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 不想要这个孩子就不要!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半个小时后,萧红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对面沙发上坐着关喆的奶奶、妈妈和姑姑,站在他们背后的是关喆的四个舅妈。
  七个人,十四只眼睛,X光一样扫过萧红身上。
  关喆被他爸爸叫到书房去了,萧红一个人捧着杯子小口小口的抿着水,脸都快笑僵了。
  终于,老太太用拐杖敲了敲地板,萧红连忙放下杯子,双手交握放在膝盖上,背绷得笔直。
  老太太眼底闪过一丝精光:“当过兵?”
  “没有,不过之前演过军人,去部队住过三个月。”
  老太太点点头,侧头和关喆的妈妈低语:“倒是挺像模像样的。”
  关喆的姑姑拿出一个小本本仔细翻看,头也没抬道:“婚礼日子已经看好了,这个月十六就是黄道吉日,也就是下周二,婚礼你们想怎么办?”
  “……那个,奶奶,我们没打算这么着急……”
  “不急怎么行?你肚子里的孩子也不知道几个月了,动作不麻利点,到时候显怀拍婚纱照可就不好看了!”大舅妈着急的说。
  二舅妈也跟着插话:“说到婚纱,这时间确实有点紧,不过我儿媳妇就是君纱的婚纱设计师,今天量好尺寸给她,让她帮忙定制一件婚纱肯定没问题。”
  “……”
  为什么感觉她们比自己更想快点举行这场婚礼?
  “娘家通知了多少人?婚宴到时要摆多少桌?”三舅妈问完,又从手机里翻出几张风景照给萧红看:“这几个地方都挺不错的,到时你的家人要去,我们可以直接用直升飞机接送,对了,可以让小折子从飞机上跳下来,降落伞上印几个大字:老婆,我爱你!”
  三舅妈越说越兴奋,四舅妈也跟着加入讨论。
  萧红一脸无语,三舅妈嘴里的‘小折子’不会就是关喆吧?
  这么卡哇伊的昵称和他的形象气质感觉完全不符呢。
  眼看几个舅妈已经从度蜜月讨论到孩子的满月酒该如何举行,萧红不得不开口打断她们。
  “几位舅妈,我家里已经没什么人了,还没通知他们的……”
  “怎么能不通知呢?我家小折子之前可是已经挨个打了电话,通知了所有人他要结婚的消息,你怎么还没通知?是不是对他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大舅妈皱着眉头问,萧红照旧没有可以插嘴的地方,几位舅妈已经热切的讨论起来。
  “也是,我们关家这位老幺,一直深居简出的,对人也冷淡,人姑娘能喜欢他这种闷葫芦么?”说话的是二舅妈。
  “……”
  萧红认真想了想,关喆和闷葫芦这三个字,还真是一点都搭不上边。
  “姑娘,你该不会是那小子雇回来的演员,故意骗我们的吧?”
  三舅妈问,众人脸上立刻浮现出质疑的表情,萧红汗颜,几位长辈的想象力还真是丰富啊……
  “怎么会,关喆对我很好,我是真的想嫁给他。”萧红真诚的回答,虽然这一切发展得很快,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可真正面对这些的时候,她除了有一点慌张,并没有任何的不满或者后悔。
  她其实比自己想象中的更想嫁给这个叫关喆的男人。
  “这小子真能对你好?”四舅妈表示很质疑,其他几个人也都表现出同样的疑惑。
  “他说,认定了我,就是一辈子的事,我知道在别人看来我们可能不是很般配,可是,我想赌一把他说的一辈子。”
  萧红说得很云淡风轻,可有心的人都知道,这个赌,很大。
  关喆妈妈刚准备说话,萧红被人抓着肩膀拉起来,然后腰间环上一只强有力的胳膊。
  后背抵上男人宽厚的胸膛,伴着男人低沉的声音,胸腔都跟着颤动。
  “我要带我老婆回去,你们还有什么事吗?”
  “……”
  一众人的脸沉了下去,可互相看了看,都没开口,最终还是老太太发话:“你们的婚礼,怎么打算的?”
  听见这个问题,关喆的脸上多了一丝笑意,搭在萧红腰上的手滑下,寻到萧红的很自然的和她十指相扣:“我听我老婆的,不过我舍不得她太累,就一切从简好了。”
  “那你那天晚上大半夜打电话,连你在国外度假的外公都惊动了是想做什么!!?”
  老太太气得直敲拐杖,关喆一脸认真:“当孙子的结婚,哪能不通知您们呢。”
  所以,他说的通知,就只是让他们知道这个消息而已,并没有要邀请他们参加婚宴的意思。
  “混账!给我跪下!”
