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遇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戎修浅笑着点点头,大胡子戏谑的目光带着调侃落在他身后的颜小茴身上,颜小茴莫名就有些脸红了。
  本来她和戎修之间没什么的,可是被他那么看着,她忽然间有些心虚起来。
  大胡子嘿嘿一笑,伸手拍拍戎修的肩膀:“我就说么,自古以来英雄难过美人关,秦兄弟自然没有例外的道理。都是男人,这点儿道理大家都懂!”
  他的大嗓门一嚷嚷,几乎在场十几个人的目光都落在两人身上。
  颜小茴低着头避开他们的视线,小步走到阿凤身边没话找话:“有我需要帮忙的吗?”
  阿凤正蹲在地上往篝火里加木柴,听见她的话抬头乜斜了她一眼,随后快速的垂下眼皮。像是赌气一般把手里的木柴折断:“哪敢劳您大驾啊,快上一边歇着去吧!让秦大哥看见我居然指使你干活,那还了得?”
  颜小茴被她阴阳怪气的语气弄的一愣,看着她幽怨的目光不时瞟过戎修,忽然想起来,这姑娘好像对戎修有意思,现在对自己又挖苦又嘲讽的,难不成是在吃醋?
  想到这儿她的心也有些不痛快起来,这个戎修,易了容都能沾花惹草!
  几人吃过早饭打包行李帐篷装到马车上准备出发,颜小茴看了眼独自赶着马车摆着张臭脸的阿凤,又看了看那几个风月女子所乘的马车,左右为难。无论是哪个,她都不想靠近。
  正纠结着,戎修牵着匹黑亮的骏马走了过来,在她身边停下。
  颜小茴直觉有人靠近,刚要回头,忽然一双大手在她腰间一放,她心里一惊还没来得及尖叫,整个人就被高高举了起来,她眼前一花,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就坐在了马鞍上。
  两辈子加起来第一次骑马,颜小茴看着眼前毛绒绒的耳朵和长长的脖子,心里突突直跳。身下的动物偏还想故意吓她一样往前走了两步,她的身体随着它的动作左右乱晃,忙不迭的用手紧紧抓住前面的马鞍。
  见她紧绷着小脸神色紧张的模样,戎修不着痕迹的弯了弯嘴唇,伸手将衣摆一掀,整个人利落的翻身上马,接着伸出双臂将身前小小的人圈进了怀里。
  身后暮地贴着温热的胸膛,颜小茴身子一僵,回头瞟了眼身后的人:“你要跟我骑一匹吗?”
  戎修不满的挑了挑眉:“不然呢,你一个人能骑得了马?今天少说也要走十多里的路,你确定你一个人能行?”
  他故意往前凑了凑,声音极低地凑近她的耳际:“还是你想跟其他人共乘一辆马车?”
  颜小茴脑中暮然想起阿凤幽怨的目光和那几个风月女子身上呛人的脂粉味道,下意识摇摇头。
  戎修心下了然,伸手将缰绳一拉,身下的骏马就甩开了蹄子往前奔去。颜小茴被吓了一跳,连忙伸手抓住戎修环在身前的手臂。
  本来他跟她靠着这样近,她还有些羞涩扭捏,可是当马真的跑起来,她一路上被颠得七荤八素,立刻就什么想法都没有了。只希望快点到目的地,好结束这腰疼腿疼屁股疼的修行。
  车马一跑起来,阵线就拉着长了,身边那群土匪离得远,正是两人聊天的好时机。
  颜小茴窝在戎修怀里,眼风扫了扫身后的车马,悄悄问戎修:“咱们俩这么共乘一骑,其他人不会怀疑吗?”
  戎修眯了眯眼,垂眸看她乌黑的发心:“不会,之前这么多天,六哥他们给我帐篷里塞了好几回女人,都被我找借口打发了。这群人都知道,官府的人执行任务的时候向来不允许玩儿女人,我这样三番两次推却,他们有些人已经开始怀疑我的身份了。这回你来了倒正好,咱俩亲密点儿,正巧可以打消他们的顾虑。”
  颜小茴蹙了蹙眉:“可是我瞧着他们好像还是不大相信你的样子,不然昨晚也不能派人到帐篷外面偷窥了。”
  戎修伸手不着痕迹的将她环的更紧了些,下巴高高扬起看向远方:“嗯,所以你要乖一点,别耍脾气,好好在一旁配合我!”
  颜小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什么时候刷脾气了!
  她身后拍了拍戎修横在她腰前的胳膊:“你离我远一点儿,我被你勒的都快喘不上起来了!”
  戎修却一动不动:“我是怕你不小心摔下马去,你这丫头怎么不识好歹!”
