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天外来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戎修冷眸微闪,眼中划过深深的戒备,只一瞬间,但还是让大当家的敏锐的捕捉到了。
  大当家在心里冷哼一声,到底是年轻人,即使再沉得住气,再精于算计,到头来还是会露出马脚。
  他抬起枯树枝一般的手,拇指和食指握成了一个圆圈放在嘴边。
  一声尖锐的呼啸从他嘴里吐出,几乎刺穿在场所有人的耳朵。
  颜小茴像耳鸣了一样,两耳嗡地一声,忍不住抬手捂住了双耳。
  这时,外面传来一声犀利的鸟鸣,待眯起眼睛去看时,一只硕大的鸟扑腾的两只巨大的羽翼像一阵疾风般呼啸而来,在颜小茴等人的头顶扇动起巨大的气流。
  颜小茴只觉一大团黑色的东西扑了过来,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对上一双青绿色锐利的眼睛,和喙上明显的倒钩。
  这不是普通的鸟,居然是只枭!
  视线下移落在枭铁钩一般的喙上,有什么东西正挥舞着翅膀不停的挣扎,细看之下原来是只鸽子。
  大当家的将左臂缓缓一抬,枭像是看得懂一样倏地在屋里盘旋了一圈,乖乖落在了他的小臂上。他右手手心向上,枭呷了呷嘴,被紧咬着的鸽子一下子掉落在他的掌心。
  鸽子身上的禁锢没有了,扑腾了两下翅膀刚要飞走,一下子就被他枯枝般的手指捏住。
  他的手在鸽子脚上带着的脚环上熟练的一拈,就取下来一张小拇指般宽窄的纸条。
  大当家眼带笑意看了戎修一眼:“这枭可是我亲自爬到云杉树上的巢穴里抓下来的,到我手上的时候才刚刚睁开眼睛。它一直跟着我近五年了,除了我亲自喂食,别人给它的一概不吃,可比有些见利忘义的讲义气多了。而且,它的嗅觉可是相当敏锐,我只让它嗅了嗅你们几个身上的味道,它就帮我抓到了由你们放飞带着你们气味儿的信鸽儿,这么能干,我就是想不知道你们偷偷摸摸的计划也不行了!”
  他将字条徐徐展开,里面圈圈点点的字符陡然间呈现在几人面前。
  鬼画符一样的标记,谁都不知道写的什么,但是大当家的却仿佛读者再寻常不过的文字:“箭已在弦,子时放弓!”
  他嘴角挑出一个极为得意又带着讽刺的弧度:“哼,暗中自作聪明搞些小动作还以为别人根本发现不了,你也太嘀咕我轻云山的实力了!跟你们官府斗了这么多年,要是连个暗号都弄不懂,那我也别当这轻云山百十来位兄弟的头领,去你们衙门擂鼓招安算了!”
  话音刚落,他面色陡然一冷,平日里眉眼带笑的模样登时尽数消散,目露凶光,煞气十足。
  他将手里的鸽子紧紧一捏,接着随意向空中一抛,小臂上落着的枭鸟忽然扑腾了羽翼起飞,两只带着铁钩似的大掌将还在空中挣扎的鸽子猛然抓住,箭一般从屋里冲了出去,消失在了茫茫夜色里。
  大当家的视线扫过戎修等人的脸,手指在椅背上敲得咚咚咚作响,像鼓点一样蛊惑人心:“年轻人们,单凭你们几个是斗不过我的。外面几百位兄弟已经将你们团团包围住,每人吐口唾沫都能把你们淹死,识相点儿就乖乖投降,那咱们之前商定好的事儿还能作数。如果你们不识相非要硬拼,老夫我也就不讲什么情面,顾不得以多欺少胜之不武了!”
  他一颗脑袋向前探着,露出枯瘦如柴青筋横流的脖子:“怎么样啊,戎小将军,九皇子?”
  戎修抬起眼帘,寒潭一般的眸子闪烁着琉璃一般的绚烂的颜色。他勾唇浅笑,大手负在背后:“大当家的,现在这些话说出来,恐怕还为时尚早吧!”
  他目光越过大当家的头顶,穿过房门,掠过门外黑压压的一群人,仿佛看到了什么好玩儿的事情,玩味一笑。
  饶是大当家的这几十年来见过不少世面,却也不得不承认,此时此刻,他莫名的被一个乳臭未干臭小子笑的头皮发紧,心下不安。
  仿佛是为了印证戎修嘴角那抹浅笑,山寨哪里忽然间传来震耳欲聋的两声巨大的响声,接着冲天的火光将山寨西边整片天空照亮。
  外面有人大声呐喊:“累累白骨戎家军,铿锵有力戎家魂,百世风雨永不老,轻云老巢握手中!”
