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 擦肩而过,半世蹉跎(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三天后,医院病房。
  护士刚帮高岚擦了身体,林御城便推开病房门走进来,看见是他,高岚脸上立刻绽出灿烂的笑:“御城,你来了。”
  护士很有眼力见的端着盆子出去,林御城走到病床边拉过一把椅子坐下,表情并不算好,脸绷得紧紧的。
  “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高岚一脸无辜,解语花般柔和的问。
  林御城没有心情陪她装疯卖傻,开门见山的问:“她的父母在哪儿?”
  “御城,你说什么,我不知道,医生说我受伤很严重,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下床,也许一辈子都好不了了,你怎么都不关心我一下?”
  高岚说完眼底涌出几分泪花,林御城看够了她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起身一脚踹翻自己坐的椅子:“真的不知道是吗?”
  林御城的面色铁青,看上去随时都会暴走,高岚有些害怕的抖了抖肩,却还是坚定地回答:“真的不知道。”
  “好!我现在就解除和你的婚约,待会儿我就带她去民政局登记结婚。”
  “林御城,你敢!”高岚脸色大变,抬头怒吼,半点没有刚刚的弱不禁风。
  林御城冷笑出声:“我有什么不敢的?除了解除婚姻,可可出车祸这件事我也会彻查到底!”
  “你说过要娶我的,怎么可以娶别的女人!那个贱人怎么还没死!”
  高岚声嘶力竭的咆哮,林御城冷冷的看着她,如同看着一个怪物,也的确是一个怪物。
  她的世界只剩下她自己,她想要的就必须得到,她不喜欢的,可以全部毁灭。
  “请你注意言辞,你说的女人,即将成为我的林太太。”
  林御城不带一丝感情的提醒,他已经忍了很多年了,现在他不想继续忍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林太太’三个字刺激到高岚的神经,她失声尖叫起来,声音尖锐,巡房的护士推门冲进来,高岚却没有停,这样尖叫了十几声之后,高岚忽的平静下来,她看着林御城,自信满满的开口:“我可以告诉你那两个人在哪儿,但我有一个要求。”
  林御城没搭话,双手环胸等着高岚的要求。
  “我要做林太太,此生独一无二的林太太,如果你想娶别的女人,我就见一个毁一个,你知道我爷爷很疼我的,只要我说,他一定会帮我做到。”
  说完最后一句话,高岚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只有了解她的人才知道,这样的面容之下,隐藏的是怎样疯狂的灵魂。
  林御城知道她说的都是真话,也知道她会说到做到。
  为了萧红,他已经孤注一掷了,林氏与高家决裂,这家医院也找了人做资产评估。
  他以为他已经做了万全的打算,已经准备好负隅顽抗,可是真的到了这种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到底有多无力。
  即便他倾尽所有,也无法保证萧红的安全,甚至还牵连到了她的家人。
  如果真的和萧红在一起,林御城不知道高岚会做出什么样的事。
  其实回过头来看,他都给了萧红些什么呢?
  毫无意义的口头承诺,不知什么时候会落在她身上的天灾人祸。
  他没有能力保护她,不能给她最好的生活。
  他能给她爱,但这爱的背后,承受了太多责任。
  他肩上扛的责任太多,束缚太多,注定不能为她不顾一切。
  这次这样的意外可以发生一次,也可以发生第二次。
  就算他可以不在乎林氏最终会变成什么样,萧红也不会在乎吗?
  她还有自己的家人和朋友,她可以忍受高岚毫无缘由的找茬吗?就算她可以忍受,他又有完全的把握护她周全吗?
  不,他没有。
  所以,与其把她强留在自己身边担惊受怕,不如……放手吧。
  这个念头一冒出,林御城就感觉的心头狠狠地抽痛起来,好像有人拿着一把刀,要剜去他心头的一块肉。
  很多年后他才发现,原来他自己才是那个冷血无情的刽子手。
  林御城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对高岚说出那句‘好’的,走出医院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他不知道自己该上哪儿去,也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买一瓶酒,淋一场雨,然后昏睡在萧红的出租房门口,是他这些年做的最放纵的一件事。
  宿醉后的头疼和感冒后的身体虚软袭来,他听见萧红的声音从楼道传来。
  她出院了,正在和楼下的邻居小声交谈,声音一如往常的恬淡。
  然后脚步声一点点逼近,抬头,他看见她诧异的脸,眼底还有几分警惕和害怕:“你是什么人?”
