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摔傻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心里大惊,她右手尺骨受了伤,本就用不上劲儿,突然被上面那人冷不丁一喊,吓的左手一松,脚底一滑。
  若不是腰上还紧紧拴着绳子,势必要坠入万丈深渊。
  九皇子见她身子悬空着,在上面荡来荡去,身体眼看着就要撞到山崖上,连忙提醒她:“小心,千万别磕到头!”一边赶紧伸手将绳索稳住。
  颜小茴试图用两条腿在崖壁上一点一点触碰,借此稳住自己的身体。
  可是,崖顶上的人显然不想给她这个机会,他的身子越过城墙墙外探,一双手一下子抓住了顶端的绳索。
  颜小茴急的满头冒汗,慌乱之中手脚并用,总算是回到了正常的姿势。她抬头一看,崖顶的人正一动不动的盯着两人,火光映衬之下的脸额外可怖。
  “九皇子,怎么办,来人了!绳子现在在他手上呢!”
  九皇子抓紧绳子,回头向下看了一眼。
  天色本来就漆黑一片,山谷下面更是一片死寂,像漩涡一样,一不小心就会被卷入一般。
  他将右手中的绳索在手腕上绕了绕,抬起头,盯着崖顶上探出的人头,左手悄悄摸进靴子,拔出一柄匕首来。
  忽然对颜小茴大声喊道:“低头!”
  颜小茴下意识将头向下缩了缩,说时迟,那时快,一柄匕首飞速回旋着掠过她的头顶,带起呼啸的风声。
  只听头上一声惨叫,接着有什么从上面流了下来,温温热热的,堪堪擦过她的肩膀。
  颜小茴禁不住尖叫一声,九皇子连忙出声:“不要抬头,不要乱想,镇定一点,很快就能下去了!”
  深深吸了口气,按照他的吩咐一点一点向下移动。
  可是,命运的大手仿佛是一双魔掌,头上又传来一个男子的叫喊声:“老刘,老刘,你怎么趴这儿了?快醒醒,看到九皇子了没?”
  男子将老刘的身体板正,见他的咽喉处赫然插着一柄匕首,气的大声咒骂:“他娘的,这个狗崽子!”
  男子将老刘放在一旁的地上,整个人趴在老刘刚刚趴着的地方,黑漆漆的,只能看见两个大轮一样的东西,上面绕着绳索。
  他这人从小就比别人矮,四肢都比较短小,伸手够了两下都没够着。
  他咬了咬牙,咒骂了一声,将一旁的火把拿在手里,接着,毫不犹豫的扔了下去!
  火把上本就涂了松脂和硫磺,扔下去的瞬间遇到山涧的风,火把“呼啦”一下陡然变成了一个火球。
  颜小茴听见头上有什么东西发出燃烧时滋啦啦的声响,一抬头豁然看见一团火光正从自己头上飞下来。
  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九皇子的脚撑在崖壁上,奋力一蹬,整个人一下子飞跃了一个人身的距离,将颜小茴紧紧抱住护在怀里。
  接着整个人随着绳索在空中一荡,侧身避开了垂直落下来的火球。
  可是,纵使他反应机敏,动作迅速,火球掉下来时分裂出来的一个小火苗还是掉落在了他的后背上,烫的他忍不住闷吭了一声。
  他细微的变化被颜小茴听在耳中,连忙出声问道:“九皇子,你没事儿吧?”
  九皇子在她头顶深深地喘息了一下,声音里带着隐忍:“没事,不要紧!”
  借着刚刚的掉下去的火光,崖顶的男子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十几丈之下,依附在一根绳索上的一对男女,其中一人,分明就是今天乱局的始作俑者之一!
  山寨里厮杀的声音渐渐逼近,他扭头看见几个官兵正向他这个方向奔跑过来。
  他阴笑一声,声音如鬼魅一般在山谷中卷起一阵令人起鸡皮疙瘩的回音。
  “今天轻云山看来要毁在你们这群狗杂种的手上了!老子活不了,你们一个都别想苟活!”
  他回身从老刘的腰间拔出一柄长刀,锋利的刀刃对准了绳索。
  男子大笑一声:“黄泉路上见吧,九皇子!”
  话音刚落,绳索一下子被斩断!
  手上可以攀附的东西忽然消失,颜小茴和九皇子同时失重般坠落下去!
  下落的瞬间,颜小茴本以为她会很害怕,会张牙舞爪,会大声尖叫。可是当最坏最不想发生的事情真的在她身上发生了,她发现自己竟然出奇的镇定。
  甚至抓着九皇子的手,下落的过程中,见他拔出腰间所佩的长剑狠狠戳进面前的崖壁,试图借此停下来时,她也眼疾手快的拔出自己腰间用来防身的匕首配合他!
  然而,周围的崖壁都是坚硬的岩石,两人下坠的速度又如此之快,他们的手被崖壁反馈回来的力道所慑,疼的刺骨,但是,人还是停不下来!
