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多管闲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那两人正发力对付脚下的少年,猛然间听见背后有女声在说话,虽是一愣。但是脚上的动作停也没停,只扭头瞟了她一眼,语气蛮横:“我警告你,不管你是干什么的,哥儿几个的事儿还轮不到你管。既然知道我们是柳公子的人,就识相点儿,该干嘛干嘛去!想看热闹就麻溜靠边呆着,不然大爷的拳头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颜小茴双臂抱肩,歪头看着两人:“你们不认识我了吗?”
  刚才说话的高个男子终于停下了动作,用袖口流里流气的抹了下鼻子,将她从下看到上:“我管你是谁?趁我说好话的时候赶紧走,不然一会儿我翻脸了,连你一块揍!”
  颜小茴微扬着头,抿了抿嘴角,但却一动不动,仿佛根本不拿他的威胁放在眼里。
  许是对那少年打的累了,另一个矮胖的男子也停了下来,撸了撸袖子,看向颜小茴。他拧眉思索了下,忽然恍然大悟一般,猛然拉了下身边的高个:“哎呦,这不是上回在咱们药铺惹事儿的那丫头么!”
  高个男子蹙眉将颜小茴重新扫视了一遍:“惹事?我怎么没有印象?”
  矮胖的男子双手一拍:“就那次,戎家二小子帮她解得围!她后来还跟咱们公子一起随公主出游来着!”
  他凑近了高个,声音压得极低:“听说她前几天刚跟戎家结亲!”
  高个男子神色一变,看向颜小茴:“你是颜家的二丫头?”
  崖香在后边怒瞪两人:“颜家二丫头也是你们叫的?还是丞相府的手下呢,这么没规矩!那以后我们也不叫柳公子了,直接叫柳小子得了!”
  矮胖的男人虎目一瞪,大掌一举一下子窜到崖香面前,仿佛随时都会打人:“你这臭丫头,再嘴快仔细我剁了你的舌头!”
  崖香吓得连忙往颜小茴身后一躲。
  高个的男子却眼眸一闪,伸手拦住了矮胖的男子,态度明显转变:“既然是颜府的人,咱们之前又因为卖药的事儿接触过一回,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既然都是熟人,柳、颜两家又都为朝廷做事,若是闹出什么不愉快也影响和气。更何况,我们两个大男人欺负你一个弱女子,说出去也不好听。之前若是有什么误会,还请二姑娘多多海涵,不要跟小的们一般见识。”
  颜小茴象征性弯了下唇角,算是对他示好的回应。
  那男子扭头瞅了一眼被打的鼻青脸肿,在墙脚蜷缩着身子起都起不来,却还死死抱住怀里东西的少年,接着说道:“不过,今儿这件事可跟颜姑娘没有关系,您最好别掺和。这臭小子到我们药铺偷了东西,我们这是在给他一点儿教训。自古以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我们惩治小偷,是理所当然的,就是到了官府,这臭小子也没话可说!”
  那少年本来被打的几近昏迷,明显出来的气儿多,吸进去的气儿少了,听见他这么说,愣是睁开了肿成一条缝的眼睛:“你们胡说!那药铺明明就是我爷爷的,你们将我爷爷打伤了,还强占了药铺,现在居然还贼喊捉贼!简直是恬不知耻!”
  矮胖的男子冲上去对他狠踹了一脚:“臭小子!还在那儿口出狂言,老子没收拾利索你是不,居然还有力气跟老子叫板!我看你是真不想活命了!”
  那少年被他踹的翻了个身撞在了身后的墙上,原本就青一块紫一块的脸更是被青石墙突出的一块砖划破了额头,登时就破了个窟窿,连眼前都是一片鲜红。
  但是他却依然连吭都不吭一声,倔强的几乎让人心疼!
  颜小茴忍不住上前一步,拦住矮胖的男子:“别打了,再打他就被你们打死了!”
  男子将她的手一拨:“颜姑娘,我们刚刚可都跟你说清楚了,这事儿你最好别插手!不然你若是非逼我们撕破脸皮,我们可真就不客气了!快给我让开!”
  高个男子见他像是要动手,连忙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四,她背后可有颜家和戎家在,万一闹开了,咱们可惹了麻烦了!”
  矮个男子不耐烦的挥开他的手:“惹麻烦怎么了,上次若不是因为她,我们的药早就卖出去了,何苦损失了那么大一笔钱?而且,还被戎家那小子的人狠狠收拾了一回,这口气到现在我还没咽下去呢!你若是担心惹麻烦,那你在旁边看着,老爷和公子若是追究起来,你就说是我一个人干的!”
  他挺着个大酒肚往前走了两步,粗壮的食指用力戳了两下颜小茴的额头:“臭丫头,你到底让不让开!”
  颜小茴的小脾气也上来了,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她也往前走了两步,眼睛冷冷的盯着眼前的男子:“不让!”
  矮个男子嗤笑一声:“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着刚要上前,一旁的崖香忽然弓着身子,从不远处跑过来,用坚硬的脑袋狠狠抵住了他的肚子,将他撞得一个跟头摔倒在地上。
  “不许欺负我家小姐!”
  矮个男子摔得眼冒金星,怒火反而被激发了出来,他大手一撑站了起来,皮笑肉不笑:“好啊,这是你们先动手的,可怨不得老子了!”
