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八章 如何认出我的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戎修看她像避瘟神一样避着自己,深深叹了口气,无奈的对她招招手:“你别在躲在那里,过来咱们两个好好再谈一谈!”
  颜小茴本来贴着墙壁的身子贴的更近了,脚跟已经没有了退路,她果断的摇摇头:“我不过去,我就在这儿!你力气比我大,我一过去你又要对我用强!再说,也没什么可谈的,只要我不愿意,谁也没法强迫我嫁人!”
  戎修第一次觉得口拙了,明明是想告诉她他喜欢她,明明是想把她留在身边让她哪儿也去不了,明明是想让她今后只看他一个人……怎么话到了嘴边拐个弯说出来就跟他原本的意思偏离了呢?
  再没有心上人不懂自己的心,更让人伤神的了,戎修拿她没有办法只好转移话题:“你今晚就打算一直站在那里不睡觉了?”
  颜小茴瞅瞅他,又瞅瞅床,有些为难。虽说前几日也跟他睡在一张床榻上,但是如今知道了他对她有别的想法,她忽然间觉得别扭了起来。
  可是现在这个节骨眼上,山寨里的人都知道她是他的女人,何况她刚刚还惹了大.麻烦,不跟他呆在一起,她又没有别的选择,真是左右为难。
  两人僵持着,屋里的气氛都开始凝滞了起来。
  忽然,窗框传来“铛铛铛”两长一短的响声,两人同时怔了怔。
  颜小茴咂舌,也顾不上两人正在较劲了,连忙无声的询问戎修:“什么人?难道外面一直有人?”那他们两个的所有对话岂不是都被偷听去了?
  心里咯噔一声,戎修食指竖在嘴边比了比,示意她呆在墙角别动。
  他自己则屏息慢慢靠近窗边,将竹窗缓缓推开了个缝儿,待看向外面站着的人时,他整个人一愣。
  那人却从容的对他弯了弯唇角,伸手将竹窗向内一推,接着整个人翻了进来。
  待看清这个人的面貌,颜小茴一下子用手捂住了嘴。她庆幸自己动作快,要不然恐怕早就尖叫出来了。
  因为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要确认和营救的九皇子!
  与两人或多或少的惊讶不同,他很是淡定,甚至负着双手徐徐走到桌边拿起了只茶盏缓缓送入口中,接着对戎修淡淡一笑:“看来大殿着火的时候我果然没有认错,好久不见了,阿修!”
  戎修也是一愣,但是很快回过神来淡淡一笑,“我以为是谁,原来是九皇子!”
  九皇子饶有兴致的看了他一眼:“三年了,想不到你还认识我。难道你就不怕我是别人假扮的?”
  戎修侧了侧身,伸手将他往里让了让,直言不讳:“确实是怕高手假扮的,但是你刚刚一翻进来我就知道确确实实是你本人。”
  他眸光动了动:“以气运身,气沉丹田,足尖轻点,身轻如燕。这可是戎家基本理气方法,正是出自我祖父之手。除了我之外,也就当朝的太子,三皇子以及九皇子懂得这个中道理!”
  当年太子和三皇子小时候一直和他一样是跟着祖父练功的,而九皇子却是机缘巧合,偶然间得到了戎家老爷子的指点。
  戎修对颜小茴招了招手:“小茴过来,见过九皇子!”
  颜小茴从墙角走了出来,觉得自己脑袋回路明显有些不够用,这人怎么会在这儿?她呆呆的走过去,直到站在他面前才想起来,这见到皇子该行什么礼?
  正扭着胳膊腿儿不知道该怎么放,他忽然间朝她摆了摆手,嘴角嘲讽一笑:“罢了,免了吧。我如今都沦落到这个地步了,还摆什么皇子的威风!”
  颜小茴这才看出这是个长相十分好看的男子,眉骨很高,一双淡然平和的双眸隐藏在下面,鼻梁高耸,嘴唇微薄,乍一看有点儿薄情,但是整体上却恰到好处。他乱蓬蓬的头发随意披散着,不但不显得狼狈,反而有种禁欲的狂放不羁的味道。
  如果不是他露在袖口外的皮肤上有明显的伤疤,她根本就想象不出这是个被关在阴暗半地下室里整整三年的人!
  纵使他那么说,颜小茴还是倾身对他福了一福:“不管什么时候,礼数还是不能少的。况且,之前小女在大殿里受人欺凌,若不是九皇子仗义出手相救,那群恶女肯定不会善终。”
  戎修看了眼颜小茴,回首对身边的人淡淡说道:“九皇子是如何认出我的?”
