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越来越麻烦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阿峰的脸涨的通红,不过好在夜色的掩映下并没有那么明显,他羞涩的看了眼大胡子:“六叔叔,阿峰喜欢的其实不是别人,正是阿凤姐!”
  大胡子听了大掌一拍,笑呵呵的:“原来是阿凤!我说呢,你这小子怎么有事儿没事儿纠缠着阿凤说话,原来我还只当你是小孩儿心性,没想到你这小子开窍早,居然是看上人家了!”
  他拍了拍胸脯:“你放心吧,有六叔叔给你做主,阿凤肯定会同意的!”
  阿峰却没他那么乐观,烦躁的挠了挠头:“六叔叔你不知道,阿凤姐之前一门心思喜欢秦荣那个臭读书的,让她答应我,恐怕没那么容易!”
  说着深深吸了口气,将脚下的一块石子踢进了湖里。
  颜小茴正聚精会神的听着岸上两人的话,消化着里面的巨大信息,一时不妨被“噗通”一声掉落在湖水里的石头下了一跳。
  石子落在湖水中在她的眼前溅起了巨大的水花,颜小茴本能的向后躲了躲,可是这一躲,一时没留神,后脑一下子撞在了后面嶙峋突起的岩石上,她本能的“哎呦”了一声。
  这一声虽然极小,但是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突兀,不光是她本人,岸上的大胡子和阿峰显然也听到了。
  大胡子立刻上前一步,对着茫茫夜色:“谁?谁在那儿?他娘的,快给老子出来!”
  颜小茴死的心都有了,后脑勺疼死了,可是她却无暇顾及。刚刚大胡子话里还提起他们两个人,现在若是被发现了,估计当场就会被灭口!
  她的心怦怦乱跳,一张嘴好像就会从喉咙里飞出来。
  一旁的九皇子显然也被吓到了,一时间两个人都僵住了,一点儿声音都不敢再出。
  但是岸上的大胡子显然没有善罢甘休,他扭头看了眼身旁的阿峰:“好像有一个女人的叫声,你是不是也听到了?”
  阿峰凌厉的目光在湖面上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可是除了水波平稳的湖面,哪有一丝人影,不禁怀疑起自己的耳朵来:“不能吧,这大半夜的,山寨里一共也没有几个女人,哪能来这儿!八成是咱们听错了!”
  大胡子却将信将疑,忽然倾身站在眼前的一块巨大的岩石上,虎背一弯,两只熊掌抓住岩石的边缘,探出头去看岩石底下。
  一旁的阿峰也凑了过来:“六叔叔,底下有什么吗?”
  岩石下湖水涛涛,只有不几片残叶。
  大胡子摇了摇头,缓缓的站了起来,拍了拍两只手上的灰尘:“他娘的,真是邪了门了,什么都没有!可是我明明听见有女人的喊声!”
  阿峰又在湖面上看了一圈,拍了拍大胡子的肩膀:“说不定是别处的声音传到这里来了,山谷里不是经常有回音么!”
  大胡子忽然抱了抱臂,最后看了眼湖面:“算了算了,咱们赶紧走吧!我就说这里晚上阴气重吧?一会儿咱们叔侄俩要是被湖里的女鬼缠上了,就坏菜了!快走快走,再不回去一会儿大当家的他们都散了!”
  两个人脚步声渐远,湖岸边忽然间寂静下来。
  颜小茴这才在水下捏了捏罩在自己头顶的那双大手,待他大手一松,颜小茴立刻从水面下钻了出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刚刚大胡子忽然间趴在岩石上往石头下面看,要不是九皇子眼疾手快将她的头按在水下,他们早就被发现了。
  由于事出突然,她潜入水中的时候忘了吸气,在水里呆着呆着都快窒息了,好在大胡子只看了一小下就缩回去了。如果时间再久一点儿,不被大胡子抓到严刑拷打,她也会在水下憋死!
  刚悄悄从水里冒出个头来,颜小茴立刻扭头看向身旁的九皇子,不出声用唇语问道:“走了吗?”
  九皇子抬眼看了眼头上的岩石,侧耳听了听,忽然眸色一变,对她摇摇头。
  颜小茴会意,连忙像刚才一样紧紧贴在岩石下方,敏锐的注意着周围一切风吹草动。
  不知过了多久,岸上忽然有人出声。如果不是九皇子之前对她示意过,她肯定会被一下一跳。
  阿峰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的嗓音从岸上传来:“六叔叔,别等了,这么久都没动静,看来下面是真没人!”
  大胡子这才将脖子往领口缩了缩,大手抚了抚冰凉的后脖颈:“奶奶的,真是邪了门了!咱们走!”
  脚步声再次渐远,不同的是,这回两人真的走了!
