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 季先生和微凉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番外季先生和微凉篇
  听见季臻这么说,乔微凉心里暖呼呼的很感动,主动勾着季臻的脖子亲了一下,只是主动的后果是,如果季乔没有突然醒过来,季先生可能会抓着她在花园里来一次。
  抱着季乔回到别墅里面,乔微凉脸烫得吓人,孩子都这么大了,这男人敢不敢再疯狂一点?还当自己是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么?
  季乔饿了,乔微凉帮他榨了点鲜豆浆喝,断奶后,季臻不让他喝奶粉,只能用这些替代。
  抱着奶瓶,小肉团吧唧着嘴吃得欢快,眼睛弯着,乐不可支。
  乔微凉有时候会想,季先生小时候的性格是不是也这么欢乐?不过和这个念头一起冒出来的是:她家儿子长大以后会不会变得和季先生一样木讷?
  “……”
  每次想到这个,乔微凉都会对自家儿子以后的追妻之路表示深深的担忧。
  小肉团吃饱喝足,抓着奶瓶又呼啦呼啦的睡过去,乔微凉想把孩子抱回床上去睡,抬手的时候,肩膀还是很疼,刚要皱眉,男人的大手从背后伸过来,很轻松的把小肉团抱在怀里。
  用正常的抱姿来看,季先生的动作还是很娴熟老练的。
  “你就不能一直这样好好抱孩子么?”
  乔微凉忍不住问,季臻挑眉:“他要是继续这么长下去,你觉得我抱得起他?”
  “……”
  这男人说话敢不敢再毒一点?
  把孩子抱进房间,盖上小被子,再调好房间的温度,乔微凉和季臻退出房间,只是刚出来,就被男人的唇吻个正着,手也熟门熟路的从衣摆下方摸进去。
  乔微凉很快被他的热情弄得身体有些发软,不过理智尚存,努力在接吻的空档问了一句:“昨晚……不是刚要过两次么?”
  那两次这男人还是克制着弄了大半夜,这会儿,乔微凉隐隐感觉这男人似乎有些克制不住了。
  “微凉,你不会忘记自己刚刚才撩的火吧?”
  “……”
  都过了这么半天,他还没灭下去?
  乔微凉没机会把这个疑问问出口,因为接下来的两个小时,这男人用行动告诉她,这么半天,他没有平复下火气,而是被憋着了。
  这一次季臻动作有些猛,乔微凉都两三次了,他还一次都没有,还一直找她的敏感点,到后面乔微凉嗓子都哑了,最后不得已咬了下季臻的耳朵,他才拥着她释放。
  乔微凉累得完全不想动,季臻抱着她去浴室洗澡,洗着洗着眼看这男人又要来,乔微凉不得不故技重施,捂着肩膀求饶:“老公,我错了,我以后一定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绝对不舍己为人,争取做到损人利己!好不好?”
  季臻眸色还是很深,扣着她的下巴道:“微凉,我们再要个女儿好不好?”
  “……”
  儿子的遭遇尚且如此,生个女儿要是被他养成那种木讷的性格,乔微凉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应对。
  见乔微凉不回来,季臻一颗一颗解开自己的扣子,脱掉外套,男人笑得邪魅:“不愿意?”
  “之前生乔乔的时候,你不是说怕我疼,以后再也不生了吗?”
  “可是现在,我觉得你好像一点都不怕疼。”季臻意有所指的看了看乔微凉的肩膀。
  “……”
  乔微凉一脸无语,她还能说些什么?
  大约能明白这男人的意图,乔微凉只得退步,软着声道:“怀孕也不是说怀就怀的,我至少得把今年的工作安排了,然后再准备对不对?而且刚刚不是已经有过一次了,我好累……”
  男人动作顿了顿,又接着继续,还说出堂而皇之的理由:“我先帮你适应运动强度。”
  “……”
  乔微凉瞬间想起了当初还没怀上季乔的那段时间,时间过得很快,基本都是在浴室、卧室、客厅、沙发等地点,进行着某些不可描述的活动过去的。
  已经发酸的腰更加酸软无力了,乔微凉往后缩了缩:“季先生,这几天不是我的受孕期……”
  “所以要更加努力才行。”
  “……”
  这男人敢不敢再强词夺理一点?
