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天降异相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的胳膊被他扭得生疼,眼泪都要飙出来了:“你放开我,放开我,我不是故意的,谁知道天灯一下子就飞到了这儿呀!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可是新军师秦荣的女人!秦荣在哪儿呢,你们这么对我,他一定不会同意的!”
  她故意撒娇耍横,看起来活脱脱是一个被宠坏了脾气的女人!
  正挣扎着,戎修也沿着小山坡大步走了上来,看见颜小茴俊眉一蹙:“怎么回事,一眼没看住,你怎么就跑到这儿来了!”
  抓着颜小茴的男子冷哼一声:“秦公子,您来的正好,快管管你的女人,她居然放火把大殿给点着了!”
  颜小茴不停的扭动身体挣扎:“阿荣,我不是故意的!我一时无聊从房里找到个天灯,觉着好玩儿就点着了,谁知道它居然被风吹到大殿上面了呀!你快让他放开,我被他拧的胳膊和腿儿都要断了,疼死了!”
  戎修看了一眼颜小茴蹙眉痛苦的样子,估计她是真的疼,连忙对颜小茴身后的男子说道:“这位兄弟,虽然我的女人一时间贪玩闯了大祸,但是作为男人管教无方,这件事理应由我秦某承担。现在大殿的火势太大了,一时半伙估计是扑不灭了,咱们还是先把里面的人救出来安置在别处吧,不然他们不被烧死也会被呛死,其他的等救完人扑灭了火再说!”
  男子用力在颜小茴的手腕上一抓,不满的看向戎修:“我凭什么听你的?”
  戎修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不小心放了火是我们的不对,但是若是大殿里的人死了,恐怕你也逃脱不了责任。到时候大当家的怪罪下来了,孰轻孰重,你好好想想!你先放了她,等火扑灭以后,秦某亲自向大当家的谢罪!”
  男子看了看戎修,又看了看大殿上越着越烈的大火,权衡了下:“这可是你说的,一定要说话算术!”
  戎修点点头:“当然!”
  男子伸手将手里的人往前一推,颜小茴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
  戎修看了看她没吱声,走过去跟刚刚那男人并行:“大殿里面的人怎么样了?”
  男子摇了摇头:“不知道,殿里的横梁被烧掉了,砸在了门口,火已经开始烧进去了,没人敢进去!”
  戎修不知道跟他说了什么,颜小茴只见他们两个走到了门口,戎修不知从哪儿扯下来一块破布围在了身上,然后顺手接过一名男子手里的水桶,举起来一下子将里面的水“哗啦”一声浇了下来,接着毫不犹豫的冲进了火海。
  颜小茴的心猛然跟着一提,眼睁睁看见他的背影瞬间隐没在了浓烟之中,突然间有点儿后悔自己的鲁莽了!她应该事先跟戎修好好商量商量,想出一个周全的方法的!
  仿佛是印证她的担心,“轰”地一声,大殿里面好像有什么坍塌了!
  颜小茴脸上和唇上的血色一下子褪尽,双脚无意识的站了起来朝大殿门口跑了过去,却被人拦在了门口:“喂,你干什么呀,里面危险着呢,给我一边呆着去!”
  颜小茴急的跳脚,身体被这人拦着,头拼命向烧焦的大门里面看,入眼的却只有黑黢黢的浓烟!
  她的心陡然间就慌了起来,连忙伸手顺手抓住了身旁的一个人:“戎、秦荣在里面呢,怎么办,怎么办!”
  她定睛一看,这人原来是滕春。
  他伸手将颜小茴一扶:“颜姑娘你放心,公子一定会没事儿的!大殿附近危险,你先找个安全点儿的地方等一会儿,千万别乱跑,不然公子该担心了!”
  安抚好她,滕春俯身从火堆里钻了进去。
  时间每过一秒,颜小茴觉得自己身上的血就冷上一分,不知不觉间身体开始一下下颤抖起来。
  正纠结着,自责着,大殿门口有什么白花花的一闪,颜小茴连忙眼珠不错的看过去。
  一群人手和手被铁链拴着,一个挨着一个从里面走了出来。
  颜小茴的视线越过一张一张脸,终于与一双深邃的眼眸在空中交汇。
  趁着别人不注意,他居然还对她偷偷眨了眨眼。
  这一刻,颜小茴觉得一直惶恐的心才落了地,她的鼻子忽然有点儿酸,居然想去抱抱他。
  但是,最终却没能抱成。
  山寨里的人听见风声都赶来救火,连大当家的都被惊动了。一个时辰过去,不知道提了多少桶水,大殿的火终于被扑灭了,而颜小茴这个罪魁祸首也被带到了前厅三堂会审!
