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成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知不觉,天色已然大亮,阳光顺着船舱上方薄薄的窗纸透射进来,垂直照在床榻上颜小茴的睡颜上,将她整个人镀上了一层金黄色的光圈。
  眼前突然间白茫茫的不适感逼迫她从连续不断的梦中醒来,微微颤动的睫毛半眯着睁开双眼,好不容易才适应了这屋里的满室阳光。
  她恍然间记起昏倒前,她好像是被倭人的刀刺伤了,那么现在她是在哪儿,倭人都被抓住了吗?
  不知是受伤了,还是躺得太久,她的半边身子整个都是麻的,一点知觉都没有。她挣扎着动了动另半边身子,没想到这一动不知道牵动了身上的哪道伤口,疼的她几乎不敢喘气,也连带着惊醒了单手撑在床边,下巴一点一点稍微打了个小盹的人。
  昨天怕她半夜里发烧,戎修一直握着她的手腕守在床榻边不敢擅离,她每次无意识的翻身,喃喃自语的呼痛都被他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好在颜小茴折腾了大半夜,终于不再呓语而是沉沉睡去,戎修守在一旁看着看着,才渐渐觉得心底稍安,熬不出昼夜劳顿的疲惫也眯了会儿眼。
  才刚闭眼就听见声响,他桃花眼一睁就对上她猫一般清澈的大眼睛,主人正侧着头直愣愣的看着他。
  霎那间,像触动了某根弦一样,他的心跳突然间开始失控!
  这陌生的感觉令他不知所措,连忙掩饰般的咳了两声,重新将飘忽的目光落在她身上。
  才一晚上,她却像是瘦了很多,即使醒了,脸色也依然苍白,微松的领口处,依稀能看见厚厚缠绕的绷带,本来平静了不少的情绪此刻又开始翻涌。
  他连忙凑近了她,小心翼翼的环住她的后背,在她身下放了两个枕头支撑她靠在那里,语气前所未有的温柔:“你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儿,哪里痛,饿不饿?”
  颜小茴定定看了他半晌,面无表情,看的他一瞬间极为紧张,喉咙间才不自觉的吞咽了两下,就见她缓缓开口:“戎修,我是不是要死了?”
  戎修一愣,诧异的看着她俏丽的脸,脸色陡然一沉:“胡说什么呢?你这不是好好的醒了吗?”
  颜小茴狐疑的看了他一眼,神情不安:“那你突然间对我这么温柔干什么,一点儿也不像你,这难道不是临终告别吗?”
  戎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她的意思,控制了又控制一整晚压抑的情绪终于爆发:“颜小茴你是不是没良心?你为了我挡了一剑又是中毒又是流血,我生怕你就这么死了一整晚提心吊胆的守着你,又愧疚又难过一整晚都没敢阖眼,好不容易把你盼醒了,想第一时间关心关心你的伤情,没想到你居然嫌弃我对你太温柔!你说,那我应该对你什么样儿?我戎修在你眼里的形象难道是个无情无义不知道感恩的家伙?”
  他简直要被给她气死,刚发现了点儿对她非同寻常的心思,想好好对她,结果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丫头居然嫌弃他太温柔!一颗热乎乎想要靠近她的心就这么被扔地上摔了个稀碎!
  他挥了挥两只大手,真想抓住她的肩膀摇两下,把她脑中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晃出去!可是,看着她虚弱的样子他又实在舍不得,大手在空中绕了一圈猛的拍向了自己的脑门。
  颜小茴见他跳脚的样子,没来由觉得有些好笑:“你这么激动干什么,我只是觉得刚才那样有点不像你!你看看,现在你就正常多了。刚刚你要是这番模样,我也不至于乱想不是?”
  某人本来脸色铁青的脸色更青了一青,话语像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不像我,那我平时是什么样?”
  没正形加自恋狂呗!不过颜小茴觑了觑他微微扭曲的脸色,没敢吱声,只用眼睛悄悄瞄了他两眼。
  戎修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丫头在心里肯定没想什么好词儿形容他,可是此刻,她偷偷摸摸用小眼神瞟他的俏皮模样落入了他的眼睛,他反而觉得冰冷了一整夜的心,忽然间回暖了。
  她不再躺在那里毫无生气,而是这样活生生的在他眼前。
  几乎是想也没想,他盯着她的毛绒绒的头顶眨了眨眼,话语一下子就溜出了口:“咱俩回京城以后成亲吧!”
  仿佛平地一声惊雷,一下子将颜小茴炸了个外焦里嫩!仓惶间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她挣扎着咳了半晌,这一咳身上震动的各处都疼的不行。
  戎修赶紧起身扶住她,大手轻拍她的后背帮她顺气儿。
  颜小茴靠在他身上喘了好一会儿气儿,这才抬手抹了抹眼角咳出的泪花,看了一眼旁边投掷了个惊雷的人:“你刚刚说什么?成亲,你说笑的吧,这个可一点儿都不好笑!”