  周围只有水声和风声划过,九皇子缓缓从岩石下面探出头,待确定周围确实没人了,这才“哗啦”一下从水里钻出来,两手撑在岸边,翻身上了岸。
  来不及拧身上的水,他赶紧转身,伸手将水里的颜小茴拉上来。
  两个人都湿漉漉的,身上的水不停的向下嘀哒嘀哒。湖水本来就凉,被山里的寒风一吹,颜小茴冻的发抖,她几乎上下牙打着颤,问身旁的九皇子:“现在咱们怎么办?”
  本来他是想跟颜小茴说自己身上的蛊正是大当家种下的,打算让她知会戎修一声一起想个合适的办法。可是,无意中从大胡子他们的口中知道了真相,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一股怒气也从胸腔里升腾了起来!他周身散发着寒气,比夜色还要冷。
  本来已经怒火中烧,但是开口时却出乎意料的冷静:“现在咱俩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不能穿着这身回前厅宴席了!找个地方先把衣服换了,再一前一后的回去!刚刚岸上那两个人口中所说肯定不会有虚假,一会儿你看看我背后有没有蜈蚣,如果有,那此毒易解,也不必再纠结了。让阿修赶紧传信儿通知山下的兄弟,择日攻寨吧!”
  颜小茴见他所说跟自己心中所想几乎不谋而合,附和的点了点头:“这地方大胡子和阿峰既然能找来,难保他们一会儿不会回来,咱俩先离开这里,从树林里别的地方绕出去!”
  两个人将身上湿答答的水简单拧了拧,沿着来时相反的方向顺势往山坡上走,眼见树林的缝隙中依稀透露出袅袅的灯火来。
  九皇子忽然攥住了她的手腕:“再往前走就出去了,趁着这会儿这里没人,你先帮我看看我后背肩胛骨处到底有没有那个图案?”
  虽然跟他不熟,但是刚刚两人也算是一起经历过一场不大不小的变故了,此刻周围没人,她也不计较那些礼数了,极为干脆的点了点头:“唔,好,你先转过去,把外衫脱下来吧!”
  九皇子倒是没想到她会这么爽快的答应了,深深看了她一眼这才转了过去。身上的衣服很湿,穿在身上又沉又重,今天为了配合自己的身份,他穿的是大当家派人给他准备的衣衫,比关押着的时候穿的繁复了不少,手指在腰带上解了半天,才终于将腰带解开。他长臂一伸将身上的外衫脱了下去,然后又伸手松了松中衣的领口。
  颜小茴站在他身后,听他窸窸窣窣的动作有些尴尬,视线一偏,落在他修长的脖颈和宽阔的后背上,悄悄攥了攥拳。
  她轻咳了一声:“九皇子,失礼了!”
  说完,她伸出了自己的手,抓住了他中衣的领口,略微一用力就露出了后背大片的皮肤。
  当视线落在他后背上时,颜小茴禁不住深深吸了口气!
  之前为戎修治伤的时候,她曾见过戎修的后背,那些伤疤是他从小到大征战留下来的,每一条仿佛都见证了当时的刀光剑影,助他一步一步成为了一个铿锵有力的男人。
  而九皇子却跟他不同,后背上印着大大小小熨斗般大小的炮烙痕迹,有些显然已经有些时日了,留下了大大的伤疤,有些却好像最近刚刚经历过,周围的皮肤还发着炎,显现出不正常的嫩粉色。
  谁能想到,一个皇子的背后是这样的呢?
  也许是她太久没有出声,九皇子敏感的感觉到了她不寻常的情绪:“忘了告诉你,我背后有一些疤,是不是吓到你了?”
  颜小茴咬了咬唇,摇摇头:“没有!只是发现有些伤口还没好,刚刚还在湖水里泡了泡,将来恐怕会得破伤风。我那儿有些伤药,等回去了我找机会拿给你!”
  她顿了顿:“虽然你功夫不错,但是也要多爱惜自己的身体。”
  九皇子的心忽然像拂过了一片羽毛一样,柔柔软软的,他垂下眸敛下了眼中的某种情绪:“知道了,现在有些冷,你先帮我看看有没有蜈蚣吧!”
  颜小茴这才将视线上移,眼睛在他两只肩胛骨中间仔细看了看,可是什么都看不到。
  她眯了眯眼睛,凑近了:“哎,奇怪了,怎么没有啊,难道是光线太暗了?你稍微转一转身!”
  九皇子依言将身体往一旁侧了侧,将后背对准火光传来的方向,颜小茴也侧过身子将自己落在他背后的影子移了移,可是再看时,还是没有!
  颜小茴蹙了眉:“怎么回事,还是没有,难道那大胡子说的不是真的?”
  话音一落,两个人的心同时陡然一沉。
  究竟是大胡子说的是真的,还是大当家说的是真的?
  事情似乎越来越麻烦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