  老太太气得站起来,关喆一把将萧红横抱起来,戒备的后退两步:“奶奶,在你孙媳妇面前,还是给你孙子留点面子行不行?”
  关喆说完抱着萧红转身离开,后面屋里一片兵荒马乱,不过听声音都知道是虚张声势。
  出了关家老宅大门,回到车上,萧红有些不放心:“我们就这么走了,真的好吗?”
  “没什么不好的,能让她们看你一眼,我已经算是很孝顺了。”
  至少和他头上那两个哥哥比起来,是这样的。
  萧红无语,如果这都算得上是孝顺,关家长辈对后背的期望是有多低?
  车子开出去,却依然不是回公司的,而是去民政局。
  站在民政局门口,萧红还有些懵,他们之间的发展是不是太快了?
  “十分钟已经过去了,关太太,你还打算在这里站多久?”
  关喆做了个看手表的动作,挑眉问。
  临阵退缩的确不是萧红的风格,可要她就这么和这个男人领证结婚,她也有点接受不了。
  低头想了想,萧红找了个不算太高明的借口:“艺人的感情生活应该先向公司报备,我……”
  “现在你的经纪人是我,关太太,我代表公司批准且只批准你和关先生从这里进去,成为合法夫妻。”
  “……”
  什么叫只批准和他成为合法夫妻?
  “我没有带户口本。”
  “放心,我帮你带了,十分钟后,你家的户主,就是我。”
  “我……”
  萧红还想再拖延一下时间,关喆的表情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再多说一个字,我立刻把你按进车里办了你信不信?”
  “……”
  萧红面无表情的跨进民政局的大门,因为她不太确定这个男人会不会因为外界的刺激干出点什么言出必行的事来。
  十分钟后,萧红手里拿着一个鲜红的小本子出来。
  很难相信,十分钟前,她是大龄单身剩女,现在,她跨入了已婚女性的队伍,站在她身边的,是她将要风雨同舟的丈夫。
  他叫关喆,和她认识不到一年,却以直接又热烈的方式进入她的生活。
  在感情方面,他有着自己的霸道与执着。
  现在,她冠上了他的姓氏,占据了他的配偶栏,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关太太。
  “关先生。”
  萧红转身朝关喆伸出手,关喆习惯性的伸手握住。
  “余生时光,请多多关照。”
  萧红笑着说完,垫脚抱住关喆的脖子,在他唇上轻轻吻了一下。
  关喆没有加深这个吻,任由萧红撤离,然后从兜里拿出一个宝蓝色的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波浪形的戒指,没有钻石,只是简单地一圈,却意外地让萧红很喜欢。
  关喆抓着萧红的手,郑重的将戒指戴在她的无名指上,在上面吻了一下,同时把另一个盒子塞进萧红手里。
  “关太太,现在换你了。”
  萧红拿出戒指,关喆已经积极主动的把自己的手送到萧红面前,只是单腿跪在地上。
  他明明做的是求婚的动作,却要她给他戴戒指,就像他们的婚姻,是他一直在等她的心甘情愿。
  “关先生,我愿意嫁给你,无论富贵还是贫穷,无论健康还是生病,我愿意陪你走过今后很多年的时光,直到白发苍苍,但我可能不能为你改变做到完美,我有可能会跟你吵架,可能会耍小脾气,你需要容忍我的缺点,当然,我也会。”
  说完最后一个字,萧红把戒指戴上关喆的无名指。
  关喆立刻扣住她的手,用力一拉,萧红被他拥入怀中,然后是缠绵至极的深吻。
  萧红不知道这个吻持续了多久,中间她甚至听见有人用手机拍照的声音,可她无暇理会,好像整个世界都只剩下这个吻着她的男人。
  他用唇齿做着最动人心弦的承诺,她回以热烈的回应,无声的回答:我愿意。
  我愿意与你相遇,或早或晚,也许不是最美好的年华,但只要有你相伴,就会是最美好的时光。
  一吻作罢,两个人的气息都很不稳。
  上车之后,萧红摇下车窗,可脸上的温度一直居高不下。
  “关太太,你是不是脸红了?”
  “嗯。”
  萧红坦白回答,只是眼睛一直看着窗外,不敢和身旁的男人对视。
  关喆低笑出声,声音好听得好像要让人酥了骨头:“我喜欢你为我脸红的样子,很好看。”
  “嗯,我也喜欢能让我脸红心跳的你。”
  关喆没料到萧红会突然转过头来对自己告白,猛地踩了刹车把车停到路边,在心里骂了句‘靠’。
  “关太太,你在惹火!”
