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2 你吻过几个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进屋子,乔微凉动了动脑袋,腰上的手便跟着紧了紧,男人低哑的呢喃紧接着在耳边响起:“还早,多睡会儿。”
  “上班快迟到了。”
  乔微凉开口,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某些少儿不宜的画面涌现出来,脸有些发烫。
  这男人不是说有分寸的么?昨晚怎么一直缠着她不放?
  撑着胳膊想起身,这才觉得腰酸背痛得紧。
  乔微凉拧眉,刚想说话,又被季臻勾着脖子拉回去,然后一个翻身压在她身上。
  “还有力气起床,是我还不够努力?嗯?”
  男人神清气爽的问,尾音带着餍足后的意气风发,让乔微凉的心跟着颤了颤,然后脸黑了下来。
  这男人到底知不知道有个词叫做‘精尽人亡’?
  他不怕死,她害怕被折腾死呢。
  “季先生,我还是个伤患。”
  乔微凉开口提醒,季臻脸上的满足变成紧张,一把掀开被子,对着乔微凉的右肩又看又捏:“痛吗?是不是压到你了?我昨晚没控制住……”
  看见男人紧张得手足无措的模样,乔微凉心底那点无名火熄灭,变成暖意从心窝蔓延到四肢八骸。
  察觉到女人脸上掩不住的笑意,季臻低头在乔微凉脸上咬了一口,佯装恼怒:“乔微凉,你骗我?”
  “嗯,季先生,我骗你了,你想拿我怎么办?”
  乔微凉笑着问,语气里是满满的有恃无恐。
  季臻的唇压上来,勾着她不放,半晌才含糊不清的开口:“等你伤好了,让你三天下不来床。”
  乔微凉:“……”
  现在她突然有点相信这男人从头至尾都只有她一个女人了,不然他怎么会一直表现得这么饥渴?
  屋里春意融融,彼时某个不知名的荒岛海岸上,正站着一群迷茫的人。
  冯知修穿得很休闲,一件白色背心外面罩一件灰色格子衬衫,下面是一条色彩鲜艳的短裤,头顶则顶着一顶草帽。
  如果不是周围摇着那么多台摄影设备,安若柏都以为自己是来海岛度假的了。
  和冯知修同样打扮的是温琦萱,她穿着一件玫红色防晒衣,里面是一件清凉的吊带,隐约可见里面秀丽的风光,下面是一条白色超短裤,露出两条修长白皙的腿,从一出现,就很夺人眼球。
  反观萧红则穿得很保守了,她身上穿着一套军绿色衣服,扎着马尾,远看有点像刚进入大学军训的新生,里面的T恤下摆有些长,被她在腰间打了个结,看上去很青春靓丽。
  温琦萱还化着一点淡妆,萧红则是全部素颜出镜,经过上次的录制,大家其实都明白,不管画再好的妆,在节目录制过程中,都是没办法保留下来的。
  相比其他三个人,关磊和安若柏的穿着就随意的多,长款的T恤加长款的休闲裤,下面是一双质量上乘的登山鞋。
  混在摄影团队中的,是各自的经纪人。
  原本该乔微凉站的位置,现在换成了关喆,看见这人浑身上下的一通军绿色,安若柏隐隐有些牙疼,莫名觉得自己像个被抛弃了的孩子。
  录制开头,和上次一样,先打开各自的背包检查,电子设备都要上交。
  冯知修的背包里带了鱼饵、鱼竿、简易的烤火架和生活器材,看样子他是打算在这里进行一次愉快的野外烧烤。
  外拍主持人看了忍不住提醒:“修哥,你确定仔细阅读了节目组给的信息吗?这个岛之所以是个荒岛,就是因为在它周围打不到鱼。”
  “……!!”
  影帝的功力在此刻完全发挥出来,冯知修表情有些怔愣懵逼,捎带着几分无辜,只差在脸上写几个大字:这里竟然钓不到鱼?
