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我会爱你很多年,没有固定期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车子疾驰而过,带起的风刮在脸上,却比被人狠狠扇了一巴掌还要火辣辣的。
  林御城抓着高岚的手没放,腰被高岚紧紧抱着,半晌,高岚抬起头来,一脸欣喜的看着他:“我就知道,在你心里,我不可能一点地位都没有。”
  胸口被怒火灼得生疼,可看着眼前这个女人的笑脸,火气根本无从发泄。
  这场婚姻,是他同意的,萧红,也是他亲手推开的。
  在爱情和林家之间,他早就做出了选择,这些后果,也是他必须承担的。
  萧红的父母因为你而失去生命,林御城,不可否认,你是间接的凶手,这就是你后半生挥之不去的愧疚和悔恨。
  那个会从你的一个表情中读出孤寂并心疼你的女孩儿,如今有了更好的归宿,有比你更优秀的男人疼爱她呵护她。
  那些你不能给她的幸福,会有更好的人给她。
  从你做出选择的那天起,你就注定只能固守着一世孤寂。
  这样的结局他明明早就已经知道,为什么现在还是会觉得这样难过?心为什么还是会这么痛?
  难道是因为他在潜意识里还侥幸的以为,那个女孩儿,会一直一直站在原地等着他么?
  呵!
  凭什么?
  他可以结婚生子,凭什么要求她一直等着他呢?
  林御城放开高岚,忽然伸手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御城,你疯了!”
  高岚瞪大眼睛惊呼,似乎受了不小的惊吓,林御城掀眸定定的看着她,良久,忽的勾唇低笑:“是啊,我疯了。”
  从听见萧红用释然的表情说出曾经喜欢过,但已经是过去的事的时候,他大概就已经被自己逼疯了。
  那些被他压制多年的深爱在那一瞬间忽的苏醒过来,像藤蔓一样疯长,然后死死地缠住他的心脏,鲜血淋漓。
  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多年前他和萧红一起回老家的场景,萧红曾带他看过一种叫刺蔓的植物。
  那种植物,明明和普通的藤蔓一样柔软,枝蔓上却长满了坚硬的刺,刺上有倒钩,一旦被扎,拔刺的时候,就会把血肉都跟着带出来。
  林御城觉得,萧红就是长在他心底的一丛刺蔓,之前他以为这只是普通的藤蔓,现在才知道,这蔓上,长满了刺,他想把她从心里清理出去,只要动一下这样的念头,都会痛得无法呼吸。
  高岚很快发现林御城的情绪不太对,他身上那个谦谦君子的温和气息当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无法掩饰的颓丧和悲伤。
  这样的林御城让她有些害怕。
  “御城,你不要这样,奶奶还等着我们回去给她祝寿呢……”
  高岚眼泪汪汪的祈求,林御城点头,是啊,奶奶还等着他们回去祝寿,爸妈还等着抱孙子,有很多人盯着林氏在看,林淮的医院也需要大笔资金维持运转……
  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做,他不能后悔,什么都不能。
  伸手打了车,林御城打开车门把高岚送上车,然后关上车门,高岚趴在车窗紧张地看着他:“御城,你不和我一起回去吗?你想去哪儿?我可以陪你一起!”
  高岚紧张地说,她隐隐觉得,现在的林御城和之前已经有什么不同了,如果她现在让他就这样离开,这个男人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高岚说着想下车,林御城伸手撑在车门上。
  “自己回去,或者,现在跟我一起去办离婚手续。”
  高岚整个人如遭雷击,豆大的泪珠从眼角滑下,看上去可怜又无辜:“御城,你……你在和我开玩笑是不是?你说过只要我活着一天,就一天是林太太的,我知道我刚刚惹你生气了,你收回这句话好不好?”
  林御城勾唇笑起,一如既往的温柔。
  “林太太,刚刚如果我没拉你一把,现在,我已经丧偶了。”听到这句话,高岚的脸色变了,不过,林御城并没有就此作罢,继续道:“或者,你希望丧偶的是你?”
  高岚感觉好像有一只手掐着她的脖子,呼吸都变得不畅。
  如果丧偶的是她,那就是林御城不在了,如果林先生都不在了,那她做这个林太太还有什么意思!?
  不,她不要!
