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 火药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可他却仿佛不觉,兀自将碗托着稳稳地。
  颜小茴心里一酸,眼睛也跟着一热,连忙垂下眼帘快速的眨了几下眼。
  戎修见她心不在焉,睫毛不停的乱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心像被谁狠狠捏了一把,连带着拿着瓷碗的手也用了力,仿佛要将它捏碎一般:“你就那么担心九皇子?”
  颜小茴一怔:“啊?”
  看着他眼中复杂的神色,颜小茴快速的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眼前又掠过刚刚在树林里,他无助又不安的模样,忽然间很想跟他解释。
  她耐心十足,语气柔柔:“我是很担心他,但是我说的担心跟你心里想象的不是一种。”
  戎修黑曜石般的眸子一直紧锁着她,似乎要用强大的吸引力将她吸进去:“那是哪一种?”
  颜小茴看了看已经见空的碗底,伸手将汤碗从他手里拿过来放到一边。
  “本来咱们这次清剿轻云山的计划不是原定由你先熟悉山上的地形,再与山下的潘大哥里应外合嘛!可是半路上出了九皇子中蛊的这件事,行动多少受了不少影响。时时刻刻都要顾忌着他身上的毒蛊,不敢将土匪们逼的太紧,就怕他们狗急跳墙。万一九皇子有什么闪失,咱们可谁都担当不起,所以我才担心。可是现在,知道他中的蛊并非什么难解的毒蛊,不必再受制于人,一直悬着的心总算能放下一半来了,接下来的事情估计也会变得很顺利,所以我才觉得松了口气。”
  颜小茴清眸浅笑:“所以,你用不着吃醋!”
  戎修一张俊脸忽然间泛红,他视线一偏陡然间拽起一旁的被子盖在她身上,将她团团裹住:“谁吃醋了,睡你的觉吧!”
  颜小茴被他按在床榻上,看着他窘迫的样子弯着嘴角乐不可支。
  戎修懊恼的在她身边坐了一会儿,仿佛忽然间想起什么似的,忽然间眼睛一亮,嘴角翘起一个愉悦的弧度:“你这么明明白白的跟我解释,是不是证明在已经开始承认我了?所以才不想让我误会?”
  颜小茴被他强烈的眼神看得不自在,连忙将头缩在了被子里,瓮声瓮气:“谁说的,才没有,我是不想让你瞎说,没的坏了本小姐的名声!”
  戎修却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凑过来在她脑袋上揉了一下,温声说道:“跟我一张榻上睡了这么久,你名声早就坏了!小野猫,让你承认心里有我,就这么难?”
  颜小茴的脸发红,心也跟着扑通扑通的,干脆闭上了眼睛装睡。
  戎修轻笑一声,在她额头上落下一记轻吻:“你先睡吧,我去滕春那儿一趟。”
  颜小茴心里抓狂,你去就去呗,跟我说什么!
  也许是那碗红糖姜水喝的及时,发挥了作用,她身上又被戎修裹了两层厚厚的被子,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除了稍微咳嗽几声,已经大好了。
  外面天气阴阴沉沉,一层层乌黑的云彩似乎要把整个山寨压垮,空气里飘来浓郁咸湿的味道。
  颜小茴披着衣服站在窗口看了一小会儿,果不其然,不到一柱香的功夫,天空陡然变暗,好似傍晚时分的天色,一片昏暗之中,树林上方有什么一闪,接着,轰隆隆的雷一下子劈了下来,刚开始只有三两滴的雨水霎时变成了瓢泼大雨。
  秋风卷着雨水席卷进窗户,湿淋淋的溅了她一胳膊。
  忽然门闩一响,戎修沾着一身雨气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将手中的油纸伞一收放在门口,回头看见窗边站着的人,浓眉一拧,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来,不由分说的把窗户关上。
  他不满的看了她一眼:“嫌身体太好了是不是!昨儿刚受了风寒,好不容易好点儿了,今天又吹冷风!”
  颜小茴撇撇嘴:“在屋里呆着太闷了,偶尔开一下窗透透风嘛!”
  眉毛上,肩膀上都或多或少的落着雨珠,她从袖口里掏出条帕子给他擦了擦:“我还没问你呢,这么大雨去哪儿了?”
  戎修微微低俯了身子配合她的高度,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我去山寨里找宝贝去了!”
  说着,手在怀里一摸,掏出两个纸包来。
  “不知道有没有被淋湿!”
  颜小茴伸手将纸包打开,一包浅黄色的粉末,一包黑色的粉末,她欣喜的抬头:“硫磺粉和草木灰?”
  戎修点点头:“硫磺粉是在山寨里找的,草木灰是滕春特意拿柳枝的表皮晒干了,点燃后收集的。没了树皮里的油,燃烧的更快!”
