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 擦肩而过,半世蹉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刺耳的手机铃声滑坡深夜的寂静,床上的男人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借着清幽的月光看清自己所处的环境,林御城松了口气,抬手捏捏眉心。
  他做噩梦了,但睁开眼睛之后把梦见的事全都忘了个干净,只是心脏还残留着几分后怕。
  摇摇头让脑袋清醒一点,手机已经恢复安静。
  点开屏幕,凌晨两点,林御城的眸子沉下去,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最好是有十万火急的事。
  回拨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通,林淮打着颤的声音传出来:“哥,高岚和可可出车祸了。”
  好像被人敲了一棒,林御城的脑袋一下子清醒过来:“怎么回事?”
  “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你先到医院来。”
  林淮说完就挂断电话,听着‘嘟嘟’的电话声,刚刚做噩梦时的那种不安又涌上林御城的心头。
  这个时间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车,林御城是一路飙车到医院的,问了前台咨询上楼,才刚走到走廊就听见一声凄厉的痛哭:“可可!我的可可!……”
  这哭声听得林御城心头一紧,大步走过去,听见动静,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贵妇人冲过来,二话不说狠狠给了林御城一巴掌。
  那一巴掌极响,响得连值夜班巡房的护士都吓了一跳。
  脸上火辣辣的疼着,林御城一声没吭,掀眸目光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人。
  “可可要是出了什么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妇人信誓旦旦的说,林淮反应过来推了她一把挡在林御城面前:“可可又不是我哥开车撞的,你打他做什么?”
  “要不是他和那个贱人纠缠不清,可可怎么会出这样的事?”
  “是高岚做了什么?”
  林御城拧眉问,眼看妇人听见这个名字受刺激般要扑上来,林淮连忙拉着林御城去自己的办公室。
  关上门,林御城冷着脸开口:“车祸到底是怎么回事?”
  “同林南路的一个十字路口,两辆车相撞,已经报了警,车祸原因还在调查。”
  “高岚和可可在一辆车上,另一辆车的车主是谁?”
  “萧红和她的助理。”
  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林御城的脸白了白,呼吸凝滞。
  这个时候他该问什么?可以问什么?
  “你别担心,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她受的伤是最轻的,可可坐在副驾驶,车门因为撞击变形卡住她的腿,她的腿受伤很严重,还有高岚,头部和腰部都伤得不轻。”
  幸好!
  这是林御城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不是因为没有人员伤亡而感到庆幸,而是因为萧红没有受太大的伤而庆幸。
  不过紧接着那丝庆幸又褪得干干净净。
  “可可的腿……”
  “恢复的可能性不大。”林淮老实的回答。
  林御城沉默,拿出一支烟点上,眼神悠远,好像又看见那个穿着芭蕾舞鞋在他面前翩翩起舞的小姑娘。
  这个小姑娘是臭美的活泼的,总是嚷嚷着她要登上世界舞台,成为世界顶级的舞者。
  然而现在,这个小姑娘可能再也站不起来,要在轮椅上度过后半生。
  花一般的小姑娘,却被折下来插进花瓶里,再漂亮也会很快枯萎。
  林御城开始明白刚刚大伯母打他那一巴掌时的愤怒,如果林可再也站不起来,不管这场车祸责任在谁,在他们眼里,萧红都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他们之间,是他先走出的那一步,是他在明知道自己身不由己的情况下还硬是把她拉入自己的世界。
  未来有多远,他并不是那么清楚,可当他踏出那一步之后,每一天他都在为他们的未来做努力。
  可是现在,他感觉自己之前做的所有努力都白费了。
  即便林氏现在可以不依靠高家同样在云城屹立不倒,即便他已经说服家里人和高家退婚,即便他亲自设计的求婚戒指已经制作完成,明天就可以邮递过来,即便他已经订好求婚的餐厅,做好求婚策划活动方案……
  想得太出神,直到指尖疼了一下,才发现烟已经烧到尽头。
  掸了烟灰把烟头丢进垃圾桶,走廊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打开门出去,远远地看见推出来的病床旁乱成一片。
  心头一紧,大步上前,看见脸色惨白还昏迷不醒的林可,林御城感觉自己的手脚都开始变得冰凉。
  “怎么样?……”
  林淮低声和主刀医师交谈着,后面的话林御城听不见,动作缓慢的掀开被角,只看了一眼,林御城就松手后退两步,脸色不比躺在病床上的林可好到哪儿去。
  林可的腿,从膝盖以下被截肢了,即便缠着厚厚的绷带,也有点点殷红渗出来。
  林御城感觉自己的脑子很乱,挥之不去的窒息感紧紧缠绕着他,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林可失去了两条腿,可以让她在舞台上大放异彩的腿,导致这场车祸的车上,坐着萧红和她的助理。
  想再点一支烟,却怎么都打不起火,因为手抖得厉害。
  试了好几次都这样,索性丢了打火机,低头在手上咬了一口。
  冷静下来,一定还有什么办法的。
  这样自我安慰着,林可被推进重症监护室,另一边手术室的灯还是亮着的,高岚还在手术室没出来,林御城看着那灯,有种被一头怪兽盯着不放的错觉。
  他甚至有一瞬间曾恶毒的想,如果急救室那个女人在车祸中死了该多好!