  不管乔微凉如何据理力争,最终的结果是她又被吃了一次。
  这一次结束的时候,天已经有些黑了,乔微凉被季臻抱出浴室,连手指头都是无力的。
  季臻帮她换了衣服,然后把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小肉团拎过来。
  给小肉团换了一套橙红色的棉衣棉裤,换上尿不湿,再穿上棉绒的鞋子,戴上暖呼呼的帽子,小家伙只露出眼睛鼻子嘴,和两只小手在外面,看上去很可爱,像个肉嘟嘟的毛绒娃娃。
  “要出门?”
  乔微凉哑着嗓子问,声音并不难听,反而有些魅惑的性感。
  乔微凉敏锐的发现季臻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
  现在还是冬天,怎么感觉季先生已经提前迈入春天了?
  季臻自己换了一套宝蓝色西装,然后让乔微凉帮他系领带。
  领带打好,季臻又抓着乔微凉吻了一通,然后套上一件黑色立领风衣。
  风衣很长,到膝盖以下,让这个男人看起来挺拔如松,时光似乎完全没在他身上留下印记,只是让他更加成熟有魅力。
  “季太太,今天是我们的七周年结婚纪念日。”
  这些年,季臻还是坚持在圣诞节过结婚纪念日,好像他们不曾有过短暂的离婚,好像最初的三年,他们不曾在彼此的生命中虚度。
  乔微凉愣了一下,今天被季臻缠着要了两次,她都差点忘了这件事了,难怪这男人今天比平时更加热情。
  “季先生,我好像忘记这么重要的事,没给你准备礼物怎么办?”
  乔微凉故意这么说,其实礼物她在回来的时候就已经买好了,可这男人让她从回来就一直腰酸背痛,她就是故意想看看他会怎么样。
  季臻并没有意外或者生气,只是手滑到乔微凉腰上捏了一把:“没关系,礼物我已经拆来吃过了,很美味。”
  “……”
  “不过季太太,你好像又瘦了。”
  “……”
  她好不容易才甩掉孕后腰上的赘肉,这男人竟然说她瘦了!语气还颇为不满!到底审美还能不能好了?
  乔微凉无语的拍开季臻的手:“你要是不想好好抱孩子,就让我来。”
  季臻抓着小肉团的帽子一抛,单手接住抱在怀中,然后揽着乔微凉的腰圈在自己身边。
  “季太太,我已经订了餐厅,现在可以去吃烛光晚餐了吗?”
  乔微凉没有说不能的机会,男人已经拥着她向外走去。
  上车,把季乔放到儿童座椅上,季臻开车出发。
  到了的时候,季臻照例是一手抱着孩子,再一手揽着乔微凉。
  映入乔微凉眼帘的,是一个两层楼的主题餐厅,餐厅两层都是落地窗,里面精致的装潢一目了然。
  餐厅里人并不多,应该是被这男人包场了的。
  餐厅风格简约散漫,桌子餐桌并不多,用书架和花瓶做了隔断,很有意境,乍一看有点像咖啡厅。
  不得不承认,乔微凉很喜欢这家店的风格。
  提步走近,店外用篱笆围了一圈,篱笆上爬满了牵牛花,围在里面的是一个花槽,花槽环绕整个餐厅,里面错落有致的种着不同品种的花,乔微凉大致看了一眼,竟然和别墅外面的花园里种的花品种差不多。
  “季先生,这家店你有股份?”
  乔微凉有些诧异的回头问,如果这是巧合,未免也太巧了。
  季臻没有回答,拥着乔微凉走进去。
  啪!
