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公主失踪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小兵的话音刚落,整个人就软到在了地上。
  国字脸第一时间冲了过去,用手探了探小兵的鼻息,咒骂了一声:“娘的,没气儿了!哪个小兔崽子敢对老子的人下死手!”
  戎修的脸色愈发的冷:“糟糕,恐怕船尾这火是他们的调虎离山之计,真正的目标并不是放火,赶快下去保护公主和柳公子!”
  说着,国字脸带着几个小兵冲进了船舱。
  颜小茴也担心瑞香公主,连忙跟了上去。
  谁想到,一进船舱就闻到浓重的血腥之气,回廊处倒着各种姿势的人。有船上的小兵,也有不知名蒙着黑面的男子,身上要害处都插着长矛或者匕首。
  戎修的人与黑面人视线在空中略微交汇,当下就开始兵戎相见。
  颜小茴两辈子加起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饶是她学过医,摸过死人,此时也觉得场面慎人,胃里一阵翻浆倒海!
  她的腿几乎瘫软,但是她心里惦记着瑞香公主的安慰,连忙伸手摸过走廊的一根木棍,对着迎面上来的蒙面人当头就是一棒!
  谁想刚一转头,发现身后有人挥刀就要冲她的头劈下!
  颜小茴一瞬间脑中一片空白,本能的想躲但是身体却根本不听使唤!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一块,戎修一脚将那人踢翻,赤手空拳夺过他手中的刀,回手刺向那人的小腹!
  他的身上因为打斗沾染了一片血水,蹙眉伸手将她往身边一拉,想也不想的训斥:“你这女人是不是疯了?没看到这边危险吗,不找个地方好好躲起来充什么大头兵!刀剑又没长眼睛,一个不小心你的小命就完了!”
  说话间又干掉了两个迎面挥刀的蒙面人,不过肩膀也被那两人划破了一道口子,血色立刻浸湿了衣服。
  颜小茴咬了咬唇:“我担心公主,万一她出了什么事儿怎么办!”
  戎修将她往身后一揽:“这么冒冒失失的,恐怕公主人还没找到,你先不行了!”
  颜小茴此刻也顾不上跟他斗气,从地上摸过一根长矛,一边贴着戎修往前走,一边对着周围毫无章法的乱刺一通。
  期间不小心扎到了国字脸,他一刀将敌人撂倒,一边还对她挤眉弄眼:“呦喂,弟妹啊,您可悠着点!咱可别干那耗子扛枪窝里横的事儿!我潘束还没讨到媳妇呢,脸先花了可不行,本来模样长得就没有将军俊俏,脸上落了疤就更没希望了!”
  俊俏的戎小将军不单人长得好,功夫也不赖,不一会儿就带人把船上的黑面人清剿个一干二净。
  船上的小厮和戎修手下的兵在船的各个角落都搜寻了一翻,可是瑞香公主和柳公子,却像凭空消失了一般,连个踪迹也寻不见!
  百里国的公主和丞相之子同时消失了,这可是头等大事儿,一时间大家的脸色都凝重起来。
  戎修将黑面人捆绑好,通通扔在甲板上。他顺手揭下一个人的面巾,眸色冷冽:“你们是谁派来的?什么时候开始藏在船上的?”
  那人却将头一梗,牙关紧咬说什么都不吭一声。
  潘束气的将额前的头发一撸,本就狂放不羁的头发顿时更加支棱八翘:“将军,这么问肯定没用,让几个人到船舱后厨里找点辣椒水一灌,我就不信他们不开口!”
  戎修浓眉紧蹙,俯身蹲在那人面前,双眼清亮不知在想些什么!
  潘束伸出一只手将那人下颚狠狠一捏:“说!谁派你们来的,不说我就要用刑了!”
  那人被他掐的脸都皱在了一起,良久沙哑着嗓子说了句:“柳天泽派我们……”
  颜小茴用帕子捂住口鼻,勉强将周围的血腥之气挡了一挡,忽然发现那黑面人说着说着,突然喉咙一动,接着身体瞬间抽搐了两下,连忙将帕子往地上一扔:“糟糕,他服了药!”
  戎修连忙伸手捏住那人的嗓子,又用手肘撞击他的胃部,可惜人已经开始口吐白沫。
  潘束连忙命人把其他黑面人的面巾去掉,但是已经为时已晚。
  俘虏们在眼皮下面一瞬间全部吞药自缢,气的他抬脚往围栏上狠狠踹了一脚:“他奶奶的,这叫什么事儿,真是邪了门了!这群小兔崽子到底是什么人啊,连命都不要了!他最后说的是柳公子的大名,难道是柳公子将公主劫走了?可是为什么呀?当朝丞相之子把当朝公主绑架了,这不是打皇上和柳丞相的脸么!柳公子一向吃喝玩乐的,也不像是有野心的人啊!真是想不通!”
