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密谋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潘束这么一问,颜小茴也怔住了,抬手挠了挠头:“是呢,用的什么方法呢?如果是用小船,远远地从别的地方过来,靠近咱们的时候不可能不被发现啊,这里又没有潜水艇!”
  她本来是小声嘟囔,没想到被耳尖的戎修听了个正着,他突然间扭头:“潜水艇?那是什么?”
  颜小茴惊慌的张了张嘴,双手在空中胡乱的比划了一下,讪讪的笑了两声:“咳,就是偶然在一本杂书上看见的,说有种像船似的东西,不过四周都是封闭的,能长时间潜在海里,用来侦察巡逻的!”
  戎修将信将疑:“果真有这种东西?书名是什么,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有关这东西的书籍记载?”
  颜小茴连忙摇头:“还是小时候看的呢,我早就忘了是什么书了!再说谁知道这东西到底有没有,没准也是写书的人胡乱编的呢!”
  她此刻恨不得掐自己一下,让她不小心说溜了嘴,这要是戎修较起真来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不过,戎修听了,也只是蹙了蹙眉并没有再追问,不过看她的目光不知不觉间深了一深。
  一旁的潘束听了,将大掌一拍:“我说弟妹啊,你可真是个福星!你说的这个什么‘潜水艇’没准还真有!我猜啊,将木头弄成个封闭的船形,再在上面弄一个竹竿似的通风口流通空气,然后在这船里面放上些有重量的东西,让这什么艇既不沉到海底,又不至于飘浮在海面上,而是刚好潜在海水里!那么,从海面上一看,几乎就看不出来什么。我看啊,没准公主他们还真就是这么被绑走的呢!”
  他走过去伸手拍了拍戎修的肩膀:“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如果真的可行,回头我让人研究研究去,对咱们以后打海仗或者在海上巡逻都有益处!”
  戎修点点头,刚刚潘束说的,他自然也想到了。可现在的关键之处在于,公主他们的下落究竟在哪儿呢?
  一时间众人都沉默着,理不出个头绪。
  戎修思索了下,对潘束沉声说道:“不管怎么样,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先点一支穿云箭发信号派人来增援吧!咱们此次出游带到船上的兵力本就有限,经过刚刚那场打斗又伤亡了不少,单凭咱们现在的这些人,恐怕不够!从公主他们消失到现在不出一个时辰,估计他们也跑不了太远。”
  潘束听了却伸手按住了他的肩膀,一向有些大大咧咧的样子突然间收敛了起来,虎目一瞪显得格外庄严。
  “依我看现在派人增援的话,恐怕会有麻烦!你想,你爹和柳丞相向来是咱们百里朝的左膀右臂,虽然一文一武但是势力都不可小觑!这次瑞香公主和柳公子同时消失,黑面人口口声声还指明是柳公子是幕后黑手,不管这里面是真是假,消息传到京中肯定都会给朝廷带来不小的震动!”
  他越说,戎修的脸就越冷。
  潘束叹了口气:“兄弟我也是为你着想!你想啊,如果这风声传到皇上耳边,皇上肯定会因为柳公子猜忌柳丞相。同样,京中的人谁都知道柳公子是个败家子,一天没个正行没什么野心,但这回的事黑面人却偏偏一口咬定是柳公子所为。而你和柳公子向来不和,那柳丞相万一猜忌你,以为你诬陷他儿子,那么,搞不好柳丞相和你爹会因为这事儿互相拆台!”
  戎修负手,目光落向地面一点,似乎是在出神又似乎什么都没想:“猜忌也没有办法,当务之急还是救人要紧!”
  颜小茴在一旁听了一会儿,忽然间有什么在脑海里闪现,她看了看相对而立的两个无言的男人,突然脑中叮铃一响:“按潘大哥的说法,我怎么觉得是有人故意要挑起戎、柳两家的争端呢!如果你们两家之间乱了,那谁会在这中间收益呢?收益的人,会不会就是这次事件的密谋者?”
  潘束听了看了戎修一眼,深吸了口气:“想让他们两家不和的人多了!朝堂上的势力,外部的势力……谁他娘的知道到底谁是密谋者!”
  颜小茴烦躁的搓了搓脸,本来是出来游玩的,谁想到出了这么复杂的事儿!这要是公主或者柳天泽遭遇什么不测,那远的不说,这船上所有人的小命恐怕都保不住!
  戎修将身体往船橼依靠,修长的胳膊搭在上面,食指有节奏的一敲一敲。脑中不停的整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以及各种可能,力争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一个最有效的决定。
  他的指尖撞击在船橼上,忽然间觉得指下的木头有些粗糙,木刺有些扎手。视线无意识在落在船橼上,眸子陡然一凝。
  原本被造船工匠们打磨的平整光滑的船橼上面被什么利器划出了几道深深的痕迹,像被小猫爪子挠了一样,他目光沿着船橼看了一圈儿,这样的划痕有十几个!
  这东西他简直太熟悉了,分明就是用来辅助攀爬登船所用的飞钩!
  他连忙回头:“派几个人下海,把船身附近沉在海底的飞钩给我找出来!”