  刚开始是一个沉重高亢的男声在喊,渐渐的,附和声越来越大,声音越来越厚重,越来越嘹亮,到最后简直振聋发聩,连脚下的土地似乎都跟着在颤动。
  颜小茴配制的火药将轻云山坚固的岩石墙炸开两道天门,山下的戎家军前伏后即,一眨眼的功夫就与山上的土匪厮杀在一起。
  大当家的眼见屋外一阵混乱,到处都是刀光剑影。
  阿峰一边将剑直直的逼向戎修,一边看了看身后的大当家:“大当家的,他们的人上来了,我护着您先撤到安全地带吧!”
  大当家的却不动,兀自老神自在的看着戎修,仿佛外面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不过是顺着山下上来几个毛头小子罢了,我们山寨少说也有百十号的人口,还怕了他们不成!”
  他冷笑一声:“哼,擒贼先擒王!有了王,不怕他们不服!”
  他双手在椅子上一拍,整个人忽地站了起来,紧接着手掌一抬,带起一阵掌风,硬生生的向戎修劈去!
  阿峰余光看了大当家一眼,连忙剑柄一转,直逼九皇子。
  大当家跟戎修过了几招:“臭小子,虽然你是戎老爷子的孙子,得了戎老爷子的真传,但是想要跟我比,还嫩了一点儿!”
  他招数诡异,刚开始戎修还能略占上风。可是渐渐的,戎修发现,自己的力气传到大当家的身上仿佛都被他化解了一般,加倍作用到了自己身上,仅仅几个回合,他就开始吃不消起来。
  而九皇子那边,虽然比阿峰功夫要高超的多,可是他还要顾及一旁忽然间窜出来的大胡子等人,一对多,也很是吃力。
  戎修伸出一掌将大当家踢在他肋下的脚隔开,余光一扫,没有看到颜小茴,然而就是这一分神的功夫,居然被大当家一记飞腿刚刚好好踢在了心口窝,胸腔顿时传来一阵钝痛。
  打斗开始就被滕春塞到桌下的颜小茴看到戎修脸色骤然变白,一颗心想被谁紧捏了一下,呼吸都发紧了。
  颜小茴咬咬唇,看向门外,潘束他们怎么还没到!
  冥冥之中好像是听到了她的祈愿一般,头顶的瓦片忽然间被人揭开,潘束一张大脸一横,身子一纵猛然间从房顶窜了下来,仿佛天外来兵,将要落地的瞬间顺势向前一踹。
  大当家的听到背后的声响,狡猾的向周围一躲,饶是这样,还是被潘束身上的气冲的一个趔趄。
  还不急想这群人是什么时候藏在屋顶的瓦片之上的,土匪一个个红了眼,见到戎家军不管不顾就向上扑。
  潘束一边跟人打斗一边看了眼藏在桌下的颜小茴,忽然大手在腰间摸了摸,掏出什么东西往桌下一掷,正好落在了颜小茴的脚下。
  他一双虎目俏皮的眨了眨:“弟妹,这东西有用,你可收好了!”
  颜小茴低头一看,乱糟糟卷曲着的纸上依稀写着《青西异事》,这不就是记载着蛊毒的那本奇书嘛!
  她连忙伸手去拿,可是潘束的大嗓门不光她一个人听到了,也成功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力。
  本来有长长的桌布垂下来,屋里又混乱,土匪并没有发现她的踪迹,可是潘束这一嗓子喊出来,恰恰为土匪提了醒。
  一个大鼻子一下就窜了上来,大脚一下子踩在颜小茴去拿书的手上,将她踩的一疼,“哎呀”一声叫了出来。
  看她痛苦蹙眉的模样,他反而像是燃起了莫大的兴趣一般,脚下狠狠一撵。
  手骨发出嘎巴嘎巴的响声,颜小茴想爆粗口:娘的,再踩老娘的手就要废了!
  戎修正被大当家的和几个土匪合围分身乏术,余光看到桌下的颜小茴痛苦的样子陡然间一怒,不由分说的从合围中冲了出来,冷剑一挥将大鼻子麻利的解决掉了。
  代价就是,他的后背和手肘各处都被围攻的几人借机刺伤。
  刺目的鲜血浸湿了他残破的衣服!
  但他却仿佛毫不在意,连看都不看一眼,眉间眼角带着紧张的神色将颜小茴从桌下拉出来,护在自己身边。
  经过连番的打斗,他说话有些气喘吁吁:“你怎么样,手手没有事?”
  颜小茴活动了下手指,又转了转手腕,筋骨没断,但是右手尺骨明显骨折了,一动就钻心的疼,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可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她不敢惹他分心,连忙摇摇头:“我没事,你放心吧!”
  说话间,周围又有人扑上来。
  早知道一旦与轻云山山的土匪碰头,就一定有场硬仗要打。但是,戎修不得不承认,这群土匪与之前他在战场上遇到的那些敌军有很大的不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