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 殷太太,新婚快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时隔三年,音乐天后温颜突然现身云城某大学礼堂举办小型演唱会,然而却在演唱会现场发生意外,晕倒后被紧急送医,演唱会视频在网络疯传,大家可以看见,目前医院外面围了很多粉丝和媒体朋友,大家都很关心温颜的身体健康……”
  避开各大媒体的外拍车,乔微凉和阮清戴着口罩鸭舌帽低调的进入医院,上了三楼,医院走廊上空荡荡的,只有男人孤寂的背影,以及浑身散不去的萧索,让看见的人不由心头一紧。
  乔微凉和阮清快步走过去,及至男人跟前,却没有声音,只站在一边安静的等待。
  温颜的身体状况到底怎么样,一切都要听医生的裁断。
  背靠在冷硬的墙上,冷气透过并不算很厚的春装渗入骨肉,乔微凉忍不住搓搓手臂,距离上一次这样站在医院走廊上等待消息对她来说已经是很遥远的事了。
  周围静悄悄的,静得让人心底发慌。
  乔微凉的目光不由得落在殷席身上,男人站军姿一样站在那里,目光悠远,像一座栩栩如生的雕塑。
  他的面容有些憔悴,眼底是一片血丝,薄薄的镜片有些蒙尘,变得模糊起来。
  他看上去还算平静,乔微凉忽然想起三年前温颜被宣告死亡的那一刻他的疯狂,好像整个世界被倾覆,最珍贵的珍宝被付之一炬。
  从温颜在舞台上倒下的那一刻,乔微凉心里就已经有了不好的猜测。
  当初殷席对温颜那样不好,她走得那样决绝,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回来,还和他相安无事的相处?
  如果这一次再面临和三年前同样的处境,这个男人会做出怎样的举动?
  乔微凉默默地想着,阮清碰了碰她的胳膊,交换了一个担忧的眼神。
  担忧又有什么用呢?
  有些事,再抗拒抵触,要发生的,始终都会发生。
  只有在这个时候人才会发现,其实一生很短暂,一个人的能力也很有限,生老病死,悲欢离合,没有人能逃得过,只不过是时间不同罢了。
  好在等待的时间并没有太久,许诺很快出来,摘下口罩,他的表情凝重得无需开口便能说明一切。
  殷席没有等他开口说话,直接越过他进去看温颜。
  乔微凉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看向许诺。
  “病人的胃功能已经完全退化,只能靠营养液维持身体的基本所需。”
  “可以维持多久?”
  乔微凉平静的问出最残忍的问题,许诺掀眸和她对视一眼,眼底是无奈和惋惜。
  “最多三天,身体血液循环功能会彻底瘫痪。”
  到时,连输液管都无法向温颜的身体输送营养。
  大概再也没有比这听起来更残忍的话了,躺在病床上的人只有三天的时间了。
  乔微凉想起海伦·凯勒的《假如我有三天光明》
  假如你的生命余额只剩下三天你会做些什么?
  尽情的吃喝玩乐,看最想看的风景,说最想说的话还是亲吻最爱的人?做到这些,也许在生命的尽头,就不会那么遗憾。
  可如果在这最后的三天里,你看不见听不到,什么都感觉不到呢?
