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7 季先生和微凉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番外季先生和微凉篇
  “麻麻,抱……”
  肉呼呼胖嘟嘟的小肉团张开小手,坐在沙发上,甩着小短腿朝乔微凉投去热切期盼的目光。
  刚盯着安若柏拍完戏从片场回来的乔微凉刚换了鞋,顾不上脱外套,上前一把抱住小肉团。
  小肉团兴奋的挥舞着双手,想要像之前那样被抛得高高的,半晌却没动静,不由好奇地动动脑袋:“麻麻?”
  还不知道怎么回事,背后伸出来一只大手,把小肉团的帽子一抓,然后往后一扔。小肉团就被抛到沙发上,翻了个滚,整个人一脸呆萌的坐着,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怎么从麻麻手上到了沙发上。
  “你这样把孩子丢过来丢过去做什么?”
  乔微凉不满的瞪了季臻一眼,想过去哄哄孩子,手腕被男人抓住。
  “右手怎么了?又受伤了?”
  “没有,几个月没见,季乔长胖了,我一时抱不动而已。”
  乔微凉回答,男人的脸色没有半点好转,还是盯着乔微凉的肩膀,受不了这样的目光,乔微凉只得继续开口:“拍摄点在山区,前两天突然下了大雪,温度骤降,肩膀有点痛。”
  这是之前被周涵插那一刀留下的病根,一到冬天的梅雨季节就会从骨子里发疼,林淮找了老中医帮忙看了给了ya膏,每次出差季臻都会往她包里塞十几副,这一次也有,只是出差时间延长了一周,用完了。
  季臻的脸色难看起来,转身把厨房的火关了,抓着乔微凉上楼。
  “衣服脱了。”
  “季先生。山区水源紧张,我好几天没洗澡了,你不会想碰我的对吧?”
  乔微凉一脸警惕的问,季臻的脸绷得更紧,二话不说把乔微凉压在床上,动手脱了外套和毛衣,只剩下薄薄的保暖内衣了,季臻的呼吸重了些,眸色也深重许多,乔微凉连忙开口:“我没事,泡会儿热水澡就缓过来了。”
  季臻没理,把乔微凉的上衣扒光,再翻过来压在身上,右肩上的大片青紫猝不及防的映入眼帘,季臻的呼吸滞了滞,声音有些韫怒:“乔微凉,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小白有跳水的戏,剧组棉衣不够,我就把我的外套借他穿了一会儿。”
  “零下十几度的天,你把羽绒服借给他穿,然后自己就穿着毛衣在外面蹦跶?”
  季臻的声音拔高,生气的意味很明显,乔微凉这个时候可不敢惹他。
  “突发状况,总不能让艺人挨冻,整个剧组都在赶进度呢。”
  “所以你就牺牲自我成全大家?”
  季臻说着,眉毛都快竖起来了,这女人每次都说会好好照顾自己,可哪次回来是好好地?
  非要逼他把她绑在自己身边,她才肯消停是吧?
  “季先生。我肩膀还痛着呢,能等我泡了澡再训话吗?”
  前面的解释无效,乔微凉开始按着肩膀装可怜,这一招果然屡试不爽,季臻黑着脸去放热水,然后把乔微凉抱进浴室。
  乔微凉想自己来。季臻冷冷的说了一句就把她的话堵回去。
  “你手不是连抬都抬不起来了吗?”
  男人的语气有些责怪,可却是实打实的心疼,每年一到冬天,他肩膀倒是不疼,可头疼。
  每次看见乔微凉带着一身伤回来,季臻都能黑三天脸。给人的感觉就是他随时能扔颗炸弹报复社会。
  乔微凉往季臻肩膀上靠了下,被热气蒸得有些发烫的脸贴着凉凉的衣服,很舒服,乔微凉忍不住蹭了一下。
  “季先生,我没事,不要担心。”
  季臻绷着脸不说话,往乔微凉身上抹了沐浴露,男人有些粗粝的指腹沾着沐浴露的润滑在身上游走,很舒服。
  乔微凉眯了眯眼,舒服的喟叹一声,季臻动作一顿,有些咬牙切齿:“乔微凉,你故意的?”
  “嗯,季先生,我故意的,你要咬我吗?”
  话音刚落,男人滚烫的唇舌压上来,攻城略地,所向披靡。
  这个澡洗到最后,还是变成了鸳鸯浴。
  男人一直顾及着她肩膀上的旧疾,动作都一直克制着,也都一直注意怕弄伤她,直到最后攀上高峰,男人有些愤恨的在她肩膀上咬了一口。并没有真的用力,微痒。
  “别以为这样这件事就过去了!”