  高岚的脸上闪过不甘疯狂,最终归于平静。
  她满脸慈爱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仰头笑着看向林御城:“御城,我和宝宝会一直等着你回来。”
  如果是以往,林御城一定会温和的笑着回答她一声好,可这一次,林御城没有回答她。
  转身离开,林御城的动作做得很潇洒,高岚从来不知道,原来一个人的背影能这么伤人。
  她不知道的是,多年以前,这个男人,连背影都不曾给萧红留下,就退出了她的世界。
  萧红可以从很多途径得到他的消息,也可以用很多方法找到他,追问他一切,可是最终她什么都没有做,即便是最难熬的那段时间,萧红也从没想过要去找林御城。
  也许是她卑微的自尊让她不想被别人看成死缠烂打,也许是她心里明白,能做得这么决绝的男人,即便找到他,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关喆直接开车带萧红回了自己的公寓,进屋的时候萧红还只是眼眶红红的,等关喆帮她倒了杯温水出来,萧红突然放声大哭起来。
  关喆从来没见过一个女人哭成她这个样子,毫无形象,鼻涕眼泪横流,声音很大,像个受了天大委屈的孩子,哭得肆无忌惮。
  关喆没有出声安慰她,因为所有的安慰都无济于事,那些伤痛在她身上发生过,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烙印。
  她狠狠的痛过,如今想起来,依然会痛。
  刚刚在车上,萧红说的那些,关喆很心疼,但这么多年,在他还没遇见她的时候,她受过多少委屈,关喆无从可知。
  他唯一知道的是,从今以后,这个女人,由他来守护,他不会再让她受任何一点的伤害。
  萧红哭了将近半个小时,关喆一直在旁边帮她递纸巾。
  没一会儿,干净得不染尘埃的地上便丢满纸巾,如果是以前,关喆一定会受不了,可是这会儿,他无暇顾及。
  “关太太,你再这样哭下去,明天可能眼睛都睁不开了。”
  关喆好心提醒,萧红的眼睛已经红肿得不像话,嘴巴也有些干裂,关喆抢过她手里的水杯硬给她灌了一口。
  又等了几分钟,萧红的情绪终于平静了些。
  用纸巾擦了擦眼泪,萧红笑了一声:“知道吗?除了拍戏,我已经很多年没哭过了,所有的眼泪好像在我爸妈去世的时候就已经哭完了。”
  “在我这里,我也只允许你哭这一次,以后不许再哭了。”
  “嗯。”萧红点头:“医生说我的眼睛不能哭太多,可能会出现反复,所以我一直很注意保护,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能无偿把眼角膜移植给我的人,已经不在了,能摘一个肾给我治病的人,也不在了。”
  这两句话,萧红说得很平静,可眼眶还是不可自抑的红起来。
  最爱最爱她的人啊,还没有享到什么福,就已经不在人世了。
  她还有很多话没对他们说,还有很多风景没陪他们看,他们怎么可以就这样不在了呢?
  留下这么多遗憾给她,要她以后怎么办?
  心因为这些抽痛起来,视线再次模糊,男人把她拥入怀中,脑袋贴着宽厚的胸膛,萧红听见男人掷地有声的承诺。
  “要是以后你的眼睛看不见了,我的眼角膜移植一只给你,我留一只,照顾你,要是你又看不见了,我会好好照顾你,就算你老得满脸皱褶,吃喝拉撒都要在床上,变成一个邋遢的老太太,我也不嫌弃你。”
  “关先生,有没有人夸过你情话说得很动听?”
  “没有。”
  “哦。”
  “因为我的情话,只说给你一个人听。”
  心脏,因为这个男人的话而萌生出一种叫做‘悸动’的情绪。
  萧红想,她应该庆幸,在已经过了恋爱的年纪,遇见这个叫关喆的男人。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那样笃定的认定自己一辈子,可她知道,她的后半生,都只会和他一个人有关。
  这样安静的靠着坐了一会儿,萧红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
  关喆兴致勃勃的拿出笔记本放到萧红腿上,然后拥着萧红坐在沙发上,把照片翻给她看。
  “卧室你想怎么布置?虽然我现在的床就是双人床,可款式你应该不太会喜欢,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重新买,另外屋里的装修风格可能比较冷清,可以找人重新装修一遍。”
  “重新装修应该要花比较长的时间,这段时间你住哪儿?”
  “蜜月旅行啊。”
  “我还有外拍工作。”
  “那就去你们录制节目的地方度蜜月。”
  “……”
  “如果你不喜欢,我们还可以去其他的地方。”
  “关先生,你不觉得你太宠我了吗?”
  萧红偏头,尽量平静的问,关喆挑挑眉:“有吗?那说明我还不够努力。”
  “……”
  这男人还要努力做什么?
  男人拥着她的手微微用力,将她拢在自己怀中,背贴着他的胸膛,两颗心前所未有的靠近,心跳的频率渐渐一致。
  然后男人缠绵宠溺的低语:“关太太,我要努力让你把被宠爱当作理所当然。”
  我爱你,所以我宠你是理所当然的事,你可以对我提任何要求,不管合不合理,我都不会觉得你无理取闹。
  我想我会爱你很多年,没有固定的期限,不是一辈子,而是生命的尽头。
  我希望我活得比你久,这样就能一直疼爱着你,不让你受委屈,这样你就不会体会到寂寞……
  如果很久很久以后,你离我而去,我应该会每天想你,即便我老糊涂到不认识人,还会依然记得你。
  我深爱的人,感谢在人海茫茫之中,能够遇见你,让我体会到心动这样美好的感情。
  正文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