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一章 毒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九皇子睫毛微动,看了看她的手指,缓缓开口,声音带着刚刚醒来的沙哑:“一。”
  颜小茴的一直提着的一颗心猛然间归位,还好还好,没摔坏脑子就行!
  她避开受伤的右手,将左手放在他脑后,一点一点扶他坐起来。
  九皇子就像是个大孩子一样,乖乖的配合她,任凭她摆弄。
  正当颜小茴的松了口气想要问他接下来怎么办的时候,他忽然间扭过了头,睫毛扑闪了两下,带着淡淡的疑惑:“可是,你是谁?是我娘子吗?”
  脑中仿佛闪过一声巨雷,炸的她外焦里嫩。她瞪大了猫一般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不是吧,你、你不记得我了?”
  九皇子依然是那副表情,颜小茴心里哀嚎一声,这可怎么办才好!
  也许是她脸上的表情太过色彩斑斓,他歪了歪头:“你不是我娘子吗?那刚刚为什么亲我?”
  颜小茴下意识咬了下唇,避开他的目光:“这应该怎么解释,你刚刚溺水了,我只能帮你做人工呼吸,不然你没有意识,呼吸又微弱,也许会死。我这不是亲,是用来救你的一种方式!”
  她语无伦次的解释着,目光在周围划了一圈重新回到九皇子脸上时,只见他的嘴角翘起,眼里都是浓浓的笑意。
  颜小茴怔了一下,猛然间噤了声,终于察觉到他笑容里的别有意味。
  她忽然间扑上去掐他的脖子,大喊:“什么呀,你根本就没傻,居然骗我!”
  九皇子被她掐着脖子,笑意更浓了,愉悦的笑声从他口中溢出。
  颜小茴气极,面色一冷:“你这人怎么这样,我怕你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摔坏了,正为你着急呢,你居然装失忆把我耍的团团转!我就这么好欺负吗?”
  她忍不住用左手狠狠捶了他胸口,九皇子居然连躲都没躲,生生地受了她一拳。
  这一拳她其实是使了些力道的,打完之后她的手都隐隐有些发麻。
  脾气发过了,他又毕竟是皇子,颜小茴不好揪住不放,缓缓的从他身边站起来。
  九皇子不知为何,看似心情愉悦十足的盯着她。颜小茴不知不觉被他的情绪感染,心情竟然也不坏。
  说实话,这些天在轻云山,没有一天她不提心吊胆。尤其经过了昨天,又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她心情多少是有些郁闷的,可是忽然间被他这样一闹,颜小茴一直郁结在心口的气忽然间消散了不少。连带着对他说话也胆大了起来,不大顾忌身份了。
  她挑了挑眉,斜眼看了下九皇子:“喂,你一直不都一副老神自在的样子么,看什么都淡淡的,怎么忽然间也跟戎修似的,没个正行?”
  提起戎修,他不知道怎么了,眉宇间和眼角的笑意忽然敛去,仿佛忽然间又回到了那个不苟言笑,看不出情绪的九皇子。
  颜小茴也有些沉默,他们两个从轻云山逃出来的时候,山上正打的火热,不知道戎修他们怎么样了,他……有没有受伤?
  九皇子看了一眼明显有些心不在焉的颜小茴,双手一撑,从地上站起来,看了看四周的情形,转了话题。
  “照现在的样子看,咱们俩或多或少都受了不少的伤,这里离轻云山又有些距离的样子,不如先找个可以暂时落脚的地方包扎整治一下,弄点东西吃,歇歇脚再做打算。”
  他这一番话,确实说道点子上了,不说别的,但看现在两人这副狼狈的样子,连双像样的鞋都没有。想要就这样走出去,实在是有些异想天开。
  她点了点头:“好吧,咱们先顺着这条河往上游走一走,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适合落脚。而且,咱俩一路是被河水从上游冲下来的,沿着河水往回走的话,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遇到从上游下来找咱们的人了!”
  九皇子伸手在自己湿淋淋的衣服上拧了两把,刚要走,忽然间觉得自己心口一阵钝痛。一股股酥麻的感觉从心口处不停的流窜到四肢,眼前的景物和人都扭曲了起来。
  他晃了晃头,试图将这种不适的感觉赶走,可是,整个人越来越头重脚轻起来,他控制了又控制,双脚依然如踩着棉花一般,忽然瘫倒在地。
  透过眼前扭曲的景象,他瞪大了双目看向自己的双手。
  手上的血管忽然间膨胀起来,有什么在里面流窜!
  他心下大骇,糟糕,是五毒蛊,居然在这个时候发作了!
  颜小茴正低头往前走,思索着心事。走着走着,猛然间发现周围居然没有人!