  这样的反应,既能很好的掩盖自己刚刚犯蠢的行为,还能在观众心目中树立一种‘我家男神原来这么呆萌’的形象。
  看完冯知修的背包,然后是温琦萱的,这次她没有像上次那样带很多化妆品和零食,而是在里面塞了一个帐篷。
  上次她是在半路上和冯知修碰上的,可当天晚上,在丛林中她度过了很难忘的一夜,冯知修完全没有任何的野外生存知识,甚至连常识都没有,晚上太冷了,还是她向节目组求救借了一个打火机点火取暖。
  所以,经过上一次,温琦萱完全确认,这个节目就是为了让观众看艺人遭罪的,她不能保证自己美美的,只能凭借自己的能力让自己少吃点苦。
  看完她的东西,主持人一脸惋惜的开口:“小萱啊,晚上涨潮时,整个岛屿都会被淹没,只有岛上的制高点能幸免,经过节目组的事先测量,小岛制高点的面积不会超过十平米。”
  也就是说,到时可能根本没有多余的空间能给他们搭帐篷。
  接下来打开的背包,相比之前的两个就要专业得多。
  关磊带了指南针、急救包、压缩食物等,安若柏带的东西更杂,主持人眼睛敏锐的发现里面还有一本海岛求生手册。
  随意翻了两下,书里介绍了很多可以生吃的海洋生物,同时也介绍了一些有毒的东西,书只有很小的一本,是彩印的,还有图案,相当实用。
  主持人看向安若柏:“小白你是怎么想到要买这本书的?”
  “买鞋的时候,老板看在我颜值的份上送的。”
  “我作证,是他当时一个劲的给老板抛媚眼换来的。”
  萧红半开玩笑的插话,主持人转到萧红面前。
  相比其他人,萧红的背包是最简单的,东西的种类并不多,两袋压缩饼干,一件没有拆包装的太空被,三瓶矿泉水,还有一把水果刀。
  “萧萧,你准备的东西很少啊。”
  “对我来说,足够了。”
  萧红回答,脸上是自信的笑。
  镜头正好捕捉到这一瞬间,后来这一幕,在大多数观众心目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美好印象。
  检查完背包,节目组把任务卡交到主持人手上,主持人故弄玄虚了一会儿,终于说清楚任务。
  “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潮水会淹没小岛,涨潮时间是晚上七点半,也就是日落后半个小时,大家需要根据天色来预估时间,然后依靠自己的智慧找到小岛的制高点,安全的避开潮水,明天一早,我们会带来丰盛的早餐庆祝各位的胜利!”
  没有现代工具可以借助,不知道水平面的高低,要想在日落前找到制高点,难度是不小的。
  “你们每个人都有一次向节目组求救的机会,一旦求救,节目组可以提供帮助,让你们在豪华游轮上平安度过今晚,明天再回到岛上继续节目录制。”
  比起在周围都是潮水,不足十平米的地方吹一夜的海风,豪华游轮的诱惑还是很大。
  可谁都清楚,这个节目向观众展现的就是不惧艰险,勇于探索的精神,谁在半路放弃,就是输了。
  输没什么大不了,这不过就是一个综艺节目罢了,可谁也不知道,就这样轻易输了,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五个人互相看了看,表情都没了一开始的轻松。
  “说完艰巨的任务,我们说一点开心的事。”
  “在上一期节目中,没有任何人在节目组规定的时间内到达集合地点,所以,大家的初次冒险任务宣告失败,但是,其中一个人表现尤为突出,节目组决定将第一名的嘉奖给她!她就是,萧萧!”
  主持人拔高声音,众人很有眼力见的捧场鼓掌,萧红上前一步走到主持人身边,主持人拿出一个金色的哨子挂到萧红脖子上。
  “嘉奖的内容是一顿丰盛的食物,只要萧萧吹响这个金哨子,节目组就会在半个小时以内,送上热腾腾香喷喷的食物!”
  主持人特别强调了热腾腾三个字,想象一下,在气温下降,寒风飒飒的晚上,几个人可怜巴巴的蹲在海平面上的一个小山包上,却有一个人能吃着热饭热菜,这是多么让人心酸的画面啊。
  众人立刻目光灼热的看向萧红,好像她已经变成了一份美味的佳肴。
  尽管早在节目录制开始的时候就知道了嘉奖内容,萧红还是很‘惊喜’的瞪大眼睛,然后有些夸张的拿着哨子开始发表获奖感言。
  “能拿到这个金哨子奖,我感到很荣幸,这是我进入圈里以来,获得的最袖珍也最实用的一个奖,我一定会好好珍惜这个奖,不辜负节目组对我的厚爱。”
  “萧萧,拿到这个奖你最想感谢谁?”
  安若柏很快入戏,配合的问,同时用手做出按快门的动作。
  “首先,我要感谢我的祖国,它是如此的广阔,到今天我才知道原来我们国家还有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然后,我要感谢我的节目组,如果没有你们,我也不会认识到能平安活着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最后,我要感谢和我风雨同舟的嘉宾,没有你们,也不会有这个奖的存在!”