  她没认出他来,直到那一刻他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狼狈,浑身酒气熏天,头发蓬乱,沦落至此的他,当初是哪里来的自信能给她幸福?
  撑着墙壁站起来,他低头一言不发的下楼,擦肩而过的时候,她忽的回头疑惑出声:“御城?”
  只是简单地两个字,却轻易的击溃他所有的心理防线,跌跌撞撞的下楼,那是他有生以来唯一一次的落荒而逃。
  他怕再多待一秒,他会控制不住自己抱住她不放,会自私的要求她放弃所有和自己在一起,去承受那些未知的莫名的危险。
  踩空台阶跌倒下去的时候,他忽然松了口气,不如……就这样死掉吧。
  不,就算不死,断手断腿也好,残缺不全的他,至少可以证明他曾经怎样不顾一切的去爱过一个人。
  血从脑袋流下,划过脸颊的时候,他甚至闻到血液的腥甜。
  在地上躺了一会儿从地上爬起来,他动了动手脚,很遗憾,似乎四肢都是好好地,可有什么东西已经不在了。
  和高岚的婚礼举办得很高调,光是高家出的嫁妆就够上云城头条了。
  婚礼当天,他穿着高级定制的手工西服,像人偶一样任由别人摆动,交换戒指的时候他顿了一秒,眼睛不自觉看向门口,然后扫过婚礼现场的每一个角落。
  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也许,只是还有那么一丝挣扎求生的不甘罢了。
  昂贵的男士婚戒套上无名指的时候,他闭眼接受新娘踮起脚尖的亲吻。
  林太太,我结婚了,可惜新娘不是你。
  我知道,与你擦肩而过,我将只剩半世蹉跎。
  我会用很长的时间去想念你,我不会打搅你的生活,因为这是对你最好的保护。
  我希望你嫁一个很好的男人,他会给你最好的呵护,给你独一无二的宠爱,他不会身不由己,他会给你所有我不能给你的美好。
  也许知道真相的你会觉得我很懦弱,甚至会看不起我,不过我很庆幸,这个秘密我永远都不会说出口,哪怕我会守着这个秘密直到生命的尽头。
  十年后
  “爸爸,小叔给我带了变形金刚,我可以拿来玩吗?”
  穿着蓝色格子背带裤搭着白色T恤的小不点迈着小短腿跑过来问,又大又黑的眼睛扑棱扑棱的眨巴着,里面写满了渴望。
  林御城伸手揉揉他的脑袋:“去吧。”
  “谢谢爸爸!”
  小不点响亮的应了一声,欢呼着跑过去玩玩具,林淮陪他玩了一会儿才上楼敲开书房的门。
  林御城没在办公,只是站在落地窗前看夜景,右手手臂微抬,慢慢的活动着。
  “肩膀又疼了?”
  林御城没回答,做完简单的拉伸活动坐到书桌前。
  林淮早就习惯他这副沉默寡言的模样,从兜里拿了几张膏药扔过去:“最近天气变化很大,要是肩膀痛得不行,就贴一张,是咱们季少花重金特别帮季太太配的方子,听说效果很好,拿去试试。”
  林御城看了眼那些膏药,动手捡了放进书桌下面的抽屉里。
  “那个疯女人怎么样了?自杀成功了吗?”
  林淮兴致勃勃的问,林御城打开电脑,幽蓝的光映在他脸上,连瞳孔都折射出几分蓝光:“没有,医院墙壁做了防护,很安全。”
  “当初她都能狠心捅你一刀,你还护着她做什么!?不是她你现在肩膀能变成这副鬼样子?”
  “她是林简的母亲。”
  林御城淡淡的说,抬眸看了林淮一眼,警告意味十足。
  林淮也不怕他,理直气壮的回了一句:“可你也不是他爸呀。”
  林御城不说话,打开邮件把今天在公司没处理完的文件下载下来看。
  “我看她这辈子都不能出疯人院了,你就真的不打算再找一个?”
  “什么?”
  “床伴!”
