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 愿意履行夫妻义务么?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乔微凉,还愿意再嫁给季先生一次吗?
  虽然没有当初那么期盼了,可也没什么好不愿意的,毕竟再也不会像过去那样在一个人身上耗费那么多的时光。
  她已经不小了,没有精力再去茫茫人海中找一个喜欢的人。
  感情这种东西,不动则已,一动就会伤筋动骨,她偏偏又那么怕疼。
  伸手抓住玫瑰,乔微凉却没有急着拿过来,只是弯着眼眸道:“季先生,求婚,我只答应这一次,戒指,我此生也只戴这一枚。”
  乔微凉的意思很明白,她这辈子,只嫁他一个,但也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如果再有什么意外,不管谁对谁错,她都会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嗯,我知道。”季臻点头,缓慢的拿出自己脖子上的项链摘下那枚男戒:“现在,可以请季太太为季先生戴上戒指吗?”
  乔微凉接过戒指,抓起季臻的无名指套进去。
  动作虽然随意,可这枚戒指的意义有多重大,只有季臻知道。
  “还有一个小时到十二点,季太太,我们还有时间去办理复婚手续。”
  “哥,时间还早……”可以过几天再去吧。
  季善后面的话被季臻一个眼神堵回去,好吧,她从这个眼神里已经完全了解到自家哥哥急切的心情了。
  于是,十分钟后,季善被自家哥哥抛弃在了医院大门口。
  在去民政局的路上,乔微凉一直很沉默。
  她和季臻,从结婚到离婚,再到复婚,横跨了三年多的时光,可却好像发生在昨天一样。
  她想,她应该还是很爱这个男人的,舍不得看他像自己当初那样固守着寂寞的时光,舍不得看他小心翼翼的模样。
  他这样的男人,不管何时何地,都该是意气风发的。
  脑袋靠在车窗上,窗外的风景不断地倒退,思绪渐渐放空。
  手忽然被一只干燥温热的大掌覆盖,然后是男人平静温和的低语:“季太太,在想什么?”
  “不知道。”
  “想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季臻问,乔微凉想回答说不想知道,又觉得这样可能会伤到季先生的自尊,于是配合的转过头来看着他。
  下巴被扣住,热切的吻接踵而至,乔微凉甚至能感觉到来不及吞咽的唾沫顺着嘴角滑落。
  身体开始发软发热,这是身体原始的本能反应,却不得不承认,这个吻勾起了她内心最深处对这个男人的渴望。
  他的身体,他的声音,甚至是他的呼吸,都对她有着不可抗拒的诱惑。
  做出回应的时候,季臻的呼吸明显一重,扣着她下巴的手也失了轻重。
  乔微凉忍不住笑起,声音堵在唇齿间,有些奇怪,季臻停下来,眼眸危险的眯起,却还是保持着冷静:“乔微凉,你笑什么?”
  乔微凉抬手戳戳季臻的胸膛:“季先生,过去三年,你真的没有一次想要我?”
  季臻抓住乔微凉做乱的手,喘得厉害:“你男人这些年憋得猛了,别惹火。”
  话里警告的意味很足,可越是看见季臻这样,乔微凉越想逗他。
  “季先生,这么多年就没个床伴什么的?”
  乔微凉说着冲季臻抛了个媚眼,唇角却是不怀好意的笑。
  这不怕死的女人!
  季臻低头在乔微凉唇上咬了一口:“乔微凉,我说我从头至尾就只睡过你一个,你信吗?”
  “……”
  季臻说得颇有几分恼怒,乔微凉一时怔在那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季臻从始至终都只睡过她一个?这话在乔微凉这里的可信度是不怎么高的,可搭上季臻刚刚的语气,乔微凉又没有怀疑的理由。
  “你不是说之前有个念念不忘的女人吗?”
  乔微凉问,表情有些呆萌,季臻只觉得一股邪火冒上来,几乎要将他焚烧殆尽。
  这女人竟然还有脸说!?
  “五年前是谁在床上硬缠着我不放,又是谁一早醒来之后就不见踪影的?乔微凉,睡了我就躲,你挺有本事的!”
  “……”
  她应该说对不起么?
  民政局到了,季臻让乔微凉先下车,自己还要在车里‘冷静’一下。
  乔微凉靠在车门上,脑子里还在回味刚刚在车里的对话。
  季先生只有过她一个女人,这种感觉想来其实也不是很亏嘛。
  正想着,一辆摩托车迅速驶来,到了面前,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扬起一地尘埃。
  经过改装的酷炫摩托车,造型很漂亮,坐在车上的车手身材也不错。
  乔微凉挑眉打量着,正想着要不要给个名片挖人去做模特,车上的人就冲过来,二话不说把她拉到车上,脑袋被硬套了一个头盔。
  “轰轰轰!”
