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夜宿潭水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刘氏浅碧色锦裙裙摆拖在地上,从颜小茴这个角度能看见袖口和腰带上金线刺绣的繁复的花纹。
  只见她抬手轻轻扣了扣寺院朱红色的木门,露出手腕上与衣裙相照应的两只碧绿玉镯,似乎彰显着她温婉华贵的身份。
  开门的小沙弥十分机灵,只扫了几个人的样子就知道是来借宿的,爽快的给几个人安排了三间空着的禅房。
  花楹服侍刘氏进了屋,赶车小厮款冬、凉秋跟着小沙弥去后院喂马。
  颜小茴跟刘氏告了退,走进自己的禅房,把手上的包袱往床上一放,闭眼躺了下来。
  虽然身体休息着,脑子却思索着这两天发生的事。
  按刘氏的说法,她的亲生母亲是何细辛何氏。何氏小时候父母染上天花不治身亡,因而被卖到了刘氏的娘家当丫鬟,少不得受些委屈白眼,因此心思极重,不过跟刘氏的感情倒是像亲姐妹一般亲近。
  后来何氏跟着刘氏嫁到颜家,做了颜海生的二房,凭着美貌很受宠爱。
  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颜家下人间流传着谣言,说颜海生专宠何氏,不顾颜家老爷子的反对要休弃刘氏,然后把何氏扶正。
  刘氏向来温良淑德,深得下人之心。
  传言一出,所有人暗地里都谴责排挤何氏。
  当然,这些事刘氏当时并不知情。
  何氏最终受不了府里人的流言蜚语,背着颜海生和刘氏在颜小茴生下那天就差人悄悄送走了,随即自己服毒自缢。
  直到今年颜府终于辗转找到当年送走颜小茴的老车夫,这才打听到了她的下落。
  自来古代的内宅就复杂纷乱的可以写书,颜小茴不知道刘氏所说是否百分之百属实,见到她的时候搂着她流下的那些泪是否是真泪。
  不过有一点却可以肯定的,未来的日子要格外小心!
  正蹙眉思索着,忽然听见门“哐啷”一声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颜小茴吓了一跳,一个激灵就爬了起来,正对上门口花楹黑着的一张脸。
  这姑娘从第一回见面就对她存着莫名的敌意,任颜小茴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时候得罪了她。
  花楹将端着的托盘“哐”的一声放在了桌上,语气生硬:“夫人今儿累了要早些休息,晚饭不吃了。这儿有些素斋,让你对付着吃一点儿,回到颜府再给你接风。”
  顿了顿,她弯唇嘲讽的一笑,“不过,依我看,夫人简直是多虑了。就是这一般般的素斋,估计你在那穷村子也吃不到吧?”
  嚯!富贵人家的丫鬟都是这么瞧不起人么?颜小茴心里腹诽,表面上却不想跟她一般见识,只笑了笑:“谢谢你送过来,我会好好吃的。”
  花楹用鼻子哼了一声:“你吃完了自己把碗筷送到前面的厨房,我一天下来也很累了,没功夫伺候你一个野丫头。没事儿的话就早些休息,不要弄出什么声响来打扰夫人,明儿还得接着赶路呢。”
  说完,也不等颜小茴回答,甩了门就出去了。
  颜小茴拿起筷子,看着碗里清清淡淡一碗稀粥,戳了戳碟子里的豆腐,在心里哀嚎一声。之前在李家吃豆饭,现在吃稀粥,虽然情况好了不少,但是她想吃肉啊!
  不过想归想,这寺庙里就算有肉,她也没胆儿吃。在佛门吃肉,实在是太不敬了。
  眼前这些虽然清淡,但是卖相不错,于是简单吃了两口。想着花楹临出门之前的交代,自己收拾了碗筷,端着托盘出了屋。
  不知不觉夜色已深,朗朗的天空被乌云遮着,连颗星星也瞧不见,周围黑漆漆的。颜小茴一撇嘴,真是够扣的,偌大的寺院里居然连个灯笼也没有。
  尽管今儿刚进寺时,小沙弥特意指着寺院里的各处地点介绍了一翻,不过此时她什么也看不清,只能依稀分辨出一间挨着一间的房屋,一点方向感都没有。
  一阵风起,卷着周围的树枝沙沙作响。小茴猛然想到吃饭前随着刘氏在大雄宝殿逛了一圈儿。
  殿后的韦陀,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顿时觉得一股寒气从脖颈后面窜上来,连毛孔都竖了起来,两旁的树影似乎都变得形如鬼魅,张牙舞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