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议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刘氏和颜小茴连忙福了福身,跟着那公公穿过鳞次栉比的亭台楼榭,走进一间寝殿。
  殿内云顶楠木为梁,脚下是光滑的大理石地面,袅袅的沉香从香炉里四散溢出,熏得她呼吸一窒。
  还没等颜小茴适应,一个略带苍老但精神矍铄的声音从珍珠帘幕中传出来:“人已经来了吗?别拘礼了,快进来吧!”
  话音刚落,早有宫女伸手打起了珍珠门帘。颜小茴一眼就看见对面檀木榻上半倚着个明黄色的身影,连忙跟着刘氏俯身问安:“见过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一摆手,给两人赐了座:“这些虚礼就不要讲了,整日被人跪来跪去的,本宫烦都烦死了!再说,今儿瑞香突然昏倒,还好颜姑娘反应机敏,本宫在此还要多谢颜姑娘呢!果然是颜太傅的女儿,教导有方,遇事不慌不忙,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说着伸手指了指两侧的席位:“正巧今儿其他几位夫人也带着公子小姐进宫了,本宫就做主将大家凑成一桌小宴,一起乐呵乐呵!”
  颜小茴连忙谢过,跟在刘氏身后跪坐在了西侧的榻上,余光略微一斜,正对上右侧一双漆黑的桃花眼。
  戎修身着一件青色锦衣华服,正襟危坐,平日里的放荡不羁此刻全都收敛了起来,颇有种冷冽之气。目光也在与她交汇的一刹那冷漠的转开,仿佛与她根本就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颜小茴见到他先是吃了一惊,后来仔细想一想,据说他老爹是将军,那么他出现在这里也就不奇怪了,只不过慨叹与他还真是有缘,在哪儿都能遇到。
  不过,她估计怎么也想不到,与她“有缘”的显然不止这一个人。
  皇后娘娘将桌上的酒盏举起,放在嘴边抿了抿,对众人说道:“你们尝尝,这是西域新进贡的顶级葡萄酒,果香醇厚,喝多了也不上头的!平日里你们几个小家伙聚会喝酒时可以试试这个,省着喝多了寻衅滋事!本宫听说前段时间听说天泽跟阿修酒后闹了过节,连营房都烧了,可有此事啊?”
  一道公鸭嗓传来:“皇后娘娘您听谁说瞎说的啊,我和阿修从小一起长大,亲兄弟似的,若是打起来岂不是跟自相残杀一样!不过是有几个小地痞流氓喝了点酒,打着我的旗号去军营附近闹事罢了,结果以讹传讹,京城里的人都以为我和阿修不和,其实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是不是啊,阿修?”
  天泽?难道他就是丞相的儿子林天泽?颜小茴禁不住把目光落在这公鸭嗓身上,只见他穿着一件大红长衫,长了一张标准的小白脸,细眉细眼的。说话时一边的嘴角轻轻上扬,有种自尊自傲的感觉。
  戎修也品了口葡萄酒,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没错,确实是有人冒充天泽兄。就在昨天,京城西街上还有家冒充天泽兄名下的药铺卖假药,被一位姑娘告发了。结果那黑心药铺蹦出来几个壮汉扬言要揍那姑娘,被我正巧路过派人拦下了,警告收拾了一番。”
  他抬了头,目光炯炯的看着林天泽:“天泽兄平日里要多注意一些,总有人打着你的名头做坏事的话,不光有损你的名誉,连林伯也觉得脸上无光!”
  皇后娘娘听的入神,抬手往榻上一拍:“果真有这种败类?当街卖假药,这不是拿黎民百姓的性命玩笑么!阿修这事做的好,不能让说了真话的姑娘任那群流氓宰割,更不能坏了我百里王朝的风气!”她指了指李天泽:“天泽,你真应该好好谢谢阿修,不然真是有损你的名声!”
  颜小茴明显看见林天泽从刚才开始下颚就绷得紧紧的,几乎是咬牙切齿。不知道他万一知晓自己就是将他药铺卖假药的事拆穿的“姑娘”,会不会寻仇?
  听见皇后娘娘这么说,他倒当真站了起来,举起了一杯葡萄酒,看起来诚意满满:“阿修,这两次的事儿多谢你了,下次若还有小流氓打着我的旗号,你可以差人告诉我。到时候我一定亲自捉拿严惩,就不麻烦贤弟了!”说完举杯一饮而尽。
  戎修将杯子对他遥遥一举,只轻抿了一口:“不麻烦,举手之劳而已!”
  林天泽的脸色明显僵了一僵。
  不过,皇后娘娘显然没看出两人之间的暗潮汹涌,独自在上面其乐融融,笑的见牙不见眼:“嗯,这就对了嘛,一起长大的兄弟就应该相互扶持!现在林丞相和戎将军就是一文一武,简直是我百里王朝的左膀右臂!你们两个将来也会是我们百里王朝不可或缺的人物,自当要团结起来!”
