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先藏起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戎修和颜小茴都觉得事情突然间严峻起来,他们此行本来是上山清剿土匪的,只要里应外合十有八九就能成功的。可是现在,忽然横生了九皇子这样一个枝节,一时间肩上落着的压力倍增。
  特别是中蛊这件事可大可小,若是顺顺利利找到了下蛊的人,一切自然会解除。但是如果那下蛊之人有个三长两短,九皇子也会跟着遭殃,到时候后果可谁都担当不起。
  颜小茴碰了碰戎修的胳膊:“一定要找到那下蛊的人吗?难道就没有别的方法能解蛊吗?”
  戎修沉吟了一下,缓缓抬头:“我祖父旧年随太上皇从岭南起兵打天下的时候,因为没有军饷曾盗用旧朝的古墓,期间得来一本奇书,那书中恰巧有关于蛊毒其事的记载,也有解蛊之法。我祖父觉得这书新奇就留了下来,等到了总角的时候,曾经在家中的藏书阁里看到过,只是当时年纪小,并没有拿这蛊当真,没有细看。如今祖父虽然过世,但是这书大抵还在祖父的老宅,若是消息能传下山,辗转一下,兴许可以拿到手中。只是,这书中所载的内容年代已久,大多不可考证,九皇子若是想要凭此解蛊,实在是太冒风险。”
  一席话说完,三个人都沉默了,各有所思。
  过了一瞬,戎修食指在桌面上点了一点:“不如这样,一但信鸽联系上山下的兄弟们,我第一时间让他们派人传信儿回老宅寻找那本书。与此同时,我们在山上也打探打探土匪的口风,看看下蛊之人到底是谁。”
  颜小茴咬了咬唇:“那群人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轻易吐出来呢?”
  戎修目光在九皇子身上一落:“那就要看九皇子了!”
  九皇子眸光一闪:“怎么说?”
  “这群土匪在你身体里下蛊,多半是为了指使你做他们想做的事。不知他们曾经有没有跟你提过什么要求,不如咱们先顺应他们假意答应下来,然后同时提出咱们的条件!”
  九皇子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没错,他们把我抓到轻云山确实是有目的的,也跟我提出过只要好好配合他们的要求就会解我身上的蛊。但是,这要求实在是太过分,不管是我还是父王都不会轻易答应的!”
  他眼皮一抬,露出些许无奈的神色:“他们居然要用我换东北地区的十座城镇!”
  戎修点点头:“果然,跟我想象的差不多。而且我猜,即使你同意了,他们也不会善罢甘休,就此满足的!东北虽然人丁稀少,但是无论森林还是铜矿铁矿都众多,他们若是真的拿下了十座城镇,用不了几年就会凭借这些有利条件大造兵器,继续向中原扩充!这要求看似不多,但是若真的答应了,无异于养虎为患!”
  颜小茴长长的叹息一口气:“这可如何是好!”
  正烦躁着,忽然间传来轻轻叩门的声音,三人同时一震,都这个时候了,谁会来?
  颜小茴看了眼九皇子,声音压的极低,生怕外面敲门的人听到:“你从柴房里逃出来的时候可有人发现?”
  九皇子摇摇头:“没有,自从大殿烧毁,所有人都被转移到了柴房。但是柴房毕竟不如大殿里面宽敞,我的身份又跟其他人不同,因此被带到了柴房旁的一间偏房独自关押。刚刚偷跑出来的时候看守的人刚刚换岗巡逻完毕,直到两个时辰以后才会重新查房,这期间应该不会有人随意走动。”
  颜小茴不安:“那这个点儿会有谁?你们今天第一天搬到柴房,看守的人怕出纰漏巡逻时间换了也不一定!会不会是找人找到咱们这里来了?”
  戎修按住她的手:“你先别急,应该还没有被发现,不然九皇子这么大的人物突然间不见了,整个山寨一定早就乱成一团风风火火的找人了,怎么可能这么悄无声息的。”
  他看向坐在一旁的九皇子:“不管怎么样,九皇子还是先藏起来是正经!”
  九皇子点点头,抬头看了眼房梁,脚在桌上轻轻一踩,借力一下子翻了上去横卧在了房梁之上。接着整个人缩骨变成了小小一团,隐匿在了交错的木梁中间。
  此时,门外的人又轻轻扣了下,颜小茴紧张的看着抓住戎修的手,心里通通直跳。万一真的是巡逻的人找来了,被发现就全完了!
  戎修顺势揽住她的肩,将她往床榻那边推了推,压低了嗓音在她耳边说道:“你先回床上,盖好被子不要出声。这个点儿大家都睡觉了,你若是衣衫整整齐齐的站在地上才有鬼!别怕,凡事有我呢!”