  只是一瞬间的念头,却让林御城后背冒出冷汗,他怎么会有这样卑鄙的想法?
  高岚被推出来的时候,高家的人到了,高家老爷子拄着拐杖精神抖擞的走来,及至跟前,二话不说扬起手里的拐杖狠狠地打在林御城背上。
  “喂!我说你特么有病是不是!”林淮激动的冲过来,这些人都是吃多了还是怎么的,见人就抽?
  高老爷子冷着脸,一拐杖差点杵林淮脸上:“你给我老实待着。”说完戳了戳林御城的胸口:“要是我孙女儿出了什么事,我要林氏在云城再无立足之地!”
  拐杖的力度不大,却极为屈辱。
  林御城抿着唇没说话,高老爷子又看向一旁的医生:“肇事者怎么样了?”
  “警方还在对事故进行调查,不能判定谁是肇事者。”
  林御城抬头辩解,高老爷子掀眸审视了他半天,忽的笑起:“你的意思是说我孙女儿没事故意去撞别人?”
  林御城拧眉,心里想的是并不是没有这个可能,高老爷子又冷笑着说了一句:“事情的真相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不允许我孙女儿受一点委屈。”
  是啊,真相如何并不重要。
  是黑是白,全在这个人的一念之间罢了。
  林御城勾唇自嘲,他怎么会忘记在云城,从来都是凭权势说话地方?
  “高老,如果我说我一定要求一个真相呢?”
  林御城说得很平静,可脸上的表情却认真得没有一丝退让。
  他要求一个真相,言下之意就是要护着高老爷子口中的‘肇事者’。
  习惯俯视别人,被人巴结仰望的高老爷子眼睛危险的眯起:“年轻人,你应该知道现在做什么才是最明智的选择,你向来识时务。”
  “呵。”林御城低笑出声,为了林氏,为了肩上的责任,他的确一直很识时务,可这一次,他不太想识时务。
  “高老,林氏从去年开始,就已经没有和高家旗下的公司有任何合作。”
  高老爷子闻言眼神变得犀利:“小子,跟我耍花招?”
  “不是花招,是被逼无奈。”林御城不卑不亢的回答,如果不是当初的处境太过艰难,他绝对不会选择高家作为依靠。
  现在想来,他宁愿林氏当初已经破产,也不愿意像现在这样受制于人。
  高老爷子盯着林御城看了半天,忽的散了浑身的犀利,变成平时那副和蔼可亲的模样,凑到林御城身边低语:“别人称你一声林少,你不会真的以为自己是可以呼风唤雨的大少爷了吧?”
  这话带着几分轻蔑和不屑,可林御城无力反驳,因为他清楚,自己现在的能力在高家面前还不够看,毕竟高家是从黑道起家,这两年虽然洗白了些,可还是让云城政界忌惮的存在。
  “高老提醒的是,我一直很清楚自己的分量,只是……”林御城话锋一转,脸上带了破釜沉舟的决绝:“安分太久的人,一旦不安分起来,连自己都害怕。”
  “为了个女人你就什么都不顾了?”
  高老爷子用拐杖敲了敲地板,似乎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林御城清醒过来。
  林御城没有对这句话产生反感,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她有让我不顾一切的能力。”
  她能让他心动,能勾起他骨子里的叛逆与倔强。
  为了她不顾一切,在他看来,很值!
  “哼!”
  高老爷子冷哼一声,拄着拐杖坐到医院走廊上的椅子上。
  林淮警惕的走过来,把林御城拉到一边:“谈崩了?医院是不是保不住了?我可以先联系人卖点设备。”
  “看着准备吧。”
  林御城带着几分叹息的说,今天说出这些话,他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