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七章 倭人族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迷迷糊糊再次醒来的时候,颜小茴只觉得浑身僵硬,身体被什么箍的紧紧的,手脚都伸展不开,酸痛从身体各处蔓延开来,更要命的是头上火辣辣的疼,像有数千只马蜂在啃噬。
  她意识尚在混沌中,心里也有些糊涂,这是怎么了,难不成一棍子被那倭人打死,正在阎王殿里受刑?天地良心,她这辈子可什么坏事都没干过啊!
  正胡思乱想,忽然一大泼凉水兜头浇下来!
  她一时没有防备,凉水呛进口鼻,一瞬间呼吸都不能了!冰凉的水顺着她的头发流淌下来,流进她的脖子里,将她的衣服浇了个净透!颜小茴陡然一个激灵,挣扎着咳了半晌,才将呛入口鼻的水吐出去。睁开眼睛,视线在前方迷茫了片刻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人。
  一个矮小的人抬脚踢了踢地上的木桶:“臭丫头,你给我醒醒!”
  颜小茴摇了摇头,将钻进耳朵里的水晃出去,大眼睛快速的扫视了一边这周围的情形。
  这是个很深很深的大坑,坑顶上是密密匝匝的丛林,将坑口紧紧的覆盖住,只有一湾溪水从上面娟娟流淌下来,在她不远处的溪谷处汇聚在一起,奔腾不绝的流向更远处。
  由于天黑,周围黑洞洞的,只有中央一处点着一小堆篝火,发出噼啪的响声。
  她的视线越过倭人的头顶,发现他身后有几个人被麻绳紧紧捆绑着,由于嘴被堵上了,正发出呜呜的叫声。
  她定睛一看,居然是瑞香公主、柳天泽和桃然三人!
  瑞香公主前倾着身子,额头的青筋突突直跳,不停的向她眨眼。
  颜小茴脑中飞快的运转着,柳天泽也一起被绑在这里,那几乎可以排除他是这次劫持事件的密谋者了,可是周围怎么看不见青白和小酒的身影,他们五个一起在船上明明是失踪的啊?她瞬间想起昏倒前的情形,不知道戎修他们那边怎么样了,能不能找到这里,把自己和公主他们救出去!
  双手被绳索缚在身后紧紧绑着,粗粝的麻绳将手腕磨得发疼,她忍不住扭了扭身子将绳子挣了挣。
  没想到刚一动,面前的倭人一个踏步走了过来。双目一瞪,露出比普通人更多的眼白,在忽明忽暗的篝火下看起来甚是煞人。
  他将手抚上她的颈动脉,坚硬的指甲卡住她的血管,带起一阵刺痛,仿佛一用力就会头破血流!
  “呵,臭丫头,被绑起来了还不老实!我告诉你,再挣扎也没有用,你们这一个个,谁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在篝火下仔细看了两眼:“呦,我才发现,小娘们长得不错啊!”
  他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你是那姓戎狐狸的什么人?据我所知,戎狐狸带上岛的都是一群臭男人,只你一个女人,难道说你是那戎狐狸的相好?”
  说着说着,他突然上下牙齿紧紧咬合在一起,腮上蹦出一道青筋:“出来还带着女人,他生活的倒是滋润!怎么就不想想,有些人因为他们戎家从小就家破人亡,每天活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终生只能被囚禁在这座巴掌大的破岛上!”
  颜小茴嫌弃的扭过头躲开他的手:“少用你的脏手碰我!我告诉你,我和戎修什么关系都没有,你如果想要拿我的性命要挟他,恐怕就打错算盘了!你就是在他面前把我杀了,估计他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她微扬起脸,骨子里的傲气顷刻间流泻出来:“再说,你从小家破人亡怎么能是他们戎家害得呢?据我所知你们才是那场纷争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你们起异心,烧杀无辜百姓,戎将军怎么会派兵清剿你们!你只看到你的痛苦,怎么不想想因为你们而流离失所,惨死刀下的那群冤魂呢!”
  倭人扬手就抽了她一个耳光,打的她眼冒金星,似乎觉得不过瘾,他五指穿到她的头发里,揪住她的头发逼迫她抬起头。看到她嘴角流出了血,他由心底自然而然的涌出一股极近变态快意。
  “你一个臭娘们懂什么!我们倭人族凭什么要听那个狗皇帝的差遣?倭人族自来与百里人不同,那狗皇帝却用武力欺压我们,逼我们臣服于他!如果我阿爹他们不反抗,那整个倭人族都会被他奴役,都会成为他的奴隶!”
  颜小茴清亮的目光锁住他的脸:“是吗,你说皇上奴役你们倭人族,用武力欺压你们,但是你仔细想想,当年你们在百里朝的统治之下,朝廷可曾让倭族百姓做苦力,可曾吃不上饭,民不聊生?据我所知,现在西南夷人和西北的月族都归顺了百里朝,皇上体谅两族人民生活,不仅不收取苛捐杂税,反而拨国库的银饷扶植两族士农工商的发展。你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倭族百姓,但是你能发誓这其中你没有一点儿私欲吗?”
