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巧药方治鱼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一把抓住崖香的手,嘟着嘴说道:“好崖香,你就别说我了,我也是有苦衷的。你想想,我刚刚来咱们颜府,第二天就大呼小叫的说被颜月姐姐吓的嗓子里卡了鱼刺,连大夫都惊动了。府里知道的人还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多娇气呢。而且,刚刚我怕颜月姐姐担心,已经说了没事儿了,这会儿她走了,我却大剌剌的去找大夫,颜月姐姐知道了岂不多心?这府里虽然人不多,不过到底嘴杂。我不惹事生非估计都会有人从背后讲究我,若是我弄出什么动静来,这耳朵边儿还能清净得了嘛!”
  说着,她伸手扯了扯崖香的衣袖,“况且,本身就不是什么大事儿,你就别担心啦!”
  崖香皱了皱眉,“刚刚姑娘说大姑娘见外,我看姑娘才是真见外。”
  她回身走到小厨房,拿了一支银勺子回来。扶着颜小茴坐好,想着虽然现在是白天,但是屋里到底光线太弱,若是去外面被人看见了又不雅观,于是顺手用火折子点燃了桌上的烛灯。
  用手托着她的下巴:“姑娘,你把嘴张开一些,我看看能不能看到鱼刺卡在哪儿。”
  颜小茴像小时候看病似的,听话的“啊”了一声张开嘴。
  崖香极认真的俯身,拿着银勺子压低了颜小茴的舌根,嘴里念叨着:“一般咽喉入口的这两边最容易不小心扎到鱼刺了。”
  她将颜小茴的下巴往烛灯那边移了移,借着烛光,左右看了半天,最终蹙紧了眉:“糟糕,看不见啊,估计是卡在更里面了,这下可怎么办?估计姑娘不愿意惊动宋大夫也不行了。”
  颜小茴看她眉头挤成了个“川”字,忍不住伸手在她眉间点了一下。无意识间喉咙吞咽了下,那鱼刺磨得嗓子发疼,她顿了顿:“不行,叫宋大夫过来,未免太兴师动众了。”
  她舔了舔嘴唇:“这样吧,我知道个民间偏房,能软化鱼刺的,保证管用。你帮我去宋大夫那儿拿点威灵仙和乌梅回来,不用太多,二钱就行,就跟他说是要做滋补的药膳。咱们悄悄在小厨房熬了,喝下去,一会儿就好了。”
  见崖香瞪着眼睛,人却不动,一副怀疑的模样。颜小茴拉着她的手晃了晃:“放心吧,若是喝下去不管用,到时候你再去叫宋大夫过来,这还不行么?”
  看着崖香将信将疑的背影,颜小茴暗自觉得有些好笑,怎么说自己曾经也是医学院的学生,弄个缓解卡鱼刺的方子,还是不成问题的,只不过她没法跟崖香提及上一世的过往罢了。
  大约半个时辰,崖香才拿着东西回来了,一进屋将包着药草的纸包扔在桌子上,嘟了嘟嘴:“这个宋大夫为人也太死板了,我照着姑娘的吩咐跟他说抓二钱威灵仙回来做药膳,结果他刨根问底的追问我拿这药材具体是做哪道药膳,何时吃,吃多少,简直比那刑部的衙役还罗嗦。幸亏姑娘没让他过来,不然不被鱼刺卡坏了,也会被他问东问西的烦死!”
  颜小茴用手掂量了下包着威灵仙的纸包,凭着手感估算了下,应该是不多不少,正好二钱。
  看着崖香气鼓鼓的小脸,不由轻笑了下:“他是当大夫的,自然怕私自给别人药材吃出什么问题来。看来这宋大夫为人十分严谨啊!”
  崖香皱了皱鼻子:“哪里是严谨,简直就是死板!才四十多岁性格就跟老头子似的,怪不得这么大年纪了还没成亲,身边连个伺候的女人都没有。姑娘你想想,哪个女人能受得了他!”
  颜小茴伸手在她额头轻轻敲了一记:“谁昨儿晚上跟我一起并肩躺着的时候,还说要谨言慎行,小心嘴的?这会儿倒不怕别人听墙角了!”
  崖香笑嘻嘻的挠了挠头,跟着颜小茴进了小厨房。从一旁翻出了个砂锅,里里外外的清洗干净了,这才递给颜小茴。
  颜小茴将二钱威灵仙,三个乌梅放进去,又加了适量的醋和糖,点了小火煎汤。过了一会儿,汤药“咕嘟咕嘟”冒气了小泡,颜小茴把汤药倒在一旁的小碗里晾凉。
  崖香凑近了药碗,抽了抽鼻子使劲儿嗅了两下:“姑娘,这东西真能管用么?闻着可是难闻极了。”
  颜小茴对她眨了眨眼,“良药苦口么,你要不要替我尝一尝?”见崖香的小脑袋瓜儿立马缩了回去,颜小茴弯唇一笑,就着汤药的温热,张嘴小口小口的缓缓咽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