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五毒蛊和情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颜小茴看了眼平平静静像是没有人气般躺在那里的九皇子,缓缓的蹲了下去,用膝盖将他的双腿抵住,两手将他的双手紧紧抓住。
  老太婆深深吸了口气,嗓子里发出怪异的响声:“好了,我开始灌药了,一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你都不要松手,听见没有?”
  见颜小茴点头,她这才缓缓蹲下,用苍老的枯枝一般的双手捏住九皇子的下颚,迫使他将紧咬的牙关张开,将药碗一倾,缓缓倒进他的嘴里。
  可是九皇子昏迷着没有意识,根本没法吞咽,他脸一歪,药汁就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老太婆一张脸皱成菊花,手却不停,一只手在他下颚处的某个关节一捏,药汁终于顺顺利利的喝了进去。
  颜小茴刚松了一口气,老太婆立马白眉微拧:“干什么呢?不是让你按住他的手脚吗?别东看西看的,给我集中精神!”
  颜小茴连忙将脸扭了过去,两只手将九皇子的手抓的更紧了一些。
  正在她疑惑老太婆为什么要这么指挥她的时候,九皇子的身体暮然间剧烈的抽动了一下。
  老太婆脸色凝重,语气沉沉:“来了!”
  她的话音一落,九皇子忽然间开始剧烈挣扎起来,身体扭曲着,不停的翻动。似乎是想挣脱她的钳制,又似乎只是因为单纯的痛苦。
  他的脸涨的通红,额头、手臂……凡是看得见的皮肤都青筋暴流,血管像是奔腾的河流一般在他的体内翻涌。
  颜小茴抓着他的手,抵着他的膝盖,能清楚的感受到他身体诡异的变化。心里忽然间产生了莫名的恐惧,可是她不敢松手。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九皇子挣扎的越来越厉害,力道也越来越大,几乎要将颜小茴掀翻,嘴里不停地发出痛苦的呻吟声,时而像野兽嚎叫,时而又像是小声在喃喃自语。
  但是无论怎么样,即使不看,颜小茴也能感受到他有多痛苦。
  老太婆在一旁也拼了一条老命用身体将乱动的九皇子压住,约莫时间差不多了,她从腿边摸出一柄匕首来,将刀尖放在火上炙烤,等刀尖变得滚热,她伸手捏住九皇子的一只手腕,手下一挥,手腕上就多了一条口子。
  她挥手将匕首扔进火堆里,匕首带着黑紫色的血液,将火苗都染成了一股黑紫色。
  但是,她却看也不看,兀自低着头捏住九皇子的手腕,对颜小茴挥手:“拿一个陶罐来!”
  颜小茴赶紧伸手,将一旁的陶罐拿来。
  老太婆伸手将陶罐接过去,十指在九皇子的手腕上狠狠一捏,黑紫色的血液像水流一样留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既没有变色,也没有停下来的迹象,但是九皇子的人却明显平静了下来。
  老太婆脸色更沉了一沉,但嘴角却挂上了嘲讽般的微笑:“小东西,还挺顽强!”
  她回头叫颜小茴:“好了,你不用压着他了,过来帮帮我!”
  颜小茴松开对九皇子的钳制,蹭过去蹲到老太婆身边:“阿婆,怎么帮?”
  她斜眼看了下颜小茴的胳膊:“你手腕上的伤口怎么样了?”
  颜小茴伸手将袖子一撸,本来伤口上敷了药草血已经止住了,可是,也许是刚刚按住九皇子的时候,他的动作过为激烈,伤口又重新裂开了,渗出丝丝血液。她禁不住用手将掉了的草药又按了回去。
  老太婆淡淡的瞥了一眼:“先别弄了,等救完他一起包扎吧!”
  说着伸手捏住她的手腕拉了过来,指下微微用力,颜小茴开裂的伤口倏地被她几处几滴血来,刚巧不巧,正好落在了离九皇子手腕的伤口处大约一个手指宽的距离。
  鲜红的血液和九皇子腕口流出的黑紫色血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更令人头皮发麻的现象发生了,颜小茴只眨了一眨眼的功夫,有什么东西在九皇子的血管里开始蠕动。
  老太婆却忽然间兴奋了起来,眼睛一亮:“刚刚用了你的血做药引,这会儿小东西闻到你的味儿要从老巢里溜出来了呢!”
  话音刚落没多久,颜小茴定睛一看,果见一个胖胖的虫子从九皇子的血管里钻了出来。颜小茴一时没忍住,将头一歪一下子干呕了起来。
  “没用的臭丫头,见个虫子胆子都这么小,还能干什么?”