  她回头寻找,一下子看见了身后几步之外蜷缩着身子的人,她心里暗叫槽糕,连忙跑了过去!
  他额头青筋爆出,双目瞪得血红,两只手抱着自己的臂膀,似乎在压制着什么东西。
  颜小茴被他的样子骇了一跳,连忙跪在地上,作势伸手去扶他:“喂,你怎么了?哪里疼,伤到哪里了吗?”
  在这荒郊野外的地方五毒蛊发作,纵使它再好解,此刻也没有办法了!想到自己马上就会七窍流血而死,九皇子深深地喘了两口粗气,心下诧异,此刻居然没有一点儿留恋不舍,不甘心的感觉。
  他嘲讽一笑,百里叶肃啊,百里叶肃,你原来真的对这个世上再无可恋了!
  身上忽冷忽热,血液在血管中一下收缩一下暴涨。他痛苦的拧了拧眉,没有焦点的目光忽然间落在颜小茴的身上。
  她正蹙着秀气的眉,涨红了一张脸在他身边说着什么,可是他已经听不到了,耳鼓里只剩下血液在身上窸窸窣窣流动的声音。
  他眼睛睁得大大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可他还是嗫嚅了嘴唇,问出了这一刻他最想问的话:“你这……是在为我担心吗?”
  颜小茴欲哭无泪,刚刚把自己耍的团团转,像狐狸一样偷笑。现在怎么忽然间就成了这副模样?她凭借自己的所学所得,都看不出他这是怎么了!
  虽然,她跟他连朋友都算不上,可是,经过昨晚,他们俩也算是一起经历了一次生死,让她丢下他不管,怎么可能?
  听到他有气无力的问话,颜小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她两手扶住他的肩膀:“你先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你快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感觉,到底是怎么了?”
  她眼中带着急切的情义,九皇子看了半晌,忽然间开始在脑海里搜寻自己将近二十年的记忆,好像还从来没有一个人,因为自己这般惶急过。
  他忽然眼神一黯,将眼帘垂下来覆盖住眸中的眸中情绪,使出全身的力气将胳膊一甩,打掉她抚在他肩膀上的手。语气也恶声恶气:“我怎么样都不用你管,你给我走,快点儿走!我不想看见你!”
  颜小茴没想到他忽然间变了脸,情绪波动这么大,被吓了一跳,整个人也被他狠推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她不死心的又凑过去:“干嘛突然这样,你说你怎么了,我好帮你啊!”
  可是,九皇子干脆将脸背了过去,将头躲进自己的臂弯里。他现在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让她看见这样的自己,不能让她看见自己七窍流血的恐怖模样!
  颜小茴在一旁急的跺脚,忽然,有什么在她脑海里闪过。她反应过来时,抬手猛地在自己头上敲了一下!
  颜小茴啊,颜小茴,你怎么这么笨!他一不是受伤二没有流血,却痛苦成这个样子,连说话都喘粗气,整个人还青筋暴流,不是蛊发作了还能是什么!
  她连忙站起身在自己身上搜寻,山寨里的时候,潘束明明把《青西异事》塞给她了。
  她伸手往自己怀里摸了摸,摸到了已经湿透了的书。
  这本书由于年代久远,本来就残破不堪,又跟着她在河水里泡了大半个晚上,此刻拿出来的时候书页和书页之间早就粘在了一起,字迹模糊氤氲成了一片。
  太阳渐渐从东方生起来,可这个时候,每每确是一天之中最冷的时候,她身上一直湿漉漉的,此刻更是四肢僵硬,哆嗦的不行。
  可是,她现在已经无暇顾及自己了。
  她将书摊放在一个平坦的石头上,伸出两只手小心翼翼的将书页一层一层揭开。
  九皇子整个人痛苦的呻吟着,颜小茴不知道他身上这蛊毒一旦发作,多久会致命。她只知道,现在他的一条命都在她身上,他是生是死,只能依靠她了。
  因此,她一定要快一点,再快一点,一定要想办法找出这书中解五毒蛊办法的所在。
  可是,越是着急,手下越是僵硬的不听使唤,好不容易将书页翻开,里面写的却都是小篆。本来她认识的繁体字就不多,用了小篆誊写就更难辨认了!
  她发誓,她这一辈子从来没有一刻这么着急慌乱过,即使她被颜海月下毒,叼着芦苇杆战战兢兢的藏在水下的时候;即使前一天断崖上绳子被人中途砍断的时候,都没有这般心焦过!
  眼睛正在晦涩难懂的古书上流连,忽然,九皇子的身体猛地抽动了一下。
  他拧着眉,脸色惨白,一歪头,呕出了一口黑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