  萧红说到最后高举双手,以45°仰角望天,做出一个忧伤的表情,关磊都绷不住笑了。
  “拿到这个奖之后,你最想和你的哪个队友分享呢?”
  安若柏说完,夸张的冲萧红挤眉弄眼,萧红全当做看不见,清了清嗓子道:“当然是要和这里颜值最高的人分享了。”
  说完这话,安若柏很自信的笑了,冯知修的表情也了一些变化,关喆也跟着咳了两声,不管是为了节目效果,还是纯粹的对自己的颜值很自信,节目组想要的东西已经有了。
  萧红的眼神来回扫了两圈,最终落在关磊身上。
  “磊哥,从我入行你就是我的男神,请问我有那个荣幸邀请你一起共进晚餐吗?”
  关磊高举右手,左手背在背后,很绅士的弯腰行了个礼:“荣幸之至。”
  “萧萧,我的颜值难道还不够高?”
  安若柏皱着眉追问,萧红把哨子塞进自己的T恤里面,走回来背起自己的背包,回答了一句:“可能是我比较喜欢成熟一点的男人。”
  主持人坐上一开始来的游艇,拿着喇叭吼:“祝大家冒险之旅刺激愉快,各位,明天见!!”
  主持人离开,节目录制算是正式开始。
  萧红颠了颠背包,看向温琦萱和冯知修:“现在大概是上午十点左右,离日落应该还有七八个小时,时间还算充足,你们想一起走还是分头走?”
  “当然是一起走!”温琦萱抢先回答。
  上一次大家是分开录制的,镜头多少全看后期的剪辑,也没办法对比,可这一次,从刚刚的录制来看,萧红的出镜率明显比较多。
  除了她自己的表现,温琦萱不得不怀疑这里面还有节目组的刻意安排。
  毕竟这个特别嘉奖谁也不知道萧红是怎么得到的。
  “我尊重美女的选择。”
  冯知修摊摊手回答,显得有些无所谓。
  “好,岛上树木比较密集,从目前来看,整个岛的地势还算平缓,要想找到那个不足十平米的制高点,必须先找个视线开阔一点的地方,最好能大致看见岛上的情况。”
  萧红说出基本情况,众人不知道她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可从她嘴里说出来,意外的很容易就能让人信服。
  “进林子?”
  温琦萱问,萧红摇头。
  “我们不知道岛的面积有多大,也不清楚里面会有什么,即使有指南针,进去之后,也很可能迷失方向,所以我给出的建议是,我们先砍一些树木作为备用。”
  “砍树做什么?”
  温琦萱皱眉,有些不乐意。
  明明他们五个人都是来参加节目的,凭什么萧红就可以在这里指手画脚?她凭什么要听这个女人的?不过是个万年女二罢了。
  “具体做什么我还没想好,毕竟我也没有提前和节目组串通好,我们大家可以一起想一下。”
  萧红好脾气的回答,看温琦萱的眼神如同看着一个妹妹。
  被这么看着,温琦萱更不高兴了,她就是多问了两个问题而已,这个女人为什么弄得好像是她在无理取闹?
  “如果不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我不打算盲目听从这样的安排,做没有任何用处的事。”
  温琦萱瞪着萧红说,萧红耸耸肩,意思很明确:我只是问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并没有要强留着你的意思,你既然不同意,脚在你身上,可以自己走。
  萧红不劝她,温琦萱有些难堪,她只是想争取一下话语权,不想到时节目播出显得自己太没用而已,并不想自己一个人走。
  可话已经说出来了,她再留下,肯定只能乖乖听萧红的话。
  留下肯定是没有面子的,走,也许还能有点别的发现。
  权衡半天,温琦萱背上背包:“我不想在这里死等,有没有人想跟我一起?”
  关磊和安若柏都沉默不语,温琦萱咬着唇,眼神瞪得很大,无声的控诉,似乎在说:你们竟然真的舍得让我一个弱女子自己走?
