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重建药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走过去,恭恭敬敬的对他行了个礼:“爷爷您好,小女名叫颜小茴,是夏远的……朋友。无意中得知您老身体有恙,因为略微通晓点儿医术,特来探望探望。您老若是不嫌弃,可否让小茴替您瞧一瞧?”
  老爷子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目光炯炯有神的落在她身上,似乎在考量她这个小丫头话里的真实性。
  他忽然开口:“桂枝解肌助阳气。”
  颜小茴一愣,下意识回道:“紫苏行气宽中脘。”
  老爷子接着问道:“沉香温肾降气逆?”
  颜小茴知道老爷子这是有心考她中医速记歌,不慌不乱的接道:“檀香调中治寒痹。”
  老爷子闻言轻轻一笑,略微点了点头:“嗯,还不赖。过来帮我瞧瞧吧!”
  夏远心里一喜,偏头看向一旁正用手检查老爷子腿的颜小茴,眼中充满了诧异。
  原来爷爷可是京城柳杨路上千草堂有名的坐堂大夫,虽然铺子小了点儿,可是因为抓药便宜,看病也从来没出过纰漏,对老弱病残更是分文不取,因而在这一片都出名。然而,正因为这样,丞相府柳家的手下人说爷爷抢了他们药铺的生意,派人将千草堂一把火烧成了灰烬,更为了拿到爷爷手中的祖传药典,将爷爷的腿打残了。因为柳家的势力,京城的大夫们没有一个敢为爷爷治伤的,本来不严重的腿伤生生是拖到了现在,越来越严重了。
  祖孙俩没了药铺,又受了伤,每日只能窝在出租屋里苟活,想到此处,夏远扁扁嘴,硬是将眼里的泪逼了回去。
  这段时间以来,爷爷作为个大夫对自己的腿伤的情况也清清楚楚,每当他提起看腿和吃药,爷爷就会发火,没成想,今儿这丫头来了,爷爷居然同意看腿了!
  虽然对她没抱希望,但是夏远还是探头凑了过去:“怎么样,能治的好吗?”
  颜小茴收回摸骨的手,表情凝重:“之前腿伤的时候如果治疗及时,应该不会像现在这样严重。如今你爷爷的腿骨虽然愈合了,但是因为当时没有矫正,骨头长偏了,再加上长期躺在床榻上,肌肉萎缩。就算是腿骨接好了,想要完全康复也不容易。”
  说完,她瞟了床榻上的老爷子一眼,本以为他会露出失望的神色,但他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反而是夏远一下子就哭丧了脸,眼睛盯着老爷子的腿仿佛随时都能哭出来。
  想到刚刚在巷子里,无论那两名男子对他如何拳打脚踢,他也要护住怀中给爷爷的药,颜小茴心里顿时一恸,抬眼目光熠熠的看向老爷子:“不过,我还是打算试一试!只是,现在手头没有药……”
  正在为难,一旁的叶臻开口:“需要什么药,我派人去取!”
  颜小茴眼中一亮:“真的?需要麻沸散麻醉还有元书纸,不知道叶大哥你能不能帮忙!”
  叶臻淡淡一笑,走到门口对外面吹了个口哨,一个黑衣人立刻从什么地方窜了出来。他对那人简单交代了两句,黑衣人立刻领命而去。
  颜小茴不由得重新看向叶臻,许是她的眼光里疑问太深,叶臻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微微一笑:“怎么,看到黑衣人害怕了?那是我的影卫,不是什么坏人。”
  颜小茴下意识摇摇头,她倒不是害怕,只是莫名觉得他的身份应该不会太简单。一时间有些不大确定,日后是要离他远一点好,还是近一点儿好。
  没过一会儿,那黑衣人去而复返,拿回来一包东西,递给叶臻之后就无声无息的消失了。
  颜小茴虽然感到他的深不可测,可是现在对她来说,帮老爷子治伤才是最重要的。有了叶臻做靠山,想必柳天泽的手下也不会轻易来找麻烦了,这么想想倒觉得是件好事。
  因而赶紧打开包裹里的东西,将几副药剂调试好剂量配成麻沸散,又给床榻上的老爷子过了目,这才走到一旁煎药,并服侍老爷子服下。
  没过多久,老爷子就开始沉沉睡去,颜小茴在他耳边大声喊了好几声,他都没有反应,兀自睡的香甜。
  颜小茴这才将他长偏的腿骨敲断,重新接好。怕骨头移位,又拿来几层元书纸一打一打叠成长条形,用来做成夹板固定。这元书纸的功用跟石膏差不多,但是更有韧性,更适合老年人。不但吸汗,纸和纸之间的空隙也能保证血液正常循环和肌肉收缩。
  好不容易忙活完了,等老爷子麻药的药效褪去,太阳已经开始西斜。
  第二日,颜小茴惦念着夏远和爷爷,用过了午饭就悄悄溜出了府,赶到巷子里。还没进门,就闻见浓郁的鱼香。
  夏远听见动静,拎着勺子出来开门,猛然间见到换了女装的主仆二人,整个人愣了一愣,拧了眉:“你今儿怎么这德行?”
  颜小茴抬手用食指轻轻敲了下他的额头:“反正每次穿男装还是会被认出来,还不如直接穿女装出来了,你不用这么口是心非,直接说漂亮就行!”
