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漏网倭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戎修一双桃花眼危险的一眯:“说我丢人?我手里的东西你到底还想不想要回去了!”
  颜小茴见他大手捏着自己的帕子,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就差翘起兰花指了,不屑的横了他一眼:“我看这帕子跟上面绣了花又绣了鸳鸯的,跟你的气质还蛮像的,突然间还真就不想要了,不如你就留着吧,反正我也不缺这么一个帕子!”
  这臭丫头,居然说一条带着香粉味儿的女子帕子跟自己的气质相像,这不是暗地里嘲讽自己女气呢么!
  戎修不怒反笑:“真的不要了,打算让我留下?那你现在身上脏兮兮的,打算拿什么擦?”
  颜小茴瞟了眼前方丛林密叶的缝隙里依稀可辨的船身,不在乎的甩了甩灰扑扑的袖子:“不擦了呗,一会儿回船上沐浴一下。你瞧我这一身泥,现在就是有帕子,我这一身泥估计也擦不干净!”
  戎修弯唇一笑:“哦?那好,既然你真的不要了,那我就把这帕子收下了!”
  他笑吟吟的伸手把帕子塞进胸口处的衣襟里。
  颜小茴看他笑的一副狐狸样儿,没来由觉得哪儿不对,可具体又说不上来!
  看了半天,这人一直保持着这副令人起鸡皮疙瘩的笑容跟她并肩走在一起,颜小茴没来由觉得身上凉飕飕的,有种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的感觉。
  正张口打算问问他为什么笑的这么恐怖,忽然间头上的树丛里,传来树枝“嘎嘣”的一声,似乎被什么重物突然间压折了,接着纷纷然掉下来几片树叶。
  颜小茴的步子不知不觉的停了下来,抬头看向头顶密密匝匝的树枝,侧耳仔细听上面的声响。
  戎修见她停下来,也跟着抬头向上看:“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颜小茴蹙眉,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头顶的树枝,除了稍微晃动了几下以外,并没有什么异常。她禁不住暗笑自己被绑架了一回都神经质了,有个风吹草动就开始草木皆兵起来。
  她对戎修缓缓的摇了摇头:“刚刚听见树上好像有动静,不过并没有什么异常,可能是我听错了吧!”
  戎修视线在周围的树丛里扫视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见她小脸紧绷着,大眼睛里闪烁着不安的神色,忍不住伸手安抚般的拍了拍她的头顶:“胆小鬼,倭人都被咱们的人抓起来了,你还怕什么。凤凰岛的雨林里有很多动物,刚刚的声响说不定是猴子从咱俩头顶窜过去了呢!你用不着这么紧张兮兮的!”
  想到猴子毛绒绒的小脑袋和精灵般的耳朵,颜小茴心神顿时一松。
  谁想,戎修话音一转,摸了摸下巴:“唔,也可能是树枝上挂着的蟒蛇,闻见了人味儿,忽然间爬下来了!”
  颜小茴张大了嘴,瞬间觉得毛孔悚然,惊恐的瞪着大眼睛重新看向树丛,仿佛蟒蛇会随时从身边蜿蜒的树枝上爬下来。整个人像是被冻住了,连动都不会动了!
  戎修哈哈一笑,大掌在她乱蓬蓬的脑袋上胡乱揉了一揉,这小丫头怎么这么不禁逗。
  听见他大笑,颜小茴才忽然想起,临下船登岛的时候,潘束早就给所有人分发了避蛇药,她刚刚居然忘了这茬,反被这厮耍的团团转!
  她恼怒的打掉他的手,横了这人一眼。
  真是讨厌,自己都被吓破胆了他居然还在笑!
  颜小茴甩了甩袖子,快步往前小跑了两步,不想跟这个恶趣味的人一起走。谁知刚跑出去两步,身后这人的笑声反而更无所顾忌了!
  颜小茴一时间恶向胆边生,猛一回头,对他挥了挥拳头。见她回头,戎修好看的唇弯的更深了,连眼底都是笑意。
  颜小茴掀起嘴角刚要对他呲牙,视线落在他身后脸色陡然一变!
  一个倭人手上拿了柄乌黑的匕首,正从戎修头顶的树梢上跳下来,锋利的刀刃正对准他的头顶!
  难怪刚刚她一直觉得头顶上有什么声响,原来居然还有个漏网的倭人伺机埋伏!
  她想也不想的喊了句:“小心!”接着整个人像离了弓的箭一般飞扑了过去,将戎修整个人向后拽了一拽!
  那倭人扑了个空,双脚落在地上,右手一挥,匕首像颜小茴戳了过去。
  戎修反应极快,立刻伸手护住颜小茴,飞身对着倭人身上的几处要害出拳,宽厚的大掌一下握住那倭人的手腕,不由分说往下一折。
  倭人疼的嚎叫了一声,左手伸进怀里抓出什么东西往戎修脸上一扬,粉尘带着呛鼻的味道扑进了眼底,戎修的视线顿时一片模糊,眼睛火辣辣的疼,连忙用手捂住了双眼。
  这卑鄙的倭人,居然玩儿阴招!