  林天泽的母亲林夫人悄然一笑:“皇后娘娘,您可别太高看他了,依我看,我这儿子性格还跟小孩似的呢,整日就知道胡闹。明明年纪比阿修还大一岁,但是还没有阿修沉稳呢!一不留神就跑到别的地方撒野去了,捉都捉不回来,他爹因此教训他好几回了,也没有长进!”
  皇后娘娘捂嘴一笑:“天泽年轻气盛正是贪玩的时候,当年皇上这么大的时候比他还淘气呢,谁知道如今沉稳的都快成一根硬木头了,想见到一丝儿笑模样都难!这男孩子,只要娶了妻,玩的心思自然就收了。我瞧着天泽的年纪也不小了,有没有合适的姑娘家啊?有的话就赶紧定下来,你们也能省省心了!”
  林夫人将手里的帕子一挥:“老祖宗跟我想到一块儿去了!我也琢磨着赶紧给天泽订亲呢,只是一时间还没想到合适的人选,正想着什么时候求好祖宗帮忙牵个红线呢!老祖宗这辈子阅人无数,看人肯定错不了!”
  皇后娘娘哈哈一笑:“就你鬼灵精,有好姑娘本宫还想给自家那几个崽子们留着呢,谁想你又要来掺和一脚!”
  林夫人也跟着笑了:“老祖宗你这话说的,别的不知道的人听了,还以为我没眼色要跟老祖宗抢儿媳妇呢!”
  皇后娘娘顺手抓起桌上一粒榛子佯怒的朝林夫人这边扔了过来,笑骂道:“你这猴头,连本宫也敢编排!”
  笑闹了一会儿,皇后娘娘忽然间把目光落在一旁正拿着筷子挑鸽子蛋的颜小茴身上,大掌一拍:“瞧我,真是老糊涂了!这宴席上就有现成的好姑娘,本宫居然给忘了!”
  颜小茴一惊,手一抖,好不容易搓上象牙筷子的鸽子蛋一下子滚了下去,顺着一旁的桌沿就弹到了旁边戎修的身上,留下一个不深不浅的污痕,然后由着他的前襟一直滚落到了他的脚边。
  戎修正要往嘴边送的杯盏不知不觉一顿,修长而指节分明的左手将衣服下摆轻轻一撩,不知故意还是无意,不偏不倚正好一下子遮住了毯子上那枚小小的鸽子蛋。
  颜小茴禁不住用余光瞄了他一眼,只见他垂首低眸将杯盏重新覆在唇上浅酌了一小下,仿佛自始至终都没留意到身旁的自己。
  颜小茴暗中松了口气,若是知道她不小心掉的鸽子蛋染脏了他的衣服,不知道会不会揪住不放!
  没想到这口气刚喘匀,皇后娘娘一句话就砸了过来:“颜姑娘今年多大了?可许配了人家?”
  刘氏在一旁挪了挪身子,连忙回答:“回老祖宗,我家小茴今年刚满十六岁,还没许人呢!”
  皇后娘娘兴奋的一拍手掌:“那正好,你看天泽这孩子怎么样啊!林丞相可是咱们百里王朝数一数二的人物,林家更是京中的名门望族,配你家闺女绝对不屈!天泽这孩子也是本宫从小看着长大的,虽然平时顽劣了点,但是骨子里不坏,你们两家意下如何?若是真能成就一段好姻缘,本宫也算是积了德了!”
  林夫人在一旁笑眯眯地附和:“老祖宗的眼光真是太好了!虽然颜太傅进京为官没有几年,但是京中没有一个不称赞颜太傅的才学人品的,想必女儿也不会差的。今儿我还真留心看了看颜姑娘的品行外貌,果然不出我所料,人长的清丽俊俏不说,遇事也反应机敏,端庄大方,想是个明白事理的。颜夫人若是有意,回去跟颜太傅商量商量,不如我们就结个亲家,您看怎么样?”
  话音刚落,颜小茴忍不住暗中蹙眉,怎么说着说着,居然变成了给自己说媒了?还是嫁给那个公鸭嗓?虽然自从来到这里,她曾经想过这辈子多半会通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方式嫁人,但是她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且对象还是个品行不端的纨绔子弟!
  刘氏却丝毫没有感受到她的不快,反而温语浅笑:“如果真的成了,那真是我们颜家的福分了!论门第,还是我们颜家高攀了呢!”
  皇后娘娘哈哈一笑:“看样子颜夫人也是同意了?”
  颜小茴蹙眉,紧紧攥了攥拳,这帮人讨论自己的婚事,都不问问当事人的意见吗?
  她分明能感受到对面李天泽落在自己身上肆无忌惮的目光!
  她咬着唇一抬头,果然看见那厮的目光在自己饱满的胸脯处来回流连,露出一副轻佻的笑。顿时觉得忍无可忍,正想着怎么拒绝这联姻的提议,忽然间身旁的戎修轻轻抿了抿薄唇,将手里的杯盏重重放在了一旁的几案上。
  他微微挑眉,语气里亦真亦假:“老祖宗您好偏心!我和天泽兄同样坐在这里,您却只给天泽兄议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