  颜小茴见他说的确实有理,连忙脱了绣鞋,飞快的除了外衫和头上的钗环一下子钻进了被子里,将头紧紧蒙住只留一个不大的小缝儿向外看。
  戎修也飞快的将身上的长袍脱下扔在一旁,只着着一身白色中衣,又伸手松了松衣领,装作一副睡着了被吵醒的模样。
  他伸手将门闩取下来,打开房门,见到门口贼兮兮的人影,浓眉一蹙,刚刚下意识绷紧的神经瞬间松懈了下来:“这个时辰你怎么过来了?”
  滕春贼溜溜的飞速闪身进了屋,看到床榻上的颜小茴连忙夸张的将眼睛用手一捂,身体立刻背转了过去,嘴里辩白着:“公子,我不是故意打扰你和颜姑娘的!想着你们也许睡了,我人在门口都转了好几圈儿了没敢敲门。可是山下的消息传上来了,万一耽误给公子您过目的时机,小的也担待不起啊!要怪您就怪老潘那个家伙,什么时候传信儿不好,非得公子你和颜姑娘在一起的时候传!”
  戎修蹙眉捡起刚刚匆忙间扔在地上的长袍披在了身上,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你最好再大声一点儿,让整个山寨的人都听到山下传信儿了。要是能把大当家的招来,那就更好了!”
  滕春连忙闭了嘴。
  戎修看了眼身后的颜小茴和房梁上的九皇子:“没事了,虚惊一场!”
  颜小茴和九皇子这才一个人从床榻上下来,一个从房梁上跳了下来。
  房顶上忽然掉下来个大活人,滕春两只眼睛瞪得像只铜铃一般,连话都说不利索了:“这,这,这是九皇子?”
  九皇子大手一挥,止住他要施礼的手:“免礼了,详细的日后在说,你且说说山下传来了什么消息?”
  滕春不着痕迹的看了眼九皇子身后的戎修,见他微微点头,这才从怀里掏出个小拇指宽窄的纸条来。
  颜小茴也凑了过去,见那纸条上没有字,只有像特殊符号似的圈圈点点,目光疑惑的看向戎修。
  九皇子也是眉头一皱:“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戎修将纸条拿过来用火折子点燃,纸条燃着火光只在一瞬间就成了灰烬,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咱们的人已经埋伏好了,就等山上安排妥当了!”
  颜小茴叹了口气:“山上,山上的事才是最难办的!”
  九皇子默了一瞬:“既然事情发展到了现在这样,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不如就按阿修你说的,我一边假意答应他们套出下蛊的人,一边等你们派人找到那本奇书再做打算吧!”
  见戎修点头,九皇子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出来时间太久了,巡逻的人马上就要换岗了,我得赶紧回去了。咱们分头行动着,一但有什么新的进展再互相通知!”
  说完将走到窗口将竹窗稍稍推开了一个小缝儿,见外面没有异常,整个人瞬间从窗户翻了出去,一下子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戎修深深望了窗口一眼,压低了嗓音悄声吩咐滕春:“告诉潘束,先按兵不动,一切行动等待我的命令!另外,差人快马加鞭回戎家老宅一趟,看看藏书阁里的《青西异事》还能不能找到。找到的话,想办法送到山上来!”
  滕春虽然平时大大咧咧没有正行,但是这个时候还是分的出事情轻重的,也不问原委立刻应下。
  待他走后,屋里只剩下来戎修和颜小茴两人。
  她始终对戎修字条上的字符比较好奇,跟战争时期的密报一样,她本来想研究研究的,可惜被戎修一把火烧掉了。
  戎修见她坐在椅子上发呆,将脚上的靴子蹬掉翻身倒在了榻上,两只胳膊枕在耳后:“在想什么呢,时辰已经不早了,快睡吧!”
  颜小茴走过去掀开被子,也躺了下来,歪头看了看身边闭着眼睛的人,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刚刚那字条上真的就只写了山下已经埋伏好了吗?”
  戎修挑了挑眼尾:“怎么,有什么不对?”
  颜小茴将被子盖到脖颈下面:“没什么,虽然我看不懂,但是我总觉得你好像刚刚的话没有全说,有什么事瞒着我似的!”
  戎修心里一跳,整个人朝她的方向侧了侧,用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捏住了她的鼻尖轻笑了下:“想不到你这么了解我!没错,我确实没有全说!”
  颜小茴本来只是一种直觉,没想到居然真的被她说中了,她暮地瞪大了眼睛:“为什么,你……隐瞒了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