  传说中的大当家此刻正坐在她的正前方,跟想象中满脸凶相的坐在老虎皮上的形象不同,居然是个斯斯文文干干瘦瘦的小老头,甚至看起来比她颜府的那个爹还更像文人一点儿,看着颜小茴的表情居然还是笑眯眯的。
  越是这样,颜小茴心里就越没底!刚刚她一把火把他一个房子点着了,这会儿他还能对着她笑,如果他不是缺心眼儿,那绝对是口不对心两面三刀的笑面虎!
  只见他笑眯眯的将颜小茴上上下下看了一遍:“就是你这个小丫头放火把我的大殿烧了?”
  颜小茴还没说话,前厅的一个男子立刻向前走了一步接过话茬:“没错,大当家的,就是这个小丫头放的火!若不是咱们救火及时,里面的人跑不出来不说,迟早会殃及山寨里其他的房子!”
  一旁椅子上坐着的阿峰也开了口,添油加醋:“大当家的,这丫头我认识!昨儿跟着那姓秦的小白脸一起来的,依我看一定是这姓秦的指使的!他肯定是官府派来的走狗,不然怎么好好的大殿,他一来就起火了,放火的还是他女人!”
  大当家的嘴角带笑,瞥了一旁面无表情的戎修一眼,和蔼的看向颜小茴:“小丫头,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啊!”
  颜小茴抬起头:“我都说过了,是天灯不小心飞了上去,绝对不是蓄意的!不然大殿着起来的时候,我早就趁着天黑跑了,还跑出来喊人什么!整个山寨都知道我和秦荣的关系,也知道我们是刚入伙儿的,这时候故意放火这不是明白了招人猜忌嘛,这么没脑子的事儿我们才干不出来!况且,刚刚着火时,若不是秦荣冲进去了,里面那几十号人恐怕早就没命了!如果火是我们故意放的,为啥不趁乱把该干的事儿干了,反倒傻乎乎的冲进火海里救人呢?”
  她看着戎修脸上的黑灰,声音有些哽咽:“大当家的你看,秦荣衣服的下摆都烧没了,当时得多危险啊,可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就冲进去了!”
  见大当家的面部有些松动,阿峰连忙插了嘴:“大当家的你别被这女人糊弄了,咱们山寨壮大到现在这程度可不容易,千万不能让官府的走狗混进来!不然您十几年的心血瞬间就能毁于一旦!”
  颜小茴毫不掩饰的恼怒的瞪了阿峰一眼:“你这人心胸怎么这么狭窄呢!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处处针对我和秦荣,不就是因为阿凤姐原来喜欢秦大哥,而你又暗恋阿凤姐嘛!”
  心事忽然间被戳破,阿峰恼羞成怒:“你这死丫头,瞎说什么?不论你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放火烧毁了大殿可是大罪,你甭想蒙混过关!就是大当家的不追究,我也要追究到底!”
  颜小茴歪了歪头:“我瞎说?你敢说你不喜欢阿凤姐吗?如果你真不喜欢,那日后阿凤姐嫁给谁可都与你无关了!”
  阿凤没想到审着审着颜小茴,居然牵扯到了她!一时又羞又恼,转身就想走出前厅,但是听见颜小茴的质问,她的心忽然一动,忍不住看向阿峰,内心隐隐有些期待。
  阿峰瞠目结舌的看着颜小茴,视线转向一旁的阿凤时,脸色陡然间涨的通红,连话都支支吾吾起来:“我,我没说不喜欢!”
  颜小茴挑了挑眉:“那就是喜欢啦?”她回过头:“大当家,您看看,他都承认了,分明就是把秦荣当成了情敌才出言不逊诬陷我们的!这下我都解释清楚了,还请您老人家明鉴!”
  她眼珠转了转,仿佛忽然间想起什么似的:“小女知道因为我的不小心犯了大错,但是今儿这大火却有些非比寻常!”
  大当家的眼神顿了顿,仿佛来了兴致:“哦?怎么个非比寻常?”
  土匪们通常都有些注重风水的,每做件什么事儿之前都喜欢占卜吉凶,颜小茴恰巧抓住了这一点,下了一注:“回大当家的,小女今日放天灯的时候山上本来刮西风,可是等天灯升起来的时候,不知怎么就变成了东风,一下子就把天灯吹到大殿那边去了!众所周知,山里秋天一向是吹西风的,这风向说变就变了,实乃是天降异相啊!昨儿秦荣才进山,今儿大殿就着了火,是不是老天示意大当家的,日后秦荣当了军师,山寨的日子马上就要红红火火了呢?”
  其实,这段话纯属她胡诌的,秋天山里刮西风是不假,但是失火的大殿在小山坡上,小山坡背后紧靠着两座山,晚间山里的气流回旋在此处打了个转儿又拐了回来变成东风,纯属是自然现象。
  但大当家的明显信以为真,他对身后的人招了招手:“去,把慧灵请来,让他过来占卜一卦!”
  颜小茴心里一跳,槽糕!真的有术士,这东西可没有道理,万一跟自己说的不一样,那就死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