  推开门,有人拉了礼炮,漂亮的绸带打着旋落地,小肉团立刻咿咿呀呀的笑出声。
  乔微凉没有防备,下意识的抓住季臻的胳膊,这个本能的动作让季臻很受用,唇角勾起愉悦的弧度。
  “欢迎季先生、季太太。”
  经理模样的人说着弯腰伸手请他们进去,坐下之后,店里的人陆陆续续往桌上摆了花和餐具,也给季乔加了儿童座,不过是加在季臻身边的,小肉团被放在上面后,便瞪大眼睛眼巴巴的看着乔微凉。
  乔微凉被看得心软得一塌糊涂,想把孩子放到自己身边,季臻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奶瓶放在季乔面前晃了晃:“在这儿坐还是去妈妈那里?”
  “……”
  季乔只有这么小,一看见奶瓶自然挪不开眼了,小狗般可怜兮兮的看着季臻,还舔了舔嘴。
  季臻挑眉看了乔微凉一眼,然后把奶瓶给季乔了。
  没一会儿,有人推着餐车进来,然后季臻起身,穿了围裙,戴了厨师帽,看架势竟然是要亲自动手。
  恍惚间好像又回到四年前那晚,他亲自在她面前为她烹饪,动作有些笨拙,连黑胡椒汁都挤不好。
  眼前的场景和记忆中的重叠,唯一不同的是,季臻现在的动作很纯熟,牛排煎到全熟,然后浇上汁,很好看的形状,是一个王冠。
  煎好牛排,季臻又弄了一份意大利面,起锅,用蔬菜摆盘,色香味俱全。
  一边腾出的空地上,有人特别拉了小提琴开始演奏,拉的是乔微凉没有听过的曲子,不过旋律很欢快。
  沉默着低头吃东西,乔微凉的眼眶有些发热,尽管每一年她都知道这男人都会为她精心准备惊喜,可直到真的知道惊喜是什么的时候,她还是会忍不住感动到眼眶发热。
  她从没觉得爱这个男人有什么不值得,就算是当初离了婚,也从未后悔过,可是现在,她不得不庆幸自己终究还是等到了他专属的柔情。
  只要他愿意,她可以被他宠到无法无天。
  吃到七分饱的时候,乔微凉就没怎么吃了,拿餐巾擦了擦嘴,季臻举起酒杯,乔微凉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一下。
  “季太太,七周年快乐!”
  “季先生,七周年快乐!”
  仰头一口喝完酒,季臻拿着一把钥匙放在她的掌心。
  “这是什么?”
  “结婚纪念日礼物。”
  “车子?房子?”乔微凉晃着钥匙问,看不出这钥匙是开什么的。
  季臻抬手,在空中挥了一圈:“你想要的咖啡店。”
  乔微凉的手顿住,有些不敢置信的在店里扫了一圈,店里的墙上贴着LOGO,LOGO是一条飞舞的宝蓝色绸带,仔细看的话,可以看出这是一个经过艺术设计的‘乔’字。
  这是一家咖啡店,这是季臻送给她的咖啡店!
  乔微凉听见自己心脏砰砰跳的声音,这个男人,到底还要为她做到什么地步?还要让她的余生有多少感动?
  “季先生,我有多久没说过我爱你了?”
  “好像很久没说过了。”
  “我爱你。”
  “嗯,我知道。”
  恰好,我也爱你,虽然迟到了很多年,但余生岁月,我会将所有亏欠都补给你。
  一年后。
  “怎么样怎么样,生了吗?”