  夏远红着脸拂开她的手,回身把门关好,小声嘟囔着:“漂亮个鬼,女孩子家家每天抛头露面的,成何体统!”
  虽然是小声,但还是落入了一旁的崖香耳中,她恼怒的瞪了他一眼:“你怎么老气横秋跟个老头子似的,我家姑娘要不抛头露面,你说不定早就死在野巷子里了!”
  颜小茴连忙拉了拉崖香的手,示意她别乱说话。刚走进屋,就看见叶臻端着碗鱼汤正要放在桌上,颜小茴没想到他今天居然又来了,着实吃了一惊:“叶大哥,你怎么也在?”
  夏远盛了一碗鱼汤,闻言拧了拧眉:“什么叫也在,叶大哥昨天就没回去!而且还差人给爷爷做了带轮子的椅子送来了呢!我活了十五年,还没见过叶大哥这么侠骨柔肠的人呢!”
  颜小茴更诧异了,昨天离开夏家的时候,天色已晚,还是叶臻送她回的颜府。这么说,他送她回府以后,又重新回了这里?
  叶臻倒没什么表情,给她也盛了碗鱼汤,坐下来吃饭。
  虽然刚过去一个晚上,但是老爷子的腿已经开始消肿,重新接好的地方也没有移位的迹象,整个人也精神矍铄。
  他乐呵呵的看着颜小茴,丝毫不吝啬的夸奖:“小姑娘,想不到你年纪虽然不大,医术倒真的不错。若不是我的千草堂没了,还真想让你来帮把手呢!”
  颜小茴听了心里一动,拉住老爷子的手:“爷爷,千草堂不能重开吗?”
  老爷子眼神暗了暗:“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连夏远上学堂的钱都拿不出来,拿什么重开千草堂!”
  其实来到这个世界以后,颜小茴就一直想凭借自己的医术干点什么,认识了夏远爷孙两个这种想法就更深了。她想凭借自己的能力,让更多的黎民百姓看的起病,而不是像柳天泽那样,拿高价压榨别人,以假乱真,以次充好。
  可是,就算她把颜府给她每月发的三十两月钱拿出来,把一些不必要的首饰当掉,估计也盘不下一个铺子。整个人登时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正在出神,叶臻忽然从怀里掏出张薄薄的纸,放在了桌上,推到两人面前。
  颜小茴狐疑的拿过来,居然是个地契!
  他弯唇淡淡一笑:“千草堂可以重建,地方我已经选好了,等老爷子的腿伤好了,随时可以开板。账房先生我也请好了,原来是个教书先生,夏远若是不想去学堂,跟他学也是一样的!”
  见屋子里四双眼睛一下子都盯在了他身上,叶臻挑了挑眉:“怎么了?”
  老爷子最先反应过来,将颜小茴手里的地契重新推了回去:“叶公子,夏某知道您是好人,但是这份儿礼太大,老朽决不敢收,您的好意,老朽心领了。”
  叶臻的食指在地契上点了点,思索了一下:“既然这样,那我做东家,你们来做大夫怎么样?每月领取月钱和分红。不瞒您说,叶某一直想开间药铺,就是苦于没有合适的人手。这次遇上了您,也算是机缘巧合满足我的一个心愿!您若是同意了,可以和阿远一起搬到药铺去住,那里有药,地方也大一点,比这里方便一些。而且,阿远耽误了许多课,可以让账房先生补一补,学的好的话,正好可以赶上明年的春闱。而且有我在,柳家那边您就放心吧,不会再来找麻烦的。”
  老爷子和夏远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想不出拒绝的理由,连忙应下了,打算明日就搬到药铺去。
  叶臻见他俩同意了,轻轻点了点头,转身看向颜小茴:“你呢,考虑的怎么样?”
  颜小茴吃了一惊,用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我?我也要算上吗?”
  叶臻弯唇一笑,目光烁烁:“当然,刚刚是你说要重建千草堂的,这会儿你就要逃脱不干了么?再说,之前见你那次,我就想让你做我的大夫。你也知道,我的胃不好,这回你若是去了药铺,也算是我的大夫了。”
  颜小茴低头想了想:“叶大哥,你知道的,我恐怕不能经常出府。”
  叶臻挑了挑唇角:“又没让你天天来,有空的时候来坐坐就行,工钱我照付!”
  颜小茴在他的鼓动下,终于点点头。
  离开夏家的小屋,颜小茴和叶臻并肩穿梭在游人如织的夜市中。
  颜小茴忍不住看向身边的人:“叶大哥,一直都没问过你,那天为什么会派人找到我?”
  知道她指的是第一次见面,叶臻回过头看她。夜风将她的额发吹乱,眼神里带着清清楚楚的澄澈,那是他这辈子都想得到,却不曾拥有过的。
  想到她已经订亲,这眼神以后都只会看向另一个人,他莫名觉得喉头有些干涩。
  他微微偏了偏头,暗哑了嗓子:“我也不知道,路过的时候,无意中听见你那番做医者要有良知的话,就莫名想认识认识你,看看你是不是对什么事都这么黑白分明。”
  颜小茴听了轻轻一笑:“那结果呢?”
  叶臻也跟着笑起来:“结果就是,看见你一个小姑娘居然敢两次跟比你魁梧的大汉叫板,觉得你简直傻透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