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药铺遇风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在心里暗赞一声,“名门之女果然是不一样,随便选个座位都能显现出不同寻常的眼光和品位。”
  颜小茴跟在她身后落了座,早有小二机灵的送来上好的大红袍。她拿起茶盏轻抿了一口,微微的苦涩伴着茶香在舌尖悄然划过。
  正前方的戏台子上,两个人正一唱一和的说着时下流行的白话。颜小茴从小就对这个没兴趣,而坐在对面的颜海月好像也有些兴致缺缺,目光一直在门口处流连,似乎在等什么人。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茶水又续了一壶,颜海月却仍然没有要走的意思。颜小茴忍不住在心里嘀咕,难不成她真的是来会情郎的?
  颜小茴悄悄挪了挪身子,有些坐不住了。一来,她是想出去多打探打探这京城的情况,顺便找找可能的商机,为自己的未来多做打算;二来,是现实的也是最重要的原因:茶水喝多了,她有些内急!
  她清了清嗓子:“咳,姐姐,我突然想吃来时巷口那家点心铺子的点心了,咱俩光坐着怪无聊的,我去买一点回来!”
  颜海月只当她是头回逛京城看什么都新鲜,爽快的放了行:“哦,是我疏忽了,光想着带你来这京城第一茶楼见识了,忘了你刚到京城,好多新奇的东西没见过呢!”
  她顺手从腰间掏出个锦缎刺绣的钱袋:“喏,这个你拿去,看见什么喜欢的就买下来。”说完,她故意伸手摸了摸腿:“刚刚来的路上我有些走急了,现在腿疼,我就不陪你一起去了,等你逛好了再回茶楼找我!”
  颜小茴心知她可能是等什么人,两个人分头行动倒正合了她的意,也就不跟她客气,将钱袋一收就走出了茶楼。
  捏着鼻子从茅房走出来,通体都舒畅了起来。
  她一路捏着沉甸甸的钱袋在街上乱晃,忽然一抬头看见几个人把一个摊位围成一团,好奇心顿时被吊了起来。
  等走近了才发现是家药铺,两个伙计正把一些药草铺在几个竹簸箕上兜售。她本就是学医的,因此对这些格外敏感,忍不住伸出脑袋往人群里探了探头。
  其中一个高个的伙计眼睛极尖,一下子就越过人群瞄上了她:“呦,来了位年轻公子!”
  他伸出撸了一只袖子的胳膊将前面两个老妇拨开,给她腾出了一个空间:“公子,您看看,这可是正宗的金银花!我们药铺新进的货,您家里有病人需要用可以买一点回去,没有病人当成备用药买回去也行,反正这东西也放不坏,糟蹋不了!再说,就是不拿金银花当药材,用来泡水喝也行啊,对身体好处多着呢!公子,您看我说了这么多,就买点回去吧,看在公子你这么俊俏的份儿上,我私自做主给您算便宜点儿!”
  听他这么一说,颜小茴还真有想买点常用药材回去的打算,这样平时自己或者身边的人身体出点儿什么问题自己也能医治,省着被府里的宋大夫盘问来盘问去的。
  可是,当她用手捏起来一小簇金银花,就觉得不对劲儿。她蹙紧了秀眉,问那伙计:“你这真的是金银花?哪儿产的?”
  那伙计笑了:“公子一看就是识货的人,这可是云州特供的!实话跟你说吧,若不是我们老板身家特殊,一般人根本连摸都摸不到!”
  颜小茴又伸手抓了一把放在眼睛下仔细看,目光一沉:“是吗?可是依我看,你们卖的这根本就不是金银花,而是用山银花冒充的!”
  她话音一落,身旁一位刚要买药材的老妇,立刻就转身离开了摊位,周围的人也停下脚步开始窃窃私语。
  伙计刚刚还满带笑意的脸瞬时就变了,一眼扫过颜小茴扎了耳朵眼儿的耳垂,语气也不客气起来:“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一个大姑娘穿了件男装就以为自己真是公子哥儿了?在我这儿装大爷呢!不买就不买,又没人说你,你在这造谣就不对了吧!我们药铺在京城开了十几年,信誉绝对有保障,你居然敢说我们卖假药!”
  他身旁矮胖的伙计也翻了脸:“就是,你个臭娘们知道什么,不买就赶紧走人,别耽误大爷们的生意!”