  他话音刚落,立刻有几个水性好的小兵打了赤膊,脚踩船橼飞身跳进了大海!
  约莫一炷香的时间,海面上冒了几个气泡,接着一个小兵从海里一个鲤鱼打挺窜了出来,他抬手将脸上的水一抹,扬了扬手:“将军,东西找到啦!”
  说完,挥臂将手里的东西一甩,飞钩就牢牢地勾在了船橼上,接着他双臂将飞钩上的绳索一拉,整个人借力飞快的从船帮爬了上来。
  在他之后,其他下去的小兵也陆续带了飞钩回来。
  戎修和潘束把飞钩拿在手里,放在眼皮底下仔细研究。颜小茴在一旁也跟着瞅了瞅,不过到底不是专业人士,除了发现做工粗糙的令人发指以外,就没有更多的想法了。
  好在戎修和潘束都是这器械类方面的行家,拿在手里一看就摇头:“不是官家的器械坊制造的,应该是用铁私铸的。从钩子的质量来看,原料应该就在这一片海湾附近,韧度比较硬。而且这绳子,不是我们百里国制绳通常所用的红麻,而是比较特殊的黄麻!”
  潘束将手里的麻绳卷了几卷,像鞭子一样在地上狠狠抽了一下:“黄麻?这附近种黄麻的,不就是凤凰岛么!他娘的,我还纳闷究竟是哪群小兔崽子敢绑大爷的人,怎么就忘了,那凤凰岛上的倭人了!这群小矮子简直是作死,被咱们收拾了多少回还嫌不够,这才几年的功夫啊,又出来挑事儿!这下都说通了,想看咱们内乱的,你爹和柳丞相不和的,除了这群兔崽子还有谁!赶紧放穿云箭,这回老子要派人往死里收拾这群不知道天高地厚的!”
  颜小茴在一旁第一次用崇拜的眼神看了看两人,单从一个飞钩就能看出是什么人所为,简直太厉害了!
  许是她的眼睛太亮,戎修这段时间一直清冷的脸上难得露出了一点笑意,他薄唇勾了勾:“怎么?被本少爷迷住了?”
  颜小茴难得有些脸热,嘴上却丝毫不让:“嘁,少得意了,我只是惊讶,原来你偶尔也是有脑子的!”
  戎修的俊脸顿时一青,看着她咬牙切齿,大手突然间在她脸上捏了一把:“本少爷提醒你一声,小爷我可是不光有脑子的!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这人!颜小茴张嘴就咬上他的虎口:“讨厌!”
  潘束在旁哈哈一笑:“打情骂俏,真是让人羡慕啊!”话音未落就接收到颜小茴一记刀眼,他立刻装模作样的提起衣摆大步往船舱里走:“凤凰岛地形什么样儿来着?不行,我得找笔墨画画,咱们得按照地形排兵布阵!”
  小兵将穿云箭点燃,嗖的一声升到了上空,发出不大不小的一声闷响。
  舵手将舵轮转动,大船在茫茫海面上掉了头,向来时的方向驶去。
  不到一个时辰,与陆地上派来增援的两艘船相会。
  此时太阳已经被海平面一点点吞噬,蔚蓝的大海上洒满了金光。但是,颜小茴他们知道,这绚烂只是暂时的,不久之后,黑夜就会袭来。
  小兵们将三艘船暂时连在一起,另两艘船的将领分别是一名中年参军和一名年轻校尉,带着几个人走上了大船。经攀谈颜小茴才知道,这两人原来是对儿父子。
  顾峥嵘见到戎修,先伸出拳头跟他击了一拳,言笑晏晏:“好久不见,戎将军!”
  戎修拍了拍他的肩膀,弯了弯唇:“是啊,上回一起并肩作战还是云阳之役的时候呢!”
  顾卫海在一旁嗤笑一声,嘴角的白胡子翘了一翘:“哼,戎将军?这名号也是你能担当得起的?毛头小子一个!跟你爹比差远了!”
  他一双虎目往颜小茴身上横了一横,语气阴阳怪气:“怪不得连公主和柳小子都弄丢了,你这心思都用在了这个祸水身上了吧?啧啧,瞧瞧你们身上一个个弄的这个狼狈,就她身上一点儿伤都没有,这么多人光保护她来着吧!要不我就说女人一点儿忙都帮不上,净会添乱!”
  颜小茴本来带着礼貌笑意的脸有点儿挂不住,这人看着德高望重的,怎么上来就看自己不顺眼啊,还瞧不起女人!
  顾峥嵘看了颜小茴一眼,两忙伸手拉了拉顾卫海的袖子:“爹!您瞎说什么呢!”
  顾卫海将袖子往回一扯:“我瞎说?当我看不出来啊,这戎小子一双眼睛都黏在这臭丫头身上了,估计抠都抠不下来!哼,几年不见功夫不见长,玩儿女人倒是一流!”
  不出所料颜小茴和戎修都僵了嘴角。
  潘束哈哈一笑:“顾老头,几年不见您老脾气还是这么不讨人喜欢!别光说这些没用的了,过来一起商量商量救公主的事儿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