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皇宫赴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刘氏向来温婉可亲,没想到这回倒真是说一不二,任颜海月撒娇打诨愣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第二日果真只带了颜小茴一人去皇宫赴宴。
  大清早起,刘氏就派了丫鬟花楹来沐风院伺候她沐浴更衣,梳洗打扮。
  花楹见了她还是原来那副谁欠了她钱的模样,连个好脸色都不给,梳头的时候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的,把她的头发揪来揪去,疼的她呲牙咧嘴。
  好不容易打扮好了,还没等颜小茴揽镜自照一下,一旁的崖香先惊呼了一声:“天啊,姑娘,平日里不觉得,你这么梳洗打扮一番简直像换了个人似的,太漂亮了!估计要把其他府上的姑娘小姐们全都比下去了!”
  浅蓝色的华衣罗裙,庄重里又不失活泼。平日里额前的刘海此刻被尽数梳了上去,往日些许的少女稚气悄然褪去,露出明眸似水的大眼睛,顾盼生姿。乌黑柔亮的秀发被绾成了飞仙髻,发尾缀着几颗圆润饱满的珍珠,既温婉又俏丽,低首的瞬间露出修长白皙的脖颈,让人新生怜爱之情。
  花楹在一旁瞟了眼铜镜里的人,对崖香撇了撇嘴:“你眼睛瞎了吗?哪看出来漂亮的,充其量也就是拿得出手罢了。人长得不怎么样,又土气的要死,要不是我费力帮忙捯饬捯饬,私下不知道要被多少人笑话!”
  崖香不满的扁了嘴:“分明就是好看,你不承认也没用!”
  颜小茴此时却没精力因为她们两个斗嘴分神,不知道花楹往自己头上放了多少东西,她只觉得头发重,身上的衣服也沉,几乎是在摧残她的颈椎。
  不过,匆匆一瞥铜镜,里面确实像换了个人一样,不得不赞叹花楹的眼光!
  她一手拽了拽紧紧箍在身上的腰带,一手托着头,诚心诚意的道谢:“今天真是麻烦你了,花楹!”
  花楹将手里的玉梳子放在妆奁盒里,一如既往的像只傲慢的白天鹅:“不用谢我,若不是听了夫人的吩咐,不想让你土里土气的给颜府丢脸,我才不愿意伺候你呢!一会儿你到了皇宫,千万要小心谨慎行事,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心里要有吩咐,别总露出一副乡下佬进城的模样,万一得罪了谁有你好果子吃!”
  一席话说下来,颜小茴突然间发现,其实这姑娘虽然脾气怪异了些,嘴巴毒了点,其实心肠还是好的。就像她刚刚说的话,看似是挖苦讽刺,其实也是在提点自己去皇宫的所言所行。认清了这个事实,颜小茴看花楹非但不觉得她讨厌,反而觉得她这别扭的小性格有些可爱。
  于是轻笑了一声,露出洁白的贝齿:“我有分寸,谢谢你为我担心!”
  花楹两手在身前拧了拧帕子,微微涨红了脸:“谁担心你了,我是怕你万一出差错,上面怪罪下来会连累我!”
  颜小茴不说话,眼神乖巧的看着她,弯唇露出嘴角的两颗小梨涡。
  花楹脸耳尖都红了,仿佛在暴走的边缘:“看我干什么,快走吧,难道还要让皇后娘娘她们端着架子等着你么!”
  伴随着哒哒的马蹄声和车辙碾轧在石板路上的吱呀声,颜小茴第一次来到皇宫。跟想象中的差不多,朱红色的城墙,黄橙橙的琉璃瓦,檀香木的飞檐上镂刻的龙凤仿佛展翅欲飞,笔直的大道一直通向前方未知的楼阁,脚下是玉石台阶。
  每一道城门两旁都列着侍卫兵,一股庄重森然之气扑面而来。
  不过,下了马车跟着宫里的嬷嬷进了后花园,气氛陡然间开始明快起来,一路上奇花异草,霎是好看,风动花落,淡淡馨香,令人心旷神怡。
  今儿这宴会就设在了后花园之中,刘氏携着颜小茴入席的时候,其他府上的夫人姑娘们已经来了差不多了,个个都穿红戴绿,争奇斗艳,跟这花圃里的花也差不多了。
  不多时,一位身着玫红色收腰拖地罗裙的年轻姑娘扶着一位花甲老太太前呼后拥的姗姗来迟,这就是瑞香公主和皇后娘娘了。
  众人行了跪拜礼,说了几句吉祥话便开始开宴。虽然是生辰宴,但是公主和各府夫人明显是为了哄皇后娘娘开心,从开场开始就“咿咿呀呀”唱起了戏曲,夹杂着各地腔音。
  颜小茴实在是欣赏不了这个,对面前象征性摆着的点心又提不起兴趣,只能掩在人群中发呆,竖起耳朵靠听周围其他府中的女眷聊的八卦解闷。
  虽然不外乎是对在场的某家姑娘小姐品头论足,但也比唱戏简单易懂多了,听着听着还能认识不少的人。比如穿鹅黄色宽袖裙子的是翰林院梅大人的嫡女,每次参加宴会都穿的极为宽松用来隐藏自己略微丰满的身材;比如对面小口小口吃点心的是刑部崔大人的千金,由于皮肤黝黑每次出门都往露在外面的皮肤上涂厚厚一层粉,现在每咬一口东西脸上的粉就掉下一层……
  当然,她们的话题里也少不了自己:“瞧,那边那个浅蓝色裙子的就是颜太傅刚寻回来的女儿,听说从小在乡野长大的!收拾的倒是人模人样的,颜太傅在家指不定怎么训练她呢,不然肯定一身乡野之气!瞧瞧她的坐姿,硬邦邦的像上了夹板,活像个木头人,我猜肯定是颜夫人怕她出丑,不许她动弹!”
