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刘氏的颜家大计与出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皇后娘娘和坐在下首的戎夫人不约而同的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流露出微妙的表情,像是既讶异又震惊。
  最后还是皇后娘娘最先反应了过来,眉眼里有掩藏不住的喜色:“这是怎么回事?铁树居然也有开花的时候了!阿修你不知道,你娘因为你平日里不近女色都要愁白头了,生怕你在军营里混久了,跟那群臭男人对上眼!”
  噗!正喝葡萄酒的颜小茴忍不住呛了一口,看来皇后娘娘和戎修他娘太不了解这厮了,居然会以为他是断袖!这臭小子哪回见了自己不是动手动脚的,害她一度以为他是色鬼!
  她忍不住用余光斜了斜旁边如老僧入定般端坐的戎修,果见他的嘴角也忍不住抽搐了两下,似乎有点无奈:“老祖宗,我是个正常男人,怎么可能会喜欢男人!”
  戎夫人乐的像天上突然掉下来一袋金子似的,连忙伸手拉戎修的胳膊:“这么说你终于想通了,想成亲了?快跟为娘说说,你喜欢什么样儿的女孩啊?正好今儿在这儿,让老祖宗也帮你物色物色人选!”
  戎修拧了拧眉,像是在苦恼,正当大家都盯着他屏息等待他接下来的发言时,这人却突然间侧过头将目光落在了一旁的颜小茴身上,眼波流转似乎有什么倾泻而出,随即勾了勾唇角,笑的意味深长。
  颜小茴被他笑的莫名其妙,皇后娘娘和在座几位夫人却仿佛逮到了什么线索一般,各自若有所思。
  皇后娘娘捂嘴闷笑了一阵,突然话音一转:“颜夫人,瑞香常年闷在宫里也没有个说话的人,实在是寂寞孤单的不行,本宫看着颜姑娘性格乖巧,又和瑞香同龄,应该能玩到一起去。更何况最近瑞香身子不大舒服,那群宫女嬷嬷的又笨手笨脚的伺候不好,所以有个不情之请,希望颜夫人能够体谅!”
  刘氏连忙应允:“皇后娘娘太见外了,有什么要求您尽管提!”
  皇后娘娘抿嘴一笑:“颜夫人好爽利,不愧是颜太傅之妻,使得大体!”她借着宫女的手坐了起来,抬手顺势抚平了衣襟上细微的褶皱:“是这样的,瑞香早就想去名泉山庄散散心,只苦于没有对脾气的小伙伴。可巧今儿颜姑娘来了,不如趁这个机会,让阿修、天泽他们几个年轻人去山庄溜达溜达,亲近亲近,省着天天困在京城里人都要发霉了!而且有他们这几个小伙子互相照应着,本宫也就不用担心路上的安全了!你们觉得怎么样?”
  皇后娘娘都发话了,其他夫人自然是没有反对的道理。倒是颜小茴有些摸不清皇后娘娘这次安排的意思,莫不是要趁机让自己跟那个公鸭嗓林天泽亲近亲近?可是,一想到他穿的那么妖孽,还阴阳怪气的一肚子坏水,她就觉得后颈发凉!再加上身份异常尊贵的公主和令人琢磨不清的戎修,她顿时觉着这次旅行搞不好会苦不堪言!
  皇家人办事效率就是高,前脚宴会上皇后娘娘提了议,后脚就准备好了车马行李。瑞香一听说可以出宫去玩,原本因为中暑有些虚弱的身子立刻有了精神,坐上马车开始就叽叽喳喳起来,拉着颜小茴一路问长问短,活像一只终于被放出了笼子的金丝雀!
  不过相比之下,颜小茴心情就比她复杂多了。临行前,刘氏将她叫到了宫里一个不为人知的僻静角落里,紧紧拉着她的手,笑容里带着难掩的兴奋:“小茴啊,娘真是没看错你,今儿带你来参加皇后娘娘的宴席简直太对了!你看看,老祖宗多喜欢你,不然怎么肯让你跟瑞香公主一起出去散心呢!你姐姐来了皇宫多少次,都没有这个待遇,你可一定要抓住好机会!”
  颜小茴迷茫的看着她:“抓住什么机会?”
  刘氏笑容一滞,叹了口气:“也怨不得你,小小年纪哪知道大人的难处呢!你别看你爹如今升任了太傅,是皇上皇子们眼前的红人,殊不知这里面学问大着呢!你爹只不过是个寒门出身,我娘家又早就没人了,因此朝廷上连个能帮趁的人都没有,根基浅着呢!你爹走到如今这个地位,不知道比普通官宦之子多吃了多少苦!这还不算,人都说‘伴君如伴虎’,万一哪天得罪了上面什么人,那颜家说毁还不是一眨眼的功夫!”
  颜小茴蹙紧了眉,这刘氏平日里温温婉婉看起来最是与世无争的人,突然间拉着自己说起颜父的辛酸史做什么!