  此时天气有些阴沉,森林里秋风瑟瑟,卷着落叶飞溅下来。
  颜小茴穿着戎修的衣服,有些宽大单薄,忍不住缩了缩身子。
  这副模样被戎修看见,他叹了口气,伸手将身上的披风解下来罩在她身上。
  眼前被覆盖住了,鼻尖特属于他的气息就莫名浓郁起来,颜小茴的心跳得有些乱,忙用一只手悄悄把披风拨开一个小缝。
  戎修在她头顶责备的轻拍了下:“你给我老实点儿,别乱动!一会儿我抱不住把你摔下去,看你怎么办!磕破了门牙变丑了,我可不娶你过门!”
  颜小茴撇撇嘴故意不理他话里的调侃之意,重新端正的坐好,视线却从小缝悄悄往外看。
  这商队一共二十几个人,除去她、戎修还有滕春,还有那几个手脚被缚住行动不便的风月女子,剩下的一共约有十几个男子。
  她忍不住在披风下拽了拽戎修的前襟:“哎,你说,昨天晚上到咱们帐篷外面窥视的人是哪个?”
  戎修不着声色的沉了沉嘴角:“你好好呆着保护好自己就行了,这种事自由我来查,不需要你一个女人操心!”
  颜小茴忍不住嘟嘟嘴:“女人怎么了,别看我才混进来不到一天,可我知道的估计也不比你少多少。”
  她目光落在一直打马跟在他俩后面的一名脸上有刀疤的男子,对戎修说道:“依我看昨天偷窥的人肯定是紧挨着咱们的这个!”说着伸出一只小手悄悄指了指。
  戎修心里一跳,连忙伸出大掌把她的小手包在手里,视线状似无意的瞥过身后,随即诧异的问怀里的人:“你怎么知道是他?”
  颜小茴怕那人跟的紧会听见她的话,悄悄向戎修的身体靠的近了一些,在披风下露出两只亮闪闪的眼睛,微微有些得意:“我猜的没错吧?昨天晚上月亮大,帐篷外面的人影都映到里面来了。我看见那人的纶巾跟其他人的不一样。别人都是将头发束好在头上随意打个结儿,让巾带自然的垂下来,这种方法好像叫逍遥巾。可是昨天帐篷的影子上,那人的纶巾是先打了个圈儿再垂下来的,这群人早上我匆匆扫了一眼,只有他的纶巾被结成了个小圈儿。”
  她将身上的披风拢的更紧了一些,半眯着眼睛:“而且,他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跟着你,如果不是暗恋你,那就是这群土匪里专门派来跟踪你监视你的!”
  想不到她昨晚那样令人紧张的时刻还能细心的注意观察外面的人影,一抹微笑在他的嘴边漾开,眼中的眸光深了一深。听到后面,她说那人可能“暗恋”自己,他心下又觉得好笑,真不知她小脑袋瓜里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都是哪儿来的!
  他故作严肃的瞟了她一眼:“不许胡说,男人之间哪儿来的‘暗恋’一说!”
  颜小茴嘟了嘟嘴:“谁知道那人是不是有那传说中的龙阳之癖,再说,你不是一向爱慕者很多么,保不齐这次就迷倒了个刀疤脸纯爷们!”
  戎修被她揶揄的气笑了:“胡说,我哪儿来的这么多稀奇古怪的爱慕者?”
  颜小茴伸出一只小手,煞有介事的比了比:“唔,据我所知的这就几个了,我大姐算一个,后边马车里的阿凤算一个……”
  她还没说完,戎修的脸暮然间贴近:“算的这么清楚,这么在意,难道你吃醋了?”
  颜小茴莫名脸红:“呸,吃谁的醋也不会吃你的!少在那边自我感觉良好了,你以为我是你的那群脑残追求者呐!”
  戎修蹙眉一愣:“脑残?什么叫脑残?”
  颜小茴一乍舌立刻捂住了嘴,居然一不小心把上辈子的话溜了出来。
  正要开口把话题插过去,忽然耳边“嗖”的一声,有什么东西贴着她的耳际就扫了过去,身后的戎修敏捷的抱着她的身子往马鞍的一侧矮了矮身子,侧身躲过。
  那东西噌地一下擦过两人头顶,笔直的射向身后的马上的刀疤脸,正中面门。
  刀疤脸倒地的瞬间,颜小茴才看清,刚刚飞过去的东西,居然是一支小拇指般粗细的长箭!
  刚刚两人还讨论那刀疤脸是监视戎修的,没想到这一刻人就成了箭下鬼。颜小茴心惊肉跳,下意识抓住戎修的胳膊,悄声问道:“怎么回事?是咱们的人射的吗?”
  戎修把她护在怀里,微敛了下颚摇头:“不可能,咱们的大批部队都在几里开外,没有我的口信儿不可能轻举妄动!”
  颜小茴刚刚吊着的一颗心就提了一提,那是谁?
  整个马车队伍一下子就乱了!
  大胡子从利落的翻身下马,俯身探了探刀疤脸的鼻息,脸色一冷,回过身忽然间将腰间的长剑一拔,直直逼向戎修的脖颈!
  两旁的其他土匪也拔了剑,把几步之外的滕春也逼在了一小方半径以内。
  戎修诧异的看向大胡子:“六哥,你这是做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