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不许提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被他拉着,脚步未停的回望了一眼,远远的,林中朦朦胧胧有个苍白的身影。
  虽然看不清楚脸,但是却也明显感受到了那人的寂寥。
  联想到九皇子背后大块大块的伤疤,颜小茴忽然间有些不忍,她伸手拉了拉戎修的袖口:“喂,九皇子他背后有好多伤疤还没好,现在落了水又见了风,会不会破伤风?一会儿回去你提醒我一下,记得找机会帮他看一看后背,上上药!”
  戎修脚步忽然一停,颜小茴正走着,忽然间发现身旁的人不动了,连忙扭过头回看,不解的问道:“怎么了,走呀!”
  戎修再也承受不住了,刚刚一直隐忍着的情绪忽然间爆发了出来,他长臂一拽,颜小茴脚下一个趔趄扑在了他的胸口。
  他伸出两只大掌像枷锁一样将她的单薄的双肩紧紧箍住,颜小茴下了一跳,抬手用力掰他的手指:“你干什么呀,松手疼死我了!”
  戎修面若寒霜,两排牙齿紧紧咬合在一起:“我警告你,不许再提九皇子,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颜小茴秀眉紧拧,无乱的扭着身子企图挣脱他的手:“九皇子怎么了,你突然间发什么神经!快松开我!”
  戎修眸色一黯,沉沉的呼了口气,大掌一推一下子将她按倒一棵树上。
  粗粝又坚硬的树干咯的她后背生疼,她恼怒的看着眼前的人:“你到底怎么了,刚刚还好好的呢!”
  戎修忽然间栖身上前,俯下身子,将头一歪,一嘴唇不由分说就盖了下来。
  颜小茴将头一偏,躲开他的接近。
  可是他却仿佛下了决心一般,不亲到她誓不罢休,大手将她的脸紧紧托住,男子的气息一下子充斥了她的感官,所有感觉几乎都集中在了唇上。
  这个吻,带着愤怒、不安,像是惩罚一般叫她呼吸不得。
  她像是忽然间坠入了水中,挣扎不了也动弹不得,仿佛比刚刚藏在水中的时候更让她窒息,也更让的心失衡。
  良久,戎修离开了她的唇,却没有放开对她的钳制,他漆黑的眸子一瞬也不瞬的盯着她,几乎让她无所遁形:“我不是跟你说过了,不许再提别人!”
  他语气带着十足的落寞,像一个伤神的孩子一般:“我都跟你表白过了,我喜欢你,想和你成亲!你能不能以后只看着我,不要看别人!”
  与上次强硬的表白不同,这一次,他一向戏谑的眸中带着浓浓的不安和恐慌,带着热烈和真挚,倔强而又痛苦。
  几种感情交织在一起,颜小茴霎时明白了他如此反常的原因。
  她微微侧了侧头,看向寂静漆黑的树林:“你是在吃我和九皇子的醋?”
  戎修的眉毛几乎立了起来,他迅速将她的脸板正,眼圈发红的吼了一句:“不许提他!”
  颜小茴被他的声音震得耳朵发麻,刚要说话,忽然一束火红的光线对着她的眼睛照了过来。
  她眼睛一眯,偏头看向光源的所在。
  手执绣灯的人向他们俩的方向移了移:“谁在那儿呢?”
  戎修一腔怒火正没处发,他恼怒的回头,语气不善:“是你秦爷爷!还不快滚!”
  那人顺着光亮看到倚在树干上的两个人,一个只着了件中衣,一个头发散乱。再一听戎修报上的大名儿,心里暗叫,坏了!山寨里谁不知道这秦公子宠女人宠的没边儿,平时挺守礼的读书人都爆了粗口,肯定是坏了人家的好事!
  他连忙一口气将手里的等吹熄了,惶惶不安讲明了缘由:“原来果真是秦公子,那个什么,大当家的见您出来好久都没回去,担心您喝多了,山上深一脚浅一脚的再出什么事儿,这才派我来四处找找。”
  说到这儿他讪讪一笑:“不过,既然您是跟颜姑娘在一起,那我们就放心了!您只管继续,我这就去前厅跟大当家的回话,说您和颜姑娘回房歇下了!”
  话音一落,也不等戎修回答,立刻脚底抹油的跑了。
  戎修一股火憋了一半,在胸腔里上不去下不来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颜小茴却忽然间一笑,伸手推了推他:“行啦,人都被你吓走了,你还臭着一张脸干什么!”
  戎修不满的瞪着颜小茴,深深吸了口气:“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我这是因为他吗?”明明就是因为你!