  他伸手指了指颜小茴藏在床下的铁锅:“如果制好硝,再配好火药,依你看需要多长时间?现在既然知道了九皇子中的是什么蛊,在轻云山也就没有拖拖拉拉下去的必要了。山寨的地图我已经绘制好,早就让滕春给潘束传下去了,重要的攻寨地点已经标记好。等你这边的火药配好了,咱们就可以行动了。”
  颜小茴估算了下:“想要把山寨的城墙炸开,火药的剂量不能太少,那锅里的土基本上都得熬制,才能有足够多的硝。现在开始的话,火一直不停,估计也要等到晚上,再按照比例配制……唔,怎么也得明天凌晨才能出来结果。再加上在山寨里安放的时间,你告诉潘大哥明天再行动好了。”
  戎修思忖了下:“你刚受了风寒,需要休息,过度劳神的话身体恐怕承受不住。要不先缓一两天再说?”
  颜小茴连忙摇头:“那怎么行,多在山寨呆一会儿就会多出一分危险来,咱们一定得抓紧时间!”
  她说做就做,从桌上拿来火折子,走到火炉边作势要点炉子。
  戎修微微叹息了一声,将她手里的火折子拿走:“这些粗活我来做,你只要在旁边吩咐就好了。”
  说着,高大的身影蹲在火炉边,将一团枯草用火折子点燃了塞进灶口,等火焰燃烧的红彤彤的,又往里面扔了两根木柴。
  颜小茴指挥着他将铁锅放在炉灶上,在土里加了水,用温火煮,并不停的用木棒搅拌。
  不知过了多久,漏钟连响了十几下,颜小茴脑袋一晃,一下子从梦中惊醒。
  她腾地一下从床榻上坐起来,迷茫的看着一直守在火炉边的人。
  她明明记得她是一直呆在戎修身边的啊,究竟是什么时候睡到榻上去的?
  戎修听见动静,回了头,眉眼温和一笑:“你醒了?”
  颜小茴瞟他一眼:“是你把我放到榻上的?”
  戎修重新扭过头,拿着蒲扇在灶口扇了扇:“不是我是谁,难道你还想有第二个男人那样抱着你?”
  颜小茴没好气的瞟他一眼,但是看他依然保持着之前的坐姿,脖子都有些僵硬了的样子,忽然有些心疼,走过去接过他手里的活儿:“行了,现在我来吧,你去榻上躺一躺。现在水基本上都挥发掉了,不用管了,把它拿到凉快的地方,等它自己沉淀就行了。”
  戎修却不给她机会,先她一步将锅从炉火上端了下来,放在了墙角。
  将一直燃着的炉火熄灭掉,戎修抬起胳膊直了直身子,一个懒腰过后,胳膊一下子抚上了颜小茴的肩膀:“好了,这下差不多了,咱们回榻上躺着去吧。”
  颜小茴拨开他的手,伶俐的闪到一边:“谁跟你一起,你愿意躺你就自己过去,我睡好了!”
  戎修却不依不饶的缠上来,不顾她的挣扎将她橡根水葱一样倒拔起来扛在肩上:“我媳妇总是口是心非,其实心里喜欢着呢,我都知道!一二三,走喽!”
  颜小茴气极,挥拳打他都没用,一下子被他扔在了榻上。还没等她坐起来,戎修伸手将一旁的被子裹在她身上,接着长腿长手一搭,隔着被子将她紧紧抱住。
  颜小茴的身体被他箍的又紧又重,丝毫动弹不得。
  “戎修,你放开我!”
  戎修却“嘘”了一声,下巴搁在她头顶上来回蹭了两下:“别说话,我看了一整天的炉火,现在眼睛又干又涩,你就让我睡一会儿吧!”
  嗓音里带着深深地困意,像是撒娇又像是耍无赖。
  颜小茴被他身上淡淡的兰草香包裹着,听着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的打在房顶的声音,和不时轰隆作响的雷声,忽然间觉得,无论外面是刮风还是下去,这个男人的怀里仿佛始终如一的安稳。
  等两人再次醒来的时候,屋里整个都陷入了黑暗,外面依然电闪雷鸣。
  戎修点了火折子,将放在墙角的锅盖打开,用手里的灯照了照,上面果然凝结了厚厚一层白色的小颗粒。
  颜小茴用木棍将它们拨到油纸上,正式开始配制火药。
  说实在的,虽然一直是她信誓旦旦的要制作这东西,但事实上她也只是原来在书上看到过,对于实际操作一无所知,只能一点一点摸索。
  由于不知道确切的比例,她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制成不同比例的火药装在竹筒里,一个个标记清楚,再在外面用棉线留出一根引线来。
  但是点燃后效果究竟怎么样,没有人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