:“……”
  这人是在请客吗?还是他昨晚喝醉酒已经求婚成功了?确定不是萧红喝醉了?
  阮清被这一句激得差点跪在他面前:“大爷,你酒还没醒么?”
  “醒了,我知道我昨晚干嘛了。”
  “真的知道?”
  阮清打起一百二十分的警惕,即便是在电梯里也四下看了好几眼来确认自己是否安全。
  “嗯。”
  “这事得从长计议你知道吧?你要追人姑娘,先得问问人姑娘的意思对吧?万一人不想和你过一辈子,你总不能强买强卖对吧?”
  “她会喜欢我的。”
  阮清:“……”
  大爷,你要是出去这么说话,很容易挨揍你知道吗?
  关喆没理会阮清的表情,目光落在乔微凉的手腕上,眉梢微微上扬,看上去应该是对她的手链很感兴趣。
  乔微凉也没遮掩,大大方方的晃晃手腕:“前夫送的,要帮忙问一下在哪儿买的么?”
  “不用,我自己问。”
  关喆说着收回目光,拿出手机打电话。
  “喂,是我。”
  “你前妻手上那条手链在哪儿买的?”
  乔微凉:“……”
  这位做事一直这么急么?说自己问下一秒就直接打电话问?
  不用听电话,乔微凉大约都能想象到季臻的脸会有多黑,中午突然就不想在公司吃饭了。
  “好,我知道了。”
  不知道季臻说了什么,关喆挂断电话,目光又在乔微凉手腕上扫了一圈,末了十分善意的解释了一句:“这好像是他自己设计找人定制的。”
  “哦。”
  乔微凉点头,下意识的抬手摸了摸手链,她想过手链是定制的,但没想到是季臻设计的。
  电梯到了,乔微凉和阮清先下,关喆应该是要直接上去找殷席。
  出了电梯,阮清先叹了口气,然后兴致勃勃的开口:“你说关喆要是结婚,我该给他随多少礼?我带他这么多年,也没什么能力,红包总是该多包一点的……”
  “你随意就行。”
  乔微凉说着把阮清推回他的办公室,其实这些礼金,关大爷估计也不会在乎。
  耳边终于清静了,乔微凉打开电脑,坐到办公椅上,目光不自觉又飘向手链,仔细看了看上面坠着的小东西,的确很像坚果,但乔微凉一时想不起是什么。
  索性用手机拍了照片放到网上搜索,结果很快出来,有上千条,形状最相近的是一种叫榛仁的坚果。
  榛仁,榛子的果仁。
  这个‘榛’不会是代表的季臻吧?
  他把心交给自己了?
  “……”
  这样的猜测让乔微凉都有点接受无力,一定是她想太多,这条手链肯定没有这么深刻的含义。
  摇摇头关掉网页,眼睛却还在手链上面没办法挪开,胸口某个地方不受控制的有些发软。
  指尖拨弄了一下手链,手机响了,是季臻打来的,乔微凉收拾了一下情绪接通电话。
  “你刚刚遇见关喆了?”
  “嗯,他是我们公司的艺人。”所以碰见他也不奇怪吧?
  “你跟他说我是你前夫?”
  “……”
  不然呢?现在他们本来就是这样的关系啊。
  “乔微凉,我更愿意听见你告诉别人我现在是你的追求者,之一。”
  “……”
  这男人对这个‘之一’似乎有很深的怨念。
  “我准备上班了。”
  乔微凉说着准备挂电话,被季臻叫住:“等一下。”
  “怎么了?”
  “微凉,我昨晚梦见你受伤了。”
  一秒钟前,季臻绝对不相信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可直到给乔微凉打电话之前,他都一直心神不宁。
  尽管对突然神叨叨的季先生很不适应,乔微凉还是压着脾气回答:“我今天就在公司上班,除非有什么不可抗力,不然不会出什么意外的。”
  “我一下班就过来,等我。”
  季臻说得很急切,乔微凉沉默了好半天,终于应了一声:“好。”
  电话那头沉默着,但一直没挂,盯着手机屏幕,乔微凉的脸竟有些发烫,想了想还是主动挂断电话。
  又发了会儿呆,乔微凉开始专注的工作,爱蓝修改后的广告策划已经发到邮箱,乔微凉仔细读了两遍,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给了回复,然后就该通知法务部门和爱蓝的负责人商量拟定合同的事,与此同时,还要让何帆留意,等广告投入媒体播放写几篇通稿帮安若柏炒炒热度。
  萧红受伤的事封锁得很严密,但有关喆这个不确定因素在,乔微凉也必须跟何帆提个醒,要是关喆做出什么出人意料的举动,也好及时的应变。
  至于殷席那里,关大爷应该会自己通知。
  想到殷席,乔微凉不由想到温颜,最近这段时间,都没抽出时间去看她。
  没有多想,拨通温颜的电话,电话响了没几声就被接起。
  “喂?”
  “小颜,是我,微凉。”
  乔微凉回答,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电话那头有些吵,温颜应该是在外面,隐约还可以听见小孩子玩闹的声音。
  “微凉,你现在没在忙么?”
  温颜的声音还算欢快,想来这段时间和殷席相处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僵硬。
  “嗯,你现在在外面么?”
  “对,我在一个福利院做义工。”温颜回答,乔微凉刚想说话,突然听见一个稚嫩的童声:“妈妈!”
  那两个字,说得极为清晰,带着小孩子独有的软糯。
  “妈妈!”
  小孩子又叫了一声,然后有一个稍大一点的孩子问:“颜颜阿姨,你怎么哭了?”
  “小颜,你……哭了?”