  九皇子微微侧首指了指颜小茴:“这位姑娘被带进大殿时我就注意了,她身上披着的披风出自锦云庄,即使淋了雨也不会掉色缩水,当时我就感觉京城来人了。等到大殿着火时,你易了容进来救人,我无意中在你手上握了握,你食指、中指和手掌处有明显的茧,分明就是一双经常拿剑的手。”
  他视线转向戎修的手:“拿剑的人手掌和食指有茧很正常,但你的中指也有,据我所知,只有戎家军的人喜欢这样握剑。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你虽易了容,但是身上其他地方却忘了修饰。几年前在宫中遇到你时,我曾无意中留意过你虎口处有颗小沙粒一样的红痣。大殿匆匆一瞥,红痣还在,我这才确定真的是你!”
  戎修了然的点点头:“九皇子好记性。只是,据我所知,今日大殿关押着的人都被移送到了柴房,且有专人看守,九皇子又是怎么逃出来的?”
  九皇子看了眼一旁洗耳恭听的两人,摊了摊手:“很容易,等下你们就知道了!”
  他缓缓地站了起来,走到一旁打开了衣柜。
  见两人不解,他忽然间淡淡一笑:“看好了!”
  言罢,他身形忽然间一缩,身上的骨骼不知怎么开始变化了起来。男子原本高大的身形忽然间变小,身子又窄又细,一下子钻进了衣柜下层窄小的空间里。
  颜小茴又惊又怕,这一幕就发生在她眼前,若不是亲眼看到,她绝对想不到一个七尺男儿居然一下子被塞进了衣柜的隔层里。
  那隔层又小又窄,别说是一个身高伟岸的男子,就是个子身形瘦小如她估计也连条腿都放不下,就更别说一个人了!
  她之前看武侠话本的时候曾经看见过有种功夫叫缩骨功,一直以为是那些写书人杜撰出来的,没想到世上居然真的有!
  示范好了,他身子一滑从衣柜里钻了出来,身上的骨骼又重新回笼,仅一眨眼的功夫又变了回来。
  若不是现在心里还存着畏惧,颜小茴真想走上前去摸摸他身上的骨头,究竟是硬的还是软的!
  九皇子衣摆一撩,重新坐在了椅子上:“阿修你知道,我从小长在宫外的寺院里,这功夫就是师傅教我的。但凡有足够的空间,只要我想,那群人是根本关不住我的。”
  颜小茴嘴一张,心里想问的话就溜了出来:“既然你这么厉害,怎么会被他们抓到?而且,这么多年,为什么不寻个机会逃跑呢?若是凭着这身功夫,别说山寨的人,就是江湖上的侠客恐怕也拦不住,早就从轻云山逃出去了!”
  九皇子平和的目光看了她一眼,但是颜小茴清清楚楚的看到他眸中闪过一丝无奈,只一瞬就淹没在了淡淡的眸色中,仿佛刚刚只是她的错局。
  “逃?即使逃也逃不远的。三年前我随父王在森林里出游寻猎,在林中搜寻猎物的时候忽然后颈被什么冷箭射中,当时我就眼前一黑。不知道过了多久,等醒来的时候整个人被绳索紧紧捆绑着塞进了马车里。不仅如此,我的身上还被人下了血蛊。”
  他将胳膊上的袖子一撸,露出青筋一般的血管。乍一看跟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可是定睛一看,血管忽然间突起一块,有什么好像在里面蠕动。看的人头皮发麻,身上禁不住涌起一阵阵鸡皮疙瘩!
  颜小茴视线禁不住一偏,暗中挪动了两下脚步挪到戎修身边,伸手攥住了他的衣袖。
  关于血蛊,戎修和颜小茴都是有耳闻的,在百里国的森林中生活着一个古老的部族,他们几乎从一出生起就懂得养蛊,用自己的血液喂养蛊虫。
  蛊虫被饲养在陶罐里,每过一段时间蛊主人就会将两只蛊虫放入一个陶罐里,让它们互相厮杀,最终被种到被害者体内的,一定是蛊虫中最厉害的毒蛊!
  下了蛊虫的人平时跟普通人无异,但是只要蛊主人死去,被下了蛊虫的人也会跟着暴毙而亡。
  戎修袖口里的手指下移,伸手握住了颜小茴抓在他袖口的手,紧紧攥住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注意力却一直在对面的九皇子身上,仿佛刚刚那个小动作只是无心之举。
  “九皇子可知这下蛊的人是谁?可是这山寨里的?”
  九皇子半阖了眼睛,默默将袖口拉了下来,遮住胳膊:“不知道是不是这山寨里的人,但是绝对跟他们脱不了干系。这群土匪企图用这蛊来控制我,我想着,若是我死了,这蛊也就没有什么用处了。但这群土匪仿佛看出了我的心思,刚开始还对我刑讯逼供,现在却严防死守,生怕我死了。本来我已经无望了,觉得这辈子可能就这样受人摆布苟且偷生了,但是如今你来了,京城终于有人找上了轻云山,我如今又有了希望!”
  他郑重的抬起头看向戎修:“能不能找到那下蛊之人,就看你的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