  “惹了,怎样?想吃我?”萧红抬手勾着关喆的下巴,笑得妩媚,眼底藏着狡黠,很漂亮。
  关喆解开自己的安全带,按上车窗就朝萧红扑过去,在她脸上咬了一口,然后低头在她脖颈处拱来拱去,用急切的行动表明他现在就要吃给这女人看!
  他没睡过女人,还能没看过小片片?
  嘴忙着把人做上自己的专属标记,手也没闲着,从衣服下摆钻了进去,刚想干点什么,车窗被敲了两下,关喆本能的抓过自己的外套挡住萧红的脸,往外看了一眼,竟然是林御城站在外面,后面还跟着大着肚子的高岚。
  关喆本不想回应,林御城又敲了敲窗。
  关喆把衣服从萧红头上拿开,指了指外面:“遇见熟人了,要打个招呼么?”
  看见林御城,萧红有些意外,可除了意外,也没有更多的情绪了,勾勾耳发:“我无所谓,看你的意思。”
  听见这样的回答,关喆很开心,搂着萧红的脖子又在她脸上吧唧一口,然后摇下车窗,一脸欲求不满:“哥们儿,坏人好事是非常不好的行为,你知道吗?”
  “我的车子……”
  林御城的话没说完,目光定在萧红身上,表情有些惊愕,然而更多的是受伤。
  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林御城的下文,关喆很不友好的摇上车窗,挡住林御城的视线,然后推开车门下车。
  “我只口头警告你一次,不要再用这样的眼神盯着我太太看,我脾气不好,再有下次,警告你的,就是我的拳头!”
  关喆这狠话放得很嚣张,林御城终于回神,面无表情的看了关喆一眼没有说话,转身准备离开,高岚托着肚子上前:“关少,御城的肚子突然抛锚了,能麻烦您捎我们一程吗?今天是奶奶的生日,我们要赶着回去参加晚宴。”
  啧,这话说的,这么大个林家,还找不到一个能来接他们的司机了?
  “不好意思,我急着办事,不方便。”
  关喆说完想坐回车里,林御城开口:“应该也不是什么急事,先送我们吧。”
  说完,也不等关喆拒绝,直接拉开车门把高岚送上去,自己跟着挤进去。
  关喆挑了挑眉,没说什么,坐进去开车。
  萧红整理了一下衣服,可脖子上全是关喆刚弄出来的痕迹,这会儿没法遮,她也根本没有要遮的意思。
  高岚是在坐进来之后才发现萧红的,自从看见萧红,她的眼睛就一直没离开过。
  “学姐,你……和关少在一起了?”
  “林太太,以后请叫我关太太。”
  “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高岚继续问,脸上的表情有些绷不住,上次关喆约她出来的时候,她已经猜到他和萧红的关系可能不简单,可她没想到,萧红会这么快和关喆在一起。
  “刚刚。”关喆替萧红回答,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要不是因为你们想搭顺风车,这会儿可能已经入了洞房了。”
  “……”
  高岚的表情有些微妙,看着萧红脖子上的印记的眼神也更加意味深长。
  又过了好半天,高岚突然开口:“学姐之前不是很喜欢御城么?”
  这话一出,车里的温度立刻直线下降,两个男人身上都笼罩着低气压。
  林御城和关喆的脸都很难看,只有高岚脸上浮着笑意,她在等着萧红回答。
  萧红如果说她现在不喜欢林御城了,高岚可以说她薄情寡义,见异思迁,如果说她还忘不掉林御城,高岚也可以挑拨她和关喆之间的关系,顺带还可以秀一下自己作为林太太的优越感。
  “嗯,之前喜欢过,不过现在,已经不喜欢了。”
  高岚没料到萧红会这样坦率的回答,一时有些怔愣,关喆的表情由阴风沉沉变得阳光明媚,林御城的表情则冷到极致。
  他一直看着萧红,似乎想从她细微的表情变化来判断她的表情是真是假。
  被这样灼热的目光看着,是个人都不可能察觉不到。
  萧红拨了拨头发,唇角勾起自然的笑意,扭头看向林御城:“林少,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像你这样一直盯着已婚女性不放,是很没有礼貌的事?”
  萧红说完,林御城还是没有移开视线,萧红和他对视几秒,然后回过头坐好。
  高岚目光阴冷的盯着萧红的背看了半天,然后勾住林御城的手臂,柔声道:“御城,这次给奶奶买的礼物,奶奶应该会很喜欢吧?”
  “嗯。”
  林御城心不在焉的回答了一句,高岚有些不满,皱眉摇了摇他的手臂:“御城,你不是说今天晚宴让奶奶帮孩子取名字吗?有什么备选名字吗?”