  耳边是呼呼地风声,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紧紧抓住九皇子的手。
  她轻笑了下,难道这就要死了吗?话本里主人公若是坠下悬崖,不总是会挂在树上吗?可是为什么到了她这里,整个崖壁居然寸草不生?
  思忖间,整个人“噗通”一声跌进了哪里,冰凉刺骨从四面八方涌来,包裹着她,同时倾袭了她所有的感官!耳鼻喉同时有大量冰冷的,带着咸涩的水灌进来,她连呛了好几口。
  他们掉进了水中!
  失去意识前,颜小茴唯一的想法是,她已经没有力气凫水了!
  不知过了多久,有什么东西粗粝的刮过她的脸,身下也像是睡了钉子板一样一阵一阵尖锐的刺痛。
  她使出全身的力气,努力睁开眼,忽然间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或是尖利或是圆润的石子上,两条腿还浸在水里。
  波纹随着奔腾不息的水流在她身上一漾一漾。
  她动了胳膊,右手尺骨已经折断,凸出了一大块,稍微一动就带起一阵剧痛。
  她只能用左手撑在岸边的石子上缓缓坐起身来,这一动,不知牵动了身上哪里的伤处,又酸又疼。
  打眼看时,两只手掌、手肘和双腿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擦伤,伤口已经被河水浸泡的有些浮肿,衣服也破破烂烂,全是撕裂的口子。
  她抬起头看向四周,如果不是这么狼狈的话,这是个景致相当不错的地方。
  身下是一条清澈见底的湍湍小河,河的两岸是巍巍高耸的苍山。时值初秋,微风拂动,层林尽染。
  但无论向前还是向后看,举目所到之处,都不见轻云山的断崖。想必当时坠落下来,跌进了某个河水里,又被河水带到了这里。
  从周围的情形来看,这里离轻云山恐怕已经很远了。
  不知戎修他们怎么样了?
  她缓缓的从水中站了起来,俯身拧了拧身上湿答答的衣服,忽然间想起九皇子来。
  掉下来的瞬间,她一直紧紧拉着他的手。现在她活下来了,那九皇子怎么样了?现在在哪儿?
  她身上又疼又冷,此时东方已经渐渐露出鱼肚白,没有太阳,周围都阴沉沉的,一点儿温度都没有。
  她很想找个地方坐下来暖暖身子,处理处理身上的伤口。可是,现在不是舒舒服服坐着的时候,她得找到九皇子。
  两个人拴在一条绳子上的时候,他曾拼尽力气保护自己。可是现在曾经紧紧绑在两个人身上的绳子,一端还系在她的身上,而另一端却空空荡荡的。他生死未卜,她怎么能坐得住呢!
  哆哆嗦嗦的抱着双臂,颜小茴开始沿着河流的方向顺着下游继续走。
  脚上的鞋不知什么时候掉了,赤着一双小脚踩在岸边嶙峋的石头上,每走一步都很是艰辛。她从两旁的树木上摘下几片叶子捏成厚厚的一层,包在脚下,用半枯黄的野草系住。但是,没过多久,树叶就被磨烂了。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她的脚下已经没有了感觉,眼神向前方一瞟,猛然间发现一个白花花的人影。
  她心里一提,也不顾脚下了,连忙拽着破烂不堪的裙摆小跑了过去。
  九皇子整个人都躺在水里,脸色惨白,脸上污秽不堪,还沾着几丝血迹。
  颜小茴肩膀在他身边蹲下,用完好的左手去试探他的鼻息和颈部的动脉。
  不知道他在这水里泡了多久,整个人呼吸几乎就找不到,只有颈动脉不时微弱的跳动两下。
  颜小茴深深吸了口气,握住他的手,试图将他从河里拽上岸去。
  可是,他身上穿了宽大的衣服沾了水拼命下沉,重得很。她的另一只手又使不上力气,只能改为用胳膊勾着他的腋下,一路托托拽拽,总算是将他弄上了岸边躺好。
  她伸手解开九皇子的衣服,把多余的累赘卸掉,让他平躺着,把后背垫高,不停地为他做心肺复苏。间隔了一会儿,又把他的嘴张开,捏住他的鼻子,对着他的嘴吹了一口气。如此反复了几次,九皇子的胸廓稍微隆起来了,突然扭头吐了一口水,睫毛微颤缓缓的睁开了眼。
  也许是在水中泡了太久,他脑子里面还有些混沌,此刻他只是一动不动的盯着颜小茴,微微发怔。
  虽然人是醒了,可是两人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难保摔坏了哪里。
  见他只是睁着眼,目光无神,颜小茴的心猛然一提,不会是摔傻了吧?
  她赶紧扶住他的头,冰凉的手指在他脸上拍了拍:“喂,你没事儿吧?还记得我是谁吗?”
  她伸出一根手指:“这是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