  乔微凉小声问,声音也有些哑,更多的是担心,她不知道温颜听到这两个字,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微凉,我总是做梦,梦见我的那个孩子,她也会这样喊我‘妈妈’的……”
  温颜说着泣不成声,乔微凉完全能体会到她现在的心情,有时乔微凉也会梦见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孩子,抓着她的手软软糯糯的喊她乔姨。
  耳边响起提示音,乔微凉看了眼屏幕,是周涵,乔微凉直接挂了没接。
  “小颜,事情已经过去了,人总该活在当下。”
  乔微凉知道这话很苍白无力,她劝别人放下过去,自己不是一样做不到轻易放下过去?
  “放心,我没事,孩子们催我去做游戏了,先挂啦。”
  “好。”
  乔微凉应着挂断电话,想了想还是不太放心,给殷席打了个电话。
  刚提了个福利院,殷席就说出了地名,看来温颜去那里,他是知道的,也派了人随行,乔微凉松了口气。
  又问了下演唱会的筹备情况,时间已经敲定了,就是下个月十五号,乔微凉翻了下桌上的台历,正好是温颜生日的前一天,场地嘉宾基本都敲定了,具体细节殷席不肯透露更多,只发了几张设计图纸给乔微凉,让乔微凉找工作室定制。
  图纸并不是在电脑上画好的,而是在素描纸上画好,用手机拍摄的。
  素描纸上有多处修改,看得出设计者很用心。
  乔微凉当然没有多一句嘴问这些服装是不是殷席设计的,找到艾斯城他们工作室的负责人电话打过去,沟通了一下服装定制的问题。
  谈完这件事,已经差不多快到中午了,乔微凉起身活动了下脖子,手机又响了,还是周涵打来的。
  犹豫片刻,终究还是按下接通键,莫笙焦急的声音传来:“乔姨,呜呜……”
  “小笙?怎么了?”
  “妈妈,妈妈在屋里,不管我怎么敲门她都不理我,呜呜……”
  莫笙的声音听起来很无助,嗓子有些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周涵是医生,她应该知道,小孩子这样哭对身体不好,如果她能听见,不会任由小笙这样在外面哭的。
  “妈妈喝酒了吗?”
  “没……没有。”
  “她从什么时候不理你的?是不是睡着了?”
  乔微凉边说边关电脑,拿着包包从办公室出来,往阮清的办公室看了眼,没看到人,应该是忙别的事去了。
  乔微凉皱眉进了电梯,安抚莫笙道:“小笙别怕,乔姨马上过来,你再和妈妈说说话好不好?”
  “好。”
  挂断电话,乔微凉想了想又给季臻打了一个电话,但是电话无人接听。
  管不了那么多,乔微凉直接要了公司的车把自己送到周涵他们租的房子下面。
  今天是工作日,整个居民楼都没什么人。
  乔微凉从楼梯上跑上去,周涵家的门没关,乔微凉推门进去,被里面的场景惊住。
  莫笙就在屋里,却是被人用绳子绑在椅子上,哭得小脸通红,眼睛都肿了。
  周涵就站在他面前,却好似什么都听不见,根本没有理会莫笙的哭喊。
  “周涵,你疯了!你这是做什么?”
  乔微凉跑过去想解开莫笙,却被周涵推到地上,周涵又把门关上,反锁。
  乔微凉心底一惊,迅速打量了一下屋子,屋里门窗紧闭,甚至可以闻到淡淡的煤气味。
  “刚刚你是故意逼小笙打电话骗我来的?”
  乔微凉问,周涵突然扯唇笑了下,那笑很诡异,无端的让人背后生寒。
  “我不这样做,你根本就不会来啊。”
  “我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你找我就是了,小笙是你的孩子,你不是一直最心疼他吗?你舍得这么对他?”
  乔微凉指着小笙质问,现在周涵的精神状态很不对劲,乔微凉没办法和她讲道理,不管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只能希望她还有一点做母亲的良心,能用莫笙唤醒她的理智。
  周涵看向莫笙,眼底闪过一抹痛色,但更多的是疯狂。
  “小笙,别怕,妈妈不会伤害你的,别的小朋友都欺负你没有爸爸,妈妈这就带你去找爸爸。”
  周涵柔声诱哄,乔微凉只觉得难以置信,她竟然是想带着莫笙一起死!
  “周涵!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现在在做什么!你要杀死自己的亲生儿子吗!?”
  乔微凉怒吼,抓住绑着莫笙的那把椅子拉到自己身边,边解绳子边摸摸莫笙的脑袋:“小笙别怕,乔姨在呢,别这么哭,空气里有煤气,呼吸太多不好。”
  “你杀死了小笙的爸爸我的丈夫,是你害了他,是你害得我们家破人亡!!”周涵指着乔微凉说。
  乔微凉左手使不上力,半天都没解开绳子,眼睛往四周找了一圈,看见茶几上的果篮里放着一把水果刀,刚想去拿,却被周涵抢先一步。
  “周涵,你应该清楚,法院会维持原判,是因为有充足的证据证明当初是你丈夫自己突然冲出来的,并不是我故意开车撞他。”
  乔微凉说着话,企图分散周涵的注意力,同时把莫笙连人带椅子抱起来,往门边靠近。
  周涵根本不听乔微凉说了什么,一步步逼近:“我知道,季少有钱有权,你们想制造伪证易如反掌,你们有能力颠倒黑白,我告不倒你,没人会为我主持公道。”
  说到这里,周涵的神色越发的疯狂,她尖叫着冲过来,乔微凉下意识的把莫笙护在自己怀里,水果刀插进右肩,温热的血喷涌而出。
  有些甚至溅到周涵脸上,周涵松了手,表情有些怔愣,她后退两步,咯咯的娇笑起来:“没人肯相信我,没人会帮我,那……我就自己来。”
  话落,乔微凉看见周涵从包里拿出一个打火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