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 救我出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大惊失色,连忙拿了书小跑过去。
  吐了血之后,九皇子精神萎靡起来,呼吸也开始明显吸进去的气儿少,呼出来的气儿多。
  都说心为神之居、血之主、脉之宗。以他现在这种种表现来看,这五毒蛊已然开始渗透进了他的心,再拖下去要出人命的!
  颜小茴急的头大如斗,她身上湿透了,被山涧的小风一嗖冷的发抖,可是额头上却徐徐流下豆大的汗珠。
  来不及将古书细看,她几乎一目十行,捏着书页的双手指节泛着刺目的苍白。
  终于,在书的一角,她惊喜的发现了关于五毒蛊的记载,她激动的几乎拿不住书了。
  可是细看之下,关于五毒蛊的记载却只有切碎了的豆腐块一般大小,而且言简意赅。
  五毒蛊,是以蝎子、蜈蚣、蛤蟆、蛇和蜘蛛驯养蛊虫之法,中蛊之人项背之处必有朱赤蜈蚣纹样,一旦心有所动,即会毒发,两个时辰之内必七窍流血而亡。
  若想解得此毒,需用菖蒲、甘草、茯苓各二钱温水煎服,加之其动心之人赤血二钱,泻毒清蛊。
  颜小茴将短短几行字读完,逼自己快速消化这字两行间的信息。
  她目光怔怔的盯着面前高耸的山峰,暗暗思忖。
  现在二人虽然身处荒郊野岭,但是这解蛊之法中提及的三味中药都是深山老林中比较常见的,只要好好寻找,应该还是会有的。只是,这方法中提及,这五毒蛊发作是中蛊之人触动了心弦,如若解蛊,需要令他触动心弦的人取出二钱血来。
  她眼睛看了看躺在身边,半阖着双目的九皇子,这令他触动心弦的人,又是谁呢?
  一直跟他在一起,直到他毒发的那一刻的人只有她,难道,刚刚她无意间曾触动了他的心神?
  她咬了咬唇,反正现在也没别人,即使不是,也只能试试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再拖下去真的来不及了,她现在只能将死马当活马医了,结果如何,只能看天意了!
  她将书重新揣进怀里,弯下腰拍了拍他的脸:“九皇子,你怎么样了?”
  九皇子睫毛微颤,半阖的双眼依然没有睁开,嘴唇翕动,像是要说什么,可是呼出来的只有气而已。
  颜小茴深知不可再拖,怕他此刻脑袋混沌,听不见她的声音。颜小茴凑近他的耳朵,大声说道:“你等等我,再坚持一下,我去前面的林子里看看能不能找些草药替你解毒!”
  不知道九皇子是不是将她的话听了进去,待她直起腰转身欲走时,他忽然抬手捏住了她的指尖。
  想到这个年轻的生命现在唯一的希望都寄托在她身上,颜小茴暮然心中有些酸涩,回手将他的手指捏了捏:“你一定要坚持住,等我回来!”
  说罢,她几乎脚步粘地的快步闪身走进了对面的森林里。
  一走近林中,外面微微散发着暖意的阳光一下子被密密层层的树枝和树叶遮挡,光线陡然变暗。
  脚下是及膝的野草和灌木,她脚上没有鞋,每走一步都想是踩在荆棘上。
  可是她仿若不闻,眯着眼睛在周身各处自己寻找。每走几步,还不忘用一直带在身上的匕首在沿途经过的树干上做上记号。
  四周阴冷潮湿,鼻间都是树木发出的草木香和隐隐腐朽的味道,林中不时有鸟在她头顶飞过,发出叽里咕噜的古怪叫声。即使她现在心无旁骛的专心寻找药草,偶尔听了,也觉得脊背有些发凉。
  好在这山里植物茂盛,种类繁多,在她细心搜罗下,三种药草居然渐渐地都找齐了。
  她将药草上沾着的泥土抖了抖,塞进腰带里,转身朝来时的方向回去。
  沿途的经过的树干上都被她用匕首划了醒目的十字形记号,她一边寻着记号一边往回走。
  可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她走着走着,忽然间发现居然又回到了刚刚最后一棵草药发现的位置。
  草地上还明显的留着她将草药取走后,为了便于土中小芽儿生长而培好的土。
  她明明是按照来时做好的记号走的,怎么还是会回到这里?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鬼打墙?
  她一时间头昏目眩,口干舌燥,身上的寒气嗖的窜上了脖颈。
  颜小茴的身上被突然冒出的冷汗浸透了,一颗心扑通扑通狂跳个不停。
  忽然,背后传来窸窸窣窣踩在草丛里的脚步声,她身上的汗毛猛地就窜了起来,尖叫一声,撒开腿就要跑。
  可是,身后暮然传来一声极为苍老沙哑的嗓音:“站住,不要动!”