  不过没等她提出疑问,刘氏就给出了答案:“因此,这次机会对于颜家来说可是至关重要!此番一行,你们年轻人很容易打成一片,你多留个心眼儿,好好伺候着瑞香公主!而且,今儿老祖宗分明就是有撮合你和柳公子之意,不巧被那戎二公子岔开了话,但是老佛爷的心思还是很明显的,不然也不能故意让你陪着一起去了!你可要趁机抓好了柳公子的手,到时候有柳丞相做后盾,看朝堂之上谁还敢动你爹一根毫毛!到时候颜家平步青云就指日可待了!”
  见颜小茴光支棱着耳朵听,但是一点儿反应也不给,刘氏以为她年纪小听不懂,索性游说的姿态更加明显:“今儿宴席上你也看见了,以柳家这些年在宫中的地位,那柳公子日后必然也会是个大器之材。若不是今儿皇后娘娘提起你来,咱们家哪能高攀得上!且不说他的为人怎么样,单是他家的门第财富,就够你享一辈子的荣华富贵了。到时候你进门给他添个一男半女,柳家日后的当家主母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儿!娘这可都是为你好,那时候不光你,连你姐姐海月也能沾上光,嫁个好人家了!”
  一席话说下来,颜小茴的笑容越来越冷淡,最后根本就是连敷衍的扯扯嘴角都懒得做了。这算什么?为了颜府的未来,为了所谓的荣华富贵,就要牺牲自己一辈子的幸福为他人做嫁衣吗?
  颜小茴只觉得手冷心更冷,若是今天站在这里的是颜海月,刘氏还能镇定自若的商谈她的颜府“大计”吗?
  颜小茴彼时已经坐在马车里,目光隔着车帘看着外面骑着高头骏马的柳天泽、戎修,以及他们各自带着的两个小厮。
  许是她的脸色太冷,坐在她对面的瑞香公主也微微有所察觉,她小心翼翼的碰了碰她的手臂:“小茴,你是不是不愿意跟我一起出来游玩啊?”她情绪瞬间也有些低落,“从小到大我身边总有很多人围着,但是我也知道,如果我不是公主,他们根本连看都不会看我一眼的!”
  颜小茴的目光落在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公主身上,顿时觉得有些同情,身在帝王之家,即使物质上在丰富,恐怕也会有觉得孤单寂寞,身不由己的时候吧?甚至连身边最亲近的人,也有可能是为了利益而心怀鬼胎的接近她,就像刘氏让自己做的那样!
  她连忙笑了笑:“公主你想多了,我只是一早上因为要来宫里赴宴,梳洗打扮花了太长时间,起的过早,又被马车晃了几个时辰,如今觉得有些困倦。”
  瑞香公主明显脸色一松:“是吗?那你要不要睡一会儿?”
  颜小茴摇摇头,伸手替她将歪掉的靠枕扶正:“我不要紧,看看外面这些景色也挺不错的,连空气都比京城里好很多。倒是公主你,今儿中了暑,身子恐怕还虚着呢,闭上眼睡一会儿养养精神吧!”
  瑞香目光一斜,落在车窗外面始终两三尺远距离骑着骏马的人身上:“我也不要紧,出了宫,我觉得身体突然间好很多了!”
  颜小茴随着她的目光落在外面骑马的人身上,那是戎修手下的侍卫,上次药铺风波的时候,就是这个人带着一群人帮忙解围的,她依稀记着这个人的名字好像叫青白。青白的斜右侧就是骑着一匹黑色骏马,一身锦衣华服冷眉冷眼的戎修。
  接下来的两个时辰里,瑞香公主的目光每隔一会儿就要向马车外一瞟,颜小茴莫名嗅出了些非同寻常味道,难不成,这公主喜欢的是戎修?所以隔着戎修的侍卫青白在隐晦的眉目传情?
  因为马车上实在是无聊,这个发现激活了她身上为数不多的八卦细胞,因此眼光也不知不觉的落在窗外,想琢磨出个蛛丝马迹来。
  正在胡思乱想,戎修握着缰绳的手腕一翻,马匹不知不觉的就凑近了马车。
  他的目光正对上隔着车帘缝隙向外探究的颜小茴,伸手在自己下巴上抹了一把:“你一直偷偷看我干什么,难道我脸上有花?”
  颜小茴突然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脸色尴尬的看了对面的瑞香公主一眼。
  当着公主的面盯着人家的心上人,任谁都会觉得不爽吧?
  不过瑞香公主脸上却一丝变化也看不出,颜小茴暗暗心惊,别看年纪小,到底是从小在皇宫长大的,人家早就练就了一身喜怒不形于色的好本领。
  她转头瞪了戎修一眼:“谁偷看你了,我那是在看外面的天色!走了这么久,天色马上就要变暗了,不知道前面有没有投宿的地方!”
  戎修听了一甩鞭子策马跑到前方跟林天泽商量了一番,不多时又打马回来,隔着车帘问道:“公主,前方不到二里处有个村子,现在天色已晚,再往前走恐怕不安全,我们就近找个老乡的家先凑合一晚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