  老太太用根竹棍将那东西挑起来,就着竹棍将它放在火里。只一瞬间,火焰就变成了诡异的蓝紫色,虫子见了火,拼命向后躲,然而老太婆一点机会也不给它留,手一松,将竹棍带着虫子一起扔进了篝火里。
  虫子瞬间就被烧成了灰,火焰也恢复了正常的火红。
  老太婆轻笑一声,回身继续捏九皇子的手腕,刚开始,血液还是可怖的黑紫色,然而,过了没一会儿,从血管里渐渐开始流淌出鲜红的颜色。
  饶是颜小茴再搞不懂这老太婆救人的方法,却也看得明明白白,九皇子的五毒蛊这是已经解了,一直提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老太婆将消炎止血的草药分别敷在九皇子和颜小茴的伤口上,又顺手为她接了手上骨折的尺骨,用两根木板固定包扎好。
  然后这才起身将盛着废血的陶罐封好了口,又将正燃着的篝火用水浸灭,将下面的灰烬尽数收到另一个陶罐里,也像之前那一个那样封好,然后抱着两个陶罐缓缓走出了洞口,拿着铁铲挖土,深深埋在了地底下。
  期间颜小茴想伸手帮忙,却被老太婆呵斥:“你是不是不想要命了?别看这东西表面上死了,可是其实生命顽强着呢,稍微粘上一点儿就会卷土重来。你做了药引,它们已经记住了你的味道,顺着你的伤口就会爬进你的身体里!到时候,别想再让我救你一回!”
  颜小茴听了,连忙收回了手,连带着从衣襟下面撕了个长长的布条,将手腕上已经包扎好的伤口又重新包了一会儿,一点儿缝隙都不留。
  九皇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细长的睫毛扑簌了两下,缓缓睁开,盯着头顶的石壁怔了半晌,一歪头,看见篝火旁环抱着双膝闭目打盹儿的颜小茴。
  迷迷糊糊的时候,他隐约听见有人在他耳边一直说话,叫他醒醒,现在想来,这个人也许是她。
  他幽深的目光盯着她的脸,篝火火苗窜动,将她本就姣好的面容照耀的更加生动起来。
  忽然,他的眼前笼罩下一道阴影,将他的视线遮了个严严实实。
  他诧异的抬眸,正对上一张皱巴巴的老脸。
  老太婆没好气的瞟了他一眼,伸手摸了摸他的脉搏,脉相平稳。但还是忍不住发了发牢骚:“那小丫头不知道,你自己还不知道你这蛊毒是怎么发的吗?蛊虫虽然已经除去了,但是要想将体内的余毒清尽,怎么也得个三年五载。这期间你得注意些,莫在牵扯了那根心神,不然,即使不死,也够你受的!”
  九皇子的双目微微敛了起来,眼中流淌过莫名的情绪。
  老太婆见状轻轻一叹:“哎呦,你可真是个蠢人啊!”
  忽然间想到什么,她又自顾自的摇摇头:“这五毒蛊又叫情蛊可真没叫错名字,一旦中了蛊,倘若被谁牵动了心神就会毒发。可笑的是,只有牵动你心神的人才能救你。然而再见了她,还是会动心……最终,受折磨的人,只有你!”
  老太婆回首瞟了眼一旁打着瞌睡的颜小茴,凑近九皇子对他悄声说道:“要不要老妇帮帮你?为了救你,她可是答应了我一个条件,我现在还没想好跟她要什么。你说,我让她跟你成亲怎么样?”
  九皇子的瞳孔一缩,睫毛颤了颤,暗哑着嗓子:“阿婆,我跟她不是您想的那样。我跟她其实不熟,而且,她好像是已经许了人家的。”
  老太婆白眉微拧,轻嗤了一声:“动了心还嘴硬,哼,活该你受折磨!”
  说着,她将手一甩,慢吞吞步履蹒跚的走到里间的榻上背对着他躺了下来。
  九皇子余光瞟了眼垂着头的颜小茴,忽然胸腔一阵钝痛,身上忽冷忽热起来。他心里一沉,暗叫不好,连忙闭了眼,强行逼着自己默念起少时在寺中研读过的经文来,敛住心神。
  颜小茴本来是想坐在篝火边烤烤火,可是等再睁开眼的时候,外面天色已然大亮。她身体稍微一动,腰和脚就像要被人扭断了一样又疼又麻。在角落里蜷缩了一整晚,她的身体已经开始不像她的了。
  弓着腰扶着洞壁一瘸一拐的走出洞口,正看见坐在外面的一老一少。
  老太婆看见她,忍不住撇了撇嘴:“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太阳都晒屁股才起来,真是丢人死了!”
  颜小茴的脸有些红,眼睛悄悄向九皇子看去,但他只是端端正正的坐着垂眸看着地面,连个眼神都没瞟她一下。
  颜小茴撇了撇嘴,一瘸一拐的走过去:“喂,你感觉怎么样,好点儿了么?”
  九皇子倏地将脸扭向另一边,态度极为冷淡的点点头:“嗯,你跟阿婆道个别吧,咱们这就寻戎修他们去!”
  颜小茴吃了一惊,昨天他还奄奄一息一副快要不行了的样子,这么快就生龙活虎了?
  可是,老太婆显然比她更吃惊,手里的陶碗咣当一下子掉在地上,瞬间摔成了两半。
  她颤抖着嗓子,一双眼睛闪着复杂不明的神色:“你们刚才说谁?戎修?”

章节目录