  被缠得不行,林御城不得不把目光从萧红身上转移到高岚身上,看见她鼓起来的肚子,林御城的眸光微暖:“到时让奶奶做主吧。”
  “好。”
  高岚心满意足的回答,笑得一脸得意。
  关喆从后视镜把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当即冷笑了一声,然后声音温柔的开口:“萧萧,以后咱们的孩子叫什么,全由你定,女儿跟我姓,儿子跟你姓好不好?”
  萧红:“……”
  这男人到底几岁?他现在是故意在和一个孕妇较劲么?
  高岚脸上的得意散去,她刚刚费力巴拉的表演,被关喆的三言两语轻易击溃。
  她的幸福是伪装的,可关喆对萧红的宠爱却是真真切切的。
  高岚不明白,坐在副驾驶的这个女人身上到底有什么魅力,可以让这样优秀的男人爱上她!
  心里越想越愤恨,高岚拿出手机,在里面翻翻找找,找出一张照片,递到林御城面前,然后故意夸张的大声嚷嚷:“御城,这是大姑给可可说的相亲对象,长得很帅是不是?”
  林御城低头看了眼手机,表情冷漠,脸绷得紧紧地没有说话,高岚却靠在椅背上说个不停。
  “要不是当初那场车祸,可可如今肯定是知名的舞蹈家,她想嫁什么样的男人不可以,可惜啊……”
  高岚满脸的痛惋,每一个字都像钉子一样钉在萧红的神经。
  萧红知道,高岚嘴里的‘可可’是林可,是在当初那场车祸中,失去双腿的姑娘。
  这件事,压在萧红心里很多年,她原本没有打算为自己争辩什么,可现在听见高岚把这件事当作八卦笑话一样说出来,她忍不了。
  转过头,萧红目光平静的看向高岚:“林太太,当初那场车祸,你也是当事人对吧,那场车祸,让林可失去了双腿,让你卧床一年,所有人都觉得毫发无损的我,才是这场车祸中最应该承受这些痛苦的人。”
  “这场车祸后半年,我的视力和听力迅速倒退,你知道突然又聋又瞎是什么滋味么?为了让我就医,我的母亲摘了一个肾到黑市上去卖,我的父亲捐了眼角膜给我,然后在我手术的前一个月,我的母亲因为肾衰竭离世,手术后,拆纱布的那天,我的父亲出了意外身亡。”
  说到这里,萧红的声音开始发颤,眼眶发红,她紧抿着唇,说不下去了。
  关喆踩了刹车把车停在路边,不由分说的把萧红揽进自己怀里,拍着她的脑袋安慰,同时眸光冷厉的看向林御城:“给你们十秒钟的时间,下去!”
  “你现在这是做什么?装可怜?……”
  高岚继续冷嘲热讽,林御城下车,绕到这边把门打开,然后把高岚拉下来,高岚脚刚猜到地,关喆就踩着油门把车开出去。
  吸了一屁股汽车尾气,高岚的脸色很难看,抬头,却冷不防对上林御城冰冷的脸。
  “当初我给她的那笔钱,被你拦下来了?”
  高岚的眼底闪过慌张,不过很快便被冷静取代,她托着肚子满不在乎的开口:“你是我的丈夫,为什么要让别的女人花你的钱?”
  “如果我没记错,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结婚。”
  “那你也是我的未婚夫!”
  高岚拔高声音,比林御城更有气势的瞪回去,她就是不想让那个女人花他的钱怎么了?有错吗?
  “因为这笔钱,她父母去世了。”
  林御城一字一句的说,他无法想象,失聪失明和双亲离世的接连打击下,萧红是怎么熬过来的,当时的她,面临着怎样的绝望,对他又怀着怎样的痛恨?
  “你想说什么?她爸妈自己运气不好出意外,和我有什么关系?她瞎了聋了怎么了?他们就这样养着她不也挺好的?没有钱还非要给她治病,活该他们……”
  “啪!”
  高岚的声音戛然而止,她摸着自己的脸颊,满脸的不敢置信。
  “你打我?”脸上的疼痛清楚地提醒着她刚刚发生了什么。
  “林御城,你竟然敢打我,我怀着你们林家的骨肉,你竟然为了那个贱女人打我!?”
  高岚指着林御城大喊大叫,表情开始变得疯狂。
  “我知道你不爱我,你一直爱的都是她!你也不想要这个孩子,好,既然你不想要,那就不要!”
  高岚说完,突然发疯一般朝马路中间跑去。
  “嘀嘀嘀!”
  车子按了喇叭,一辆黑色轿车飞驰而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