  颜小茴身体一下子就僵住了,她想也没想,大步一迈连忙往前跑。
  谁想,刚跑了两步,脚下有什么东西一软,她连忙挥舞着双手,可是,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掉进了一个两丈多高的深坑。
  蓬草落叶和着泥土哗啦一下掉下来,一时间尘土飞扬,弄得她灰头土脸。
  她抖了抖头,用手揉了揉进了灰尘的眼睛。刚一抬头,模糊的视线陡然对上一张正往下看的脸!
  这是怎么样一个人呢?
  身上披着脏兮兮的兽皮衣服,蓬头垢面。又苍白又蓬乱的头发用一根枯树枝做簪盘在头顶,一张脸又黑又老,细密苍老的皱纹几乎掩盖了她脸上所有角落。她枯树枝一般的双手巴在坑口,指甲又细又长,像鹰爪一样带着尖钩。
  颜小茴吓了一跳,本能的想要躲。可是她的眼睛像是带着莫名的漩涡一样,一旦对上了眸,就无法轻易逃离。
  只见她忽然撇了撇嘴,看着颜小茴的目光带着浓浓的不满:“都告诉你了,让你站住不要动,你偏不听,这下好了,掉下去了吧!我个老太婆还得想办法把你拉上来,真是要了命了!”
  颜小茴张了张口,原来她说的不要动,是想警告自己前面有陷阱啊!
  老太婆眼睛一翻,费力的直起了身子:“等着吧!”
  说完一转身,忽然消失在了坑口!
  头顶是高大交错的密林,连一点儿阳光都没有,她一个人呆在土坑里,连跳了几下都摸不到坑口。
  她虽然心里有些害怕,还是忍不住叫住她:“婆婆,婆婆,求求您帮帮我,救我出去!我外面还有朋友中了毒,再不救就来不及了!”
  回答她的却是头顶萧瑟的风声。
  她焦急的在坑底转了两圈儿,伸手在身上摸了摸,刚刚一直带在身上的匕首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她找了一圈儿都没找到。
  周围是结结实实的土壤,她用手扣了几下,都扣不下来。也没有个地方能踩个脚,她就如掉落在井底的青蛙,只能看见巴掌大的一块天,却怎么跳也出不去。
  想到森林外生死未卜的九皇子,她更是心急如焚。
  她焦急的在坑底跺了跺脚,将两只手放在嘴边做成个喇叭状:“婆婆,你在哪儿,求求你救我出去吧!”
  话音还在空中飘着,忽然间一个苍老的嗓音骂骂咧咧的渐渐逼近:“吼什么吼,山神都要被你吵醒了!”
  颜小茴一抬眼,就看见她不耐烦的脸。
  她白眉一拧:“让开点儿,让开点儿,给我腾块地方!”
  颜小茴听了,连忙后退了两步。
  老太婆枯瘦如柴的胳膊一挥,坑口有什么忽然间掉了下来。
  颜小茴一看,原来是块圆滚滚的大岩石。连忙以手扶墙颤颤巍巍的踩了上去,抬手抓住了老太婆从坑口伸进来的木棍,手脚并用的爬了上去。
  双脚结结实实的踩在了土地上,颜小茴这才看清,站在她面前的老太婆弓着背,至少比她矮了半截。
  她双手合十,连忙跟她道谢:“婆婆,太谢谢您了。要不是您帮忙,我肯定现在还在下面呆着呢!”
  老太婆瞥了她一眼,一张脸皱成一朵菊花:“别扯些有的没的了,快跟我来,你不是还有朋友等着你救命呢么!”
  颜小茴连忙闭了嘴,跟在她身后。
  老太婆弓着腰走在前头,看似步履蹒跚,可是速度却一点儿也不慢。
  紧紧眨了几下眼的功夫,两人就走出了森林。
  颜小茴匆忙间还不忘回头看了看树干上自己做的记号,明明切切实实还存在着,可是为什么刚刚她沿着记号,却怎么走也走不出来呢?
  仿佛听见她心中所想,老太婆斜眼乜斜了她一下,语气刻薄:“跟山神拿了东西不打招呼,山神大人怎么会轻轻松松的放你出去?”
  颜小茴眼睛蓦然睁大,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腰带里塞着的药草。
  老太婆目视前方,但是却好像将她的动作看了个清清楚楚:“哼,念你是救人心切,暂且放你一马!”
  说话间,两人来到了九皇子身边。
  颜小茴马上跑了过去,将他的头扶起来,对着昏昏沉沉没有一点儿反应的人说:“喂,你怎么样了,快醒醒!我帮你找到草药了!”
  九皇子紧闭着眼睛,眼睑之下的眼珠动了动,但是,嘴里只是淡淡的呼了口气。
  颜小茴的心陡然一沉。
  老太婆在一旁眯了眯眼,抬脚踢了踢九皇子的肩膀:“这小子就是你口中的朋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