  摩托车发出轰鸣,开车的人只说了句‘抱紧我’,车子就飞快的开出去。
  声音有些熟悉,可乔微凉一时没想起来是谁,只能紧紧地抱着开车的人。
  季臻应该是跟在后面的,乔微凉可以听见刹车声和不耐烦的喇叭声,闹这么一通,也不知道会造成什么样的交通影响。
  摩托车毕竟灵活许多,穿了一些小路,很快把季臻甩掉,车速渐渐慢了些。
  当然这个慢是和之前作对比,而不是和正常行驶的摩托车对比。
  车子是往机场方向开的,乔微凉想了想,尝试着叫出一个名字:“夏以轩?”
  开车的人没回答,只是车子开得更快,到了机场,立刻有一群高大的男人围过来,齐声道:“Boss!”
  “……”
  这些人是要拍电视剧吗?
  下了车,车上的人取下头盔,果然是夏以轩。
  “微凉,你能凭借声音就认出我,我很开心。”
  “……”
  一点都不知情,却被这么强行掳来,她可以说自己一点都不开心么?
  不过来都来了,乔微凉也没说这些,抬抬下巴看着后面问:“你要出国?”
  “你老公太狡猾了,他不知道和我外公做了什么交易,害我要被提前抓回去!”
  夏以轩一脸愤恨的回答,看得出他对季臻的怨念很深。
  乔微凉有些囧,虽然她不知道季臻具体做了什么,但总觉得夏以轩回去后的处境应该不会多美好。
  “可能是你外公太想你了吧。”
  乔微凉拍着夏以轩的肩膀安慰,夏以轩顺势抱住乔微凉,他个子高,乔微凉踮起脚都有些够不上,现在基本是被迫挂在他身上的。
  “这根本不是什么公平竞争,微凉,他这样不讲信用的人肯定会对你不好,不如你和我一起走吧。”一提出这个提议,夏以轩就觉得十分可行,冲其中一个壮汉道:“再去买一张机票。”
  “……夏以轩,很感谢你对我的喜欢,但是,我喜欢了季先生很多年,我和他离过一次婚了,现在,又准备复婚,我和他之间的感情也许在别人看来是不对等的,但我自己觉得很值得,这辈子,我只打算嫁给他一个人。”
  “所以你不会跟我走?”
  夏以轩问,眼神有些受伤,乔微凉笑着点头,坚定不移。
  “如果我比他先认识你呢?”
  “那要看你先认识我怎么追我喽。”
  乔微凉回答,夏以轩松开了手,乔微凉站在那里,仰头看着他,却自信得半点不输气势。
  夏以轩想,如果是他先遇上乔微凉,他一定会抢先一步成为她心里最爱的那个人。
  无论他离开多远,时间多久,她都还会保持着最初的模样。
  夏以轩低头贴了贴乔微凉的脸:“再见,我还会回来的。”
  “再见,一路平安。”
  “对了,有人在我屋里寄养了一些小动物,如果有时间的话,帮我看一下,谢谢。”
  “好。”
  “这辆车算我送给何帆的礼物,谢谢他这段时间招待我。”
  夏以轩说着把摩托车的钥匙扔给乔微凉,然后在众人的簇拥下过了安检。
  直到看不见人,乔微凉才转身准备回去,刚一转身,就被捞进男人宽厚的胸膛,响彻耳膜的是男人狂乱的心跳。
  伸手环抱住男人健壮的腰身,脑袋在他脖颈处蹭了蹭:“季先生,我没事,只是来送个别而已。”
  “嗯。”
  季臻应了一声,却还是抱着乔微凉没放。
  他知道那个人是夏以轩,也知道夏以轩不会伤害乔微凉,他只是有些担心,担心乔微凉会跟着夏以轩离开。
  他的能力其实很小,出了国甚至出了云城,他没办法很精准的掌握乔微凉的动态。
  温颜想躲殷席,可以在云城躲三年不被发现,乔微凉如果想消失不见,季臻不知道自己能用什么方法找到她。
  感受到他的不安,乔微凉心底软了软。
  “季臻,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逃离,而是形同陌路。”
  所以,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她不会选择一个人狼狈离开,而是和他形同陌路。
  “嗯,我知道。”
  季臻回答,拉着乔微凉的手往机场外面走。
  看见那辆全方位受到不同程度碰撞的车,乔微凉诧异了一下,然后紧张地看着季臻:“你受伤了?”