  林淮大声说,本来他想说林太太的,但考虑到这是林御城的逆鳞,所以临到嘴边只能换个词。
  “我对女人硬不起来。”
  “还没好?”林淮趴到书桌上问,林御城用文件夹在他脑袋上呼了一下,林淮还不死心,又追问了一句:“那对男人有兴趣吗?”
  话音刚落,林御城的眼刀子甩过来:“嫌爸妈这两年活得太舒适了想提前送他们去极乐世界享福?”
  “……好好好,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行了吧,人家都生俩了,日子过得不知道有多好,你就不能放过你自己?”
  林淮小声嘀咕,对于他嘴里的‘人家’是谁,林御城当然心知肚明。
  把手里的笔转了一圈,林御城下逐客令:“我要工作了。”
  “别,我还有事呢!”林淮开口,林御城挑眉,示意他有事就直接说事。
  “那个……我想定做一对戒指。”
  “男士对戒?”
  “……嗯。”
  “不做。”
  林御城毫不犹豫的拒绝,这件事他向来都是持有不支持也不反对的态度。
  “你当初说了不反对的!”
  “我也没说过支持。”
  “你……”林淮气结,想了想道:“反正我都给人压了,你不让我娶,那我就嫁出去!”
  “……”
  林御城习惯性的捏捏眉心,这混蛋玩意儿敢不敢再混蛋一点?
  “出去!”
  “十天后我要看到戒指。”
  “出去!”
  “要好看一点,这可是一辈子的事。”
  “给你三秒钟时间,3,2……”
  数到二,林淮就兔子般窜出房间,不过没一会儿又从门外探进脑袋:“到时我要借你儿子林简用两天。”说完便消失不见。
  林御城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平复下想把林淮抓过来狠揍一顿的冲动。
  打开电脑画图软件准备画设计图,脑子里却空荡荡的没有一点想法,肩窝处似乎又开始疼了。
  刚想拿一副膏药贴一贴,手机响了,是医院打来的,点开接听键,护士发着颤的声音传出来:“林先生,林太太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叫嚷着要给你打电话,已经打过三次镇定剂了,不能再打了。”
  “没关系,把电话给她。”
  “好。”
  护士如蒙大赦,没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女人嘶哑难听的声音。
  “御城,你终于肯接我的电话了?”
  “嗯。”
  “林简怎么样?”
  “挺好的。”
  “我给他织了件毛衣,蓝色的,你什么时候带他来试穿?”
  那里连墙壁上都是厚厚的海绵,怎么可能让她拿到毛衣针这样尖锐的东西?
  “他不会来。”
  “是他要上学太忙了吗?那我再等等。”
  女人自欺欺人的说,林御城没有点破,安静的拿着手机。
  又隔了一会儿,女人怯懦的开口:“你的肩膀,好些了吗?我……我当时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女人在哭,哭得很厉害,可怜的紧,只可惜林御城听过太多,现在听着反而毫无触动。
  哭了一会儿没得到安慰,女人慢慢平静下来,隔了好一会儿继续开口:“御城,你……会娶别人吗?”
  “不会。”
  “真的?”女人的语气雀跃起来:“我……我会好好配合医生治疗的,等我出来,我一定会好好陪你……”
  “不用了,你在里面好好待着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也会好好照顾林简。”
  她所在乎的,他都会好好照顾着,只是她看不见摸不着罢了。
  “御城,我不想待在这里,这里只有四面墙,我每天都要打针吃药,我快被这样的生活逼疯了!”
  你不是早就疯了吗?
  “御城,今天是我们结婚十周年的纪念日,我有礼物想送给你,我……”
  “林太太,我累了,不想再听你说什么了。”
  “御城,别挂电话,我……嘟嘟。”
  女人声嘶力竭的呼喊被手机忙音取代,在手机屏幕亮起来之前,林御城拔了手机电池。
  耳边恢复清净,林御城忽然勾唇笑了笑。
  他还在承受着漫长时光的折磨,怎么能让罪魁祸首就那样轻易解脱?
  他想他最卑劣的报复,便是让她爱而不得。
  他们之间没有仁慈,没有谅解,只有至死方休的折磨。
  他说过,只要她没死,林太太就只会是她。
  林太太,此生再也不见,是否是你一直想要的快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