  颜小茴却不动,医者的本能告诉她不能就这么轻饶了这些人。
  她目光在周围的人群划过,声音不大却字字珠玑:“金银花和山茶花的外形相似,虽然都可以拿来煮凉茶,但还是有本质区别的。山银花性味甘、寒,归肺、心、胃经。花针比较密集,叶子光滑,不开花。而金银花又名忍冬,开花时,先是白色,后来变黄,白色时像银,黄时如金,所以成为金银花,它的叶子边缘有细细的绒毛。大家看一看,他们这个药铺卖的分明是山银花,不是金银花!”
  此言一出,周围人群顿时一片哗然,对药铺指指点点。
  伙计嗤笑了一声:“你别在那儿危言耸听,装作很懂的样子!我们药铺开了这么久,会不知道药材长什么样儿?山银花、金银花,还不都是忍冬,都拿来清热下火的,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懂什么!”
  本来他们要是认个错,她也就不计较了,可是当事人显然没有低头的意思,颜小茴更觉得一股怒火越发的烧了上来。倒不是非要跟人争个高下,而是一想到有不知情的患者上当受骗,她就良心不安。现在虽然只知道这家药铺将山银花冒充了金银花,可万一还有别的药材充假了呢?这可是关系到人命的大事儿,丝毫马虎不得!
  她冷笑一声:“刚刚你还夸过我识货来着,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的忘性可真大!金银花属寒性,胃寒的病人不适宜服用金银花,容易出现胃疼、腹泻的症状。而山银花属热性,要是上火服用山银花,不但不会清火,反而会更上火!因此,这两种药草虽然是同一科,但是不能混为一谈的!”
  她说的句句在理,周围顿时响起一片对药铺的声讨之声:
  “怎么能这样,拿两种不同脾性的中药贩.卖,这不是拿人的身体开玩笑吗?”
  “就是,谁知道他们这药铺其他的药是不是真的,别都是假冒的,买回去救人就惨了!”
  “对,他们简直不拿百姓的命当命,应该抓去见官!”
  两个伙计见围的人越来越多,声讨声越来越大,顿时慌了手脚,连忙将手下的药草包了包就要往药铺里搬。
  颜小茴一个箭步走过去拦住了他:“喂,我说的这些你承不承认,赶快给我们一个说法!”
  那伙计看了她一眼,突然眼珠一转,盯得她毛孔悚然。
  他扬头突然间对药铺里喊了一嗓子:“出来几个人,这儿有个不要脸的臭丫头片子砸场!兄弟们给我教训教训她!”
  颜小茴心里一跳,没想到这药铺居然是个黑店!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药铺里就窜出几个冷面大汉,顺着伙计的手势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颜小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强自镇定了一下:“你们要干什么?这可是京城,天子脚下!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我不过是本着良心说句公道话,你们就想打击报复,天底下还有没有王法了!”
  站在中间的大汉轻声一笑,朝她又走近了一步:“呵,王法?小姑娘,你知道这间药铺是谁的吗?说出来京城都要抖一抖!正是当朝林丞相家的小公子林天泽!”
  丞相的名头一撂,周围几个替颜小茴打抱不平的好心人顿时就作鸟兽散,看热闹的人更是溜得比谁都快,就像身后被恶狗撵了似的。
  颜小茴心头顿时一沉,糟糕!居然还是个关系户!
  大汉撸了撸袖口,露出健壮的小臂:“怎么样,怕了吧?我们公子的事儿谁敢管,就是‘王法’也要让他三分。今天你别怪叔叔们无情,怪就怪你惹了不该惹的人!”
  颜小茴虽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可是她向来不是欺软怕硬的人,压迫之下反倒生出了反抗之心。
  她抬起头微微扬了扬下巴:“丞相之子,那又怎么样?天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丞相的儿子卖假药本来就不对,即使闹到皇上那儿去,我也是站在有理的一方!我就不信一位英明的皇上能允许自己的权臣利用身份权利肆意欺压黎民百姓,整个国家充满暴力和欺骗!我一个弱女子虽然不是你们几个壮汉的对手,要杀要剐还不是你们手到擒来的事儿!”
  她顿了顿,从心底衍生出一丝慷慨就义的洪流,目光更清亮了起来:“但是,从我站出来的那一瞬间就没后悔过!至少我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中间的大汉眉间闪过一丝不耐:“少废话,甭在我眼前说这些有的没的,我倒是要看看日后你还有没有胆儿这么说!”
  说完,大掌狠狠攫住了她纤弱的肩膀!
  颜小茴疼的倒吸了一口气!
  还没等她反抗,忽然,一只温热的大掌抚上了她的细腰,将她整个人往后带了一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