  最终还是冯知修沉不住气站起来解围:“小萱一个人不安全,我陪她在附近看看,不会走很远,如果找不到什么好的地方,我和她再一起回来找你们。”
  “好。”萧红点头,随即又加了一句:“你们一路做上标记,如果时间太久没有回来,我们还可以来找你们。”
  这话是故意这么说的,毕竟有跟拍的摄影人员,根本丢不了,可等播出的时候,在观众看来这个岛上就只有他们五个人。
  “好。”
  冯知修应下,背上背包要走,关磊又分了两袋压缩食物给他。
  等他们两个走了,关磊和安若柏开始大刀阔斧的砍树,他们虽然都有带刀,但不够大,砍起树来自然也没有那么容易。
  萧红力气小一些,加上腿上的伤还没完全休养好,就没往前凑,拿着水果刀到林子里面找可以用来捆绑的东西。
  原本想找麻之类的植物,转了一圈没找到,只看见一丛茂密的刺蔓。
  刺蔓其实韧性不错,相当于竹子,只是藤蔓上长满了硬刺,刺上还有倒钩,稍不注意就会被扎上,拔刺的时候很疼。
  没有可以用的东西,只能用这个,只是处理起来比较麻烦而已,不过现在也只能将就用着了。
  没有别的选择,萧红蹲下去准备找到刺蔓的根部割断,然后用刀把刺全部刮干净再拿出去用。
  刺蔓太多,缠成一团,错综复杂,一时找不到源头,萧红刚想用刀扒开一处看看,背后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不怕被扎?”
  回头,关喆高高大大的立在她背后,正拧眉看着她,表情很生动的表达着对她现在举动的不满。
  想到他现在的身份是自己的临时经纪人,萧红难得开口解释:“我用刀翻开看看,会小心的。”
  说完又要继续,男人一个跨步到了她面前,伸手抢过她手里的刀,扔下一句‘我来’,手就伸进了刺丛。
  一伸一缩,男人白皙的手背上立刻多了七八条血痕和三四根倒刺。
  “还要看哪里?”
  “……”
  这男人其实根本就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吧?所以他把刀抢过去到底是要干嘛?
  虽然有些无语,萧红还是抓住关喆的手:“这刺上有倒钩,我现在帮你拔出来,有点疼,你忍一下。”
  萧红说完,不等关喆回答,就用指甲抓住一根刺拔出来。
  海岛现在的温度正是刺蔓疯长的时候,刺的硬度也最高,所以在刺拔出来的时候,倒钩上还带出来一点血肉。
  关喆没有吭声,只是手一下子收紧,握成拳头,也紧紧抓住萧红的左手。
  萧红掀眸看了他一眼,开口说话转移他的注意力。
  “我刚刚只是想用刀扒开看看它的根在哪里,并不是想把手伸进去。”
  “……嗯。”
  关喆闷闷的应了一声,表情有些不太美好,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被萧红的话伤了面子。
  “这种植物叫刺蔓,刮掉刺以后的藤蔓很有韧性,可以用来捆绑东西,也有一些地方会专门种植,然后编织成好看的工艺品,放在景区售卖,售价一般都挺高的。”
  萧红说话期间又拔了两根刺,每一次拔出来关喆都要捏萧红的手两下,力道很大,有些疼,不过萧红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拔最后一根刺的时候,关喆突然开口:“关太太,在场颜值最高的人,是我。”
  “……”
  萧红手抖了一下,拔出来的刺在关喆手上又划了一下,血涌得更欢,萧红面无表情的扔了刺,从裤兜里摸出一小圈纱布帮他缠上。
  “关少,我不清楚你的背景有多大,可我不傻,能让冯知修自愿喝下去五瓶白酒的人,不是我能惹得起的人,之前如果我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我向你道歉。”
  萧红很认真的说,说完,用纱布在关喆手上打了个好看的蝴蝶结。
  “你让我动心了。”
  关喆盯着萧红说,他的眼睛又黑又亮,目光很诚恳,像个听话的学生。
  原本应该在这里的跟拍人员现在不知所综,林子里不知名的生物不知疲倦的发出奇怪的叫声。
  男人蹲在一大堆落叶和刺蔓丛边,看着她的眼睛说:你让我动心了。
  明明只是简单地六个字,萧红却感觉,自己的胸口被狠狠地撞了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涌上未知的恐慌,转身,仓皇的想逃,手被男人抓住。
  “你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对我的动心负责,成为关太太。二是我直接睡了你,对你负责,让你成为关太太。”
  “……”
  这两个选择有什么区别吗?
  “不要这样看着我。”关喆抬手盖住萧红的眼睛,纱布粗糙的触感压在眼皮上格外清晰。
  然后男人灼热的呼吸扑面而来,唇被轻轻压住。
  唇瓣一张一合,吐出男人性感惑人的话语:“我现在还是个绅士,饿久了,我就是匹狼,还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
  话音落下,萧红感觉自己的唇被舔了一下。
  这种时候,她竟然问了一句风马牛不想及的话。
  “关喆,是不是唱歌的男人,唇都很软?”
  “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我没有吻过其他唱歌的男人。”
  “那在我之前,你吻过几个男人?”
  “……一个。”
  那个男人,不唱歌,可他的唇,也很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