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七章 夜访听风斋(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好在屋里半晌都没有人出声,菱香这才松了口气,呲牙咧嘴的从地上爬起来,用脚踢了踢地上的“祸因”。
  “咦?奇怪,哪儿来的这么大一块骨头,害的我摔了一跤!”
  她一脚将骨头踢进树丛里,蹑手蹑脚的贴上柳姨娘堂屋的窗户。侧耳仔细听了听,确定里面没有说话声,而是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时,这才朝蹲在听风斋门口花丛里的颜小茴和崖香招了招手。
  见她示意,两人立刻猫着腰贴着墙根,借助墙角密密匝匝的槐树枝作掩护,轻手轻脚的跟着她来到了一旁的偏房,并利落的闪身走了进去。菱香在她们的身后将门落了锁,这才觉得松了口气。
  时间紧迫,由于害怕谁突然间闯进偏房来,或者柳姨娘突然间叫人服侍,颜小茴连这房里的摆设布局也没看清楚,就直奔着床榻上躺着的人影走了过去。
  崖香在一旁桌上寻了只烛灯点燃了,照了照床榻上的人。少女苍白的小脸立刻从黑暗中突显出来,她眉头锁着,紧闭着双眼,不知是睡着了还是高烧昏过去了,一副极其不安稳的模样。翕动着嘴唇,不规律的喘息声从她口中溢出,身体也仿佛控制不住般不停的哆嗦,身上却一点儿汗也没出。
  颜小茴将她一只胳膊从被子里拉出来,手指抚上她的脉搏。借着崖香高高举起的烛灯,又用手背贴了贴她的额头,翻了下她的眼皮,又强捏着她的下巴看了下舌苔。
  菱香在一旁连续看了颜小茴好几眼,却发现她只顾将茗香看来看去,半天也没出声,不确定她到底懂不懂医术,忍不住心里有些着急:“二姑娘,怎么样?你看明白了吗?她这是什么病,严重吗?”
  颜小茴垂了眸,接过崖香递过来的湿帕子擦了擦手:“没事,她这只是普通的风寒感冒,脉相平稳,只不过是拖了太久没去看病,加上她本来就身板单薄,或许平日里吃的少或者吃的太素的关系,身体的营养跟不上,人没有抵抗力,才变得这么严重。”
  菱香不知道颜小茴懂得医术,见茗香躺在床上,身体不安的翻来覆去,有时又歪着头嘴里喃喃自语,忍不住有些担心:“二姑娘,你确定茗香只是风寒感冒吗?她身上这么烫,还说胡话呢,这万一要是烧坏了脑子可怎么办?你可千万弄准了!”
  她本来心里就担心茗香,因此说话有些急,音调就走了样,落在旁人耳朵里,比起不信任更像是鄙夷。崖香在一旁忍不住轻轻扯了下她的衣袖,并用眼色暗示了她一下。但是菱香明显没理解崖香的苦心,反而是用胳膊肘拐了她一下。
  两人的小动作落在颜小茴眼里,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轻笑了一下。
  “我是弄准了,但是她能不能好起来还要靠你帮忙。因为不能惊动柳姨娘,因此去宋大夫那边拿药恐怕也有些不方便。好在我这儿有个专治风寒感冒的方子,用的都是些简单易得的东西,你去厨房里找就行。你记好了,找一棵白菜,不要菜叶,将剩下的根和茎部用刀切成一片一片的,注意不要切太薄,可以稍微厚一点。把这些白菜片、两三片姜和十钱的红糖放在一起,加水煮开,让茗香趁热喝下。然后盖好被子,出出汗睡一觉就好了。若还是不行,明儿方便的时候你再来找我。”
  菱香默默的记下,可又觉得这方子太简单,心里有些没底,目光带着怀疑落在了一旁的崖香身上。
  崖香因为鱼刺事件,稍微领教过一回颜小茴会开方子的能力,见状,伸出手在她后背上安抚的拍了拍:“姑娘确实知道些好用的方子,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是能治好茗香的。你就照做吧,不要太担心了。”
  菱香听了,这才默默的点点头,谢过了颜小茴。
  时间已经不早了,唯恐在这里久留会被发现,像刚刚三人进入到这听风斋时一样,菱香先看了看外面的动静,这才带着颜小茴和崖香溜出偏房,贴着墙根奔着院儿门慢慢移动。
  三人站在听风斋门外正要分手,忽然院里幽幽的响起一个女声,“谁在哪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