  倭人阴笑一声,趁着他看不清,被折断的手扭曲的抓着匕首冲着戎修的心脏就要捅下来!
  颜小茴的心脏一瞬间仿佛停了下来,大脑嗡的一声一片空白,像是本能一般,整个人想也没想的扑了过去挡在了戎修的身前!
  霎那间,匕首毫不留情的戳进了她的肩膀,剧痛一下子传了过来,她忍不住闷吭了一声。
  戎修眼睛看不清,只能依稀分辨出一个柔软的身子挡在了自己的身前,淡淡的馨香混着血腥味儿钻进他的鼻尖,他的心陡然一沉!他的手颤抖着扶住挡在身前的人,接着凭借着本能一个转身,飞旋腿踢上了倭人的肋下,将他踢的一阵后退。
  几个走在队伍末尾的小兵听见动静,看见这短短几秒钟里发生的变故都吓了一跳,连忙利落的搭弓射箭,数十支箭对着倭人嗖嗖的扫射了过去。
  箭扎在了倭人的腿上,胳膊上,可是他仿佛浑然不觉,身形依然极为灵敏,见势头不妙,连忙像蜘蛛一样飞快的逃窜到了树上,双脚踩在茂密的枝叶上如履平地,瞬间就消失在了树丛里。
  士兵见状,纷纷举起手里的弓,对着树丛一阵扫射,终于,将树丛里隐藏着的倭人打了下来!
  他刚一坠地,就被守候在树下的士兵团团围住,瞬间捆成了人粽。
  戎修的眼睛火辣辣的,一瞬间泪眼朦胧,他努力的睁眼,用衣袖胡乱在眼睛上抹了两把。
  却被气若游丝的颜小茴一把抓住了衣袖,她似乎在忍痛,说话都有气无力,但是却不忘叮嘱他:“你别乱揉眼睛,他撒的估计是什么药粉,你一揉就全进到眼睛里面了!快派人拿水壶来,用清水冲一冲!”
  都这副模样了居然还有闲心关心自己!戎修好不容易清晰起来的视线落在颜小茴流血的肩膀上,猩红的血正顺着她的领口往下流。
  十三岁随父征战,见惯了血腥,可是从来没有一刻,让他觉得红色这么刺眼!
  她的眉紧紧蹙在一起,牙齿紧紧咬着下唇,指尖苍白的抓着自己的衣襟,戎修的心像是被谁捏了一下,又酸又疼!
  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整个下颚的线条绷得紧紧的,声音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般:“行了,我自己知道分寸,你现在给我闭嘴,老老实实的给我呆着!”
  他小心翼翼的一手揽住她另一侧没有受伤的肩,一手穿过她的腿弯将她一下子横抱起来。
  颜小茴挣扎了两下:“你放我下来,我是肩膀受了伤,又不是腿和脚,能自己走路的!”
  她不说还好,一说戎修的脸更青了,隽秀的脸有些扭曲,毫无形象的横了她一眼:“你还好意思说,谁让你傻兮兮的扑过来的!明知道危险还往上扑,你平时的聪明劲儿都跑哪儿去了,幸好他的刀偏了,不然你的小命都没了!”
  话说到此处,他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似的,伸手轻轻戳了戳她的额头!
  颜小茴被他突如其来的大嗓门震得头皮发麻,抬起手将额前作怪的大手拂开,蹙眉抚了抚额头:“如果知道你就是这个态度对待救命恩人的,我刚刚肯定不会扑过去的!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戎修大手捏住了她的鼻尖,冷声冷气:“你说什么!”
  颜小茴被他掐的呼吸一窒,晃了晃头。没想到这一晃,眼前忽然间陷入了一片黑暗!
  失去意识前,她还不忘抱怨:“完了戎修,你好像把我掐的缺氧了!”
  当青白听见报信的小兵传来的话,小跑着奔回岛上时,就看见自己家将军像是不会动了,两只手扶着昏过去的颜小茴的肩膀,眼神都是空洞的,仿佛整个人都没了生气儿。
  他心里顿时一惊,报信儿的小兵不是说颜姑娘帮将军挡了一刀,受伤了吗?瞅将军这番模样,难不成是伤到了要害,人没了?
  他心下一紧,连忙抓紧跑了两步,俯身看向地上一蹲一躺的人:“将、将军,颜姑娘怎么了?”
  戎修仿佛没看到他一般,兀自捏着颜小茴的手腕,艰难的开口:“青白,她不会是,为了替我挡刀……死了吧?”
  青白的心跟着陡然一沉,连忙伸手抚上颜小茴另一侧的手腕,脉搏虽然微弱,可是跳动的很有规律,分明是活着呢!
  他的心一松:“将军,颜姑娘还有气儿呢,船上的大夫马上就要过来了,您别担心,肯定有救!”
  戎修的脸色却一点都没缓和,依然凝重,大手摩挲了两下她纤细的手腕:“是么,你没骗我吧,你看看她的嘴唇,都泛紫了,平时她的嘴唇可不是这个模样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