  阮清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出现在医院走廊,走廊长椅上站着几个高大的男人,座椅上还坐着三个面色凝重的男人,气压很低,阮清的都由得放缓呼吸,他是刚从机场赶过来的。
  “还没出来。”
  何帆还算冷静,阮凌虽然是第一次生孩子,但每次产检他都陪着,医生说孩子胎位很正,刚刚送医院的路上医生也说是顺产,问题不太大。
  关喆抿着唇,黑着脸坐在椅子上,整个人看上去随时都会暴走,好像他不是坐在外面等妻子生产出来的,而是等着找人寻仇的。
  至于坐在关喆对面的季臻就更严肃了,从乔微凉进去到现在,愣是连动都没动一下。
  “喂,我说你们不至于吧,你俩好歹也是已经有儿子的人了,还能怕成这样?”
  林淮双手环胸,靠在墙上问,觉得这些人也未免太夸张的。
  关黎站在关喆旁边防止他万一哪根筋不对劲,抽起疯来伤到自己人。
  听见林淮的话,关喆毫不客气的顶回去:“说风凉话这么能,你有本事去生一个。”
  林淮笑出声:“我一大老爷们儿,怎么生?”
  “所以我奶奶不让你进我们关家的门。”
  “操!”林淮被激得爆粗口,一脚踹在椅子上,指着关喆放狠话:“你信不信我今晚就让你哥回去跪搓衣板!”
  关黎眸光微闪,笑得意味深长:“好啊。”
  “……”
  听见那句‘好啊’,林淮莫名的怂了,扭头看向一边的艾斯城:“你丫怎么也来了?人家媳妇儿生孩子,关你什么事?”
  艾斯城双手插兜,言之凿凿的开口:“季太太和关太太都在我这里定制了孩子的衣服,我必须准确了解客户的需求。”
  “……”
  这货能不把自己旧情难忘的行为解释得这么高尚么?
  这一段插曲后,众人又恢复沉默,没一会儿,产房的门打开,最先被推出来的是阮凌,阮清和何帆立刻扑上去。
  阮凌是清醒的,精神看上去也还不错,何帆抓着她的手吻了吻,护士把孩子给他们看了看,是个女儿。
  “辛苦了。”
  何帆开口,阮清激动得眼泪直流,也顾不上擦,拿出一把小金锁给何帆:“这是给孩子的,快陪她去休息吧。”
  第二个出来的是萧红,人护士车还没推出来,关喆就旋风一样的扑过去了,死死地抱着萧红不放,把医护人员都吓了一跳。
  林淮默默捂脸,这男人还敢再丢脸一点吗?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在上演什么生离死别呢。
  护士抱着孩子被晾在一边,有些尴尬,犹豫半天把孩子抱给关黎看了一眼:“是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
  关黎看了眼,刚生下来的孩子还有些皱巴巴的,眼睛还没睁开,看不出来像谁。
  “好丑。”
  关黎小声嘀咕了一句,话音刚落,凌厉的拳风就扑面而来,下意识的偏头躲开,关喆满脸执拗:“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他好丑。”
  林淮:“……”
  这货是闲得蛋疼找架打么?这个时候就不能说点违背良心的话?
  眼看这两个男人要在产房外面干架,林淮凑过去看了眼皱巴巴的丑小孩儿,违心的夸赞:“这孩子长得真好看,和弟妹挺像的。”
  剑拔弩张的气氛消失,关喆转身把孩子抱到萧红旁边让她抱着,同时特欠扁的说了一句:“有本事自己生。”
  林淮:“……”
  靠,这混蛋玩意儿,当初他哥怎么没把他掐死在摇篮里算了?
  阮清没注意这些,照样凑上去拿了把小金锁给萧红,虽然礼物并不贵重,但好歹是自己的心意。
  阮清一直忍不住在流眼泪,关喆见了随口来了一句:“别哭了,反正孩子也不是你的。”
  “……”
  大龄单身人士阮清受到一万点伤害,感觉关大爷欠扁的功力日益炉火纯青了。
  最后出来的是微凉,她的精神看上去比阮凌和萧红要差一些,声音也比较虚弱,一抓到季臻的手就沉沉的睡去,看得出能清醒着出来,是她一直强撑着的。
  护士刚想抱着孩子给季臻看看,就见季臻抱着乔微凉说了一句:“季太太,我好像后悔了,看你这么受罪,我不想要这个孩子了。”
  众人:“……”
  你这个当爹的能再混蛋一点吗?