  “……”
  在浴室一次,出来又来了一次,乔微凉直接累得睡过去,迷迷糊糊间感觉到男人在帮她清理身子,乔微凉硬撑着嘟囔了一句:“老公,辛苦了。”
  男人低头吻了她一下,很温柔的呢喃:“睡吧。”
  于是她放心的睡了,睡梦中感觉到一双手在她肩膀上不停地按捏着,知道皮肤被按得发烫,再贴上凉丝丝的ya膏。
  ya膏贴上后,继续用手按捏,直到ya膏开始发烫,因为旧疾而阻塞的血液开始流通,纠缠多日的伤痛散去,暖洋洋的感觉从右肩一直蔓延到四肢八骸。
  乔微凉忍不住喟叹一声,虽然她心里知道是这男人在帮她按摩,可眼皮像被粘在一起,怎么都睁不开了。
  沉沉的睡了一夜,第二天乔微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阳光从窗外照进来,屋里黄橙橙的,是乔微凉很喜欢的颜色。
  唇角勾了勾,身边的小肉团咿咿呀呀的爬过来,嘴里嘟嘟囔囔的叫着喊着:“麻麻……”
  乔微凉一把抱住季乔,在他胖乎乎的小脸上亲了一口,季乔立刻笑起来,牙龈上有一个米粒大小的白点,乔微凉仔细看了看,是他长牙了。
  “乔乔好棒,长牙了,以后可以自己吃东西了。”
  乔微凉又躺在床上和小肉团玩了一会儿才洗漱,刚准备抱着孩子下楼,季臻推门进来,二话不说拎着小不点往外走。
  “……”
  这男人到底知不知道这是他儿子?
  小肉团被拎着在空中晃来晃去。并没有害怕,反而觉得有些好玩,兴奋地喊着:“麻麻……”
  “……”
  儿子,你到底在高兴个什么劲?
  下了楼,桌上摆着丰盛的食物,都是乔微凉喜欢的菜。可这些菜前面摆着的,是一碗黑乎乎的ya汁。
  每次乔微凉犯了旧疾,都得喝这个,这ya苦得难以想象,乔微凉一看见这个就皱了眉。
  “季先生,我……”
  “喝了。吃饭,不喝。”季臻提起小肉团,在他脸上戳了戳:“让他饿着。”
  “……”
  这男人是在用儿子威胁她么?
  “季先生,乔乔不是我一个人的孩子。”
  “所以我有权利让他饿着。”
  “……”
  尽管非常不情愿,最终乔微凉还是捏着鼻子喝了ya,刚把ya喝完,男人就及时的往她嘴里塞了一颗蜜饯。
  酸酸甜甜的味道很快把ya味驱赶,乔微凉脸上多了一丝笑意。
  上桌吃饭,乔微凉把小肉团抱到自己腿上坐着,一个劲的喂小肉团吃饭,边吃还边问季臻:“我觉得乔乔好像瘦了。”
  “他要是再长,能就长成一个球了,走路都用滚的。”
  “……”
  为什么从这句话里,感受到这个男人对孩子深深地恶意?当初想要孩子的不是他么?
  “季先生,虽然乔乔还小,但我们说什么他都是能听懂的,难道你不觉得自己应该对他多表达点父爱?”
  “如果他今晚肯一个人睡觉的话,我可以考虑这个问题。”
  “他才一岁。”
  “我半岁的时候就自己睡了。”
  “……”
  他现在是在和自己儿子较劲吗?敢不敢再幼稚一点?
  乔微凉没再说话,认真吃饭,吃完饭,陪季乔在花园玩了一会儿,季乔就开始打瞌睡了,给他拿了小毛毯盖上,小家伙很快睡着。
  乔微凉坐在花园的长椅上,时不时用手拍拍季乔,让他好好睡。
  男人收拾完桌子出来,坐在她身边。
  午后的暖阳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很舒服,男人把她的脑袋让他肩膀上移了移,乔微凉靠着男人的肩膀,唇角不自觉上扬。
  最终花园里中了十几种花,品种是乔微凉选的,花是季臻一株一株种下去的,一种九十九株,为了种活这些话,季臻还专门参加了一个花卉种植班。
  这些花前前后后一共种了两年,现在,长势都挺好的。
  “季先生,我好像已经很久没有陪你晒过太阳了。”
  “嗯。”
  “乔乔调皮吗?是不是老是尿床?你有没有在生气的时候揍他?”
  “他现在已经不尿床了。”
  “为什么?”
  “被我揍怕了。”
  “……”
  这是值得骄傲的事吗?
  想到自家儿子娇嫩的小屁屁遭受了怎样的摧残,乔微凉就一阵心疼,也不知道那小子怎么还笑得出来。
  “季先生。”
  “嗯。”
  “谢谢你昨晚帮我按摩,我的肩膀已经完全不痛了。”
  乔微凉小声说。她很享受现在这样的时光,和自己喜欢的坐在一起,晒着太阳,小声的说着话,好像在这个时候,看过全世界最美的风景。
  季臻没有说话。伸手在她脑袋上揉了揉。
  她的头发又长到及腰的长度,很柔顺漂亮的头发,只要她在家,季臻就很喜欢把玩她的头发。
  “季先生,以后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微凉。我怕你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