  戎修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间冒出来这样一个想法,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可是她这么问时,他仿佛又缕清了思路。
  从小到大,他接受的教育就是,喜欢的就争取到手,而这也是他一贯的行事作风。
  就像前几个月,他在比武大会上看中一个勇猛的武士,就想把他招进戎家军做教员。可是这个武士是江湖第一门庭的斜云庄的门客,按照规矩,朝廷和江湖人士向来是桥归桥路归路,不互相牵扯的,江湖人士再有能力也甚少为朝廷所用。可他既然看上了,就绝没有放弃的道理。斜云庄少主向来不要银子只要奇珍异宝,戎修偷偷从家里拿出戎家珍藏近百年青云剑作为酬礼,这才为武士赎了身,拉进了戎家大营。
  不过,他也因为私自拿家中镇宅之宝而被戎老爷子发配到潭水寺思过,也因此遇见了颜小茴。
  也许这就是缘分,兜兜转转的总会带你遇见那个对的人。他觉得颜小茴,就是这个对的人,既然认准了,那就没有放手的道理。
  可是,让他直白的就这样把自己的内心掏出来摊在她面前,他还是觉得不好意思的。被她大眼睛盯着,更是让他生平第一次感到害羞。
  慌乱了好一阵子,他装模作样的将苏大夫吩咐喂给她的红糖水端来,看着她一小口一小口的喝下。
  摸了摸鼻尖,缓缓开口:“我刚刚说的话,不是说笑,你认真考虑一下。”
  见她陡然张大了嘴,他的目光落在她渐渐有了些血色的唇上,暮地喉头一紧,连忙偏过视线,口是心非:“当然,你也别误会,我绝对不是喜欢你才说要跟你成亲的!只是刚刚突然间想起来,从京城临行前,皇后娘娘有意思想给你指婚的。这次出游虽然中间出了这么大的罗乱,没游玩上,但是你怎么也算是救护公主有功,回去肯定要受嘉奖的。到时候皇后娘娘一高兴,又见到柳天泽在一旁,万一要是一时兴起把你们两个凑成一对儿,那你怎么办?”
  他一边说,一边悄悄用余光观察她的表情,连最细微的变化都看在眼里。果然一提起柳天泽,颜小茴的脸色忽然一僵。他心里一阵窃喜,这丫头也是不愿意嫁给柳天泽的。
  他忍不住又下了剂狠药:“而且我看,柳夫人也是中意你的。这么多年柳天泽在京城横行霸道不知道惹了多少事儿,他娘早就想给他定下来个合适的亲事将他的脾气收敛收敛。万一柳夫人和老祖宗一拍即合,为你和柳天泽指婚,你若是不答应不光是拂了老祖宗和柳丞相的面子,更是违抗了圣意,那可是要杀头的!”
  他每说一句话,颜小茴就心惊一次,说到最后,她的身体已经忍不住开始颤抖了。她知道他的话里虽然有夸张的可能性,但是大部分却也都是事实。这次出游皇后娘娘非要带上她,只有八九是存了要给她指婚的念头。
  若真的把她指给柳天泽,那她该怎么办?她一没有根基,二没有银子,哪有资格说不呢!
  更何况,临出行前刘氏对自己交代的那一番话,分明就是让自己借着出游的机会接近柳家,以达到巩固颜家势力的目的。如果皇后娘娘真的把自己指婚给柳天泽,可不就正合了刘氏的心?她的目的达到了,高兴还来不及,岂会替自己这个非亲生女儿的终生幸福做考量?
  想到此处,她顿时觉得眼前一片昏暗。
  戎修见她不吱声,就知道她在思考。他俯身坐在她的床榻边,视线一刻不离的落在她的身上,试探的问道:“你很讨厌我,连一刻钟都不想跟我呆在一起?”
  颜小茴正在想事情,忽然听见他这么一问,下意识摇头:“不是,绝对没有!”
  戎修一笑,露出一口整齐洁白的牙齿:“那不就得了!在他们给你指婚以前,咱们两个先做打算,免得到时候被动!”
  颜小茴缓缓的摇了摇头:“可是,戎修,我虽然不讨厌你,可是我对你也不是女人对男人的那种喜欢,成亲是要两情相悦的!”
  听见她口中说对自己没有感觉,戎修的心一痛,突然间荡到了谷底。可是,他是谁,堂堂戎家二少爷,既然将她划定到了自己的范围岂能有放掉的道理。她说成亲需要两情相悦,自己如今已经算是一情已悦了,再经过一些时间,他相信她也一定会喜欢上他的!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将她周围的障碍都清扫掉,让她打上自己的标签,这辈子只能喜欢他这一人!
  想到这儿,他弯了弯唇:“你别急,我当然知道成亲要两情相悦,但是如果皇后娘娘回去当天就把你跟柳天泽凑成一对儿,你岂不是这辈子两情相悦的机会都没有了?上次宴会上你也见过我娘了,她多么着急让我成亲你也看见了,不如你就当帮我个忙。这样,既能遂了我娘的心愿,又能避免和柳天泽扯上关系,一举两得。日后你若是真的不愿意,我们也可以解除婚约!”
  颜小茴睁大了眼:“你的意思是,我们假成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