  “没事,我让牧钊开车来接我们。”
  季臻说着拿出手机,他的右手明显有些发抖。
  乔微凉拧眉,抓住他的手按了一下,季臻闷哼一声,明显是痛的。
  “骨折了?”
  “没,撞了一下。”
  能让他痛成这样,就算没骨折,那也是撞得不轻。
  乔微凉抢了手机给牧钊打了电话,然后先去医院看了下骨科,许诺看了片子,没什么大伤,就是右肩淤青有些严重,休养几天就可以。
  拿了药回别墅,乔微凉的脸色一直不怎么好看,季臻几次想说话都被乔微凉瞪了回去。
  季善在屋里煮了一大桌饭菜准备庆祝他们复婚,一看这情况有些拿不准主意
  “微凉,你后悔和我哥复婚了?”
  “嗯!”
  乔微凉点头,把药一股脑丢进季臻的房间,然后回自己那个小单间洗澡。
  “哥,你怎么又惹嫂子生气了?”
  “……”
  季臻面无表情,他也不知道乔微凉怎么突然就生气了,在机场说话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
  吃饭的时候,季善一直拼命活跃气氛,乔微凉和她说话的时候都好好的,只要季臻一搭话,乔微凉就冷着脸保持沉默,这冷暴力,看得季善都开始胃疼了,只吃了六七分饱就躲回自己的房间。
  吃了饭,季臻上楼去洗澡,乔微凉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据悉,慕天总裁顾纪生涉嫌故意谋杀前影帝张勋,不法获得高额保险赔付案,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车祸案与此案也有关联,死者莫建洲在毕业后曾在慕天集团做过财务助理,后因工作失误被开除,但开除后顾纪生曾用海外账户多次转账给莫建洲,警方怀疑莫建洲掌握着顾纪生谋杀张勋的证据,后来被顾纪生谋害……”
  “慕天的市场股价已经连日暴跌,慕天人心惶惶,已有不少员工选择辞职跳槽,张勋的粉丝团自发组成原告团,将对顾纪生以故意杀人罪进行控告!”
  乔微凉换了好几个台,除了娱乐栏目,一些主流媒体也对这个案子进行了跟踪报道。
  慕天这些年也算是云城蓬勃发展的产业,顾纪生这个案子曝出来,牵连的恐怕就不止他一个人,云城很多坐在高位的人恐怕都要被剐下一层皮来。
  乔微凉看了两眼,继续换台。
  “莫建洲的妻子周涵女士多年来一直对丈夫的死持怀疑态度,近日,她对开车撞死自己丈夫的乔女士重新提起了诉讼,但法院维持了原判,周女士对法院判决不满,却未再提起上诉,而是采取极端的手段想与乔女士同归于尽,乔女士受伤住院,周女士如今被关在拘留所,本台记者对周女士进行了独家访谈。”
  指尖停住,电视画面切换到周涵。
  镜头下的周涵看上去并不怎么狼狈,可很憔悴,眼底是一片青黑,明显没有睡好,眼神也有些涣散。
  “周女士,你的丈夫家境并不是很好,他在毕业又失业的情况下,却支付了高额的婚礼费用,并在你们市中心买了一套新房,你知道他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吗?”
  “我不知道,他对我很好,告诉我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他能让我过上很好的生活。”
  周涵抱着头说,眼角溢出泪来。
  记者的问题明显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她爱她的丈夫,他对她很好,给了她所有美好的回忆,她很幸福,所以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去探究这些幸福背后存在怎样的反常。
  “你的丈夫曾在慕天实习过一段时间,那段时间他是否有过任何不寻常的举动?”
  “没有,他很好,真的很好!……”
  周涵不停地重复这句话,在警方的示意下,记者结束了采访。
  “本台记者了解,周女士因为思念丈夫过度,长期精神紧绷,现在出现了一些精神疾病,警方已经联系了这方面的专家为周女士进行诊治,相信不久的将来,整个案子都会水落石出,当然,在案件扑朔迷离的同时,我们也关注到了周女士无人照看的孩子小莫,接下来我们就会连线外拍记者刘芳。”
  “刘芳你好。”
  “主持人你好,观众朋友大家好,我和同事之前已经去过周女士的家,但周女士家中仍被警方封锁,具体情况无从得知,邻居告知我们,小莫在案发当天也被一同送去医院,但是现在,医院门卫不允许我们进去采访,我们正准备给院长打电话沟通。”
  记者说完借门卫室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林淮一半睡意一半恼怒的声音传出:“你大爷的要是没有火烧眉毛的事,小爷一手术刀灭了你!”
