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夜访听风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菱香听了,飞快的瞟了她一眼:“我们不是故意要隐瞒二姑娘的,只是听说二姑娘已经休息了,就没敢来打扰。另外……也是怕姑娘知道了实情怪罪我们。”
  她深吸了口气,手在袖口里握了握拳:“其实是这样的,我们院儿里侍弄花草的茗香前两天受了凉,突然间染上了风寒,一直咳嗽个不停,还发烧。可是如今柳姨娘怀着孩子,对自己的身体特别紧张,连带着身边的人有什么风吹草动都一惊一乍的。平日用餐连她最喜欢的烤鸭都不吃了,只吃些清淡的汤汤水水,连院里的丫鬟婆子都要跟着吃素,生怕出了什么闪失。刚怀上那会儿,院儿里有个丫鬟不小心得了风寒,柳姨娘生怕自己被传染上,硬是把人撵回家了。”
  她鼻子皱了皱:“可是,茗香的父母早就没了,她哥哥自从娶了嫂嫂以后总是虐待她,成天让她干活还不给吃饭。因此这回得了风寒之后,她始终忍着没敢找宋大夫。生怕柳姨娘像上回一样,把她也撵回家去。可是她这病,一天一天拖着也不吃药,怎么能好呢?丫鬟的命也是命,今天晚上她烧的都说胡话了,我是实在没办法才来找崖香商量的。”
  她眼圈红红的,却强忍着不让泪水掉下来,脖子高高的扬起:“二姑娘若是要责罚就责罚我吧,是我主动找崖香的,不关她的事儿,只求您千万别把这事儿告诉柳姨娘。不然,茗香就惨了!”
  一旁的崖香默默地听着,眼眶里不知不觉的也蓄满了泪水。
  颜小茴在心里轻叹了一声,面上却带了笑,抬起手,纤细的手指故意在崖香光洁的额头上响亮的敲了一小下。
  崖香立刻睁大了泪眼,一头雾水的看着她。
  颜小茴撇了撇嘴:“就因为这点小事儿,两个人躲在角落里鬼鬼祟祟,现在又哭哭啼啼的?茗香现在睡了没?我悄悄去她房里帮她诊个脉,方便不?”
  崖香和菱香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倏地抬起了小脸,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真的?姑娘真的能为茗香看病?而且不告诉柳姨娘?这么说茗香不用担心被撵出去了?”
  颜小茴故意板了脸,伸出食指轻轻点了点崖香的额头:“什么真的假的,你就这么不相信我!我看起来像是这么冷血的人么?嘴大的会把别人的秘密说出去,让本来就病怏怏的孩子被撵出去受苦?”
  崖香顺手就握住了颜小茴的食指,在眼前轻轻的摇了摇,嘴角一咧,露出两颗小虎牙,笑容里又温暖又俏皮。
  “才没有,我就知道姑娘最好啦!一定会站在我们这边的!”
  她们几个小丫鬟都是小小年纪因为家里的负担而被卖来颜府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令人痛心和不堪回首的身世,因此格外心心相惜。得知颜小茴不仅不会告密,反而会帮助茗香,崖香和菱香一直悬在嗓子眼的心这才放了下来,脸上也渐渐有了些欢快的表情。
  颜小茴和崖香回到屋里,将身上单薄的中衣换了下来,穿上了外衫。怕万一有什么人找到沐风院来,发现人不在而引起什么猜测,特意将枕头拿过来,藏在被子里,做成人形的模样。又将屋里的烛灯吹灭了,把门闩从里面划上,伪装成在房间里熟睡的模样,这才小心翼翼的互相搀扶着从窗口跳了出来。
  因为怕惊动柳姨娘,三人连平日里人来人往的小路也不敢走,更不敢明晃晃的拿着绣灯。只能借着月光深一脚浅一脚的在茂密的竹林里穿行。周围稍微有个风吹草动,三人立马就将身子蹲下缩成一团一动不动,连呼吸都屏住。活像三只夜晚出来觅食的胆小兔子,估计连盗贼、小偷都没她们这么敬业。
  在林子里七扭八拐,好不容易到了柳姨娘的听风斋,却不敢冒然进去。
  菱香先探着头,朝柳姨娘的屋子看了一眼,见房里的烛火灭着,屋里一片黑暗,这才猫腰溜向窗户边。不想一时间着急,眼睛只顾盯着柳姨娘的窗口,忘了看脚下。一下子不小心踩到了什么,较薄一歪整个人“咣当”一声摔倒在地,弄出了好大的声响。
  一时间吓得三个人都忍不住捂住了嘴,一动也不敢乱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