  最终这孩子还是阮清抱到乔微凉病房去的,后来听说这件事的季太太,让季先生睡了几晚书房,不过后果是季先生从书房回到卧室,变成了几辈子没吃过肉的狼。
  和哥哥季乔一样不受爸爸待见的季乐的性格和哥哥完全相反,季乔小时候可以被季臻丢来丢去还乐呵呵的以为爸爸在和他玩游戏,季乔是只要季先生出现在她方圆一米以内,就会各种嚎啕大哭,就像身上装了雷达感应器一样。
  所以,从季乐跟着乔微凉出了医院以后,季臻就很少有机会能触碰到自己的宝贝女儿。
  季乐一岁的时候,季乔已经开始念幼儿园了,每天放学回家如果听见妹妹在哭,季乔嘴里一定会冒出一句话:“爸爸,快放开妹妹!”
  这个时候,季乔会迈着小短腿‘蹬蹬蹬’的跑上楼,先确定自家爸爸放开妹妹,退到安全距离以外,再帮妹妹兑香喷喷的豆奶。
  每到这时,季先生都会黑着脸在旁边全程看着,捎带试尝一口豆奶,确定温度是不是能给小孩子喝。
  当然,每一次,季乔都会仰头看着季先生,语重心长的说:“爸爸,都说过很多次了,不要总是和妹妹抢奶喝,她会哭的。”
  已经抽条长个子的季乔,不再是以前那个乐呵呵的小胖墩,和某人有着七八分相似的小脸上,隐约可以看见几分老成的严肃。
  “……”
  季先生想,这臭小子一定是故意趁机报复自己的。
  季乐两岁的时候,季乔小盆友开始有些苦恼,他的同桌是个叫关修的小男孩,关修很会唱歌,班上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关修,当然,也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可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关修很喜欢到家里来玩,季乐也很喜欢关修。
  季乐两岁了,在季乔的‘精心呵护’下已经可以自己走路了,季乐长得白白,脸有些圆乎乎的,一双又圆又亮的大眼睛很漂亮。
  季乔一直觉得自己的妹妹软乎乎香喷喷,比其他人的妹妹都要好看,以前只要他回家,妹妹就会‘哥哥哥哥’的叫个不停,可是现在关修会和他一起回家,季乐就总是凑到关修面前,脆生生的叫‘修哥哥’。
  季乔第一次察觉到‘危机感’这种东西,他必须维护自己在妹妹心中的地位,但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好,直到有一天,季乔去关修家做客,看见关修的弟弟关济。
  关济比季乐要瘦,他被打扮成一个小绅士,认真学走路的样子很可爱,跌倒在地上,眨巴着眼睛愣愣的看着季乔的模样也很可爱,但季乔还是觉得自己妹妹要更可爱一点。
  季乔想,如果他对关济好一点,那关修会不会也像他一样紧张,然后每天放学就会回自己家照顾自己弟弟了?
  季乔觉得这个方法很可行,所以他开始对关济好,关济也会脆生生的叫他‘季乔哥哥’。
  这天,季乔因为第一个背下来乘法口诀,老师奖励了他四颗水果糖,季乔分了一颗给关修,给妹妹留了两颗,想了想还是决定留一颗等周末的时候拿给关济。
  今天是关修奶奶的生日,所以放学后关修先坐自己家的车回家了,季乔从学校出来,正在看自己家的车停在哪里的,一个女人突然冲过来死死地抱住他,嘴里不停地嚷嚷:“孩子,不要怕,我是你外婆!”
  外婆?他知道妈妈的妈妈叫外婆,可是妈妈从来没说过他有外婆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