  最后这三天,温颜不是在医院度过的,殷席把她带回了家。
  在那里,他给了她最极致的欢愉,也给了她最刻骨的痛楚。
  她对他的爱在此萌生,也被他亲手扼杀在这里。
  卧室衣柜里,挂满了还没有剪掉吊牌的衣服,从春到冬,是她离开后他为她精心挑选的。
  二楼阳台上,依然挂着她最喜欢的双人躺椅,阳台外面,种着她最喜欢的山茶花,茶花从中,他让工匠做了可以摇晃的藤椅。
  有牵牛花缠绕着藤椅生机勃勃的生长,她的眼眸却失去了光彩。
  尽管知道她现在闻不到,他还是在回到家的第一时间帮她洗去身上的消毒水味,然后帮她换上宽松舒适的家居服。
  她瘦得厉害,好像身体里住了一只贪得无厌的吸血鬼,要将她吸干才肯罢休。
  她的唇已经失去红润,惨白的没有一点血色,他还是低头吻她,细致的吻,一寸一寸,生怕有一丝一毫的怠慢,虔诚得如同礼佛。
  他抱着她躺在阳台的躺椅上看夕阳缓缓下落,最后一丝光亮陨落,然后繁星满天。
  他拥着她,轻轻把玩着她的手指,声音缠绵的低语,说着迟到三年的情话。
  他知道她听不见了,却还是固执的说给她听。
  他偏执如狂的想念,他倾覆所有的温柔,他所有的心动和爱……
  余生时光,再也不会有一个人,能让他伤筋动骨的挂念。
  他说了一夜的情话,她只字未答,破晓时分,第一缕阳光重新照在他们身上的时候,他在她唇上吻了吻,然后在她的无名指上戴了一枚戒指。
  “殷太太,早安。”
  他说得专注又深情,帅气的脸庞却飞快的滑落一滴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她苍白的脸颊,她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他做了早饭给她,并未强迫她吃,只是找了轮椅让她坐在厨房边,边做边假装在和她对话。
  “你还记得第一次给我做的菜是什么吗?是青椒土豆丝,只是这三年我花了太多时间找你,没有练习,刀功还是这么烂……”
  他絮絮叨叨的说,就像最平凡的夫妻,宠着自己新婚的妻子。
  饭菜做好,端上桌,他陪她看着饭菜由热气腾腾到一片冰冷。
  她如今吃不下任何东西,他也一样。
  午后,他抱着她一起躺在花园的藤椅上,微风拂过,山茶花的叶子簌簌作响,可惜,她听不见。
  风中似有山茶花的花香,可惜,她也闻不到。
  直到暖阳再度西斜,染红大半边天,他忽的起身跪在她面前,声音洪亮的开口:“温颜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殷席先生为妻吗?”
  她躺在藤椅上,无动于衷,眼珠无意识的转动了一下。
  他就那样跪着,明明知道她的世界什么都没有,却还是固执的跪着。
  他的手就放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却好像隔着高山大海,再也无法触摸到彼此。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臂开始酸软,膝盖开始发疼,可他却毫无所觉,只贪婪的盯着藤椅上的人不放。
  余晖落尽,夜幕降临,月光透过云层,一点点倾洒而下,给一切都笼上一层朦胧的面纱。
  温度开始下降了,殷席刚准备起身把温颜抱回房间,掌心突然放进一只冰凉的手。
  那手枯瘦得不像话,如同年迈的老人,身体先于意识,本能的反握住她的手。
  “殷席?”
  她疑惑的低唤,声音虚弱沙哑,不复以往的空灵,听在他耳中却如同天籁。
  “我在。”
  他压住心底的狂喜回答,眼底也忍不住浮出几分期待,却听见她继续道:“你在吗?我刚刚梦见你了,你穿着白色西装,手里捧着玫瑰向我求婚,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你。”
  “那……你愿意吗?”
  他问,然而隔了很久都没有等到答案。
  夜风再次拂过的时候,他咬破自己的舌尖吻上她的唇。
  没有血色的唇瓣被他吻上妖冶的红,绚烂异常。
  他忽然想起当初一夜索要之后,她羞愤得快要滴血的脸。
  他没有对她一见钟情,却早已在不知不觉中一往情深。
  半个月后,云城举行了一场旷世冥婚。
  婚礼奢华至极,地点却是在郊区风水极好的墓地举行。
  新郎穿着雪白的西装,手捧鲜花站在新娘的墓前,单膝下跪,最后深情的在墓碑上印下一吻。
  殷太太,新婚快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