  颜小茴看着他,忽然间觉得鼻子有些痒。她抬手揉了揉鼻子,忽然间没忍住,一个喷嚏打了出来,刚好喷向面前臭着一张脸的人。
  打完喷嚏,颜小茴也傻了,她砸了砸舌,连忙伸出袖子帮他擦脸:“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
  戎修烦躁的将她胡乱挥舞的手抓住,冷着脸将她的衣襟重新拢了拢,又深深看了她一眼,这才重重叹了口气:“罢了,先回去再说吧!”
  这个小冤家,简直就是来讨债的!
  好不容易回到小院儿,颜小茴换了身干爽的衣服,坐在桌边神色恹恹。想是真的在林中嗖了冷风着了凉,她现在一颗头发沉,喉咙也痛,连嗓子都沙哑了起来。
  戎修冷着一张脸,将手穿过她的腿弯,一手扶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
  颜小茴惊呼一声,用手去推他的肩:“放我下来,你干什么呀!”
  戎修斜了斜眼,往日里充满玩味的桃花眼凉凉的一瞥,颜小茴只好嘟了嘟嘴,摸了摸鼻尖。
  他将她放在床榻上,从旁边拿来两条被子将她上上下下紧紧裹住,冷声嘱咐她:“我要出去一下,你不许乱动!”
  颜小茴被他的反常所慑,几乎不敢反抗,连连点头。
  不知过了多久,她窝在松软的被子里半梦半醒,迷迷糊糊的听见有人在说话。
  “公子,我这两天一直暗中观察九皇子,他虽然身上重重迹象有些蹊跷,但是确实没有真的跟土匪们联合的蛛丝马迹,几乎可以排除他通敌的可能了。”
  戎修低沉的声音传来:“既然这样,你立刻通知潘束,火速派人将轻云山包围,再派几股小兵力上山埋伏,其他人在山腰处待命,一旦接到咱们的信号,立刻开打!”
  “但是”,他语气沉了沉:“虽然九皇子跟咱们一伙儿,我们也不能放松警惕。一但确定进攻时机,你第一时间守在九皇子身边跟着他,一方面防止他与轻云山其他人勾结,一方面也要保护好他的安全!这人武功高强,头脑亦不凡,别人不熟悉情况,只能交给你。你要时时刻刻打起十二分精神,千万不要出了什么纰漏。”
  “放心吧,公子,滕春明白!”
  已经决定要开打了吗?那就大战在即了呀!
  她得赶紧把火药弄出来才行!
  颜小茴努力的动了动身子,睫毛颤了颤。
  “对了,公子”,滕春像是忽然间想起了什么似的:“老宅那边来信儿了,那本《青西异世》找到了,已经辗转到了老潘的手中。只是书太大,没法用信鸽带上来。不过我刚刚已经把九皇子中的是五毒蛊的信儿传下去了,老潘再回信儿,估计就能把解蛊之法送上来了!”
  颜小茴忽然间挣扎着坐了起来,嗓音沙哑:“真的吗?太好了,那九皇子的蛊终于能解了!”
  戎修听到动静,忽然间回了头,眸中略过复杂的情绪。
  他动了动唇,对滕春挥了挥手。
  滕春看了看明显气息纷乱的戎修,又看了看无辜睁着大眼睛捋胡须的人,不着痕迹的憋了憋笑,遥遥地对颜小茴行了个礼,悄无声息的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颜小茴有些尴尬:“这就走了?”
  她看了看戎修:“我是不是醒的有些不是时候?”
  戎修忽然脸色一沉:“胡说什么!”他从来就没有事瞒过她!
  他冷冷的斜了她一眼,从桌案边站了起来,俯身蹲在轰隆隆燃烧着的炉火旁。
  没一会儿,端了个瓷碗走到她的床榻旁:“给你,快趁热喝了!”
  颜小茴抽了抽鼻子,看了碗中红褐色的汤水:“红糖姜水?”
  戎修点点头:“嗯,驱寒的,快趁热喝了吧!”
  颜小茴怕他拿着烫手,连忙伸手去接,不想戎修却将手往后一缩:“就这么喝吧,我拿着,不然碗太烫,你拿不住。等凉了,又不见效了。”
  此刻他周身散发着寒气,冰冰冷冷的,颜小茴不敢拒绝,只能就着他的手喝了。
  感到他灼热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头顶,她有些不自在,连带着觉得耳尖有些热:“这是你熬的?”
  戎修不着痕迹的点点头:“嗯,别人我不放心。”
  一向高傲的他居然肯为了她屈尊降贵做这些事,想到他高大的身影吃力的蹲在火炉边,守着砂锅等它一点一点烧开,颜小茴就觉得心头滚烫。
  自从来到这里,她遇到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可是她知道,这些人都比不上他对她好。
  颜小茴低下头,就着他的手一口一口将温热的红糖姜水喝下去,不光是身体,连心都开始暖了起来。
  眼睛一瞟,看到他托着汤碗的手。
  滚热的温度透过薄薄的瓷碗狠狠地烫灼着他的手指,泛起刺眼的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