  倭人恼羞成怒,五指用力几乎将她的头发扯下来:“少给我在这边能说会道的,为了私欲又怎么样?我们曹家向来是倭族的贵族,凭什么对一个异族人卑躬屈膝?戎家毁我曹家上上下下十几口人性命,今儿我就抓了他的女人,抓百里朝的公主和丞相的崽子,势必为曹家人报仇!”
  颜小茴嗤笑了一声:“你的真实目的露出来了吧?说什么是为了倭族百姓,其实都是为了给你们曹家报所谓的家仇!杀了我们,你的先辈就能回来吗?恐怕即使他们泉下有知,也会为自己当初的鲁莽和后代人心灵扭曲的纠缠后悔不迭吧!”
  倭人抓住她的双肩一把将她提起来,大力推倒在地上,双眸猩红:“我们曹家的先辈是对还是错还轮不着你评论!一会儿我就在戎狐狸的面前把你杀了,让他眼睁睁的看着你咽气,也尝尝失去心爱之人撕心裂肺的痛苦!趁现在还有口气儿的功夫,你还是好好想想有什么遗言要交代给他吧!”
  见颜小茴倒在地上双目狠狠瞪着他,他反而张狂大笑了几声,回身走到瑞香公主他们三个面前,俯下身子与他们对视。
  瑞香公主身上忍不住瑟瑟发抖,别过脸不去看他,却被他用大掌捏住了下巴:“这回你高兴了吧?我又找来个同伴陪你!这样,黄泉路上也不算孤单了!”
  他正嘻嘻笑着,头顶的坑口探进来一个人头:“族长,不好了!那姓戎的派兵占据了河道,打伤了我们好多弟兄们,前面眼瞅着就要挺不住了,您赶紧顺着下面的暗道先逃吧!”
  倭人听了横眉一拧,一下子踹翻了面前的篝火,燃烧着的木柴带着火星瞬间翻倒在地:“这群废物!”
  上面那人还在劝:“族长,快走吧,再不走来不及了,他们的人马上就要攻过来了!”
  倭人转身抓起扔在地上的水桶,从溪水变提了一桶水“哗啦”一下倒在炭火上,将明火浸灭。
  他气急败坏的对坑中的几个倭族小兵摆了摆手:“将这几个人质押起来,咱们走!”
  倭族小兵一把抓起地上的几个人,推推搡搡的往坑底的暗道里推。
  颜小茴和瑞香公主他们对视一眼,顿时有种心心相惜之感,就连平时看起来十足可恶的柳天泽此时都变得像同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一般。
  暗道狭窄而黑暗,只能允许一个人手脚并行的通过,连空气都带着土壤间又湿又潮的霉味。
  前面有倭人开路,后边被倭人把守,几个人一个接一个的在暗道里爬行。身下是从上面坑顶流下来的溪水,此刻粘在身上又湿又凉。
  颜小茴在逼仄的空间里,连头都直不起来,稍有停顿身后就有人拿鞭子鞭打她的后背,像赶羊一样赶她!
  她恨恨的咬牙,就算受了这样的耻辱,也要活着出去!
  不知爬行了多久,前面的空气陡然间清新起来,她心里猛然间一跳:这是要出去了吗?不知道这暗道的尽头究竟是哪里!
  思忖间,前面几人已经从暗道里爬了出去,颜小茴手脚并行爬到洞口,刚站起身来,一眼就看见前方几步远,一身月白长衫的人。
  目光在空中交汇,颜小茴陡然间鼻子一酸,眼睛也跟着发热起来!
  她缓缓的站直身子,没想到稍微一动,脖子上就架上了一柄锋刃的利剑,直逼她纤细的咽喉!
  其他几名倭人也操刀将瑞香公主等人紧紧禁锢住。
  戎修安抚般的深深看了颜小茴一眼,半晌目光转而落在被称为族长的那名倭人身上:“曹天成,曹族长,戎修在此恭候多时了。”
  曹天成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戎修一圈,挑唇嗤笑一声:“呵,想不到你还有点儿脑子,居然知道我这暗道通到了这里!”
  他伸手将手里的剑提了提,一用力,锋利的剑刃一下子划破了颜小茴的脖子。
  颜小茴登时觉得脖颈一痛,握紧双拳心里暗骂:这个白眼矮子居然真的下死手!
  戎修一动不动,目光落在颜小茴的脖颈上,呼吸跟着一窒,眸色陡然一黯,似乎有什么翻涌了两下。
  这细小的变化被曹天成一下子捕捉到了,他得意的将手中的剑柄握紧了,看着颜小茴嬉笑了一声:“刚刚在洞里,你不是说就算我当着他的面儿将你杀死,他也不会眨一下眼么?我刚刚替你试了一小下,看来他比你想的要在乎你啊!这回你可以安心的去了,你死后他必定会为你撕心裂肺,终生为你痛苦的!”
  见他的手蓦然一动,戎修袖口里的双手握拳,控制了又控制,还是忍不住向前走了半步,声音像绷紧了的弦,仿佛稍微一触碰就会崩断:“不许你动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