  他像只棕熊一样猛地扑上来,眼前立刻涌上来一袭黑影。
  崖香吓得尖叫一声,连忙抱头逃到一侧。
  他整个人却是一拐,一下子攫住了颜小茴的双肩,双手用力将她一提,一下子要将她甩到地上。
  颜小茴却没这么好对付,趁他抓住她双肩的同时,整个人一下子借力窜到了他的身上,像八爪鱼一样牢牢地盘踞在他的身上,冲着他的颈动脉就咬下去!
  矮个男子没预料到她来这一手,也顾不上抓她的肩膀了,大手先冲着她的脑袋削了一掌。
  颜小茴余光看到他的动作,趁着他松手的功夫,一下子从他身上跳了下来,远远躲到一旁。
  可是即使她动作再快,还是被他的掌风刮到了耳朵,一时间右耳嗡嗡直响,什么也听不到。
  男子的脖颈被她咬出了个血牙印,他暴躁的抹了下脖子,弯腰一下子抽出了靴子里面的小刀。
  他举着它,对她笑的阴森森的:“差点儿忘了,我还有刀呢!”
  见颜小茴脸色一变,他笑的更慎人了:“你放心,看在你是颜家人,背后又有戎家做靠山,我是不会杀你的。但是,教训还是要给的!”
  他眯着眼睛在颜小茴的脸上逡巡:“啧啧,看看这小模样,真是够俊俏的,怪不得能迷住戎家二公子!可是,你若是脸上多那么一两道疤,他还能娶你过门吗?我真是有些好奇了!”
  颜小茴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你这个变态,你要干什么?”
  他拿着刀向她逼近:“不要怕,不杀你!哥哥只是好心帮你试验试验,看看戎二爷是看上你的脸啊,还是看上你的品性。看看他到底对你用情深不深!”
  颜小茴忍不住抿了抿唇:“他跟我怎么样,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不用你来试验!哥哥?呸!”
  见她啐了自己一口,男子甩了甩手里的刀,又晃了两下脖子:“臭丫头,敢吐我,真以为我是在吓唬你不敢下手吗?”
  他抬手将刀高高一举,锋利的刀刃正对着颜小茴的头,刀尖儿泛着森然的冷气,眼看就要戳下来。
  颜小茴的心砰砰乱跳,脑中正思索着是踢他的脚还是踢他的小腹,这么做究竟有没有用。
  忽然,头顶压下来一道黑影,一名白衣男子从房檐上翻着筋斗跳了下来,途中一脚踢掉了矮个男子手里的刀。
  还没等在场的人反应过来,刚刚翩然落地的人忽然一个回旋,一脚撂倒了颜小茴眼前的胖子,接着袖口一挥,有什么一下子勾住了要偷偷溜走的高个男子的脖颈!
  颜小茴只觉得一眨眼的功夫,巷口里就多了两个被绳索紧紧捆绑的肉粽!
  解决掉这两个人,白衣男子见颜小茴一副回不过神来的样子,弯唇一笑,略微歪了歪头:“怎么,不记得我了?”
  衣冠胜雪,眉宇淡淡,颜小茴睁大了眼睛:“叶臻?”
  他淡然一笑:“想不到你还记得我的名字。自从上次见面,这么久都没见到你拿着吊坠找我,我还以为你把我说过的话忘了。”
  颜小茴摇摇头:“我没忘,只不过我没想过要给你做大夫,所以才没去找你。”
  她狐疑的看向头顶的房檐:“话说回来,你怎么突然出现了?”
  他却没回答,而是目光烁烁的看着她:“你是颜家二姑娘?”
  颜小茴一想,这人说不定刚刚在房檐上呆了许久,她和那两个男子说的话他全听到了,遂点点头:“对,怎么了?”
  叶臻收回看着她饶有兴趣的目光,反而用下巴点了点墙角处蜷缩着的少年:“你刚刚冒着那么大的风险救他,还不快去看看?”
  这人,怎么总有种神神秘秘让人琢磨不透的感觉!
  不过,当务之急确实是救人,那两人刚刚下手特别狠,不知道那少年怎么样了。
  她连忙拽着呆愣在一旁的崖香走了过去,伸手抚了抚少年的脸,探了探他的鼻息。
  虽然喘气不怎么均匀,但是力量却很足,显然是没受什么内伤。
  她和崖香两人将他的身子扶正,刚要掀开他的衣襟看他身上的伤,少年一直微阖的双目忽然间睁开,露出漆黑的眸子,身上毫不留情的拨开她的手,抿着唇角硬撑着坐了起来。
  颜小茴蹙眉扶住他:“你慢点,身上现在有伤,别乱动!”
  他忽然不耐烦的拧紧了眉,身子一偏躲开她的手:“你烦不烦,受没受伤是我的自己的事,你别在这儿充好人!我警告你,离我远点儿!”
  崖香听了,秀眉一蹙,替颜小茴打抱不平:“我说你这人怎么没良心呐,刚刚没看见我家小姐为了救你差点就出大事儿了嘛!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少年抬起清冷的眸子,嘴角漾出一丝嘲讽:“又不是我求她来救我的,万一她真出了什么事,也跟我没有关系,怪只能怪她多管闲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