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本少爷克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原来,她心里真的没有他!
  本来他以为自己不在意,只要用假成亲的借口把她留在自己身边,迟早有一天她会明白他的心意。可能这个时间很长,但是他有耐心可以慢慢等。
  可是,直到这个瞬间,他才发现自己想错了。
  当你小心珍重放在心里的人,眼中根本就没有你,而是把你当成一个纯碎的过客。她未来的温言软语都不是对你,她的一颦一笑也都是看着别人,只要一个转身,她就会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一想到她要离开他的身边,从此跟他渐行渐远,戎修的心就仿佛像被谁狠狠捏了一下,疼的发紧。
  他几乎暗哑着嗓子:“才跟你订了亲,还没过门儿呢媳妇就没了,这不是摆明了让别人以为本少爷克妻吗?京城里本来很多世家千金就以为我们戎家是将军世家,整日舞刀弄枪不吉利,这下好了,正好落了他人的口实,我日后还怎么成亲?”
  颜小茴打了个呵欠,用手揉了揉眼睛:“想不到你还挺迷信,世界上哪儿有什么克妻克夫的人,纯属瞎掰!”
  戎修抿了抿嘴角,这丫头怎么就抓不到话里重点呢!他明明是在留她!
  他细长的睫毛颤了颤:“再说,深城其实在轻云山后面,六哥他们说在深城放了你,根本就是骗你的!这群土匪什么坏事儿都干,把你抓过来,不仅可以探查你是不是官府的细作,行进途中还能拿来消遣。马车上的其他女人都是这么掳过来的,也就你这么单纯,还以为他们真的会放了你!”
  见背后的人不出声,他一双黑眸在黑暗中紧张的眨了眨,接着说道:“所以说,你还是应该乖乖的跟着我,至少我能保护你。等到任务完成了,咱俩就回京成亲,成亲以后你就可以住在我们戎府了。不然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要钱没钱,要头脑没头脑,手无寸铁的,万一像这回似的,又遇到坏人怎么办?”
  颜小茴半阖了双眼嘟了嘟嘴,心里有些不服气。她哪里像他说的那么傻,她身上确实是一两银子都没有,但是她有身医术傍身,随便在哪个小医馆里帮帮忙,也饿不死。再者,还有叶臻大哥呢,之前顾虑着颜府那边,这回颜府回不去了,她可以专门在叶臻身边当大夫了。
  只是不知道她这么长时间没出现,叶臻大哥他们会不会知道她出事了,有没有替她担心。再有就是,不知道千草堂筹备的怎么样了。
  戎修却不知道她脑子里的弯弯绕,睁着眼盯着眼前的被角,兀自在脑中做着斗争。
  想了又想,终于鼓起了勇气,生平第一次紧张的呼吸发紧,连语气都小心翼翼:“而且,今天我忽然间发现,我已经有些离不开你了。咱们两个不要假成亲,你可不可以,认真的考虑下我?”
  话还没说完,他的脸就开始发烫,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生怕她说出拒绝的话来。
  可是,背后的人却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一点儿声音也没有。
  也许她是被他的话吓到了,戎修忽然间觉得有些呼吸不畅。他不敢回头看她,只是在被子下面攥紧微微汗湿的拳头,屏息等待着。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等得越长,他的心就凉下一分,到最后,他一颗心已然荡到了谷底。
  没有人能体会他此刻的心情,二十几年塑造出来的自信仿佛在一瞬间被摧毁,他心下酸涩,失落,自尊心受打击,连呼吸都开始发疼。
  半晌,他舔了舔唇,硬着头皮试探的问道:“你……怎么不说话?”
  抛出去的话却再次像沉入湖心的石子,连个涟漪都没荡起来。
  不能这么放任她了,戎修觉得自己给她的时间已经太久,久到他的心都慌了。他突然不敢也不想听她的回答了,他要义正言辞的告诉她,就算她说不行,他也要把她留在身边,直到爱上他!
  戎修抬手烦躁的揉了揉眉心,霍地从床榻上翻身坐了起来,视线直直的盯着另一侧的人。
  可是,等他的目光真正落在那个身影上的时候,他几乎哭笑不得。
  他在一旁心惊胆战等回答的时候,这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睡着了,刚刚紧裹在身上的被子因为主人不老实的缘故被压在了腿下,只有一边小小的被角被她攥在手心里。乌黑的秀发像云瀑一样倾泻在一旁,一双清澈却勾人心魄的眼眸紧闭,一张小嘴儿微微开合,鼻翼不时翕动两下,呼吸绵长,分明是睡熟了!
  显然根本就没听见他的表白!
  戎修觉得自己的脸都要气歪了,她怎么千挑万选,竟然在这个节骨眼睡觉!她究竟知不知道,他鼓起多大的勇气才把表白的话说出口;她究竟知不知道,刚刚听不到她回应的时候,他一颗心多么的冰凉彻骨!