  “……”
  记者的表情有些微妙,不过很快调整过来,声音尽量客气:“院长您好,我是星华电视台新闻栏目的记者刘芳,我们想采访一下周女士的儿子小莫,不需要很长的时间,最多耽误一小时的时间,麻烦通融一下。”
  “你们是不是有病!成天找不到新闻素材抓着个孩子不放?!我跟你说,市人民医院三楼,有个老头八十了,得了癌症,躺病床上没人管,是人医生护士捐的钱让他住的,不然他年三十就得住天桥底下。”
  “还有,二环路有个骨科医院,有俩农民工从工地上架子上摔下来,肠子都被钢筋串成串了,这俩是父子,家里还有一大家子人要养,再没钱人就要拔氧气瓶了。”
  “院长,我们是……”
  “劳资管你们是谁,谁特么敢给劳资放进来一个记者,劳资让谁吃不了兜着走!嘟嘟嘟……”
  “……”
  林淮说完挂断电话,记者再打,手机就是关机状态了。
  主持人也被林淮的霸气震慑,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表情有些尴尬:“我们所在的社会还有很多需要帮助的人,希望大家都能献出一份爱,关注身边需要帮助的人,让这个社会能多一点温暖。”
  这些话很官方,乔微凉感觉自己都听腻了。
  在换台,基本都是重复的信息,没什么好看的,乔微凉索性关了电视。
  季臻洗完澡下来,乔微凉问他要了手机给林淮打电话问了下莫笙目前的近况。
  那天的事让莫笙受了很大的惊吓,林淮带他去找许诺看了看,许诺说需要一段时间的心理疏导,但不管怎么疏导,这件事肯定还是会在他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
  乔微凉当然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提出要承担莫笙的治疗费用,不过林淮没要,听他说大道理的时候倒还真有几分医者仁心的味道。
  “那个案子的证据,是你交给警方的?”
  乔微凉问,心里基本已经可以肯定了,毕竟之前季臻已经发给她看过那些资料了,虽然只是初期的资料并不完整,但矛头是直指顾纪生的。
  “会得罪很多人吧?”
  乔微凉问,季臻把药水塞到乔微凉手里,趴到沙发上,示意乔微凉帮他擦药。
  “没什么好得罪的,反正要查这个案子的人又不是我,顶多是某只老狐狸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这一招的确用得很高明,前期的舆论基本都是顾纪生炒起来的,也是他一直揪着这件事不放。
  现在警方立了专案组调查这件事,顺藤摸瓜查出了这些事,匿名举报人如果不是交情好的人,根本不会有人想到是季臻干的,说不定还会有人怀疑和周家或者莫家的人有干系。
  被牵连的上位者,应该也会认为是顾纪生一时老马失蹄,阴沟里翻了船。
  顾纪生这把火烧得很旺,现在火烧到他身上,估计想浇都浇不熄。
  “季先生,你很聪明。”
  乔微凉由衷的夸赞,季臻刚想说话,肩膀就被棉签狠狠地戳了一下。
  “嘶!”
  季臻倒吸口冷气,然后又觉得自己在乔微凉面前丢了面子,却又不敢发火,只能无奈的开口:“季太太,你就不能让我得意一下?”
  “肩膀撞成这样,你有什么好得意的?”
  乔微凉带着几分嗔怪的说,然而更多的是心疼。
  “我这不是想亲身体会一下你的痛苦么。”
  “我不同意你体会,你有意见?”
  乔微凉丢了棉签,用手掌用力揉开药水。
  药水是活血化瘀的,和皮肤接触,有种切了很多海椒一样的感觉,火辣辣的,还有些刺疼。
  季臻哼哼两声,一颗心终于落回原处。
  这是他失而复得的季太太,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再放开她的手。
  “季太太,你现在愿意履行夫妻义务吗?”
  “不愿意,复婚手续还没完善。”
  “先办事,再补证。”
  季臻一个翻身把乔微凉压在身下,很细心的护住她的肩膀,没敢让它磕着碰着。
  “你肩膀有伤。”
  “怀疑你男人的能力?”
  季臻的眼睛眯起,语气透出几分危险,似乎只要乔微凉点头,他就能把她吃得连渣都不剩。
  “我的肩膀也有伤。”
  “我有分寸。”
  季臻说完低头,不管不顾的吻上乔微凉的脖子。
  乔微凉能感受到他的急切,也没打算再找借口推辞,刚放软身体,季臻突然停下,一脸痛苦的说:“忘记买套了。”
  “……”
  “听说生孩子很疼,你身体还没调养好,还是过段时间再……”
  季臻说着要出去买套,乔微凉直接伸手勾住季臻的脖子。
  这男人,为什么总是能这么轻易的触动她的心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