  颜小茴一脸黑线,忍不住在心里腹诽:“我不动是因为我的腿坐麻了好不?一动就疼的像针扎一样,谁让你们这宴会,连张椅子都没有!”
  想到这儿,颜小茴眼光落在斜前方端端正正跪坐的瑞香公主身上,一身窄腰的裙子勾勒出玲珑有致的身材,忍不住有些佩服,这么长时间了,她的腿怎么就没麻呢?难不成跪着跪着就习惯了?
  还没等她腹诽完,只见这玫红色的身影晃了一晃,接着眼睛一翻,一下子栽倒在了一旁!
  人群立刻炸了锅,身后的宫女嬷嬷赶紧围了上去:“公主,快醒醒!您怎么了?”
  旁边的皇后娘娘将拐棍用力往桌案上敲了一敲:“还傻愣着干什么,快去太医院把太医叫过来!”
  几个宫女听了,飞快了跑了出去。
  皇后娘娘被人搀扶着,挤进人群,看着瑞香公主连语调都抖了,“这是怎么了,好好的人怎么说晕就晕了呢!”一面又向后催人:“怎么回事,太医怎么还没来!公主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这帮老东西的命也别要了!”
  颜小茴见大家围成一团,连刘氏也凑上去表示了关心,自己一个医者就更呆不住了,连忙跟在刘氏身后起了身。
  按理说,皇家的事儿她还真不想掺和,万一是谁偷偷往宴席里的茶水点心里下了药,企图谋害公主,自己弄不好都会受到牵连。但是,仔细一想,如果真出了那种事儿,上面真想怀疑的话,恐怕在场的这些人谁也跑不了,想明哲保身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也就释然了。
  见她用力拨开人群挤进去,几个正凑到前面表示“慰问”的夫人小姐顿时不乐意了:“挤什么挤啊,没看见公主都晕倒了么!”
  颜小茴定睛一看,这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背后八卦自己的人,于是目不斜视的从她的脚面上踩了过去,惹得一声痛呼。
  人群包围下的瑞香公主,此刻依然没有意识的躺在一旁的榻上,面色苍白,大颗大颗的汗珠从额前滚下。
  颜小茴转头看了一眼人群:“不好意思,请大家让一让,你们围在这里不通风!”
  皇后娘娘救人心切,连忙招呼众人:“散开,都散开!”
  见人群立刻分散开来,皇后娘娘看了颜小茴一眼:“你是哪家的小姐,会医术?”
  颜小茴点点头:“臣女是颜府的,略微懂一点医术,太医没来之前,斗胆先帮公主看看!”
  见皇后娘娘点头,颜小茴对昏厥过去的瑞香公主道了一声:“失礼了!”说着,用手搭上她的脉,不出所料,脉搏很快,四肢湿冷。
  颜小茴对一旁蹙眉张望的皇后娘娘说道:“皇后娘娘不用担心,公主问题不大,只是中暑晕过去了,想是在阳光下面坐久了,夏天暑气大,一时间身体吃不消。”说着,转头对一旁的宫女说道:“麻烦姐姐弄一杯盐水过来,谢谢了!”
  见皇后娘娘点头,宫女连忙领命端了杯盐水来。
  颜小茴从一旁的宫女手中寻来一条宽大的丝绸方巾,遮在瑞香公主的上半身,然后将手伸进帕子下面,将她的领口和腰带松了松。虽然三伏天暑气大是一部分原因,但她这一身紧身窄腰的衣服恐怕也是罪魁祸首。裙子虽然漂亮,但是太紧了,导致呼吸不畅,血液循环不好,加剧了中暑的几率。
  见盐水来了,颜小茴轻手轻脚的抬起她的头,将盐水一口一口的喂进了她的口中,又拿浸了凉水的巾帕分别放在她的脑后,擦洗她的双手。果然,没一会儿瑞香公主就悠悠转醒了。
  众人顿时松了口气。
  皇后娘娘连忙将公主就近送去了一旁的偏殿,姗姗来迟的太医们连忙跟进去诊治。
  经过这一番折腾,大家早就没有了宴席的兴致,纷纷告了退。
  刘氏拉着颜小茴,正要跟着大家离席,这是突然间走上来一位公公,捏着小细嗓子:“颜夫人颜姑娘请留步,老佛爷点名了要见两位,还请跟我走一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