  显然,这个没心没肺熟睡中的人根本就不知道!
  戎修觉得自己一定是之前拿女人太不当回事,所以如今老天才派这么个折磨人的小丫头下来折磨他。
  虽然一颗真心被她遗弃了,可是他居然觉得,这样的她特别可爱,看着她滑溜溜的小脸,真想伸手捏一捏,咬一口。
  他真是没救了!
  微微叹息一声,他任命的躺过去把睡相张牙舞爪的人轻轻揽了过来拥在怀里,把她不老实的胳膊放在自己的腰上,冰凉的小脚压在自己的大脚下面帮她取暖,然后伸手拽过被主人虐待的被子。
  头埋在她的发间,闻到属于她的淡淡香气,刚刚一直七上八下的心仿佛才得到了安抚。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怀着复杂的心绪跟着睡去。
  第二日,颜小茴是被身上的酸麻不适疼醒的。她睁开眼才发现,自己的肩膀枕着个沉死人的脑袋,腿上还压着两条大长腿,怪不得一觉醒来手也麻脚也麻,身上像针扎一样刺痛。
  她呲牙咧嘴的把戎修的头移开,不料这一动,居然惊醒了熟睡的人。
  他漆黑的眸子悄无声息的睁开,里面酝酿着的情绪仿佛漩涡一般紧紧抓住她。
  颜小茴的脸忍不住有些红,连忙坐起身来,不安的挠挠头:“呃,那个,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昨天晚上睡觉前我明明把自己的手脚都卷进了被里,没想到睡着了以后还是不老实。”
  不提昨晚还好,一提起来,戎修的脸色一青,猛然想起昨晚表白的事来了。他略带不满的看了眼像没事儿人一样的罪魁祸首,心里憋了一整晚的火忽然间又窜了上来。
  颜小茴却以为他是因为她睡着了贴着他所以才生气,微微嘟着嘴不满的看了眼一旁脸色冷漠的人:“其实也不能全都怪我吧,我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有些行为逾矩了也是情有可原的。再说,你把我的胳膊腿儿都压麻了,现在还疼呢,我都没说什么!大男人不要这么小气嘛!”
  这个女人,果然昨天晚上什么都没听到。一想到自己窝心掏肺的,这个人居然一丁点儿感觉都没有,戎修就忍不住生气。
  可是,他转念一想,她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根本就连他为什么生气都不知道。自己这样,不是跟自己较劲呢么!
  冷着脸起了床,冷着脸穿好衣服,冷着脸出了帐篷。
  一直到骑马行走在路上,这人都一直冷着脸。
  颜小茴忐忑的坐在他身前的马鞍上,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什么时候得罪了这尊瘟神,心里暗道这戎二公子的心情也跟这九月的天气似的,阴晴不定!
  一行人走着走着,天色渐暗,也许是进了轻云山的地界,一群人马格外放松起来。除去冷着脸的戎小将军之外,其他人话语都开始活络起来,甚至有人唱起了小调儿。
  但是,颜小茴的一颗心却轻快不起来,暗自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越是到了这轻云山,到了这群土匪的老巢,变数就越多。她手无寸铁,即使不能帮戎修他们打前阵杀敌,却也绝不能拖了后腿儿。
  说来也怪,现在已经是九月份了,山里寒气重,节气普遍来的早。这些天一路上所行之处树叶野草都开始泛黄,萧萧而下。
  可是一到了这轻云山,光景却陡然不同了起来。
  先是脚下低矮的野草逐渐演变成了足以没过马匹小腿的灌木丛,头顶的树木也仿佛没有沾染过一丁点儿秋色一般,苍翠欲滴。树木和树木之间枝叶掩映,茂密的几乎看不到前方的路。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她精神过为紧张的缘故,这周边的树木好似都长成了一个模样,走着走着,她就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的森林迷宫一般,方向感全无。
  更要命的是,越往上走,山上的雾气越重。本来十几米的能见度,陡然间变得更加朦胧了起来,她半眯着眼睛,却连他们这一行人前面开路的人马都看不清。
  本来她还以为这土匪老巢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八成会像江湖传记里写的那样,给他们这几个外人的眼睛上戴上个黑色眼罩什么的。可事实上,就是让他们睁大眼睛使劲儿看,他们也辨别不了方向,难怪戎修说之前官府一直想派人清剿轻云山,但是都没能成功。
  这轻云山的名头果然不同凡响,“轻云”这个名字更不是白叫的。这一山的浓雾,无论是远看还是身临其境,可不就是一片片厚厚的“云”么!
  越往前走,颜小茴越心惊,越为他们此行担忧起来。
  戎修和她,再加上那个愣头青一般毛躁的滕春一共才三个人,大批队伍都在十几里外,先不说他们上了山之后消息能不能传过去,单是迷宫一般的路就够令人头疼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