  说完,他烦躁的回头看了看船上的小兵们:“你们这群傻大头兵是干什么吃的!船上突然多出这么多黑面人你们竟然没发现?没发现就算了,连公主和柳公子也给看丢了,我看你们这次还能不能保住一条小命回京交差!”
  他发飙的功夫,戎修将黑面人的衣服通通扒了下来,颜小茴的胃重新开始翻涌,忍不住将眼光一偏,落在海面上:“怎么了?他们身上有什么记号吗?”
  戎修深深地吐了口气,摇摇头:“没有!不过从他们的样貌来看,肤色偏黑,头发泛黄,嘴部微微有些突出,是典型的南人特征。而且他们身材短小,胳膊和腿部的肌肉却十分明显,一看就是受过特殊训练的人!”
  颜小茴顺着他的话语思索,黑面人最后虽然提了柳天泽的名,可是他一个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从小就生活优渥,没有做这一切的动机啊!况且他常年在京中,什么时候跟这群南人联系上的呢!反过来,既然这群黑面人都吃了药,报了必死的决心,又为什么在临死之前将自己的“雇主”供出来呢?
  脑中正天人交战,突然间发现海面上仿佛正飘着什么东西,随着海水一荡一荡!
  她连忙回头叫戎修:“喂,你快过来看看,那是什么?”
  听到她的话,戎修连忙俯身越过围栏向下看。
  潘束从地上找了一根长长的竹竿,将它伸向海面,用力将那东西挑上来,扔在甲板上。
  戎修和颜小茴蹲下身子,拿了一支匕首拨了拨,原来是一件鱼皮质的蛙人泳衣。
  颜小茴拧了拧眉:“奇怪,咱们现在船所处的位置离海边已经很远了,周围都是深海,风高浪急的,凫水岂不是很危险?”
  戎修低头不语,反而默默将泳衣摊开,用手比了比尺寸。
  正在这时,潘束在一旁吼了一声:“那边还有两个!”说完同样用竹竿挑了上来。
  船头的小兵也指着海边大喊:“将军,这里也有!”
  颜小茴看着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摊在甲板上的十几件鱼皮泳衣的大小和尺寸,忍不住猜测:“那些蒙面人不会是穿着这些泳衣从海里潜过来,再悄悄进入到船里的吧?”
  潘束听了忍不住点头:“十有八九是这样,要不然他们这么多人从一开始就藏在船上,我们的人不可能发现不了!从海里游上来,又把泳衣脱掉,所以身上穿着的衣服才一点儿都没湿!”
  颜小茴摇头:“如果真的是这样,他们为什么一定在上船以后要把鱼皮泳衣脱掉呢?穿着在船上打斗或者是绑架人,也没有什么不方便啊!”
  戎修将匕首往靴子里的鞘一插:“除非他们这泳衣有问题,不能被我们发现!”
  他低首敛眉,伸手拿过一件翻了过来,露出了里面细密的针脚。跟普通缝制衣物的平针不同,这泳衣的缝隙和缝隙之间针法极其复杂,所以鱼皮和鱼皮之间缝合的才一点儿缝隙都没有,穿上了也不担心会漏水。
  他仔细看了半天,扭头问颜小茴:“你过来看看,这针法你可熟悉?你们女人做女红的时候不是花样蛮多的么?”
  颜小茴本就是个外来人士,上辈子更是连十字绣都没绣过,哪里认得出这是什么针法,当下摇摇头。
  正在为难,一名小兵操着浓重的乡村口音吱了声:“将军,这针法俺认得!俺娘年轻时候在成衣铺子做过工,这针法在一本叫《天衣录》的册子上记载过。传说这针法叫万宝针,从芭蕉岛上的渔民那儿传过来的,但凡用这种针法缝制的东西,永不开线,结实又耐用,可惜针法和线都不外传。俺小时候拿这册子当奇闻轶事读了,没想到这世上还真有!”
  潘束听了负手立在一旁思索了一会儿:“芭蕉岛?离这儿远着呢!而且去往名泉山庄的途中,离这里最近的海岛乘船到咱们现在的位置也得一两个时辰,这群蛙人凫水再厉害,也不可能在海水利潜那么长时间啊!”
  颜小茴看了黑面人身上壮硕的肌肉,咬了咬唇:“如果是渔民,从小凫水的话,也不是不可能。而且,在咱们看不到的其他海面上,或许会有他们的船偷偷接应!”
  潘束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哎?弟妹,不对头啊!就算他们是凫水偷偷潜进船上的,可是他们又是怎么将公主他们几个人绑走的呢!算上桃然和青白他们,一共可是五个人呢!据我所知公主她们的水性可不怎么好,把她们从船上绑走,又没看见有其他船靠近咱们的大船,用的是什么方法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